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软小说 > 网游小说 > 非正常格里芬指挥部 > 闹腾的蝎子
    写在最前:写这个番外的时候还没有推翻原来的“指挥部”的设定,所以可以把这个看做是一个纯粹的番外。人形还是那些人形,指挥官却已经不是那个平时一脸严肃正经但在对待人形时却喜欢笑得跟个傻子一样的眼镜指挥官了(原来设定中的指挥官是个瑟秦眼镜什么的根本不是什么需要太在意的事)。以上。

    ——

    傻蝎子最近有点闹腾。

    纠正一下,是有点闹腾过头了。

    原因是她前几天出门的时候看上了一件新衣服。

    那是一件造型尚算不错的红色礼服长裙,很像是那些富庶人家的大小姐们会在各种顶级聚餐活动中或是大型歌舞类表演舞台上穿出来示众的款型,充斥着一股极其浓郁的知性美感——重点在“知性”上。无论如何我都无法把一只只要不出任务就能全天候得赖在我办公室里打滚卖萌睡觉讨食的大型直立行走型宠物和这套充满知性美感的礼服长裙绑定到一块儿去,那种画面已经不单单是违和感的问题了,完全就是两个次元的相互碰撞……不过我的确很好奇,为什么这只从早到晚都在努力尝试如何返祖成一头真正的“大猫”的傻蝎子会突然对这件新衣服产生如此浓厚的兴趣,甚至不惜从自己的零食钱里省出钱来买下它……

    当然,和往常一样,早在半个多月前,她就已经将自己本月的零食钱透支得一干二净、毫无结余了。

    于是她开始将目光瞄到了我的钱包上。

    于是她就开始闹腾了。

    作为一只“大猫”,在傻蝎子的身上留有很多你根本不可能从其他常规战术人形身上看到的习惯,例如“爱挠”和“爱钻”。早在四年前,我还只是个留座后方的见习指挥官时,她就已经凭着自身卓越的天赋,将这两大技能修炼至炉火纯青之境——连着三次挠穿了我办公室的门板。所以自打被升任为正式的战术指挥官并调整了所属辖区后,我就放弃了在新指挥部的办公室里安门板的想法,反正安了也是等着被挠穿然后换茬新的,倒不如让后勤部的人少一件操心事,而且在贯彻落实这项决议后,无门可挠的傻蝎子也的确是安分了不少,虽然偶尔她还是会控制不住体内的洪荒之力跑去挠一挠墙壁或是桌板或是椅子背来彰显一下自己的存在感,但每次我都会及时得将她一把拎出办公室丢给灰熊或是SVD来进行思想教育工作。

    结果这阵子,她又“发作”了:

    刚刚陪自家的人形们一块儿解决完早餐问题,我一手牵着小狐狸,一手拉着小兔子,背后还跟着傻蝎子和M500这俩“大动物”,凑成一波固定的五人团“浩浩荡荡”得挤进了我的办公室里,进门后我松开手看小狐狸和小兔子一块儿蹦跳着跑到正对房门的小书架前坐下,组成了今天的【安静看故事书的乖孩子同盟】,而傻蝎子和M500也习惯性得蹿向了另一个角落——在我的办公桌旁原本空余着一块空地,依照在过去那个指挥部里工作时的习惯,这里是留给傻蝎子和她那块宝贝圆毯的,只是在时隔四年之后,如今喜欢缩在这里睡觉的大号宠物又多了一只M500,于是经过这俩私底下的友好磋商,在后勤部的大力支持下,她们搞到了一张足够铺满从两个房角延伸到我办公桌边上的这么块长方形绒毯,然后开心得共享了领地……

    这就是我如今的工作环境,每天都乐呵得跟在逛动物园一样。

    “刺啦——刺啦——”

