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软小说 > 玄幻小说 > 猎妖高校 > 第五十九章 狂猎哨兵
    “砰!”

    一颗符弹从枪口喷出,准确的击中几步之外罗伯特·李的眉心中央,将他的后脑勺掀开,溅出一大蓬红的白的黄的汁液。

    “轰!”

    蓝胖子被这颗子弹吓的一屁股坐在地上,手中沉重的镔铁棍把地面砸的轰隆作响,整个林货市场似乎都被震的跳了一跳。

    “祸事了,祸事了,清哥儿你要去丹哈格呆一辈子了!”蓝巨人嘟嘟囔囔着,用力晃了晃大脑袋,最终哭丧着脸冲郑清嚷嚷道:“你怎么瞄准的?辣么大个人脑袋,你怎么直接打过去了呢?”

    就连萧笑都不知所措的站起身,手中的龟壳因为震惊而摔在了地上。

    “闭嘴!”郑清端着符枪的手臂纹丝不动,仍旧瞄准墙外,头也不回的说道:“你见过被打爆脑袋后还能慢悠悠爬起来的活人吗?”

    蓝胖子闻言向外望去,这才意识到那位‘罗伯特’脑壳被掀开后,并没有尘归尘土归土,灵魂归于后土,而是依旧在原地挣扎着,试图要站起身。

    “卧槽,妖怪!”蓝胖子双目圆睁,气势为之一变,伸手从一旁捞起之前准备好的巨大石块,用力一掷,砸在了那位‘罗伯特’的身上,同时大吼一声:“呔!吃俺老辛一招泰山压顶!”

    疑似鬼怪或者妖魔的某不明身份者,被那块从天而降的巨大青石结结实实的压在了下面,连个吭气声都没有,便彻底安静了下来。

    郑清听着胖子在旁边吱哇乱叫,挠了挠头。

    “蓝巨人变身后不是应该冷静下来吗?”他一边给雷明顿里压入一颗新的符弹,一边略感无语的询问萧笑:“怎么感觉他反而变成了一个逗比呢?”

    萧笑已经重新坐回原地,正皱着眉,在那一小堆燃烧的蓍草上炙烤着一块干枯的龟甲,认真辨析着上面的纹路。

    闻言,只是随意的回答道:“冷静下来才能变身成为蓝巨人,并不代表变成蓝巨人后需要保持沉默。每个人寻找平静的方式都不一样。也许对胖子来说,变成话痨就是他的办法。”

    “啧。”郑清撇撇嘴:“他平时不就是个话痨么。”

    萧笑没有搭理他,而是继续端详着手中的龟甲,翻来覆去。

    半晌,他才喃喃道:“没错啊,卦象平静,不应该的啊。”

    郑清没听清,歪着脑袋问道:“啥?你说啥?”

    “我是说,你是怎么发现那个家伙不是李先生的?”萧笑非常严肃的看着郑清,举起手中的龟甲:“从李先生离开之后,我就一直在烧灼龟甲,占卜监视着四周的情况……完全没有任何异常。你是怎么发现它的?”

    终于被问到这个问题,郑清也有些无奈。

    “不知道。”年轻的公费生耸耸肩,老老实实的回答道:“我就是那么下意识的打了一枪……我也不知道它是假的。在胖子开口说话之前,我比他吓的还厉害呢。”

    “这我可没看出来。”蓝胖子已经重新从市场里搬来几块‘巨石炮弹’,此刻盘腿坐在围墙的缺口便,一边借助身高优势为大家放哨,闻言,回头轰隆隆笑道:“清哥儿你刚刚看上去冷静的很呐……”

    “那是因为你个儿大,眼神不好。”郑清扯了扯嘴角:“刚刚吓的我心脏都揪成一团了都……还好那是个假的。话说回来,胖子你刚刚那一砸着实厉害,惊天动地,一锤定音呐!”

    “哪里哪里,一般操作而已……没有你的火眼金睛,就算我想砸都砸不到。”蓝巨人谦虚的摆摆手,一脸被人夸奖后得意洋洋的笑容。

    萧大博士没有参加两位同伴后面的相互吹捧。

    依旧皱着眉,端详着手中的龟甲,琢磨是不是自己没有注意到什么细节。

    直到耳边响起一个熟悉的声音:“不要纠结了,事关直觉,是完全不讲道理的事情。”

    萧笑回过头,出现在他身边的之前一直在市场另一端忙碌的三叉剑专员安德鲁。

    注意到萧笑的视线后,安德鲁笑着补充道:“有的人膝盖疼意味着天要下雨,有的人做噩梦因为看见了不存在于这个世界的画面,还有的人能说他从来没有学习过的语言……这些都是天赋,是魔法也没有办法解释的神秘部分。”

    “你的天赋呢?”萧笑冷不丁问道。

    “我?”安德鲁专员愣了愣,随即笑道:“每次我的嘴里有口疮,附近总会出现死神的影子……就像现在。”

    说着,他掰开嘴唇,让萧笑看他嘴唇里面的那一小块白斑,含糊道:“早上起床刷牙的时候发现嘴里长了这么个东西……果不其然。”

    他咂咂嘴,转头看向围墙之外的那块巨石,似乎心有戚戚。

    两人说话的时候,刚刚一直专注墙外的郑清将注意力收回片刻。

    然后他被萧笑身边突然出现的身影吓了一跳,险些又一枪轰在了安德鲁的脸上。

    “雾草……大哥,能不能不要这么悄无声息的站在一个猎手背后!”年轻的公费生脸色煞白的强调道:“尤其是一个举着符枪,枪里还有符弹的猎手!”

    “了解,了解。”安德鲁小心的避开郑清的枪口,连连点头。

    萧笑重新将目光落在手中的龟甲上:“话说回来……我以为你会更晚一点才出现呢。怎么好端端不打埋伏了?”

    郑清把这句话咀嚼了好几遍,才反应过来这是对安德鲁说的。

    紧接着,他意识到这句话背后的含义。

    “你刚刚一直在旁边?”年轻的公费生语气有些惊疑。

    “不是一直,”安德鲁扯了扯嘴角,面团般的脸挤出一丝笑容:“来了不到十分钟……在那个狂猎哨兵出现之前刚到。”

    “狂猎哨兵?”郑清对这个词很陌生。

    “就是狂猎们的哨兵,兼有不死生物以及魔法生物的某些特性,擅长迷惑、潜伏、偷袭。”或许觉得这番解释有些枯燥,安德鲁进一步比喻道:“你可以理解为猎人打猎时候带的猎犬,或者猛虎捕猎时候随身的伥鬼。”

    “唔,为虎作伥。”郑清立刻对这个词有了非常清晰的概念。

    然后他的思路重新回归之前的话题。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