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软小说 > 玄幻小说 > 猎妖高校 > 第九十章 报道之外
    读完整篇文章之后,郑清脸色有些发白。

    他感觉自己有点喘不过气了。

    “我没有憧憬学分奖励啊……而且,我不记得说过最后那句话!”他死死盯着文章末尾的最后一句话,喃喃道:“这属于恶意揣测了吧……现在记者写文章都这么飘了吗?”

    专栏侧面的照片上,郑清的侧影仍旧沉默的端着咖啡杯,一动不动。此刻,郑清非常希望这张照片是可以活动的魔法照片,这样照片中的他就能挥着拳头,恶狠狠的砸在对面那位普利策女士的脸上。

    然后,他的目光瞟见了报道中的另外一句话,更是气不打一处来:“还有,她问那见鬼的‘禁忌实验’,我沉默的唯一原因是我真的不知道有这种东西!什么叫做‘异常沉默’?!她又知道个鬼啊!!我不清楚的事情闭嘴都不行吗?!”

    “深呼吸,深呼吸,别激动。”辛胖子宽慰的拍了拍郑清的后背,适时掏出一小碟糖果,塞到郑清鼻子底下:“来块薄荷糖,顺顺气。”

    薄荷糖有没有顺气功效,郑清并不清楚。就像他不知道为什么有的巫师受到魔法伤害后吃块巧克力身子就会暖和起来一样。

    但这并不妨碍他接受胖子的好意。不管怎么说,糖果都能给人带来愉悦的感受。

    年轻的公费生从碟子里捡起一块碧绿的糖果,丢进嘴里,恶狠狠的嗦了嗦。

    清凉的薄荷气息顺着他的舌尖爆裂开来,上涌入鼻腔,下滑入肺腑,整个人仿佛被浸泡进冰水中似的,精神瞬间便清爽了许多。

    就在这时,旁边忽然响起一个愤愤不平的熟悉声音,将郑清吓了一跳:“闭嘴是没用的,她会脑补一个场面写进去……就像报道中,我并没有在她面前绝望的哭泣过!”

    回过头,平日坐在教室另一个角落里的尼古拉斯不知何时凑到了几位男巫身边,正一脸恼火的看着郑清手中抓着的报道。

    注意到几位男巫诧异的眼神,尼古拉斯闷哼一声:“我比你们早几分钟看到了这篇报道,觉得郑清看了之后应该会有想法,所以过来问问……你觉得我们要不要揍她一顿。”

    “唔……整个九有学院,留级两年的老生就你一个吧。”张季信捏着下巴,细细读着那篇报道,若有所思:“这种事情稍微有点渠道的人都知道……普利策女士也忒不地道了。这种‘不愿意透露姓名’跟把人名字贴大字报有什么区别?”

    “而且我也不记得你有家族诶。”辛胖子跟风补充了一下。

    尼古拉斯阴沉着脸,盯着郑清,重复着他刚刚的提议:“所以……想不想揍她一顿。”

    磕了一粒薄荷糖之后,郑清的心气顺了一点,再加上有了尼古拉斯这位难兄难弟,他心底的郁气不知不觉消散了一点,理性的思维又重新占领高地了。

    “先不提我们能不能打败一个注册巫师……就算我们暗算成功,万一被学校逮住,你有没有做好去丹哈格住一阵子的打算?”郑清先向尼古拉斯提出一个难以回答的问题,继而自言自语道:“不,不能。你还有妹妹需要照看,你必须安安稳稳的上完这个大学。”

    尼古拉斯脸色愈发难看,他那褐色的眼珠原本就有习惯性震颤的毛病,此刻愤怒之下,颤的愈发厉害了,让人非常清晰的感受到他内心的激动。

    “淡定点,淡定点,君子报仇,十年不晚。”郑清一把抓住尼古拉斯的胳膊,安慰道:“就像我,平日里让人在背后嚼舌头的时候多了去了,难道我要把每个家伙都拎出来揍一顿吗?嘴在别人身上长着,只要她没诽谤,无视她就好了……”

    这份定力是郑清上学期历经数次磨难之后渐渐积累下来的,不论是校猎会夺冠后的风波,还是获得大阿卡纳‘世界’后的喧嚣,都让他习惯了这些闲言碎语。

    就像他刚刚说的那样,心理强大了,外面的风言风语就像是缭绕在耳边的苍蝇。抽冷子拍死两个就行。苍蝇那么多,始终打不完的。

    安慰完尼古拉斯,郑清重新捡起那份报道后,还有心情点评文章的其他段落。

    “啧啧,‘刻板的教育方式,危险的教学内容,严酷的考试机制’,还有‘压抑天性和自由’‘培养漠视生命的年轻巫师’……这位普利策女士还真的敢这么写啊?!”

    郑清用羽毛笔在报纸上勾勾画画,把那些吓人的字眼全都圈了出来,然后指点着,询问辛胖子:

    “她这么写,不怕九有学院找她麻烦吗?不怕老姚砸了贝塔镇邮报吗?这不太符合你之前说过的那个什么‘和谐稳定’的报道原则吧。”

    胖子费力的耸耸肩,满脸无奈:“《贝塔镇邮报》不是校刊,普利策女士也不是我这种没名气的小记者,她有写这种报道的自由……再者说,她站在贝塔镇,背靠阿尔法城堡,就算九有学院有脾气,又能怎么样?九有不会为了这点小事真刀真枪去找阿尔法的麻烦。”

    郑清闻言,联系到学校现在的情况,登时恍然:

    “哦,你是说,这篇文章是阿尔法学院授意普利策女士发表的?”

    “授意倒不一定,”一直安静分析报道内容的萧笑忽然开口,轻声道:“但揣摩上意就很有可能了……就像前几天,在学府图书馆前小广场上那场‘血统之死’的演讲,与这位普利策女士的文章,是同一个性质。九有学院的教授或者学生会,不可能授意那个男巫在图书馆前做出那番演讲。”

    “舆论的阵地,九有想占领,阿尔法也想去占领。就看谁技高一筹,能够笼络更多年轻巫师的心意了。”

    “如果说,上周的‘血统之死’是九有学院的舆论给了阿尔法一拳,那么今天这份报纸,就是阿尔法反抽了九有一个嘴巴……两边半斤八两,谁也没占多少便宜。”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