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软小说 > 玄幻小说 > 猎妖高校 > 第六十九章 所谓‘种子’
    郑清端着那一小杯茶水,喝了一个小时。

    他是绝对不敢让苏芽给他泡第二杯茶水了。谁知道她还会闹出什么幺蛾子。他只想一个人安安静静的缩在角落里,等待苏家大小姐的召唤。

    但就算这个小小的愿望,苏芽也不肯让他实现。

    每隔两分钟,小狐女就会规规矩矩的询问他要不要喝茶,要不要吃水果,要不要来些点心,要不要热毛巾,要不要洗澡换衣服,要不要帮他找个唱曲儿的小姑娘,或者会变戏法的小生,如此种种,不一而足。

    有了第一杯茶的悲催经历,郑清对后来的‘要不要’敬谢不敏——况且,他也完全无法理解,作为一个巫师,为什么要看别人变戏法。

    直到一个小时之后,苏施君回到了青丘公馆。

    郑清站起身,重重的松了口气,颇有种热泪盈眶的冲动。

    “回来了!”

    许是他这句话里蕴含的感情过于丰富,将苏施君吓的站在门口半天没敢进来。

    她的一只脚悬在半空中,仔细打量了年轻男巫几眼,确认他除了情绪稍微有点激动别无状况后,终于放下心,将脚落在地板上,走进了会客厅。

    “什么情况?”苏施君扶了扶她那副降低魅惑的眼镜,打量着郑清:“你看上去像是被人坑了几百枚玉币似的……苏芽,给我来杯绿茶。”

    说着,她的目光掠过郑清已经见底的茶杯,补充道:“两杯,给他也来一杯。”

    郑清忍不住打了个嗝。

    一直侍立在旁边的小狐女乐滋滋的应了一声,并没有像往常那样一溜烟的跑,而是按照女仆规范的要求,规规矩矩的小跑着,去了茶水间。

    “我只喝了一杯茶。”年轻的公费生强调般的对青丘公馆的女主人说道。

    “唔……说明你不渴。”苏施君没有理解郑清这句话的深意,只是顺着他的意思敷衍了一下。

    郑清竟无语凝噎。

    因为没有外人,苏施君显得很放得开,毫无形象的倒在大沙发上,吃了一点水果、几味点心后,终于注意到屋子里还有人在眼巴巴的瞅着她。

    苏施君扶了扶脸上那副红色边框的大眼镜,稍稍坐直身子,轻声咳嗽了一下:“嗯,知道为什么叫你过来吧。”

    郑清嘴角抽了抽。

    不知道,没人说过,况且你也不是‘叫’,而是直接隔空‘拽’过来的。

    他老老实实的摇了摇脑袋:“不清楚。”

    苏施君重重的叹了口气。

    “你现在是大阿卡纳了,要有风险意识。”她手指间掂着一枚紫红色的葡萄,没看见她施咒,也未见其他动作,葡萄上的薄皮就翩然而起,自己剥落了下来,露出了晶莹剔透的果肉。顺带还裹着从果肉里挤出来的两粒葡萄籽,一齐落进茶几上的果盘中。

    “当大阿卡纳很危险吗?”郑清忽然想起年前某位教授不忿的挑战,悚然道:“是不是特鲁多教授找我决斗的事情?我能不能弃权……或者,我可以放弃大阿卡纳的头衔吗?”

    那个见鬼的头衔除了让他更引人注目以及招惹了一堆麻烦之外,似乎并没有其他什么用处了——梅林勋章上有一个固化的召唤咒,还是一枚强力护符;公费生头衔每个学年也能拿到十枚玉币的奖学金。这些都是实实在在的好处。

    相对而言,那个大阿卡纳的‘世界’就显得过于‘清淡’了。

    也不难理解郑清愿意放弃它的理由。

    苏施君闻言,白了他一眼:“真新鲜……太天真的了。特鲁多那边不用你担心,他不算麻烦,只是多喝了几杯猫尿脑子短路了,学校已经帮你制止了他的不道德要求。”

    郑清顿感心头笼罩的阴霾散去了一小片。

    这件事仿佛一根小刺,一直扎在他的心里,过年回家还时不时想起,每次想起,都令他愁容满面,好几次小憩的时候,他都梦到自己被一个看不清面孔的巫师吊起来打,打的他嗷嗷乱叫,旁边一大群围观者哈哈大笑。

    “不是他,那还有什么危险!”心头压力既去,郑清的语气也轻快了许多:“还是说,学校要求大阿卡纳每年提交一份论文?那我绝对没办法完成的。”

    女巫用指尖捏着葡萄果肉,沉吟片刻,似乎终于下定了决心。

    “这个问题稍微有点复杂……我还是从最开始讲起吧。”苏施君静静的看着郑清:“还记得当初我跟你解释波塞冬的身世吗?”

    年轻的公费生顿时感觉椅子上仿佛多了许多小刺,或者石子,硌的他左右都不舒服,不由扭了扭身子,用很重的鼻音‘嗯’了一下:“我记得你说,波塞冬是你抛弃一部分血脉,凝结出的巫胎,对吧。”

    苏施君点点头。

    “我还说过,当时你遇到我的时候,我已经做好了完全的准备,只差一点‘种子’。”女巫在讨论这个话题的时候,脸上没有一丁点的尴尬,反而显得异常认真,但这仍旧不能让郑清乱糟糟的脑子彻底安静下来。

    “对,是这样的。”他小声附和着。

    他其实从一开始——就是上一次两人讨论这个问题的时候——就非常想问苏大美女,那个所谓的‘种子’是什么个情况。

    但这个问题实在是难以令人启齿。

    “我想你一直都想知道我从你那里拿到的‘种子’是什么情况,对吧。”即便苏施君的心态再平稳,但反复提到这种细节,她的脸上也不由自主浮现出一丝红晕。

    郑清眼睛瞄着桌子上一颗剥了皮的石榴,脑袋微不可查的轻点了一下,继而飞速恢复了原状。

    “那个‘种子’是你身上的一缕‘气息’,”苏施君的这个回答令郑清心底大松了一口气,却不知为何,又有种隐晦的、说不出的遗憾感。

    为了摆脱这份奇怪的感觉,他抬起胳膊,夸张的嗅了嗅身上的味道,笑着对苏施君说道:“我身上的气息还有这种作用?那跟我住在一起的那些小精灵岂不是很危险!”

    这个玩笑稍显低俗,话未说完,年轻的公费生立刻就后悔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