    突然从背后传来了一阵噪耳的划拉声,这突兀的动静回荡在本就安静的办公室里显得尤为响亮。原本趴伏在毯子上睡得一脸安详的M500在听到这阵动静后无奈得睁开了眼睛,先是聚焦到我身上,再是转向了我的身后……而后,她无声地叹了口气,起身径直往办公室的门外走去,紧随其后的还有【安静看故事书的乖孩子同盟】的那两位小朋友。有鉴于这已经不是大家第一次在办公室里听到这种迷之动静了,所以既不需要多余的惊讶也不需要额外打什么招呼,不管是小狐狸、小兔子还是M500都早已在心中牢记下了应对这种情况的第一优先措施:先走再说,相信指挥官可以摆平一切。我很感动于她们在这种要命的时刻毅然丢下指挥官不管的保命策略,然后和M500一样无声地长叹出一口气,完事后,我起身,看向椅子背后——

    傻蝎子正一脸神情呆滞得用没多长的指甲抓挠着皮质的椅子背。

    “这已经是我这礼拜换的第五把椅子了。”饶有兴致得坐在桌沿上看着傻蝎子一遍遍机械式得重复着抓挠的动作,约莫过去了五六分钟后,我才在几番斟酌后,开口说,“且先不说那几把被你挠烂靠背的椅子的总价值之和已经是你想买的那套礼服长裙的几倍有多了,再让你这么折腾下去恐怕后勤部里负责置办家具的那票人会比我更早疯掉,所以我决定明天就去弄张马扎来放办公室里,以后我就坐马扎办公了。”

    听到这话,蝎子挠椅背的动作兀得一滞,在片刻的静默后,她继续神情呆滞得朝旁边转过身去——

    “不许去挠桌板。”

    再转身——

    “也不许挠墙壁。”

    继续转——

    “你要是敢抓窗玻璃我就先扣掉你下个月一半的零食钱,并且你休想再从我这儿拿走一分零花钱。”

    “……咩!”对着身前的空气虚握了几下爪子后,面前的少女终于不再假装自己是名间歇性痴呆症患者,而是在嗷完一嗓子后,猛地扑过身来一把抓住了我的胳膊,“指挥官您就行行好借我点钱吧!等下个月的零食钱一发我保证第一时间还给你!要我帮你揉肩捶背按摩推拿都可以!实在不行每天晚上我来当你的抱枕也行啊!”她一边狠命眨巴着眼睛想要挤出点泪花闪闪的感觉来一边以惊天动地的气势在那鬼哭狼嚎着,其情感带入之差、演技走心程度之低着实令我叹为观止,只是她往下的话越说越不对劲,听到后面我甚至被那句“抱枕”给唬得一愣一愣的。在脑中用零点三秒的时间思考完“如果这段话被旁人听到怕是要出大事啊!”这一关键性问题后,我赶紧伸手捂向蝎子的嘴巴,生怕往下她还会再蹦出点啥生猛的段子来,结果当我刚将手掌盖在她的嘴唇上将她后面的台词全部变成含糊不清的“呜呜”声时,从门外的走廊上传来了另一个元气满满的声音:

    “指挥官!难得天气那么好,不一块儿出去散散心么——”

    话音未落,一个梳着茶色双马尾辫的少女就出现在了我的办公室门口。

    还记得我之前说过的么?拜这只傻蝎子所赐,现在我的办公室是没有房门的。站在门外,无需推门,UMP9的目光就径直点落在了我……和被我捂住了嘴正努力哼哼出声的蝎子的身上。我是不知道从她的角度看这边的光景是一种什么样的构图,但是我的直觉告诉我……可能不会是什么好图。想想看,在一间没有旁人的办公室里,一对孤男寡女相距不过咫尺之遥,其中男方还捂住了女方的嘴……稍微动动脑子我就知道这事看在围观群众的眼中绝对容易产生非常微妙的误会,并且从UMP9那正渐渐失去笑意的眼神中我敢肯定这丫头绝对就是往最歪的那个方向展开联想了!当即我就从蝎子的嘴上收回了手,并且一个后跳蹦到了边上,举起双手一脸宝相庄严得对门外的UMP9说,“九妹,很多事情不能只看表面那一瞬间的现象——”

    “大不了我回来也让你摸一摸嘛!”

