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软小说 > 穿越小说 > 鬼畜,等虐吧! > 107 小明乃如愿以偿
    (蒲公英中文网)晨风清透,朝阳和煦,而行走其间的少年却是一身夜色。蒲公英中文网玄衣向来是属于攻的颜色,深沉,冷漠,肃杀。但是霍改披着弱受的皮囊,却偏要穿它。因为,他不是去求和的,他是去问罪的。

    “开门。”霍改立于后门,冷冷冲着那守门大汉吩咐道。

    “公子你……”折腾得自家主子寝食难安的美人公子在绣被阁自然无人不识,但重点是,这位爷这么大清早地摆着张冰山脸拜访,就这么放进去真的不要紧么?

    霍改戏谑道:“怎么?东方阁主正沉溺在温柔乡里不方便见客?那好,我改日再来。”

    说罢霍改转身便往外走。

    “别、别、别……千万别走。”守门大汉让霍改吓得一身冷汗,哧溜一声窜到霍改身前,连连作揖:“请进、请进,阁主此时应是在未名居歇息。别人进不得,您万公子还进不得么?您只管去便是。”

    霍改矜持地点点头,正大光明地往未名居去了。

    作为一只纯种的夜行生物,东方未明和起司的作息时间是一模一样的,所以当霍改大摇大摆地闯进卧房时,这两只此时正蜷在床上睡得香甜。

    “起司?”霍改看着在枕边亮着小肚肚睡觉的某只猫不确定地唤了一声,起司怎么又落到东方未明手上了,当猫质么?

    雪白的猫耳朵抖了抖,起司翻个身,毛茸茸的小猫爪子在空中划拉了两下,砸着嘴又睡了。

    问题在于,起司的旁边就是东方未明,所以那两猫爪毫无意外地刨上了东方未明的脸,好在起司没亮爪尖,不然东方未明非变得跟鸣人似的不可。

    不过,被猫咪的脚掌蹬了个正着的东方未明在这软乎乎的攻势下,还是睁开了眼。

    刚刚睁开眼的东方未明眼里全是雾蒙蒙的水光,毫无焦点。他半坐起身,脸上的表情也一片茫然得堪称迷糊。东方未明傻傻地瞧着杵在床前的霍改,睡眼朦胧地眨巴眨巴眼,继续茫然。

    “东方未明?”霍改试探着呼唤。

    “嗯!”东方未明歪了歪头,翘起唇角,露出两个小小的酒窝,无辜又纯良。

    “东方不败?”霍改接着试探。

    “嗯!”东方未明依旧应得欢,带着稚子般的纯真笑容傻傻地瞅着霍改。蒲公英中文网

    “你玩儿我呢是?”霍改捂着心口,掐死了刚刚莫名冒出的那么一丁点儿负罪感。

    “嗯!”东方未明毫不犹豫地点头,答应得无比乖巧。

    经鉴定,早起的东方未明是只天然呆。霍改扭头:擦,我家儿子怎么可能这么可爱!

    一盏茶之后,天真退散,妖孽复生。东方未明明显不大记得自己刚刚的表现了,笑盈盈地倚靠在床头,瞧着抱着起司的霍改,YD气场全开:“你可算回来了,这段日子你我分隔两地,实是想煞我也。”

    “是么?”霍改慢条斯理地抚摸着起司的背脊,淡漠的眼、讥诮的唇、冰凉的言语倾泻而出:“我以为那下人传给你的情报,足以让你一解相思呢,没想到,你还是这么贪得无厌啊。”

    东方未明的笑一点点褪去,身子微僵:“你在气我偷偷派人跟着你?可你孤身一人上路,要我如何放心得下?”

    霍改貌似认真地玩儿着猫尾巴,对东方未明的辩解置若罔闻。黑发自脸侧垂下,遮却了所有表情,与那一身玄色融在一起,仿若一方凝固的墨块。

    东方未明坐不住了,他长身而起,赤足踏在铺着软毯之上,一步步走到霍改身边,低了头,柔声道:“是我不对,但要我放你一个人四处闯荡却是不行。我宁愿你怨我,也不能弃你的安危于不顾。”

    “你不问问那跟踪我的人下场如何了?”霍改轻问。

    东方未明言语温柔似水:“那人既是惹你不快,便是他的罪过,自然如何处置都随你,只要你高兴就好。”

    “真是凉薄啊……”霍改长叹一声,抬眼直直看入东方未明眼中:“不知改日你若有了新欢,是否也会对着他也这般哄劝——那万仞仑既是惹你不快,便是他的罪过,自然如何处置都随你,只要你高兴就好。”

    东方未明蹙了眉,几乎有些恼怒:“你说什么昏话呢!”

