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软小说 > 穿越小说 > 鬼畜,等虐吧! > 50 后果乃乌龙误会
    “大哥!”

    霍改看着躺在地上鼻血横流的某人,霎时觉得一晴天霹雳当头轰下——谁来解说一下,这到底是个神马情况!

    万思齐看着狐狸少年那瞪得滚圆的双眼,继续飘魂中……

    霍改悲催掩面:

    大哥!继续干你龙套这份儿很有前途的职业不好咩?万黍离那回你这样,东方未明这回你也这样,你的存在难道就是为了抓紧一切抢镜机会,给爷添乱的么?!一会儿小明来了,你要咱咋解释啊解释,你以为现在还是肉文时代,喊一句“嗨,来3p吧~”就能解决所有乱出场的问题么?!不行,我得立马把人解决掉,这两祖宗绝对不能碰面儿。

    霍改不愧于他**界第一后爹的名号,在这短短一瞬便在脑中列出了整整三个方案。

    方案A,邪魅一笑“既然你看见了我身为狐妖的真面目,那就准备好受死吧!”然后给万思齐一板砖,打晕,丢出去。回头告诉他“刚刚那是你在做梦哟,做梦哟~”

    方案B,高喊一声“呀,万思齐你居然跟踪我!最讨厌你了~”然后泪奔而去,将人引走。回头做傲娇状:“讨厌死你了,才不告诉你我穿成那样是在干神马呢!”

    方案c,狐媚一颤“哥哥大人~你对你所看到的,还满意么?”然后将人勾搭到隔壁去,回头做破解真相状:“我就知道你对我心怀不轨,果然,我略微试探,你就原形毕露!”

    霍改果然不愧于他馊主意之王的称号……在这短短的一瞬便在脑中列出了整整三个找死的路径。并且开始认真琢磨走那条路会死得比较**~

    “哥哥大人~”霍改眼波一转,毅然选择了占据道德制高点的方案c。

    “你已经想好怎么糊弄我了?”万思齐挺尸完毕,淡定询问。

    ‘方案c你出师未捷身先死嗷嗷嗷!’霍改在被万思齐毫不留情地戳穿了险恶用心后,立马决定换成比较贴合现实的方案B。

    霍改瞪着万思齐,一、二、三——

    捧心,蹙眉,盈泪,指:“你居然跟踪我!”

    扭头,泪奔……

    “啪叽~”

    被猛然拽住狐狸尾巴的霍小蝉在力的反作用下,悲催地四脚朝天了,最后跌倒在半坐于地的万思齐怀中。

    “这个尾巴……居然是真的?”发现扯了一下,尾巴还牢牢固定在霍某人屁股上的万思齐震惊了。

    不,它只是栓得比较紧而已。坐哥哥腿上的霍小蝉默默泪流,居然真当咱是狐狸精,所以说现在需要转而执行方案A了么?

    “那么耳朵?”万思齐一手搂紧霍改的腰,一手摸上了他垂涎已久的狐狸耳朵。软软的,绒绒的,绵绵的,果然很好摸~

    “放开我。”准备打人的霍改,开始手足并用地从万思齐怀里往外爬。

    “乖,别动。”终于捏到耳朵的万思齐怎么可能舍得放手,一手捏着霍改的狐狸耳,一手环过霍改的腰开始向狐狸尾巴进军。

    乖你个妹啊!反抗被镇压的霍改在心中郁闷咆哮。万思齐你的小动物控敢迟点发作么?

    “喂喂,你在摸哪儿啊!”感觉到万思齐的手越摸越过火,霍改菊花一紧,忍不住惊呼出声。

    万思齐的手顺着尾巴根部一路往里探索,最后摸到了系尾巴的绳结。

    “原来都是假的啊。”万思齐的口气里掩不住的失望。

    霍改悲愤扭头:你还真指望你弟是个妖怪不成?万思齐,你的思维已经彻底非人了啊,你那相好万黍离会哭的,一定会哭的!

    “摸够了没?”霍改咬牙切齿。

    “没。”万思齐继续沉溺于终于怀抱梦想的喜悦中。

    霍改拼死挣扎:“放开!”

    万思齐轻松镇压:“不放。”

    霍改感受着那在自己耳朵和尾巴上摸得不亦乐乎的手,悲催望天……苍天啊,你开开眼,把咱身后的这块牛皮糖解决掉吧!再迟一会儿,东方未明就真要来了。

    霎时,只见一片阴影从天而降。“哐。”

    万思齐松手了,然后倒地了……

    霍改缓缓回头,果不其然……苍天啊,你特么是响应号召来玩儿我的是吧?是吧?!

