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软小说 > 穿越小说 > 鬼畜,等虐吧! > 75 柏舟乃挺身而出
    问:正当打怪,不慎引来第二只BOSS,且旁有不靠谱的隐性队友一名时,身娇体弱的魔攻型玩家要如何才能在稳住第二只傲娇BOSS,防止乱入队友拖后腿的同时,成功攻略主线BOSS。

    作为唯一面对此BT考题的苦逼学生霍改,严肃表示:别跟爷问东问西,有问题找度娘谷哥去!记得把答案给爷发一份。

    好吧,事实就是,霍改面对眼下这种BOSS乱炖的情况,也只能绷着一张淡定的脸,很不淡定地在心中哀号:要肿么办,爷也没辙啊,嘤嘤嘤~

    怀中人瞬间石化,东方未明饶有兴致地打量了一下陈柏舟,继而将霍改往身上狠狠一带,抚在霍改脸上的手暧昧地滑至下颚,挑起面颊,倾下头颅,笑吟吟地凝望着小狐狸瞪得滚圆的桃花眼:“小仑,这位是谁啊,你怎的不曾跟我提起过?”

    怒气直冲上面门,霍改那苍白的小脸瞬间艳若红桃:咱俩不熟啊不熟,小明你这副奸夫的口吻是想坑死爹么?!要让陈柏舟知道爷跟你个相公馆老板关系匪浅,爷还扮个P的高贵冷艳、打个鬼的BOSS啊!直接就出局了啊有木有!

    霍改皱起眉头,一把推开东方未明,拱手冷声道:“多谢东方公子刚刚在鄙人身形不稳时伸出援手。既然东方公子已照兄长所托,将在下带到酒楼,鄙人就不劳东方公子再费心了。”

    东方未明半低着头,似笑非笑地看着霍改胡扯,眼底兴味更浓。

    霍改眼角扫到万思齐居然还坐在原位上,一副稳坐钓鱼台的架势,分外无奈,龙套君难道你除了搅局就发挥不了半点儿价值了吗?!神一样的对手和猪一样的队友这局都齐活了,哥打的不是BOSS,是寂寞。

    霍改往陈柏舟那桌走近两步,躬身道:“陈大人,好久不见。不想今日陪家兄赴宴,却是在此意外相逢,也算是有缘了。”

    搅局龙套万思齐这回终于有点儿上道了,他缓缓起身,于原位拱手施礼道:“在下万思齐见过陈大人,之前舍弟劳您照顾了。”

    陈柏舟正欲起身回应。东方未明却是唯恐天下不乱地再次开口了。

    凉薄的嘴角微微一扯,东方未明眉头微蹙,望向霍改的眼神十足恶劣:“昨夜尚在床榻上声声呢喃在下名讳,这会儿一到人前怎的就翻脸不认人了?将本阁主视为陌路不说,甚至还拖了你那贪花好色的兄长来陪你圆谎,万仞仑,你好狠的心啊~”

    “你胡说!”五雷轰顶,霍改不可置信地瞪着东方未明,一口心头血差点喷吐而出。

    卑鄙啊,阴险啊,无耻啊,令人发指啊!东方未明你人品敢有点儿下限么?!谁TM昨儿晚上跟你床上叫唤了,爷还是个雏啊,雏啊啊啊!

    万思齐身形不动,对着东方未明怒目而视,冰寒的嗓音里是抑不住的怒火:“东方阁主,不知舍弟何处招惹你了,你要这般血口喷人,诬人清白。”

    东方未明回首轻蔑地扫过万思齐如霜的眼眸,抽出折扇,轻击掌心,笑容挑衅而妖冶:“你问他如何招惹于我?这点我还真不好答。他以色惑我眼,以声诱我耳,以香引我鼻,以甘魅我舌,以欲迷我身,可以说是无时无刻不在招惹我呢。”

    万思齐冷冷瞧着东方未明那可恶的嘴脸,隔着桌子试图以眼杀人。

    霍改的视线却是飘向了陈柏舟那边,那人面上依旧带着温文尔雅的淡然,交错的手指却已彰显出此人对眼下这一幕的不耐和厌恶。

    霍改心底一层一层地凉下来:是啊,怎能不厌恶,和心上人有八分相似的少年居然和个小倌头子不清不楚,多么出乎他的预料、多么践踏他的期冀。只怕是想起曾将自己作为常谷风的替代品,都觉得玷污了那人吧。

