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软小说 > 玄幻小说 > 星之脉 > 正文 第四十三章 狂傲的狂人,圆圆的胖子
    狂人靳败对战斗的执着超过了一切,他渴望有一场自己尽全力的战斗,渴望有一场他人尽全力的战斗,战斗便是一切,他想在战斗中寻找无尽的快感,战斗就是他存在的意义。

    这十年,最悲哀的十年,属于逆云鲪的这十年,逆云鲪不死,谁愿意提前暴漏自己的底牌,谁愿意冒着提前出局的风险。

    靳败是战斗的狂人,和他一战谁都没把握,安然而退,更不要说还要保留下对抗逆云鲪的砝码,或者在逆云鲪之后,称雄的砝码。

    和靳败的战斗,靳败能享受战斗的过程,这就是靳败的目的,而对他们,完全没有意义,是胜是败,都要冒着极大的风险,靳败不是他们的目标。

    有野心的人,也是能隐忍的人,更是有智慧的人。

    他们总有办法避开靳败的约战,而靳败要战的也不是不完整的他们,最巅峰的对手才有一战的乐趣。

    这十年来,看似是逆云鲪的天下,可谁愿意真正的在逆云鲪之下。在逆云鲪之下,所有的人都在储蓄力量反击,平静的海面之下,早已暗潮汹涌,只是谁也不愿意第一个去拍那岸上的礁石。

    所以这十年,靳败过得很不痛快,他想一战,有资格给他一战的人,不愿意和他一战,不愿意拿出全部的实力跟他一战,哪怕是死。

    逆云鲪活着,他们生不如死,逆云鲪活着,他们不愿和自己一战,自己生不如死。逆云鲪活着,逆云鲪也不愿意和自己一战,自己更加生不如死。

    “我很明白的你感受,,逆云鲪不愿意跟你一战,但是你就算杀了我们,他也不会和你一战,谁也威胁不了他。”苏燕说道。逆云鲪不和他一战,必然有还不能一战的理由。

    “我的父亲,也不会为我报仇,起码在逆云鲪还活着的时候。”莫林雪也说道。

    逆云鲪的时代,只属于逆云鲪一个人的时代,只有他死了,其他人的时代才会到来。

    “但总是一个机会。”狂傲的靳败,有些失神。倒不是因为将要杀了眼前的三个人,靳败的狂,骨子里的傲,不会让他对普通人出手,可眼前的三人,不算是普通人,当他们步入武道的时候,就要考虑会有这一天。

    他只是知道就算杀了他们三人,也不见得能逼得莫林战,逆云鲪出手与自己一战,要报仇的方法很多,战斗不是最好的选择。

    而靳败希望战斗就是他们对自己的选择。

    顶端的人,冷酷的人,不会受别人的威胁,让他人称心如意。

    靳败想战,他没有更好的选择,他只有试一试,哪怕这不是最好的选择。

    失神的狂者依旧有狂傲的神态。

    “与叶漫无关。”莫林雪说道。自己的父亲与叶漫无关,逆云鲪与叶漫无关,他不该被卷入这场战斗,他应该可以离开。

    你说的是什么话,都到这时候了,我能退缩吗?叶漫心里说道,叶漫往前走了一步,他看着莫林雪,用行动表达着自己的立场。

    “不,与他有关。”狂傲的眼神看着叶漫。

    这个小子才是这三人之中,最该付出代价的人。

    莫林雪一脸疑惑,不明白这和叶漫有什么关系。

    而站在叶漫身边的苏燕神情凝重,若有所思。

    靳败微微抬手,浩大的内元竟已经引来天地失色,掌未发,他周围的石块,仅仅感受到了他的气息,就被碾压成无数的碎粒,漂浮在空中,被碾压成无数碎粒的石块还在粉碎,变成了尘埃,他们想散到空气中,想逃离命运,想逃离眼前的狂者。

