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软小说 > 科幻小说 > 浮尸院 > 第474章 碎叶之行
    林坤趴在门口半天,里面冶江和阿布教授的对话令他分外吃惊,这倒不再是一开始出于对冶江神秘行踪的惊讶,而是转变成对他们探讨的“瀚海黑龙”诅咒的深思。

    “瀚海黑龙......这毕竟是龙骨堂上了榜的未解之谜,有必要留个心眼。”林坤正暗暗记下他们对话的内容,不想这时候身后突然传来一个声音。

    有些熟悉,林坤惊惧地回过头,他还以为是骆建芬来了,陈梓玥也吓得不轻,只见一个美丽的姑娘站在他们后面,睁大眼睛,好奇地看着他们,原来是古丽,古丽笑道:“学长学姐,你们这是在干什么呀?”

    林坤连忙做了一个“嘘”的动作,一把拉住古丽,拽到拐角处,古丽吓了一跳,慌乱间“啊”的叫了一声,林坤也慌了,顾不得许多,连忙用手将她嘴巴捂上。

    “谁啊?”骆建芬在房间里听到声音,就出来一看,走廊里空无一人,皱了皱眉,“奇怪?”

    确认骆建芬没有过来,林坤才松了一口气,这时候古丽那对美丽的眼睛正眼巴巴地看着她,如秋波一般澄澈,陈梓玥见状,满是醋意地将林坤的手从古丽的身上掰开,埋怨道:“干什么?揩小学妹的油是不是啊?”

    林坤不好意思地松开手,古丽低着头咬了咬嘴唇,害羞道:“你们......刚刚在干嘛?”

    “古丽,你别误会,我们刚刚就是在......”陈梓玥支支吾吾道。

    她给了林坤一个眼神,叫他赶紧圆谎,林坤脑子飞速一转,接过话茬:“我们就是想拜会一下阿布教授,你看我们参加个校友会吧,连本尊的面都没见过,好不容易有这个机会,当然是想来拜会一下,不过刚刚我们路过门口的时候,阿布教授好像在会客,不方便,所以我们在外面等了一会儿。”

    “原来是这样啊,如果你们想见我爸爸的话,我可以带你么去见他的,你们是我的朋友,他肯定愿意给你们面子的。”古丽热情道。

    “哈哈。”陈梓玥的表情僵住,笑道:“你太热情了,这怎么好意思呢?”

    陈梓玥拧了一下林坤的手臂,示意他想办法对付过去,林坤皱了皱眉,小声道:“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我倒是认为见一见也无妨。”

    “见什么见,见面了聊什么?”

    “你就把心放肚子里吧,还有我呢。”

    古丽见林坤和陈梓玥嘀嘀咕咕半天,问道:“学长学姐,你们有事吗?”

    “没有啊,我们只是在想怎么感谢你,还有一会儿见面的时候该说些什么,毕竟我们还没有做好心理准备。”林坤笑道。

    “没关系的,我爸爸一点也不拘谨,很容易相处,我们家很少来客人,我也没什么朋友,你们是我在大学里遇到的最早的朋友,他见到你们一定也很开心。”说着,古丽的脸上便洋溢着灿烂的笑容。

    在新疆叫古丽的全都是维吾尔姑娘,维吾尔人总和花儿生活一起,风沙它吹落了花园的花朵,头顶上那顶花帽美丽无比。

    冶江从房间里出来,前脚刚走,古丽就带着林坤他们走进房间,阿布教授看到古丽带着两个陌生人进来,感到很诧异,问道:“你们是?”

    “阿布教授你好,我叫林坤,是这里的学生,很高兴见到你。”

    “我叫陈梓玥,很高兴见到你。”

    阿布还搞不清楚状况,疑惑地看着古丽,古丽笑道:“爸爸,他们两位都是我的朋友,学长学姐,他们都很崇敬你,所以我就带他们进来了。”

    “是吗?”阿布听完古丽的话,稍稍放松了一点,说道:“那你们请坐吧。”

    陈梓玥本来还不愿意久留,刚要拒绝,林坤却一屁股坐了下去,这使得陈梓玥没了退路,只好也乖乖坐下,最里边还不停地抱怨。

    而此时林坤却早已经打定了主意,冶江的事情他不好直接提出,免得阿布生疑,但这个时候必须想办法聊些什么,刚刚从外面走进来的时候,他脑子里想来想去,决定乘此机会向阿布了解一些有关“螭龙纹”的史学研究。

    林坤上次从古堡下的龙潭暗流中出来,意外发现了远古时期刻在岩洞之中的螭龙纹,后来他将这件事告诉了姒玮琪,姒玮琪命人连夜赶回了那里,一番搜索之后,在方圆几公里范围的山里,总共找到了无处这样的石洞,除了远古岩画,还有形制大体相同的螭龙纹。为防止被其他人发现,姒玮琪下令将所有岩洞内的壁画和螭龙纹全部取走,并且销毁了所有岩洞。

    只是有关螭龙纹的秘密,始终没有得到解开。林坤想碰碰运气,看看能不能从阿布教授这里得到一些线索。林坤客套了一番之后,就开口问道:“阿布教授,其实我对考古也略微有一点研究,最近我痴迷上古代符号的演变,这其中有一种螭龙纹的符号,我研究了很久,但一直没有找到法门,不知道您能不能点拨我一下?”

