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软小说 > 玄幻小说 > 第十二界 > 第十章:第十二节
    第十二节

    临慈城外,报令兵先队伍一步远去,良朗目送着他离开,军队正有序往回撤,再往前走一阵,就算是出了临慈的地界了。

    良朗此时骑在马背上,心头正思考着些什么。

    粮草被烧了?他想着想着居然露出笑意,那个小孩……

    “是春升人?”

    他嘀咕出声,却又不敢肯定,因为在那个小孩身上他并没有见到春升人常有的那种,让他极不舒服的感觉……

    嘿!

    他突然精神为之一振,觉得自己钻了牛角尖,那个小孩分明是个大有来头的修炼者,就像那个女孩一样,如果他没有看错的话,那个女孩应该使出了天山的法术,可这个男孩……良朗想尽了一切他所知道的门派,也没有想到那种法术出自哪里。

    “莫非是个散修弟子?”

    良朗正在脑中一通乱想,身后却传来剧烈的振动,周围人都渐渐缓下速度,有人回望,队伍后方卷起浓烈的烟尘,有打马扬蹄之声从中传出。

    “驾!”

    “月诏狗贼,爷爷来了!”

    “……”

    “将统!是临慈人!”

    有人向良朗大声吼道。

    这些随着军令撤军的人本就憋着一股子火气,攻城日久,身体早就疲惫不堪,可他们的心却还火热的跳动着,他们想要一股作气拿下春升的半壁江山、他们想要拿下春升、他们想要统一东域!作为东域最大的一个王朝,他们有这样的底气,只是月诏若想要统一东域她势必要先打败自己的多年宿敌——春升。以往有黑竹林相隔,可现在不一样,如今正是她们实现愿望的好时机!这些月诏的将士们也都心潮迭起,拿下春升,便成了他们心底的统一使命,可如今光是这一座临慈城,便已叫他们久攻不下,他们心头正是怒气,又接到了撤军的命令,如何能不气?如何能不恼?而这时,临慈人却自己从城里跑了出来。

    “将统,杀回去吧!”

    良朗身边有人带头叫道,队伍最后的士兵早就迎头接了上去,已经与临慈人战在了一起。

    良朗向后方看去,一眼便瞧见了人群里的背弓人——程青。他一把夺过扛纛人手中的月诏大旗,吼道:

    “迎敌!”

    .

    两军交接,程青自人群中左右冲突,时不时腾空而起,拈弓搭箭例无虚发!他自空中落下,马儿扬蹄。

    “咴儿!”

    程青脚踩马鞍,弯弓如满月,他神色凌冽地盯着那一杆白旗。

    “丝!”

    .

    良朗举着月诏旗快马冲赶,将士纷纷避让,不多时,他已冲到军前,这时,突闻尖锐的破空声,他下意识地拔出腰间佩剑。

    镫!

    箭矢撞上剑刃,朝他面门射来,良朗一眯眼,那箭矢射在他近前的法力护罩上,激烈旋转之间被磨了个粉碎。

    良朗朝程青看去,马蹄落地,程青大手一挥,果断地吼道:

    “回城!”

    临慈城的人就像是预先排演过的一样,程青话音刚落,他们便齐齐驳回马头,没有丝毫拖泥带水的意味。

    月诏的人愣住了,他们不知道此时是该追还是该回,便一个个望向良朗,等着他的命令。

    良朗也颇有些不解,但他几乎没有任何迟疑便下令追击。

    “此时不战,更待何时?既然你要出城,我便教你再也回不去。”他盯着程青的背影如是说道,只要程青一死,就算没有继粮他也能拿下临慈!此时他还并不知晓程青的姓名,但两军对战日久,这位临慈的神射手就像是庞汰手下的那员背弓将一样,良朗突然记不上来那个人的名字了,说来他也只与那人见过一两面而已,但程青,他却已经记上了。

    .

    临慈城门在程青率众出城后便又紧紧闭上,付方还坐在城头的椅子上,身旁有一小童接过他手中的空碗退了下去。

    付方一抺嘴,叫来身边一人,问道:“小姐如何了?”

    “城主,小姐一直是程公子在照看,我等不知。”

    付方一眯眼:“程青……”他又挥挥手叫身后人退下,心头自顾盘算着什么,那人正往后退,眼神不经觉间瞥到了远处,有烟尘起,众多黑点出现在地平线上。

    “那是,程公子?”

    城头上的人都瞧见了,自程青率众出城后他们也未曾下过城头,此时有人出现在视野中,有哨兵远眺,大声道:“是程公子!他们……月诏的人追上了!”

    趴在城头上休息的人当即一个激灵,再顾不得自身的疼痛,自地上翻身而起,向远处望去,便见得黑点越近了,果真是程青!

    “城主,我等去接应程公子!”

    有人手捉大刀向付方请命道,跟着他一块林林立立站起十数个人,就要朝城下走,城头上剩下的其他人也都看向付方,他们不是修炼者,就算现在出城也起不到多大的作用,还不如守在城头,但他们眼里的神色却是谁也看得出的。

    可付方却迟迟没有答话。

    “城主?”

    当先那手捉大刀的便是那日在城头以口水之威推月诏士兵下城头的汉子,见付方迟迟未说话,他一顿,便出声催促道。

    “城主,我这就去开城门。”

    “慢着。”

    付方缓缓抬起头来,凝视着远方,说道:“再等等。”

    大刀汉子有些急了:“城主!程公子可只有百数人。”

    付方道:“都是修士,程青自有他的打算,你等莫要慌乱。”

    “这……”

    城头上的人面面相觑,程公子带出城的人中确实有不少都是修炼者,但其中却并没有几个高手啊,而且……此时的情况任谁都能一眼看出,程青等人正被月诏包围,若是再等下去……正这时,一道白柱自程青身遭冲上天际,黑夜里,耀眼至极。

    .

