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软小说 > 穿越小说 > 鬼畜,等虐吧! > 57 台词乃惨遭抢劫
    (蒲公英中文网)霍改歪歪头,道:“我只是想知道,你干嘛不直接告诉我你的目的,针对陈柏舟来进行准备效果会更好不是么?”

    万思齐沉默了好一会儿才道:“我怕你知道后会不喜,毕竟你……骨子里不是那等会为了利益而伏低做小之人。蒲公英中文网至于针对性的准备,陈柏舟并非蠢人,你接近他是有心还是无意他不会看不出。所以事到临头却不曾知会于你,接不接近,全凭你心意。”

    “接近那是必须的!结识了陈大人,无论是于我的仕途还是于你的商途都有莫大好处不是?”霍改答得那叫一个毫不迟疑。奉旨勾搭啥的,最美好啦~

    “你不怨我?”万思齐瞳色发暗。

    霍改嗤笑一声:“难道你指望我捧着心冲着你凄楚控诉——我一直不明白,你为何对我百般维护。直到此时此刻,我才懂得,你对我好,不是因为我是你弟弟,而是因为我是你的筹码。只笑我太天真,竟盼着那些温存全无龌龊……哈哈。”

    霍改将这**套路中的狗血台词演到一半终是忍不住捂着嘴,狂笑着弯下了腰。他霍改是谁啊,披着弱受皮的终极鬼畜攻,哪里会跟那些个矫情受似的,一有事儿就摆出副你不舍了全身心来爱我疼我你就欠我八百万的受害者模样,高贵冷艳到人神共唾。

    许是之前茶点吃得太多,一时间竟是随着动作统统哽在了喉咙口,霍改笑了两声,再发不出半个音来。

    良久,霍改终于将气给喘匀了,他直起身拍拍万思齐的肩膀道:“我这人不会把自个儿太当回事儿,所以打死我也不可能为那种可笑的理由怨你啊。但我这人也不会把自个儿太不当回事儿,所以我知道,你其实,也是觉得这事儿对我有好处,才如此安排的。

    要真怨你,也是怨你老是自作主张,害得我每次都被你搞得措手不及。咱俩打个商量,下回你要再有啥安排,能事先知会我一声么,弟弟我也不想每次都被赶鸭子上架啊!要是我没能及时领会您的良苦用心,把事情搞砸了咋办?”

    “那你之前因何而泣?”对于霍改之前的失态,万思齐貌似依旧耿耿于怀。

    霍改身子一僵,大哥你这么刨根问底,小生压力很大啊很大。想了半天,也没想到要如何完美地将自己为何瞬间泪流满面解释过去。霍改索性直接道:“无可奉告,反正不会影响到你的计划就是了。”

    话一出口,霍改便明白自己说错话了,万思齐依旧面无表情,但那双瞳却是黑得吓人,冰得彻骨,那里的浓黑似乎能漫溢而出将人拖入深潭,生生溺毙。

    “走,他们都到大厅去了。蒲公英中文网”万思齐深深地看了霍改一眼,转头跟着人群向大厅稳步走去。

    霍改看着万思齐的背影,扯了扯唇角。你利用你的,我勾搭我的,这样多好,最怕万思齐真是一无所求,全心付出。人情债在**界里,那可是传说中只要欠着就迟早变情人的神奇债务,他霍改只是个来这异世打酱油的鬼,当不起别人心底误终身的魔。

    这斗茶用水讲究个“活”,故而这场地便定在了清茗居庭院的溪边。斗茶者总共三十余人,比斗者最多可带侍者两人,而霍改这次,身边除了扮作随从的万思齐,还有易老。不过易老这茶痴,一来便跑庭院里去看那满院子茶树了,这会儿恐怕还蹲在某株茶树边抒发对茶至死不渝的热爱之情呢。

    “大哥,你去找找易老,我先去位置上等着。”前面的人多已各就各位,眼看靠前的位置已然不多,霍改冲万思齐低声招呼了句,便快步往场地赶去。

    可惜终究是迟了步,霍改只得前排的最边缘处寻了个位置,望着那远远的亭台和亭台上那好不容易甩一个正面过来,却直接将视线从自己脑袋上扫荡过去的BOSS陈,油然而生出一种低到尘埃里去的憋屈感。

    霍改揉揉心口,这回小菊花给出的情绪,比之小明那回,却是又有些不同了。在“俺那么稀罕你,你啷个能不稀得俺”这一中心思想下,又加入了“凭啥谷风是你心中的叮叮猫儿,俺却只能被你比做地上的屎壳郎儿”之类的不甘新元素,再度刷新了万仞仑那BLX脆弱程度的下限和无自知之明的上限。

    哎,其实也怪不得小菊花如此指示。谁让当初自个儿为了响应广大人民群众要有爱的号召,非安排万仞仑被小明卖掉后迅速爱上才华横溢的陈柏舟。还一心想着当圣母抚慰他一往情深却苦恋未果的心灵来着。

    当然,以万仞仑当时那原小倌、现娈童的身份,即便他甘心当人陈柏舟的厕纸,人还嫌他纸软,弄脏了手指,纸硬,擦伤了屁股…

    所以,某圣母挥舞着小帕帕高喊“哎呀,失恋君你好可怜。来,忘掉那啥谷风,弟弟疼你~”,换来的不是陈柏舟的感激涕零+幡然醒悟=移情别恋,而是被狠狠地鄙视鄙视再鄙视——你个大蒜瓣也敢妄图冒充俺心中那圣洁的白莲花,死去你!

