亿软小说 > 修真小说 > 医者亦擅杀 > 三十章节 自古红颜多祸水
    “陈钦那老鬼,早见你祖宗去了!哈哈哈哈哈哈...”说话人身披皮草,八尺躯,人高马大,一头黝黑的长发披在身后,油光闪现,一看便知道多日未洗。说话虽然粗鄙不堪,眼神却清明的很。清浅在21世纪看过不少匪剧,里面的匪头多半都是一些粗莽之夫,空有一生蛮力,却头脑简单,可此人不同,清浅从他的眼神里,看出许多清明,锐利如鹰。

    后来清浅从小匪头那里打听到,这说话之人,名唤魄力,是鱼雁山新上任的匪头,以前一直都和老匪头陈钦有矛盾,两人一直互相打压,结果有一次内部斗争之中诈死,当晚毒害老匪头陈钦,坐上匪头之位,如此之人,怎能简单?不由得庆幸当日自己的行为满脸笑嘻嘻。

    话说当日,听闻魄力一番话之后,沐轶与清浅,便知处境糟糕。此时魄力一挥手,几个小匪头抬着一个扁担走来,上面担着的,是被箭射下马的陈铭,浑身是血,双目禁闭,轻微的抽搐让人能分清他还活着。

    清浅观察力甚微,陈铭被担出的那一刻,沐轶眉头就已经瞥紧,双目有一些微红,可握剑的手指,却攥紧的发白。沐轶终归是个将军,征战沙场多年,不至于太焦躁,看见陈铭重伤便失去理智为之报仇或夺人。

    沐轶冷着脸,等待匪头的下文,既然匪头没有取陈铭姓名,反而将陈铭放在扁担上担着,应当有下文。

    可这下文却让人有些苦笑不得,这匪头开口道:“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在下刚把寨里重建,自觉堂皇,想请几位姑娘参观一下。”

    沐轶嘴角冷笑,将剑一横,这匪头明显想抢个压寨夫人,搞不好还是三个。可清浅这性情,平日里向来最不吃硬,此时必当不会妥协,必有一战,脑里迅速策划,如何保住陈铭性命,再寻套路,有苏如在,引蛇纠缠不是问题,清浅身上还有那杀伤力巨大的弹丸,背水一战,也是有生机的。

    谁料,清浅却将长发一撩,眼神里的冷艳变得魅惑,眯起双眼,挑眉,抿唇,道了声好。

    惊的沐轶起了一身鸡皮疙瘩,而沐轶也没有看错,清浅道好时,那匪头也是身躯微抖。

    ……

    众人被绑手,蒙眼,再被山匪提拉上马,行在这一行山匪队伍里最末端,所有人的兵器都被收走,倒是清浅和清酒藏在腰带里的小弹丸幸免下来,苏如身上还有些毒物是根本搜不到的。所以被人收了剑时也没有多大挣扎,倒是沐轶,什么技能没有,没有了剑,战斗力就大减,所以清浅故意在沐轶被收剑时挑了一下眉,挑衅之意味浓。

    魄力骑着黑马走在最前端,可刚一回寨子便起了一阵骚动,于是随手安排了一个小山匪把众人带进黑屋。清浅在人群最后,听不清楚,前方传来骚动,整个匪群都有一些哗然,想全部听清有一些难,但隐约还是听明白了是这寨里的内部纠纷,于是暗自给苏如做了一个手势,苏如应了一声,表示明白。

    从山崖开始到山寨,清浅就一直在掐脉数心跳,12000多下,大概行了三个小时,马儿走的并不快,路途很陡峭,按照这速度,清浅算出山寨距离山崖,不过十五公里的距离,如此一算,这山寨其实还在这鱼雁山之中,朝廷多次围剿山贼都一无所获,应该是这山寨位置隐藏的比较好,而不可能是陈铭内应,毕竟如果陈铭内应,不至于自己舅舅出事都不知道,坑一群人……

    一路上清浅和苏如贴身坐着,用手在彼此身上小幅度的写字交流。苏如告知清浅,她的蛇一直跟在人群之后,这种鹅颈绮罗皇冠蛇的行动和迅速,并且记忆力很强,到时脱离,不用担心不识路的问题。

    林佳娟的伤势没有大碍,没有伤及内脏,所以都只是一些皮肉之伤,行动起来不成问题。麻烦只在于昏迷不醒的陈铭,不知其伤势如何,由山匪抗在担子上,并不知其在哪里,也不知情况如何。

    但是清浅觉得,这寨里的异动,大概是因为被射下马的陈铭。

    果然,魄力吩咐的小山匪并没有将他们带到魄力指定的地点,寻了处隐蔽的地方,将众人的蒙眼布解了下来。

    一睁眼,便看见这小山匪神色激动的跪在沐轶面前,泪声俱下,哽咽道:“陈公子……”

    清浅打断他:“这个人当朝最年轻的将军沐轶,不是你们陈公子,陈钦的侄子,被你们山匪射下了马,之前被人抗在担上的那位”

    闻言,小山匪脸色煞白,从地上站来,转身欲走,却又走错方向,走向了身后的篱笆,一脸魂不守舍,清浅一看便知道定然是陈铭那处出了什么问题。立马扶稳这小山匪问到:“陈铭出了什么事情?”、

    这小山匪年级稚嫩,穿着破烂的粗布山和布鞋,一看便知有许久没有洗,可再破落的衣衫也掩盖不住年少稚嫩的脸庞和未经大事的沉浮心态,哭哭啼啼道:“陈公子被下令扔下了山崖……我……我真对不起陈爷,我从小被陈爷养大,陈爷被魄力害死,我没能力帮陈爷报仇……连陈家的独苗,我……我……都保不住,呜哇……”

    沐轶听闻陈铭被扔下山崖,心中悲痛是在场一行人都无能能级的,一把抓住这小山匪的肩膀,问道:“在哪里被扔下的!”

    小山匪本就状态不好,听闻那个被扔下山崖的人才是陈铭之后就如同晴天霹雳,整个人神智都有一些恍惚,而被沐轶这样急迫的询问,一时间竟没有反映过来,于是沐轶开始加重捏住小山匪肩膀的力道,小山匪才回过神来,想了想道:“唔……就在你们先前乘坐的马车……坠崖的地方,被魄力扔下去的……呜呜……”

    沐轶和清浅听闻,同时抬头,交换了一个眼神,心照不宣,而众人背后,传来悉数马蹄声。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