    不管东方未明这话是真是假,自己总归逃不过一个招蜂引蝶的罪名,这一局,自己输定了,区别只在于输个倾家荡产还是囊空如洗。

    认识到事态到底糟糕到了何种天怒人怨的境界,霍改反倒冷静了下来。反正都死定了,至少死好看点儿不是。

    霍改深深地看了陈柏舟一眼,收回视线,望向东方未明,满面愠色尽消,眯起眼挑唇轻笑:“东方公子,我有一问,不知你可否回答。”

    “这是自然。”

    东方未明也笑,他逗弄他、戏耍他、激怒他,满怀期待只为等着他心爱的小狐狸一爪子挠回来,再以智为甲,一一抵挡,这是他的游戏,他乐此不彼。他相信无论霍改就之前的胡言如何质问,他都有的是话,堵得小狐狸嗷嗷叫。

    霍改清清浅浅地笑着,言语朗润如翠珠:“众人皆知,这镜子仅可颠倒左右而无法颠倒上下,而今你得一镜,以镜自照,却是上下颠倒,这是为何?”

    一问既出,四下皆静,东方未明惊疑不定地看着霍改,不知他忽而提出这样一个毫无干系的问题究竟何意。

    霍改淡定回望,妖娆而挑衅。

    两方对峙,无论跟牌还是梭哈,他霍改都是输家。所以他做庄家,因为只有庄家,才永远不败——我自然不会站在你开垦的战场上与你对垒,因为我要一开口,就变身主导,掌控节奏。

    东方未明皱眉,陷入苦思之中。而周围的人,也被这怪异的问题勾起了好奇,纷纷陷入了思考,均是面带迷惘。不,这其中还有一个例外,那就是陈柏舟。霍改的问题刚提出之时,他亦是面带疑惑,不过在短短的弹指间,便眉目舒展,会意而笑,想是已明白了答案。

    “还请赐教?”东方未明极度怀疑霍改这问题是对人不对事,答案多半是‘因为你东方未明颠倒黑白,混淆清浊,所以镜子所呈才与旁人不同’之类。但他自己却是不能这么回答的,所以只能吃下这个哑巴亏。

    事实上,霍改还真不稀罕东方未明那点哑巴亏。他颔首挑眼,姿态谦逊而骄傲,朗声答道:“因为那镜子,正被你踩在脚下。”

    此言一出,众人顿时恍然大悟,东方未明凝目看着霍改,面上并不见笑意,眼中却极是明亮,他的小狐狸,永远那么和他心意,狡黠得可爱。

    然而,霍改的话却还未完:“吾辈素来以镜自识,东方公子您之前做那等颠倒之语,想来是已习惯了将镜子踩于脚下。盲目前行,却从未自照,以至于失了自知之明不说,还以为周遭人都与您一般有眼而无识。我是何等身份?你是何等人物?便是说作一堆都嫌牵强。还妄图以这等胡言乱我毁我清白,岂不可笑!”

    一句话将所有企图相信东方未明的人都判入傻缺的范畴,霍改昂首,嘴角微微上扬成清高的姿态,流光溢彩的双眸缓缓扫过在座众人,反而将那本在看笑话的人,逼得视线飘忽,不敢再与之对视。

    被霍改当头臭骂,东方未明却并未变色,依旧笑意盈盈,只是语气更柔了几分:“骂这么狠,看来你对我是怨念深重啊。好了,脾气也耍过了,骂也骂过了,总该消气了吧。不就是早上醒来时趁你未醒,又捉着你操弄了一回么?我都追着你赔了一上午的罪了,怎的还不依不饶啊?”

