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软小说 > 科幻小说 > 幻世异乡 > 第一百六十四节 集结
    “这个自然。”布莱恩挺了挺身躯。

    “很好,全队的安危就交给你们两个了。”马克虽不知智能主脑进化多年后杀伤性武器有多厉害,但对于这能量盾的防御力还是相当自信的。

    “是!”看了看瓦伦身胚后,布莱恩消除了犹豫。

    布莱恩知道肩上所负的担子不轻,却一如既往,欣然接受,这也是他的个性。

    这任务非同寻常,抛开能量盾沉重不说,它所耗费的能量巨大。

    每开一次,都要掂量着来。

    开久了,一旦坚挺不到最后,那么整队人马的性命都会“嗝屁”。

    开迟了,两人变成了炮灰,瞬间被打成筛子。

    因此这种艰巨的任务还需要懂行的人才能胜任。

    “瓦伦,叫大家出发吧。”临行在即,马克不得不严阵以待。

    “好的。”瓦伦也收起平日嬉皮笑脸的姿态。

    安派好任务后,瓦伦指挥队伍朝指定地点开拔。

    与正面战场不同,土工工事安插在一个较为隐蔽的岗滩边。

    洞**堆积满了泥土,一股土腥味扑鼻而来,森森地冒着寒气。

    远处河谷旷地,一队队人马喧嚣,正紧张地准备着工事。

    砰~

    巨响响彻河谷,大地为之震撼。

    一点红光拖拽着尾烟,呼啸声凄厉而婉转,朝密如蚁群的阵地扑去。

    红光落地,瞬时绽出一朵朵火花。

    浓烟腾起,冲击波掀翻人马,夹杂着土屑和士兵的残肢,朝四周激射。

    哀嚎经阵风吹逸,隐约传至,连空气都夹带着血腥。

    望着这肢横遍野的惨烈场面,马克揪心不已。

    炮轰接二连三,纷沓而至,战斗不曾开始,却已带走无数生命,而使命的终结却掌握在自己手中。

    定时炸弹并不沉重,背在身后却令人感到异常沉重,缘由是因为责任之重。

    手心的汗渍开始缓缓沁出,焦虑的情绪亦同蔓延。

    越是危险越要冷静!

    马克强压焦灼心境,以沉稳的姿态面对,唯有冷酷镇静才能让这些信赖自己的士兵心绪安宁。

    指挥官临阵慌乱,更不消说那些仰仗自己的士兵了,自然心理素质才是首觉要素。

    河谷旷地的四周布满了新挖的战壕,机械军团不断以炮火轰击,时不时传来阵阵哀嚎。

    猛烈的炮轰下,并没有阻止霹雳军团的疯狂掘进速度。

    无人机肆虐,盘旋顶空。

    被击落后,燃烧而翻滚,拖拽着浓烟随之跌落。

    数个巨型堡垒在阵地上游走,不断射杀着溃逃的蜥蜴士兵,与它协同作战的是机械士兵。

    重炮火力覆盖,无人机高空压制,步坦协同,这些作战方式已经成为固定模式,马克自然不会陌生。

    战事才开局,对于机械军团来说极其轻松,只是在炮火射程外,更有黑压压的蜥蜴士兵正在集结。

    巨鼠喧嚣,引擎轰鸣,旌旗招展,更有人声鼎沸。

    数十头庞然大物牵引着榴弹炮缓慢移动,到达预定位置后开始还击。

    马克看了看这些巨兽,想必就是瓦伦所说的双门齿兽了。

    不由感叹:“真不知这极不起眼的暴雷,从哪里搞来这么多怪异的生物?”

    瓦伦面露微笑,一脸神秘兮兮:“北境人唯利是图,他们坚信金钱能买来任何事物。有这种奇异生物助战,自然是见怪不怪了,更何况他们本身种族繁杂,繁衍方式都通过共享‘子宫’分娩的。”

    “共享‘子宫’分娩?这又是什么东西?”马克好奇,共享物件多了去,北境人难道发展到这样的地步了?

    “我也不知道,听人说好像是什么玻璃器皿加培养液。管它呢,反正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与我们堪萨斯无干。正因为他们的繁衍方式不同,自然价值观与我们都不一样。”瓦伦抱怨。

    “或许吧。”望着这些怪异生物,马克陷入沉思。

    “哦对了,双门齿兽看似蠢笨,一旦激怒后,奔跑速度极快,撞击力相当惊人,连厚重的城墙都会被撞破……”瓦伦唾沫横飞,欢快地介绍着巨兽的来源。

    喋喋不休中,马克联想到了自己世界中的犀牛、大象。

    这些动物恼怒时,也会冲撞一切。锐利的尖角能戳破薄铁皮,甚至敢与火车对着干。

    只可惜,某些无知的人类为了获取它们锐角和牙齿,迷信犀牛角有某些特殊功效,便无情的辜屠杀它们,使它们只能存在于文字和影像资料当中。

    瓦伦继续介绍着堪萨斯人特有的装备,言辞激烈,神采飞扬。

    马克一个字都听不下去,毕竟他们能与机械军团抗衡这么多年,仅凭铠甲和大斧是远远不够的,意志也是一种武器。

    堪萨斯人自有他们的技术和装备,能与智能主脑抗衡,缺失技术支持,光凭身体恢复力,显然是不足的,但武器只是辅助,而不是决定战争的因素,历史上诸多战例无不说明一切。

    或许对于原始人来说,一辆坦克所向披靡,便能毁灭各个原始部落。

    但它需要燃料,又受制于环境因素和人员因素。

    只要不正面对抗它,只消与它拖着干,挖个坑落个石打个伏击什么的,专下黑手,慢慢消耗它的实力后,原始人未必会输,所以说智慧才是真正取胜的门道。

    想到这里,马克阴郁的脸上才舒展出笑容。

    战鼓“咚咚”作响,声音低沉,音调单一,频率与人的心跳相近。

    音乐确实是种奇妙的东西,它可以使人赏心悦目,亦可让人悲伤不已。

    而在此刻,它却可以激发出人体血液中的“兽性”。

    随着战鼓节奏逐渐激烈,马克觉得自己像被打了兴奋剂,血液随之沸腾,就连心跳也跟随战鼓声砰砰而跳,几欲从口中跃出。

    “奶奶的,怎么还没出来?”瓦伦自言自语,来回踱步:“再等下去,别说是总攻,人都他妈死绝了。”

    “冷静点!说不定……”

    话及一半,洞口传来悉索声响,一头肥嘟嘟的巨鼠自洞穴猛然蹿出。

    与堪萨斯人的坐骑不同,它的长相极为丑陋。

    细小的眼睛,缺失的耳廓,褶皱的皮肤呈粉红色。

    湿漉漉的“猪鼻”下肉须如绽放的花朵,下呈一对门齿,极其尖锐,嘴侧的刚毛散乱无章。

    这是……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