    双唇被解除封印的蝎子登时就又“嗷”出了声。

    “砰!”我脚下一软,直接一脑门子撞在了桌上。

    而在房门外,UMP9的眼神已经彻底“死”掉了。

    “对不起……打扰了……您们继续……对不起……”

    她嘴上喃喃地碎碎念着不知所谓的内容,然后面无表情得转过身去,慢慢走向了走廊远方的尽头。听着她的脚步声越来越远,我强忍着咳出一口老血的冲动,一脸绝望得转头看向了此时正蹲坐在椅背旁的傻蝎子,只见一抹淡淡的绯红正慢慢地晕染在她那张光洁的小脸蛋上,这倒是难得一见的光景,“你知道自己刚才说了啥么?”我扯了扯嘴角,没好气得问她道。在原地扭捏得晃了晃身子,蝎子默默地侧过了和我对视的目光,同时轻声说,“那个……就是说,如果我把衣服买回来的话,可以借指挥官您摸一下……”

    “那你刚才为啥不把这句话说完整了啊!故意的吧,你肯定是故意的吧!”

    当即我就有一种从座位上愤而暴起的冲动,然而没等我将这股冲动化为现实,突然从UMP9的脚步声消失的方向上又传来了另一阵更加急促的脚步上,来人像是强忍住要飞奔起来的冲动,以尽可能快但幅度不大的动作“走”向我的办公室,同时从她的脚步声中……我居然硬是感觉出了一股怼脸而来的杀意沸腾。

    根本不用联想我就知道来者何人了,稍微再一联想九妹刚才的反应和去向我就知道她是来干嘛的了!

    “哎哟卧槽此地不宜久留得赶紧跑路。”当场我就把蝎子的问题暂时搁到了一旁,以绝对娴熟的动作飞快地从办公桌的第二格抽屉里拿出了速降训练用的挂钩,再闪身冲到了窗户边,开窗、挂钩、抛绳,一步完成,然而没等我顺势抓住钩绳直接跳出窗外速降逃生,被我晾在一旁的蝎子突然又一把抱住了我的胳膊,用劲比刚才还大,死死不松手,“指挥官您就行行好借我点钱吧!等下个月的零食钱一发我保证第一时间还给你!要我帮你揉肩捶背按摩推拿都可以!实在不行每天晚上我来当你的抱枕也行啊——”她又愣是把刚才已经说过的台词一模一样得又背诵了一遍,全程完全捧读,看样子是完全放弃情感带入了……

    但是被蝎子这么一“捣乱”,完全没有可供我思考对策的时间,那个脚步声就已经停在了门外……

    “指挥官,听九说,你今天一时兴起在玩什么有趣的办公室PLAY啊,是怎么回事呢——”

    当又一位战术人形的声音传入我耳中时,我抬起头来看向门外,正对上了说话者投往此方的目光——当然,我们俩的视线并没有对接上多久,因为很快,她就将目光下压,定定地点落在我的手臂上,在那里还挂着一个紧抱住我胳膊死也不撒手的蝎子。只是不知道为什么,明明平日里一直小心翼翼地规避着她的傻蝎子今天却是倔强得完全异乎正常,甚至无视那抹快如尖刀的目光在我和她的身上不断来回比划着,反而还紧了紧手上环抱的力度……当时我就感觉那道正划过我手臂的目光的锋利程度直线往上蹿升了五十个百分点。环抱着双臂,倚靠在门框上,UMP45漠然得注视着这一边的光景,我能明显看出她的脸色正在不断变黑,但同时,一抹极其灿烂的笑容开始逐渐绽开在她的脸上……

    “真是恩爱啊。”她开口,语调悠然,“看来我这个第三者有点多余了。恩,还是先走一步比较识趣吧。”说完,她转身欲要离去,但在下一秒,UMP45又突然停下了脚步,侧过脸来,斜望向这边;“哦,对了指挥官,有一件事本来是想来向你报告的,差点忘了说。感谢64小姐的认真传授,今天晚上,我会为您送去经由我全力改造……啊不,是改进后的夜宵的,您可以从现在开始期待它的美味程度了。”

    “那么,晚上见喽。”

    说完,完全不给我任何回话的机会,她就径直转身离开了,留下我僵化在原地。

    半晌后,我才慢慢转过脸去,和旁边的蝎子大眼瞪小眼。

    “别闹了。”我面无表情地说,“先让我把遗嘱写了吧,我觉得自己很可能活不过今晚了……”

    “……咩?”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