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软小说 > 穿越小说 > 鬼畜,等虐吧! > 74 过节乃齐聚一堂
    ( )天贶节,意思乃苍天恩赐,在农历六月六日这天。此节日混杂了乱七八糟的各种来源,最终形成了包含着藏水、晒衣、晒书、妇女回娘家、人畜洗浴、祈求晴天等各色活动的神奇节日。

    甘棠书院作为坤州第一学府,自然是要将晒书这一活动,办得有声有色。而陈柏舟新官上任,正是结交广大本地名儒豪商之时,得了共度天贶节的邀请,自然没有不欣然赴约的道理。

    至于那位上蹿下跳、东奔西走,致力于将陈柏舟请来与各位考生好好结交一番的世家子弟,是如何突发灵感,想到要办节请人的,却是没人关注了。而学院中那位独来独往的理科生——万仞仑,依然有如夜色中的竹影,晃眼惊艳,却是隐没无声。

    是日,甘棠书院庭院中的水磨青砖擦得清亮,就像一只已然洗白白,只等着被上的小受受。不时,书院先生们簇着今日的贵客进了院子。那人处众人中,竟似珠玉在瓦石间,风华夺眼,无人堪匹。

    一堆学子屁颠儿屁颠儿地跟在后边,就像群发情期的雄兽,嗅着春天的味道,攒足了劲儿地卖弄,只求得那雌兽一分青眼。

    而最想得雌兽青眼的那只,却是远远地站在角落里,冷眼看着这边的热闹,半点不急。一双桃花眼里尽是狡黠精光,唇齿开合间调侃之意尽显:“小舟,好久不见,风骚依旧啊~”

    正如天朝所有活动一般,院长讲话,大家啪啦啪啦,贵客陈柏舟讲话,大家啪啦啪啦,院长从书库里捧了本破旧论语出来,陈柏舟将其摊开,晒于地面,大家啪啦啪啦。于是晒书活动正式开始。学子们开始顶着太阳晒书,领导们开始喝着香茶围观。

    于是雄兽们的个人秀正式开始!

    青衫的学子们,抱着书册来往于书库与庭院之间,言笑晏晏、交织如梭。书卷册本密密麻麻地摊晒在青砖之上,好比铺了层薄雪。

    有人搬书时,左手十本、右手十本,脑袋上还顶着十本,以绝对的数量优势,充分展示了其进化为一辆专业送货车的强大潜力。成功地夺取了陈大官人的注意力。

    陈柏舟和煦微笑:这位以前是混码头的?这般造型,有辱斯文啊。

    有人搬书时,一次一本,疾奔上场,火速退场,以据对的出镜率,疯狂刷屏。成功给陈大官人留下了深刻的影响。

    陈柏舟温润微笑:一次拿多点不就能少跑几趟了么这般愚钝,愧对圣人啊。

    有人不搬书,躺下摊平,拉开外衫,作晒小肚肚状。只等有人问“此举何意?”时,傲然回答一句“晒吾满腹经纶。”成功被书院的先生以挡路且有伤风化为名,直接拖走。

    陈柏舟淡定微笑:本刺史什么都没看见……

    霍改在门内看着各显神通的同学们,为自家BOSS的抢手程度,以及自家同窗的有才程度,深感汗颜。

    身为一个有理想有文化的反派BOSS,霍改不打算混到搬书大军里去,成为仰仗低陈柏舟的学子中的一员;他也不能公然在院子里闲逛,毕竟正致力于树立书院好形象的先生们是无敌且可怕的;所以,霍改乖乖地站在书库里,将书从架子上取出叠好,递给进来的同学们。

    霍改明媚微笑:那啥被其他同学排挤,所以只能在书库里蹲着,连个露脸的机会都木有神马的……绝对绝对只是表象!

    好,让我们抛开那不华丽的表象,回归目前这两位主人公纵然相识不相逢的现实,将时间快进到晒书结束后。

    天朝所有涉及官员的活动,总是免不了一个流程,那就是吃饭。然而在同学中毫无人缘,自身家世又毫无优势的霍改,再次面对了饭局没他份儿的残酷现实。

    于是,矮小的霍改同学,站在人墙之后,目送着陈BOSS、并校领导、并二三同窗坐着轿子**去也。

    在陈柏舟面前连半个镜头都没混上的霍改悲催挠墙:老子将陈柏舟设计到学院来,到底意义何在啊啊啊?天贶佳节,书院偶遇这种美好情节难道不是为咱主角而存在的么混蛋!这种两BOSS面都没碰上,就各回各家各找各妈的情节写出来难道不会被砖砸死吗,啊?!

    霍改垂头丧气地往家走去,枉自己还琢磨了好几日要如何高调出场,如何低调华丽,如何大杀四方,如今都只剩了俩字,浮云。一群抢镜头的死NPC死龙套死炮灰!