    “东方未明,我万仞仑并非心如铁石,也不是对你的情意毫不动容。”霍改长叹一声,作怅惘蛋疼状。

    东方未明的脸上浮现出一丝喜色,却又很快化为了疑惑:“既是如此,那你为何一再拒绝……”

    霍改又垂了眼,认真去逗起司那趴伏的小耳朵,凉凉道:“若我答应了你,那你用什么来保证不会在未来的某日将我弃如敝履?以你的权势,到时只怕我被扫地出门了还得磕头叩谢你的仁厚宽容。蒲公英中文网抱背之欢,不比男女之情,三书六礼在前,拜堂成亲在后,天地为鉴,婚约为缚,世人为证。我若当真与你一起,不过是沦作你的新欢禁脔,自此低人一头,换做是你,你乐意么?”

    “原来你的顾虑在此。”东方未明了然而笑,执了霍改的一缕青丝,在唇边浅浅一吻:“既然你不信我那铮铮誓言,也不信我这这拳拳真心,只信那一纸婚书,我便给你一纸婚书又何妨?”

    “你的意思是……”霍改惊喜地望向东方未明。

    “喵!”被霍改一时激动掐痛小蛮腰的起司控诉一声,狠狠揣开霍改,蹦回地面,寻了个远离两人的地儿,愤愤地团成一个大毛球。

    东方未明淡定无视掉了这个插曲,退开两步,双手抱拳,深深一揖,朗朗道:“小生东方未明,虽非风采倾国却也堪得入眼,虽非六艺皆通却也知情懂趣,虽非富可敌国却也衣食无忧。慕君姿容才智已久,春情难按。今斗胆相请,许我相伴左右为君夫婿,倾心护佑,寝食相顾,白头相守。”

    “三书六礼何在?”霍改笑问。

    “请问公子府上何在?小人这就去办。”东方未明笑意盈盈。

    霍改摇摇头,失笑:“差点忘了,此时我已是无家可归之人。”

    作为让某人无家可归的罪魁祸首,东方未明立马表态道:“我在坤城中尚有好几座宅院,你若不嫌弃,挑上一两座作歇脚之处可好?”

    “好。”霍改欣然笑纳,心下各种羡慕嫉妒恨:爷还背着二十年的房贷没还呢,你这一送就是两栋豪宅……万恶的富二代!

    “放心,三日之后,聘礼亲送上门,定好婚期。我会让整个坤城之人都知道你是我明媒正娶的妻子。”东方未明一点儿都不介意正大光明地给霍改盖上自己的戳。

    “这么急?”霍改有些诧异。

    “你这般人见人爱,我自然是怕夜长梦多。”东方未明答得理直气壮。

    “你怕有人捣乱,你是说万思齐?”霍改不动声色的甩了甩狐狸尾巴。

    “不……不是。”东方未明忽而想起了还在吃牢饭的某人,笑脸一僵。

    “说起来,我倒是很想请他参加你我的婚礼呢。”霍改讥诮的唇角微微一扯:“我要让他看看,当初被他出卖的情人,如今活得何等幸福滋润。”

    “不用特意这般……”东方未明话未说完,正对上霍改那不满且疑惑的眼神,立马把后半句咽回去了。“好主意!我支持!”

    “我都迫不及待想看看几日后他亲手收到我的请柬时是何等神情了。”霍改笑得残忍又快意。

    东方未明配合地笑笑,笑意却难到眼底,他头一次诚心祈祷——万思齐你在牢里可一定要吃好喝好,千万别一副面黄肌瘦的模样,最好再胖个几斤,你好我好大家好。

    未免打草惊蛇,霍改不再提万思齐这个话题,转而问道:“对了,起司怎么会在你手上?”

    东方未明无辜望天,他能说他闲来无事去逛万府时,一时兴起就让人从某只狗那里抢了起司来么?