    霍改小蝉艰难地咽了口唾沫:“东方……你来了啊?”

    东方黄雀面色不善地打量着被自己一板凳砸晕的万螳螂,似乎在考虑要不要再来一下。

    “别动手,这是我哥,亲哥!”霍改一把扑在万思齐身上,伸手探着鼻息。还好,没死,没出血,只是后脑勺砸了个包。

    东方未明放下凳子,凤眼含煞,嗤笑一声:“你亲哥就这样?强抱着你,四处乱摸?要是我没出手,他接下来还想对你做什么?”

    “怎么可能,你以为他是你?他拿我当弟弟,只是弟弟。他只是对毛茸茸的小动物没有抵抗力而已……”听着东方未明的指控,霍改莫名地觉得有些不快,口气也变得恶劣起来。

    “抱歉,我以为有人要对你不利。”意识到霍改情绪不对的东方未明强压下怒火,解释道。

    “罢了,我知道你只是担心我。”事已至此,霍改还能说什么。

    霍改心底其实还是庆幸的,从**套路来讲,向来只有忠犬骑士对昏迷女王一见钟情的,而没有女王对挺尸的骑士青眼有加的。这下万思齐昏过去,倒是不怕这两尊大神搅到一块儿去了。

    霍改起身,两手从万思齐的腋下穿过,扣着他胸口,开始往床那边拖。东方未明很自觉地俯身,托着万思齐的腰,替霍改分担重量。但那手,却是在万思齐的后腰狠狠地拧了一百八十度,好不阴狠。受害人万思齐紧闭着眼,浑然不觉的模样。

    将万思齐抬上床,霍改将被子给他盖上,看着睡美男那悲催的容颜,心下叹息:大哥,虽然你只是我生命连续剧中每到关键时刻必然弹出的广告,但你这短短半月就被掐播两回,也委实倒霉了些。要怪就怪你亲弟弟万仞仑人品太差,肚量太小吧。放心,回头我替你写篇虐文报仇。(万仞仑:喂喂,不要推卸责任啊混蛋!)

    “他就是你那心上人?”东方未明看着霍改坐在床边,看着某人又心疼又愤怒的模样,想起查到的资料,终是忍不住开了口。

    “……不是。”霍改被东方未明这问题给吓了一跳,再回答时自然就迟了一拍,但这在东方未明听来,却无疑是在欲盖弥彰。

    “何必骗我。”东方未明上下打量着霍改,开口:“你这身打扮是为了向我演绎身识之道,对否?你明知我不喜猫儿之类,却仍旧作这等打扮,除了不想让我真的触碰到你,恰还应了你那日对我说的,你每每演绎,所思所想皆为此人。我倒不信这世间有如此巧合之事,为人淡漠寡言却又甚喜生灵。你身边,应该只有他一个吧?”

    “你查过我?”霍改皱眉。

    “你那日传与我的信如此异常,我不查才奇怪吧?”东方未明理直气壮道。

    霍改看看昏得正香甜的万思齐,再看看一脸真相帝表情的东方未明,无比纠结——东方未明,你就是那井底的蛙,还是连井底都没跑全的!你咋能以你狭隘的眼光,来判断爷广阔的择偶范围!

    “没想到,你中意的竟是你兄长,难怪你不敢明说,只想着引得他动心,先示爱于你。”东方未明一副‘原来如此,我好替你心疼’的知心哥哥模样。

    霍改看着东方未明,默默无语。万思齐只是恰好和爷梦中情人的条件符合了点儿,但你也别光看着这点就把人往火坑里推啊!让一龙套背负着男配的使命,拿着卖白菜的钱,操着卖白粉的心,你于心何忍!

    “但你这样做,真的好么?”东方未明叹息一声道:“你为了他,自甘堕落,不惜跟我这脏污之人,学那种种手段,只求能诱得他半分爱怜。但你可曾想过,你俩在一起,毕竟是有背人伦,他纵是动了情,却又如何敢与你携手,到时,恐怕只会将你推得更远才是。退一步讲,纵然他真的有所回应,你又如何忍心用你一腔爱意拖得他共陷泥沼,为千夫所指。爱其人,不是当为其谋福远才是么?”