    围观群众的眼睛顿时又亮了起来,八卦之火迎风重燃。

    霍改那个怒啊,瞪向东方未明的眼里,一只写着深恶痛绝,一只写着锉骨扬灰。让东方未明这么露骨地一说,自己之前种种倒成了情人间的别扭。再解释,却又应了他那句不依不饶。纵然真拿出反驳的证据,又有谁稀罕?世人哪个不喜欢八卦桃色新闻,人们总是愿意相信并流传那个肉肉丰富的版本,而非证据充分的版本。

    霍改苦笑,这就是东方未明的报复吧,以舆论迫得自己和他凑成一对,当真无愧于他鬼畜的名号。常谷风被自己毁了脸,自己被东方未明毁了誉,这陈柏舟到底会选谁,还真不好说……

    “东方阁主玩笑了,万贤弟今上午都和本官在一起于甘棠书院晒书,我却不曾见过有谁追着他赔罪来着。”

    霍改讶然回头,正对上陈柏舟那双温和淳厚的眼眸,眸光澄明,似有安抚之意。

    “哦~和你在一起?那你俩刚刚会面之时,小仑那句好久不见,又作何解?”东方未明眼神犀利。

    陈柏舟走上前来,身形恰恰挡在霍改与东方未明之间,眉舒眼展,风清月朗:“说起来,这倒是我的不是了。我与贤弟于京城暂别之时,因我一时错念,闹了点小误会。本想着借这次与甘棠学子共度天贶节的机会,与贤弟重修旧好。却不想贤弟一直躲在书库里,不肯见我。我也只得隔着那窗格,遥遥相望。想来,贤弟也没想到在他隔着门缝悄悄看我之时,我也在偷偷看他吧。”

    东方未明正待再言,陈柏舟却是回头望向他那一桌的几个学子,含笑问道:“这小子在书库里躲着,你们看到了怎么也不把他给赶出来?”

    几个学子忙起身,惶恐道:“万兄一字未提,我们哪里敢强赶,只能由着他在书库里帮忙递书。”

    这,便坐实了霍改上午确实是在甘棠书院里,东方未明那番胡诌自然不攻而破。

    东方未明一双凤眼眯起,交睫间恍有眸彩,冰寒如刃上流光:“陈大人与我家小仑关系倒好。”

    “万贤弟身具八斗之才,其词腾蛟起凤,便是本官也不得不叹服,这才与之平辈相交。想来这回秋闱,贤弟必然榜上有名。我易国能有此锦心绣口后起之秀,也是一大幸事。”满满的溢美之词,陈柏舟却说得诚挚万分。

    陈柏舟拍拍霍改的头,笑得谦和雅然:“我贤弟虽做得锦绣文章,却终究少经了几年事儿,难免轻狂。东方阁主这番玩笑折腾下来,也算是给了他一个教训,东方阁主素来惜才,想必也不会再与小辈斤斤计较不是?”

    霍改看着东方未明那倨傲的姿态,被这后续剧情的伸展开搞得差点找不着北。他完全没料到陈柏舟居然会出手维护自己,更没料到一陈柏舟的身份对上东方未明却也不得不礼让两分。一想到自己之前冲着东方未明放的狠话,他就油然而生一种倒带重来的冲动。

    这破世界到底给爷补全了些神马玩意儿啊,就算爷把东方未明写得富贵了点儿、奢靡了点儿、不羁了点儿,也不至于这么大一惊吓吧!

    东方未明神色戏谑,一伸手便拿扇尖抵住了霍改的咽喉,然后顺着颈部曲线缓缓上滑,迫得霍改抬起头来,额角的脉络隐隐跳动:“小仑,你怎么说?”

    霍改半垂下眼睫,神色淡淡:“你弄疼我了。”

    纵然知道了东方未明并不简单,他也不能退,因为东方未明不缺下人,唯缺玩伴,尤其是分毫不让的玩伴。

    东方未明收回扇子,甩手展开,遮了半张脸,辨不清神色。

    陈柏舟温言道:“相逢不如偶遇,东方阁主可要坐下来,与我等共庆佳节?”

    霍改瞬间汗流浃背,等之前点的那些菜上来,那么之前自己所扯的谎岂不是就要当场戳破?

    东方未明明显也想到了这一茬,凤眼眯起,怎么看怎么不怀好意。

    霍改正想找个法子堵住这家伙的嘴。

    东方未明却已然开口:“不了,你们慢慢玩,我这就回绣被阁。”

    陈柏舟拱手:“阁主慢走。”

    东方未明笑笑,往外走去。

    在与霍改擦肩而过之时,东方未明忽而以扇子挡音,凑到霍改耳边,低声笑道:“笨蛋,我怎么可能真的毁你前程。”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