    谁知林坤此话一出,阿布教授的脸上就挂不住了,怔怔地看着林坤,半晌,开口道:“你......怎么会研究这个?”

    他的眼神不自然地看了看林坤的左手,像是意识到了什么,然后若有所悟地点了点头,对着古丽说道,“古丽,你去骆老师那里待一会儿,我跟你朋友有话要说。”

    林坤没有要遮眼自己身份的意思,在阿布眼睛看向他左手的时候,他已经主动伸了出去。

    “那我也出去吧?”陈梓玥起身道。

    “好。”

    陈梓玥和古丽出去以后,阿布才开口,问道:“你是禹陵来的?”

    “不瞒教授,是的。”

    阿布叹了口气,“你说的螭龙纹,关于这个,不是我眼睛的强项,我只在读博的时候跟踪过国外的一些学者的课题 ,比如说爱德华教授,他应该是最权威的学者。”

    “可惜,爱德华教授已经去世了。”

    “我听说了。”阿布惋惜道,“我与爱德华有数面之缘,他的不幸我很遗憾。”

    “那么教授,除了爱德华教授之外,您还知道有谁能解开这个螭龙纹疑团?”

    阿布眯了眯眼,随后吐了口气,道:“据我所知还有一个人,不过他不再国内,很早以前就流亡海外了。”

    “谁?”

    “尼格买提,他与我是几十年的故交,只可惜他行事癫狂,做了很多违背法律和良知的错事。”

    阿布介绍道:“他研究这个螭龙纹的方向和角度都很独特,与国内的学者分歧很大,他十分醉心中国西域文化的研究,一直认为中亚地区是螭龙纹的发祥地,三十年前,曾经组建考察队进入过塔克拉玛干沙漠,他原本的目标,是要探寻西域三十六国中最富有传奇色彩的西夜遗址,结果由于一场意外而迷失方向,反而被他们发现了另外一座城市。”

    “还有这样的事情?”

    “是啊,但是实际上我们谁也不清楚那里究竟发现了什么,考古队跟着了魔一样的穿梭在那座城市里,一场猛烈的黑沙暴来临,所有的考察人员全军覆没,唯一活下来的,只有尼格买提。”

    “又是黑沙暴?”这句话仿佛让他抓住了一个很重要的信息。

    阿布看着林坤摇头笑道:“是不是觉得这句话很惊悚?”

    林坤道:“惊悚是有一点,不过我觉得如果找到了尼格买提,真相应该能够解开。”

    “你要去找尼格买提?”

    “正是。”

    “唉,不是我泼你冷水,尼格买提这个人性格阴晴不定,而且他长年从事文物走私,已经上了各国警方的黑名单,我劝你还是别去招惹这个麻烦。”

    林坤旋即说道:“教授不必担心这点,我会权衡利弊的,您能不能告诉我,我要去哪里再能找到他?”

    阿布叹了口气:“唉,今天很奇怪,连续遇到两个执着的年轻人,而且你们俩还很有缘,他找的人在吉尔吉斯斯坦,而尼格买提在吉尔吉斯斯坦落过脚,最近他在研究碎叶城历史,你可以去那里碰碰运气,但也不敢保证一定能找到他。”

    出了会场的门,林坤感慨道:“造化弄人啊。”

    他还在想着去碎叶城找尼格买提的的事情,陈梓玥见此,拍了拍他的肩膀,道:“想什么呢?你跟阿布教授聊什么了?”

    林坤心烦意乱,道:“我现在说不清,梓玥,我最近可能又要出去一趟。”

    “刚来你就又要走?去哪?”

    “碎叶城。”

    “碎叶城?”陈梓玥诧异道,“你要出国啊?”

    “嗯,得马上走,等办理完护照,我就陪不了你了,你好好照顾自己啊。”

    陈梓玥咬着嘴唇,心里委屈,可是却撒不出来气,“走吧走吧,没良心的东西。”

    半个月后。

    林坤拿到护照,坐上来飞往吉尔吉斯斯坦的飞机。在此之前,林坤已经把详细的计划告诉了姒玮琪,姒玮琪和许倩从北京出发,先他一步到了吉尔吉斯斯坦。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