    事实证明,当你视NPC如无物时,总有一天会被NPC淹没成无物的。

    “万公子,好久不见啊~”

    不正经的口气,**的腔调,诡异的尾音……

    霍改身体一僵,缓缓抬起头来。

    一身锦缎华裳,精致炫目;一身妖魅皮囊,勾魂夺魄;一身风流绢狂,光彩慑人。

    “东方阁主……”

    霍改觉得,他非常十分很需要被众NPC给迅速淹没成无物。

    东方未明深情凝望着霍改:“你瘦了。”

    “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霍改一个紧张就串台了。

    “又耍我。”东方未明眼波流转间一派清明。

    霍改默默扭头,不好意思,耍你成习惯了。

    东方未明轻叹一声,带着几分自嘲:“纵然知道你说的是谎话,我心里,却还是欢喜无限。”

    霍改捂着心口,忍不住……恶寒。这种痴情女对薄情郎的口气是怎么回事啊?万仞仑是受,小明你是攻啊攻啊,人格这么反串让作为作者的俺情何以堪呐!

    霍改果断另起话头:“不知阁主,找在下何事。”

    “当然是带你回娘家啊。”东方未明笑容璀璨。

    霍改以看神经病的眼光质疑东方未明的健康状况。

    东方未明摊手:“不开玩笑了,说正经的,我来邀你共同沐浴。”

    霍改以看登徒子的眼光质疑自己的人身安全。

    “你不愿意?”东方未明收敛了面上笑意,双眼寒光四溢。

    霍改硬着头皮无奈告饶:“在下上有老,下有小,阁主您还是高抬贵手放在下一条生路。”

    “下有小?”东方未明眼中寒气更甚。

    霍改老实交代:“起司。”

    “扑哧。”东方未明绷不住笑出声来。

    “罢了,既然你这般不领情,我也不能强人所难。陪我去坤城酒楼喝杯水酒总可以了?”东方未明斜睨着霍改,眉眼弯弯,饱含威胁。

    霍改看东方未明那架势,也知道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只得点头同意。

    新BOSS还没开打,旧BOSS就找上门来,玩家霍改面对着这干瘪枯瘦的人参,泪流满面。

    一般有幸以所处地名为名字的酒楼,往往便是最大的那一家,比如坤城酒楼。

    坤城酒楼临水朝街,共有三层楼阁。整栋楼古铜漆柱、朱红格窗、琉璃瓦檐,端的是富丽堂皇。霍改随着东方未明登上二楼,二楼被宽长的屏风以及葱郁的盆栽隔断成了一个个雅间。各个屏风间距离颇远,看起来既宽敞又雅致。

    两人在临窗的一张桌子旁坐下,霍改挑了背对门口的位置,也就是离窗口最远的位置,说实话,他还真怕东方未明一个不爽就把他丢楼下去。毕竟不久前才玩弄了某位爷的感情嘛,这年头的鬼畜都是很可怕的,作为一只娇柔无力的小弱受,很有必要未雨绸缪。

    东方未明挑了霍改右手边的一张凳子坐下,翘了腿,不知打哪儿取出把折扇,“唰”地一声打开,倜傥笑道“想吃什么?”

    霍改羞涩低头:“让我点啊……”

    “那是自然,我诚心请你吃饭,你只管点就是,不必客气。”东方未明轻摇金扇。

    霍改文雅一笑,扭头对一旁的小二道:“那就麻烦小哥记一下了,我要牡丹鲈鱼、蟹粉狮子头、莲香脱骨鸡、碧玉豌豆仁、百花酒焖肉、鸡茸干贝、冬瓜菊、叉烤酥方、椒雪肉片再加一个八宝酿香瓜。差不多就这样了。”

    小二看着自己手上那长串菜单,再看看一脸纯良的霍改,不动声色地抹了把汗。这小书生看着文质彬彬的,下手还真不是一般的不客气。

    小二又扭头看向那苦逼的请客者——东方未明。客官您要是打算重点一份儿菜单咱完全可以理解。

    东方未明的表现非常淡定:“再添一壶千日春,下去。”

    小二听话的拿着单子飞速撤离。

    东方未明“啪”的一声,将扇子收敛成一束,摇头笑道:“久未蒙面,不想你还是这样……”

    “没羞没臊?”霍改很有自知之明地接上了后半句。

    东方未明猛然张开扇面,遮了嘴,只余下一双弯弯的凤眼,笑意满满地瞧着霍改。

    霍改垂首不语,尔等鬼畜,怎能理解人家死也要做一个饱死鬼的凄凉心境?