    霍改看东方未明那僵硬的脸色,极度怀疑东方未明是不是一个顺手把贪狼给打死了。

    “我怕那姓万的不好好照顾起司,便特地为你将他买了回来。”东方未明淡定胡扯。

    “哦。”干完正事,霍改忽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现在直接告辞出门可以么?

    “我本以为你真要等一年之后再回来,没想到你不足两月便回来了,你提早回来当真只是为了来兴师问罪的么?”东方未明凑上脸来,似乎成心要讨些甜言蜜语听。

    “相思,相思,既有个相字,便不是一个人的事。”霍改信手拈来,顺手打发。

    似是被这情话打动,东方未明一脸情动,抬手扣住了霍改的手,贴在自己脸侧,缓缓摩挲。

    “别蹭了,嘴角都挂上猫毛了。”霍改不为所动,冷着脸吐槽。

    东方未明低笑一声,跟以前种种相比,这种程度的打击算个鸟!东方未明反手便将霍改扔到了被褥上,自己也随之压上。

    霍改的脸隐没在东方未明投下的影子中,视线平平看过去,正巧透过东方未明那松散的里衣襟口看到那白皙的胸膛,和乖巧的朱果。霍改不自在地别开视线,正对上东方未明那双幽深的眼,□的火焰烧灼着瞳孔,伴随着深沉的怒意……怒意?

    东方未明一语不发,低头便咬上了霍改的颈项。花瓣一般柔嫩的颈项,一咬便是一个青红的烙印。

    霍改竭力偏转着头,躲避这等残暴的侵略:“东方未明,你属狗的啊!还不放开!”

    “都答应嫁给我了,怎么还这般羞涩?”东方未明冰凉的唇依旧贴着霍改脆弱的咽喉,含糊着笑问。

    “我可不想无媒苟合。”霍改笑不出来,事情好像往某种糟糕的方向发展了。

    东方未明嗤笑,他撑起起身子,冷冷俯视着霍改:“你和万思齐就不算无媒苟合了?还是至今你心里只有他没有我?”

    “你什么意思?”霍改瞳孔瞬缩。

    “万仞仑,我好歹在这欢场中游戏了好几年,真心假意我还是分得出来的。我沉默却不代表我不知道啊……”东方未明的手痴恋地描绘着身下人的眉眼,声音里有暗哑的凄楚。

    霍改沉默:小明,你进化了……

    “万仞仑,你到底还是太心急了。我教你个乖,心存爱意之人,在谈及婚事之时,第一反应绝不会是要将请柬送与何人。男男成亲,如此悖逆伦常之事,办起来定然阻碍甚巨。你如此机敏通达的一个人,却是问也不问一句,你觉得我会信你是真心期待这场婚礼么?”

    东方未明一字一句敲打在霍改心上,砸得他差点找不着北。霍改长叹一声,没错,自己为了赶工确实偷工减料了点儿,只是没想到这豆腐渣工程这么快就让户主给瞧出了质量问题,还给当场举报了。

    霍改收敛了伪装,问道:“那你为什么还要答应?”

    “你愿意成为我的人,并当众许我一生的承诺,我为何不答应?”缱绻的情思,在东方未明那淡淡的微笑间百转千结。

    “明白了,送上门的便宜,不占白不占是。”霍改瞅瞅眼下彼此的造型,郁闷了。

    “你既然愿意为了他嫁与我,自也不会介意让我提前两日一亲芳泽不是?”东方未明笑着,温柔得一塌糊涂。

    “事实上……我介意。”一把短刀猛然横上了东方未明的颈项。“何必逼我动刀子呢,虽然杀了你一样可以达到目的,但我真的很不喜欢用这种方式。”

    东方未明的腿在霍改腿侧重重蹭了蹭,郁闷无比,他一直防着这招呢,没想到这家伙居然换了藏刀的位置。

    霍改另一只手轻轻捏住东方未明的颈项,笑得恶劣又冷酷:“今儿你要真敢上我,明儿就换我上你……坟。”

    作者有话要说:重新更了一次,这次能看见正文了不?

    下次更新,8月30日

    我很惊讶,居然有亲猜中了霍改的手段!蛋黄深感挫败。蒲公英中文网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