    但哪怕变成尘埃,他们逃得了命运,依然逃不了眼前的狂者,尘埃在狂者的周围飞舞,哪怕变成了尘埃,粉碎还在继续。

    靳败苦练了十年,战斗了十年,还有这个十年他本可以还继续享受战斗,他天生是为战斗而生的,但是这十年,他找不到可以让他尽情战斗的人。

    因为一个逆云鲪,整个世界都好像沉默了一样,用拳头的人忘记了怎么打人,用刀的人忘记了怎么砍人,用剑的人,剑成了装饰。

    这世道怎么会变成这样,才十年呀。

    这一掌他蕴含了毕生最大的怒气,是想战不能战的一种发泄,这是他对世道的控诉,他在表达自己的不满,这一掌他在此地发出,这里是大燕,所以,这一掌,他打给大燕的那个人看。

    眼前的三人,他们对靳败而言,仅仅后生小辈,可狂者无悔,这狂傲的一掌,狂者认为还迟了十年。

    他把第一掌对准的人是叶漫,那个人该付出代价,为这个求战不得战的世界。

    “这一掌过后,你们就往环燕城跑去。”苏燕的手放在了腰间纸伞的伞柄处,他走到了叶漫身前,对着叶漫和莫林雪说道。

    叶漫见识过越人之境的力量,那还是在学院。在那位被逆云鲪逼死的万斗沙身上,越人之境是武道最高境界的存在。

    魔族的一些地方,有一些限制,会限制人族的功体,但只要到了越人之境,并可以无视这种限制,在魔族就可以畅通无阻。

    越人之境是武者最高的一种存在,因为魔是人最恐惧的一种存在。

    无数年,无数人,死在了无数魔的手下。魔是人的天敌。对魔越恐惧,对达到越人之境的人越尊敬。

    在普通人的眼中,在魔族土地上没有限制的他们,已经不惧魔的存在。

    靳败展现的力量比万斗沙在四湖学院给自己的感觉,明显不在同一层面上,靳败强的太多。这一对比,叶漫甚至觉得,万斗沙根本连越人之境的门槛都没摸到,虽然听莫林雪讲过,越人之境不是终点,而是刚刚开始。

    可叶漫没想到,越人之境的世界也存在天与地的差距。

    苏燕有办法挡住这一掌吗?叶漫怀疑,莫林雪也怀疑。

    可苏燕不是那种会主动找死的人,他太明白自己的生命有怎么的价值,大燕的人,谁都可以枉死,只有苏燕不可以。

    不过更令莫林雪更加吃惊的是,靳败为什么把第一招对准叶漫,不是自己,也不是苏燕呢?

    靳败的狂是真心实意,靳败的狂是发自肺腑,靳败的狂也无与伦比。靳败的狂是性格使然,靳败的狂也是为战而生,靳败的狂让他少了世俗的偏见。

    他的狂,也可以为战而狂,也可以为无战而狂。

    这样的狂人对准的人竟然先是叶漫。

    “你有办法?”叶漫看着即将对自己而来的这一招,问道。

    “没有更好的办法。”苏燕说道,“或者你挡着,我走。”