    更杯具的是,那时节,自己又被万经理那混球强吞了假期,一怒之下,就把常谷风给召唤出来了。继而让常谷风将万仞仑从陈柏舟手上要来,好好招待了一番。啥拔指甲啊,啥针刺背啊,啥跪冰盆啊,啥鞭加盐啊,啥烫烙铁啊,可谓是虐身与虐心齐飞,肌体共鲜血一色。要不是读者强烈抗议,万仞仑那会儿的下场绝对不会是被丢到荒郊野外,而是被常谷风折磨成干尸。

    霍改直面着血淋淋的虐史,展望着不虐回来不罢休的未来,深深地,郁卒了。蒲公英中文网以小菊花以牙还牙的无耻作风来推断,这回的任务完成条件应该是让陈柏舟弃常谷风而选自己。

    一想到陈柏舟对常谷风那矢志不渝的森森爱意,霍改只能掩面叹息。撬墙角神马的最讨厌了。不过在常谷风出场之前,自己的胜算还是比较大的,谁让当初常谷风是莫名失踪,这么多年来,陈柏舟虽然旧情不忘,但对真人的回归却是真的有些不抱希望了,要不《贱受万仞仑》里也不会收了万仞仑当替代品。

    霍改叹息完毕,一扭头,却发现立在自己身旁的正巧是那位被迫贡献了茶点的受害人。念于此君的无私贡献,霍改勾起唇角,给出一个春光明媚的笑脸,受害人默默扭头,无视之。霍改汗哒哒,这位不会发现真相了。

    霍改将汗抹净,顺便将竞争者打量了一圈,心满意足地得出了自己俨然鹤立鸡群了的可耻结论。不过在这个秀才平均年龄二十岁的年代,霍改那十五岁的小脸儿混在一群带须青年、带褶大叔间,确实水嫩可人得紧。况且来之前,他又被自家大哥精心包装了一番,真真是粉雕玉琢、风采如神。两厢一映衬,霍改活脱脱就是那土鸡中的仙鹤,虽然他的身高在人群中非常的鸡立鹤群来着。

    “三少,久等了。”易老顶着身后万思齐那冰雪风暴的气场,一脸的悔不当初。

    霍改同情地看了眼易老,笑容温和体恤:“本着照顾老弱病残的原则,就不说你什么了。”

    “……”易老默默扭头,你们俩果然是亲兄弟!

    因为隔得颇有些距离,亭台上人说了什么,霍改这边很难听清。不过看众人纷纷动手,想来是斗茶大会正式开始了。

    事先早已演练过千百遍的情节正式上演,霍改拂袖,点起炭火,接过万思齐手中的茶饼,开始烤炙。易老则手脚麻利地取了铜壶,一溜烟儿地冲去溪边取水了,留下霍改一人独立寒风。

    这次斗茶,不仅仅关乎万思齐的生意,更关乎自己任务的完成,霍改自然是打起了十二万分的精神,视冰山如无物,全身心地投入了斗茶之中。

    易老打了水回来,放火上烧着。而霍改已经开始了研碾茶饼的工作,纤细白嫩的手执了玉碾,在茶饼上不轻不重地碾过,留下细细的碎屑,压腕,白玉的轴在掌心轮转,圆滑的轮在凹槽中悠悠荡回,碎屑一点点化为粉末。少年,香茶,素手,玉碾,优雅如斯,华丽如斯,无不可入画。

    眉目如画的少年双目低垂,红唇轻启:“尼玛这是喝茶还是喝渣,散茶都出来了你还非抱着苦哈哈的茶饼不放手,有木有!有木有?!尼玛茶叶摘完了还蒸,蒸完了还烘,烘完了还烤,烤完了还把人茶叶碎尸万段,有木有!有木有?!你能把茶烘制了直接喝能死么,能不能!能不能?!这乱七八糟的步骤你敢再繁琐点儿么,烦死了!烦死了啊!人茶叶被碎尸了不算,你还非要人碎成一样大小的末末,有木有!有木有?!苦逼的茶叶君你伤不起啊伤不起……”

    “三少这是在作甚?”易老听着霍改那模糊不清的碎碎念,小心翼翼地咨询自家老板。

    万思齐扭头,做我什么都不知道状。

    其实,在前面我们已经介绍过了。霍改在紧张的时候,有一个很可爱的小毛病,那就是话唠。所以霍改同志他只是在通过小声说话这种文明和谐的方式排解压力罢了,虽然他那自言自语很像咆哮啊哈哈。

    碎碎念间,折翼的茶叶君终于被霍改成功碎尸成了均匀的粉末。少年放开扶在碾上的手,冲着易老温润一笑:“这样可以了?”