    霍改心下好笑,难怪东方未明非要把事情挑明,原来是为了这番说辞。“爱他,就祝福他。”在**界毕竟也是很有市场的狗血情节之一啊。这样一来,倒是给了自己一个台阶下,总是要给猎物一些甜头才好继续让钩子勾得更紧不是?

    霍改猛掐手心,痛得淌下两行泪来,悲戚道:“我不是不懂,我只是,舍不得……满心想着,若是有朝一日能得他一份回应,便是立时死了也是甘之如饴的。却不曾想,会害了他。东方,我这般痴恋,当真是天地不容,害人害己不成?”

    东方未明抓紧机会走上前去,将人揽入怀中:“你这份心意是好的,只是世人不容罢了,你若是真的为他好,说不得便要放手,现下,只是你一人苦痛,若待他真爱上你,痛的却是两人。得到却失去相比于从未得到,到时,你的痛,更胜此时千倍万倍。”

    霍改十四五度望天,作我要让泪流回眼眶的煽情傻B状:“罢了,我这一身荒唐,今日能得他一见,也算是求仁得仁。东方,你说,我这一身好看么?”

    奸计得逞,东方未明的唇角微微勾起,很快又恢复那知心哥哥的伪善模样。他退开两步,放下对情敌的万分戒备,这才开始认真看起霍改的打扮来。

    白耳,金铃,红衣,雪尾……

    东方未明不喜欢随时会背叛自己而去的猫,但不能不喜欢这即将投入自己怀抱的妖兽。他从未想过当人作了妖物的打扮会如何,但他今日知道了,原来,自己心仪之人还可以妖冶魅惑到这等地步,夺人心魄到不可思议。

    霍改的手指在颈项上滑过,串着铃铛的红色缎带随之滑落。霍改将颈绳托到东方未明眼前,淡笑凄艳:“东方,替我系上可好?”

    东方未明的喉结微微滚动,连手指也忍不住发颤。他接过颈绳,轻声说了句:“好。”

    他的咽喉就在他的手下,精致脆弱,任人宰割。

    他的颈项将由他束缚,绝对的温驯,彻底的臣服。

    ‘自己的控制地位+对方的服从姿态’正是东方未明的死穴,霍改掐的半分不错。东方未明几乎产生了一种错觉,眼前的艳兽已经成为了自己所属之物,他的妖艳、他的乖巧、他的特别,全是为自己而存在,整个世间,仅余彼此而已,不可分割,永无叛离。

    东方未明不懂爱,他的世界里只有掠夺和占有。他想,若是这份想要将人独占到三生三世,不许任何人觊觎的心情叫爱的话,也许……他懂了。

    霍改闭着眼,娇弱乖顺的模样,心中却是欢喜无比,亢奋而歌中:菊花不是你想开,想开就能开,做好总结,抓住重心,一次就捅开~

    还剩下最后一点儿了,寻个机会就把东方未明蹬了吧!

    而此时躺在床上的某人,那拳头,却是悄然握起,青筋绷跳,指节发白。

    万思齐自关门起,就打着守株待兔的主意,又怎么可能不注意着身后的动静。他已顺藤摸瓜查到了绣被阁,再听得霍改喊东方,自然就想起了绣被阁主东方未明。自家弟弟是个谎话说得比真话还顺溜的,而东方未明也不是自己能轻易质问的主儿。与其逼问,不如等着对方自己将答案奉上。

    霍改想跑,万思齐自然得把人抓住,不然一会儿戏要如何开演?在抱着小狐狸揉捏的时候,万思齐便想好了要故意营造出一个强迫于人的假象。自己背对门口,又怀抱着小东西,只要对方不是个蠢物,便必会进行偷袭。

    而东方未明素来是个养尊处优的,随身携带武器的可能实是不大,所以随手拿个硬物偷袭的可能性有八成。而为免误伤,东方未明下手时也必然不会使用全力。自己顺势装晕的可行性便有了六成。

    所以当听到了来自脑后的风声的时候,万思齐故意用最坚硬的后脑勺反迎了上去,让凳上的力道未能完全释出,然后又在一触之后顺着力道往前倒,便顺利“晕”过去了。

    然而,万思齐万万没想到,自己听到的真相会是这般……惊世骇俗。

    于是他按兵不动,接着听。但是,自己那痴情弟弟似乎快要被那无耻的绣被阁主打着为自己好的旗号诱拐跑了,是可忍孰不可忍?!不醒不行了!

    作者有话要说:我再次不要命了……

    催更真可怕tAt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