    “两位爷,酒来了。”菜还在做,酒却是现成的,小二将酒摆好,一一斟满,便又下去了。

    “阁主,敬你一杯。”霍改举起杯来,低声道:“之前为一己私情算计于你,对不住。”

    霍改知道,纵然现在认错赔罪,东方未明也不大可能一笑泯恩仇,但他还是想将这句道歉亲口说出来。他辜负了一份真心,这是他的错,他认,虽然他坚决不改。

    东方未明举杯,笑容万分柔和:“不必,因为我必定也是要做些对不起你的事儿的。”

    “……”霍改艰难地咽了口唾沫,东方未明的意思是他必定会干点儿啥卑鄙无耻、肮脏下流、血腥残酷的事儿来打击报复是,是?

    霍改纠结地瞪着杯中佳酿,总觉得这就是那传说中的断头酒,心中好不凄凉。

    “喝啊。”东方未明扬杯示意,挑唇轻笑。

    霍改掩口仰脖,将酒一饮而尽,心中似乎也生出几分豪气来。管他怎么报复呢,这东方未明不过一介老鸨,纵然长得帅了点,有钱了点,气场牛逼了点……那也干不了啥多出格的事儿对?

    搁下杯子,霍改默默扭头看向一旁的屏风,他决定忽视掉那位满脸都写着不怀好意四个大字的某人。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对于一个已经攻略完毕的BOSS,多耗半点心力他都嫌浪费,只要保证不出人身意外就成。反正你都决定要对付爷了,爷搭不搭理你又有啥区别?吃完饭爷就走,就当从来没见过你这坏人。

    霍改左手边那屏风屏黑漆地、屏心雪底彩绘,画的是一个女人,一个老头子,还有六个好基友一起旅游的故事。

    霍改盯着图案,开始很有职业素质地一一分辨攻受属性,将东方未明彻底晾在一边。

    “这八仙过海有什么好看的?说起来,我身后这副花鸟描金屏风还要精致些。”东方未明执扇轻敲了下霍改的肩。

    “人物总是要比花鸟有趣些。”霍改淡淡敷衍道,并不回头。

    东方未明挑出一抹玩味笑意,忽而微微提了音量开口“这话没错,这花鸟屏风后坐着的人确实要比这花鸟图有趣得多。”

    霍改回头看向东方未明,不良的预感袭上心头。

    东方未明忽而起身疾走两步,将身后的屏风猛然一推,屏风嘎吱倾倒,正露出屏风后的另一桌人来……

    “哥……”霍改猛然起身,看着坐在对面抱着个艳妆女子的万思齐,脱口惊呼。

    万思齐手一抖,就将那女子推地上了。女子娇声痛呼,同桌的客商都纷纷看向那女子,万思齐像是被施了定身咒一般,只是盯着霍改,一动不动。

    东方未明冲着万思齐饱含恶意地挑衅一笑,优哉游哉地晃到霍改身边,声音轻柔无比:“你看,这就是你心系之人的嘴脸,朝三暮四、沾花惹草、好色无耻。”

    霍改无语地看向东方未明,他总算知道为啥今天东方未明会突然从天而降,还好心地请客吃饭了,感情是带自己来捉奸的。搞不好,万思齐身边的女人都是他特意安排的,不然怎么时机就卡得那么准呢?

    话说你爹我穿之前就老在里用捏造狗血误会这招,为啥穿越后小明你还在用这招,每回都误会观众都累了,群众也累了,主角很忙的。

    东方未明看着霍改的表情一路从惊讶木呆转向悲哀无奈,深觉满意。亲爱的小狐狸,惊、怒、闹、然后就投到我怀里哭!

    “如果他的怀里搁得下另外一个女人,为什么,你的床上不可以睡下另外一个男人呢?”东方未明贴上前来,偎着霍改圆润的小耳朵,沙着嗓子动情呢喃,有如惑人沉醉的罂粟。

    温热的呼吸缠绵耳畔,霍改尚未反应过来,一双热掌已是抚上了脸颊,一抬头便对上了那人多情却专注的眼眸,略带沙哑的嗓音深情无限。

    “别伤心,你还有我。我会陪着你,只陪着你,一生一世,不离不弃。”

    我X,光天化日,不带你这么公然出柜的!

    霍改仓皇后退,东方未明步步紧随,一时间竟是挣脱不得。挣扎间,霍改脚下忽然打滑,脊背便狠狠撞上了那面八仙过海的屏风。

    霍改腰间一紧,却是被东方未明揽住了腰身,避免了继续往下摔直至“五体投地”的命运。

    霍改惊魂稍定,却听得嘎吱一声,这面屏风终于也光荣壮烈了。

    “万公子!”

    霍改身子一僵,缓缓扭头,正对上陈柏舟同志那惊诧万分的视线。

    霍改审视着自己这光辉灿烂的出场造型——被个一看就不是啥正经人的家伙半抱在怀,一只狼爪子还贴在脸颊上。

    抓奸尚未完毕,已然被抓的霍改BOSS禁不住泪流满面……

    请容在下先去死一死,投胎重来可好?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