    月诏的人已经追上他们了,程青的脸色却还是那样,好像长久以来,焦急已经从他的脸上褪去,无论何时也见不到了。

    “程公子,他们追上来了!”

    “现在怎么办?”

    有人驾马上前对程青说道,程青并不是临慈将领,只是有一天,临慈城中的人们发现,城主付方身后跟了一个背弓的年青人,而自这以后,付方的胆子好像也变得大了些。

    程青平静回道:“迎敌。”

    “嗯?”

    那发问之人一愣,没有埋伏么?

    “公子?这里没有埋伏么?”

    “没有。”

    程青平静地回道,又掉回马头。

    沙

    月诏的人不约而同地驻足,场面陷入了有些诡异地沉默之下。

    哒哒哒。

    良朗骑着马走到军前,看着程青,说道:“临慈,我便不客气了。”

    程青没有回话,坐下马摇了摇脑袋,好像根本没有察觉到它正处于危险之下。

    “你这匹马,可是和你一样的木讷。”

    良朗微笑着说话,又道:“告诉我你的姓名如何?”

    程青看着他,回道:“程青。”

    “你不是临慈人吧,临慈出不了你这样的人物。”

    两军之间,良朗与程青就像是互相串门的两位朋友,好像认识多年一样,居然交谈起来。

    “我叫良朗,这是我第二次报出自己的名字。”

    “上一次被人跑了,这一次,你却是跑不掉的。”

    良朗坐下马缓缓朝前,绕着程青行走。

    “圈地为牢,欢喜自知。”

    程青倏忽开口道。

    良朗嗯了一声,惊疑道:“你居然知道?”

    话音一落,被良朗马儿走过的地方突兀升出一圈白光,白光直冲云霄,中间成了一个空环,将程青困在里面。

    “既然知道,为何不躲?”

    程青自身后取下那把弓箭,第一次露出笑容。

    “躲了,便杀不掉你啊。”

    白光在黑夜里显得格外明显,这光好似能弯曲目光,程青的脸在里面变得扭曲,外面的人只听见有一个声音响起:

    “三参、四参、终牙,都听从我的召唤……”

    “凡霸者箭,出则必胜,胜则必杀……”

    马儿消失了,程青站在一片虚空之中,没有白光,没有士兵,周围只剩下一片无尽的黑,他闭着眼,口中道:

    “无上”,身前凝结出一把古弓,他弯腰而下,猛然起身,身成半月,睁眼:

    “箭道。”

    声成箭,程青扬手,箭发,弓身砰然破碎!

    白光囚牢之上突然有了一圈黑色漩涡。

    轰!

    一只光箭碾碎囚牢,良朗回头,箭至胸口!

    轰!

    他的身体被远远击飞,临慈城头众人只听到一声叵响,便看见良朗被砸向远方,付方急剧起伏的胸膛缓下,长长的吐出一口气,汗水已经打湿了他的衣裳。

    可城头众人的喜色还未完全绽放就龟缩成了绝望。

    “兽神……身。”

    烟尘散去,良朗的身影消失不见,一头巨大的人形猛兽取而代之。

    呼~

    嘴中吐息,他自地上站起,拍了拍身后,再裂嘴时,发出的已不是人声。

    “嗷!”

    猛兽双目赤红,冲向程青!

    “是兽神!”

    月诏的将士突然变得亢奋,一个人尖叫着:“月之诏兮!”

    众人齐喝:“护我众生!”

    “为了月神,杀!”

    月光洒在猛兽身上,猛兽高高跃起,一拳向刚从地上爬起的程青砸去,程青被一拳轰飞,砸至城墙。

    轰!

    城墙发出震耳欲聋的声音。

    “程公子!”

    城头的人大叫,程青摔落在地,墙上留下一摊浓郁的血迹。

    “城主!”

    大汉回头,却看见付方的身体正在剧烈颤抖。

    “关城门、关城门!”

    “谁敢打开城门,杀无赦。”

    大汉突然安静了,他直盯着付方的眼睛,一字一字说道:“原来,你只是为了一个名声。”

    大汉转身,再不看付方,就要下城头,这时,却听得有人叫道:

    “城门开了!城门开了!”

    大汉急步跑到城头朝下望去,只见一骑打头,身后紧跟着四骑,再往后便是那些无甚修为的城中步卒!

    “小姐?!”

    人群中有一人,大汉惊愕出声。

    “拿下临慈!”

    月诏的人猛攻临慈城!

    自城中冲出打头几人正是付然、雷囡囡、徐可卿,柳烟脂和罗信。

    只闻徐可卿一声大吼,自马背上高高跃起向那由良朗化成的人形猛兽而去。

    “月诏狗,徐可卿回来了!”

    各式法力四处交手,黑夜亮如白昼。

    城门口,有人将程青扶进去。

    突见月诏阵后起了动静,又闻一声震天吼。

    “李谡前来助阵!”

    有火焰成了圈,由两边覆进战场。

    呼~

    风声过,有雷鸣咆哮。

    “天式!”

    “大漠孤烟!”

    火焰自地面喷薄而起,至半空扩散而去,如同洋洋大漠中的滚滚沙流。

    “掌心雷!”

    有一少年自后方而起,双手交叉高举,一轮太阳自他手中被托起。

    “长河落日!”

    轰!

    雷与火齐射,猛兽自口中吐出一个圆球将自己包裹。

    轰!

    刺目的白光一闪而过。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