    易老将茶末细细检验一番,郑重点头。茶末入壶,开始了煎煮。

    这时,旁边那人已经让小厮去请罗老过来了。

    第一环节斗茶品是需要通过对冲茶的现场围观来进行判定的,自然不能少了评审。而这起始一环节,完全无需陈大人参与,此人只需要优哉游哉地坐在亭台之上,等着喝最好的茶便好。罗老作为个中行家,当仁不让地包办了这一环节的评审任务。

    “我们这茶……”霍改看着旁边那位提壶离炉,忍不住冲易老低声问了句。

    易老倒是不急,掐着胡子道:“不急,等那桌看完了,我们这边正好。”

    很快,旁边那桌评审结束,看样子应该是过了。

    “罗老。”霍改躬身颔首,那叫一个谦逊乖巧。

    “开始。”罗老横走两步,来到霍改桌前。许是很久没见过这么嫩的后生了,罗老倒是露出了个和蔼可亲的笑来。

    斗茶品一斗汤色,二斗水痕。斗汤色,即是看茶汤的色泽来判定茶的优劣。茶汤鲜白为上佳,唯有采茶肥嫩,制作恰到好处的茶饼冲出的茶汤才会是纯白色。青白、灰白、黄白、红白则说明这茶略有瑕疵,茶汤青白,则蒸茶火候不足;茶汤灰白,则蒸茶火候嫌过;茶汤黄黄,则采茶时机稍过;茶汤红白,则烘焙火候略过。

    万思齐百金换一茶,茶汤自是鲜白如乳。

    而斗水痕,则要考煮茶人的技艺了,唯有研碾细腻,点茶、点汤、击拂都恰到好处时,才可达到“咬盏”这一最佳效果。所谓咬盏,是指汤花匀细,可以“紧咬”盏沿,久聚不散。

    霍改一手扬了铜壶,茶汤自壶嘴中潺潺而下,涌入茶盏——点汤,一手执了茶筅,茶汤在茶筅旋转击打中拂动,汤花泛起——击拂。水满,手顿,咬盏!

    “很好。”罗老看着茶盏赞许地点点头。

    不多时,三十余人,全部比过。轮到第二轮的,却不过仅仅十人。

    第二轮开始,陈柏舟终于起了身,修长的身形立于高台之上,声音清朗如玉击:“斗茶令一节,还请各位以茶为题,赋七言一首。”

    “背得住么?”万思齐在身后轻轻地问。

    “那是自然,你一个种类只给我准备了一首,要是我还背不住,岂不是太过愚蠢?”霍改别过头,仰望着那抹青色的身影,唇角带笑,不知等你低头看我,听我吟诵时,会是何等情状呢?

    吟诗的顺序是以之前通过斗茶品的先后来定的,一炷香之后,有人喊了身旁人的名讳——“陆小厮。”

    身旁那人起身而立,陈柏舟的视线也随之转向了这个之前从未关注边缘地带。然后,停驻在了霍改的面颊之上,再无法抽离。

    霍改微微颔首,以示恭敬。陈柏舟这才如梦初醒,转头冲着陆小厮点点头,示意开始。

    陆小厮深吸一口气,高声道:“一杓芳翠暖雪沉,五月风绵尘香沸。十指转盏撩幽喧,满饮茶烟未觉醉。”

    霍改的拳头猝然握紧,面色也霎时惨白如纸。这明明是自己的那首诗,为什么会被人抢先念出?霍改恍然间想起之前在大厅的情景,自己将诗卷放在了桌上,然后因为陆小厮发现茶点失窃,匆匆溜出了大厅,而那诗卷,根本就没带走!果然窃人食物是要遭报应的么?但你有必要报应得这么及时这么祸害这么要人命么混蛋!

    怎么办,台词被人抢了,之前根本就没想到过这种情况,这么短的时间内,又要到哪里再寻一首去?而且还一定要是七言,七言!OO的XX,和茶相关的七言到底有什么啊,爷知道的也就只有元稹那首出名的宝塔诗而已啊!

    “万仞仑。”

    轮到自己了,霍改硬着头皮起身,心中有如热油煎滚,悲怆莫名。这情景正好比你收拾齐整地立在路口,已然规划好了等意中人来要如何假摔入怀,进而趁机勾搭,从一垒一路狂奔到本垒。结果一憋不住,跑去上了个公厕,正捏的自家弟弟吹口哨呢,一撇头,恰看到意中人推门而入……

    命运你个欠抽的M,你特么不折腾我会死么,会死么!!!蒲公英中文网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