    苏燕摸着腰间的破纸伞,他有把握自己一招不死,但一招之后,他真的没有把握。

    靳败人的狂,他的掌狂。

    狂傲的人准备发出狂傲一掌的那一刻,苏燕准备在拔出破纸伞回击的那一刻,他,他们都听到了一阵马鸣,一声叹息。

    然后苏燕笑了,如释重负,把破纸伞重新插会了腰间,自己又重新回到了原来的位置,叶漫又重新要面对着这一狂傲的一掌。

    叶漫没有惊慌,这一声的马鸣和叹息,也传到了他的耳中,他不知道这究竟有什么深意,来的是什么人,但他知道一点。

    他得救了。

    周围的树,周围的草,被狂者狂乱的气息吓倒,听不到一声马鸣,却听到了一声叹息,原本动荡的周围,被这一声叹息安抚了下来。

    这一声叹息仿佛能安抚大燕每一处躁动的地方,这一声叹息仿佛也能安抚世界每一处躁动的地方。

    狂者周围的尘埃,因为这一叹息,落了定。

    狂者狂傲的掌已经发出,这一声叹息能让狂傲的人停了下来,却没有阻止狂者狂傲的掌风,苏燕也已经退了回去,眼看狂傲的掌风要取了叶漫的生命。

    狂傲的狂者,在这一声叹息之后,狂傲的他,转眼间来到了叶漫面前,来来不及伸手,更来不及转身,他用自己狂傲的背,接下了,自己狂傲的一掌。

    原来他的人比他的掌更加狂傲。

    狂傲的掌已经印在了狂傲的身躯,这样狂傲的掌,哪怕是再狂傲的人也得倒下,可狂傲的狂者,半分也没移动。

    狂傲的神态比刚才更加狂傲,原来狂傲的人可以更加狂傲。

    狂傲的他,只是用狂傲的目光看着马鸣的方向,一辆马车进入了他的视野。马车停了,车帘拉起,只见一个圆圆胖子占据马车的四分之三,一个美丽的妇人,却只能勉强有那么一席之位。

    圆圆的胖子,圆圆的脑袋,圆圆的身躯,像两个球叠在一起,看不见赘肉塌下,也看不见脖子,好像也没有脖子。

    叶漫转身看到了那个圆圆的胖子,原来真有那样的人呀,他总觉见过这样的人。

    或许是那个胖子胖的太过特色,以至于许久,叶漫才看到那匹瘦马,这匹瘦马瘦的也很有特点,它不是老兵的那匹瘦马吗?

    老兵说把瘦马交给了信赖的人。

    瘦马好像也认出了叶漫,朝着叶漫叫了一声。

    那个胖子走下了车,车内美妇人也跟着他下了车,高挑的美妇人站在那个胖子的旁边,然后你会发现这个胖子不光是胖,而且还矮。

    苏燕率先跑过去,叫了一声:“林月婶婶,胖子叔叔,你们干嘛不再晚来一刻,好给我们收尸。”

    “什么胖子叔叔,我没名字吗?乱叫乱叫,”那个胖子听完苏燕的话,高高举起了圆圆的拳头,往苏燕头上用力敲了一下,说道:“而且跟你说了很多次,一定要先叫我,在提她,我才是一家之主,我的称呼一定要放在她的前面。”

    “好的,钱少叔叔,林月婶婶。”苏燕无奈再次叫道。

    然后又是当头一拳,那个胖子说道:“是少,钱很少的少,不是少爷的少,不要乱改意思,别人会误会的。”

    他重点强调了很少的“少”。

    林月瞧着苏燕,她又仔细看了看叶漫,微笑着向他们一点头,最后还看了一眼莫林雪。

    “好久不见,这么多年不见倒是改变了不少。”她的话像是对苏燕说的,又像不止对苏燕一个人说道。

    叶漫看了眼美妇人,又看了看钱少,他胖胖圆圆,白白净净,这样的胖子天底下绝不会有这二个,他是很特殊的胖子,这样的胖子跟讨厌绝不搭边,他是一看就很讨人喜欢的胖子。

    但是胖子就是胖子,长得讨人喜欢的胖子依旧是胖子,喜欢上这样胖子的人会有很多,但很多人中除了例外,否则不会有人爱上这样的胖子,嫁给他做他的妻子,而且还是一个十分漂亮,有气质的女人。

    林月恰巧就是那个例外。

    钱少,林月在一起,很容易让人想到一朵鲜花插到了猪粪上,而且还是最美丽的那一朵和最肥的那一坨。

    钱少的到来让人暂时忘记了靳败。

    “钱少。”可狂傲的靳败,不愿意别人忘记他,尤其是这个胖子,用狂傲的眼神注视眼前的胖子。

    钱少,他用狂傲的声音叫了一声他的名字。

    靳败狂傲的眼神,狂傲的声音,本来再狂傲的人也要低下他狂傲的头颅。

    只是钱少不是普通的人,更不普通的胖子,可爱的胖子,有特点的胖子,他这样的胖子本来和狂傲一词,很难让人想到关联,所以他不惧靳败的狂傲。

    更关键的是靳败很高,比普通人高,钱少不高,比普通人矮,所以靳败比钱少高很多。

    所以钱少没有低头,因为他低头只能看见大地上的土,看见自己圆圆的肚子,看不见眼前的狂人。

    “唉,何必为难他们?不过是三个小鬼罢了。”

    “你也是我想等的人,你也可以代替他们。”

    狂傲的人,狂傲的言语,是一种约战。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