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软小说 > 穿越小说 > 鬼畜,等虐吧! > 44 激怒乃常规攻略
    (蒲公英中文网)“你并非真的心折于我吧?如此做戏,为的是哪般?”东方未明从宿命对手回归的惊喜中回过神来,立马作出一副你居然欺骗我感情,我好无辜、好委屈、好可怜的模样进行控诉。蒲公英中文网

    霍改倚在床头,垂着眼,暗自思索:得,这位爷跟自己一样,跟四川剧团练过,变脸技术一流。这般倒打一耙,倒是甚合我心,不过,解释就是掩饰,小明,你还是自由地脑补去吧。

    霍改微微低头,发丝在脸侧,雪白的脸上尽是疲惫之色,好不黯然**:“我做戏的缘由,你怎会不明白,何必再来问我?”

    东方未明以手支颚,撅嘴:“我不明白。乍闻你有意与我,我可是满心欢喜。谁想,却是一场空欢喜罢了。”东方未明叹息一声,面上的委屈之色有增无减。

    “你既是要逼着我将话挑明,那我也就打开天窗说亮话。”霍改喟然长叹,这人是上赶着求忽悠啊,罢了,爷就大发慈悲让你晕乎个彻底。

    霍改抬眼看向东方未明,神色疏离淡漠,口中直言不讳:“你对我起了兴趣,便想着引得我移情别恋,好尽兴耍上一番,对否?”

    “我对你,可是一片钦慕,何必说得这般不堪?”东方未明眼神微动,旋即又恢复了那身心惨遭玩弄的表情。

    霍改扭头看着窗外暮色,努力营造出本人已看透红尘的高人气质,倦声道:“北邶山有一鸟,翔于九天之上,翱于云海之巅,一人曰:甚高,羡之。一人曰:甚高,累否?”

    霍改扭回头,看向东方未明,扯出一个“妖孽你还不现身”的讥讽微笑:“我负伤卧床,你眼中只见色,不见伤,心中只存欲,不存忧。钦慕?呵,你当我是不谙世事的深闺小姐不成?”

    “原来……”东方未明失笑,敛去那面上的种种虚情,揉了揉额角,想来之前这人向自己诉说伤情之时,便是诚心试探了。

    让人毫不犹豫扒掉情痴马甲的东方未明有些苦恼,一不小心就被人看透了呢,说得这么直白,连个撒谎的余地都不给自己,这个虚情假意的游戏还怎么玩下去?等等……

    东方未明忽而皱眉道:“不对,你之前遇袭,我赶来之时,你那柔弱情态,分明也是做戏。在这之前,可不曾唐突于你。你又从何断定我对你有企图?”

    霍改的脸色顿时格外难看,他的内心很矛盾,他的理智很挣扎,他的感情很纠结——小明你能不能不要这么敏锐,这不逼着爷掀底牌么,呜呜呜,这张底牌爷真不想掀开啊,掀了爷还怎么装傻充愣贪污宝贝呐。

    “是熏球。”霍改沉默了一会儿,只得含泪摊牌:“你给我熏球,摆明了是在坑我。这等媚俗的香,这等贵重的事物,只要一被他发现,必会引起莫大误会,到时,我定然是百口莫辩,缘断情碎。蒲公英中文网而无冤无仇的你为何要坏我姻缘呢?再联系你上次对我唱的越人歌,说的话,答案就很明显了,你无非是起了兴致,想试试能不能将我从别人手中抢走。”

    “那你假作钦慕,是笃定我一旦得手,便会很快厌倦吧?你就不怕我深水推舟,将你拆吃入腹?”险恶用心被拖到太阳下裸.奔的东方未明索性也不再正人君子,拿一种这鸡腿从哪儿咬下去比较合适的邪恶眼神上下打量着霍改。

    霍改叹了口气:“以你骄傲的性情,再如何也不会对个伤患动手动脚。而在养伤的这个时段,我自有办法让你厌我恶我一日更胜一日。”

    “可惜天不从你愿。”东方未明的口气那叫一个幸灾乐祸,眼中兴味更浓:“你既已洞彻我心,为何不明说,反而要弄得这般复杂?”

    霍改捂脸,小明,你求知欲能不能不要这么旺盛,本后爹忽悠起来也是很辛苦滴。

    霍改直起身,正襟危坐,凝视着东方未明,正容肃声:“东方阁主,在下欲结束课程,再不相见,还望行个方便。”

    “不行。”东方未明条件反射断然拒绝。

    “你看,这就是明说的下场。”霍改摊手,无奈苦笑。

    “我知你不是那善罢甘休之人,若是惹急了,指不定撕破脸来,说些胡话,坏我名声,毁我情缘,所以才按兵不动。我本打算离了绣被阁便一走了之,远远躲开。谁想,你居然派人将我的腿打折了,将我拖回绣被阁,强留下来。你说,我除了假意屈从,还有何计可施?”

    “那熏球我认了,你的腿关我何事,还坏你名声?感情我在你眼里就这般不择手段,禽兽不如?”被冤枉的绣被阁主炸毛了,自己明明只是个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的采花郎,他怎能诬赖自己是个毫无技术含量的臭流氓!

    “你打算立刻送我回家?”霍改抬眼询问。

    “不可能。”东方未明再次条件反射断然拒绝。

    “禽兽不如。”霍改一字一顿。

    这回东方未明是真生气了,他可以接受霍改毫不客气地拆穿自己种种图谋,也可以接受霍改全无余地地逼迫自己露出原型,从某种程度来说,他甚至喜欢这样,发现世上还有这么一个人,将自己看得洞彻通明,然后不动声色地见招拆招,将自己算计回去。棋逢对手,多么难得,多么有趣。

    但他不能接受霍改将自己看得这般不堪,就像……自己当不得他一个正眼,一份真心。在看到霍改受伤的时候,他也不是全无感觉的。他将对方视作重要的对手,对方却视自己与禽兽无异,避之不及。蒲公英中文网要他东方未明如何忍得住这口气。

    东方未明眯起眼,瞳色发暗,深邃如寒潭。认真道:“我再说一遍,你的伤和我无关,我虽欲得到你,但还不至于下作至此。”

    看着眼前人怒不可遏的模样,正在担忧自己菊花安全的霍改突然间心花怒放。当然,这不是因为他以虐人为爱好(真的不是么?),而是因为,他知道,东方未明对自己,恐怕已经动真情了。

    一个人会对玩具爱不释手,但不会为玩具而怒火中烧。自己于他而言,已不是玩具那般简单。

    想多少傲娇少年,被灰姑娘扑倒,都是由怒生恨,由恨生爱。古今种种案例充分说明,面对这种外在S,内心M的富贵王子,最佳攻略就是冤枉他,激怒他,欺负他。折腾得他身心俱爽,欲罢不能之时,就功德圆满了。

    于是本着爱他就欺负他的行动纲领,霍改不怕死地挑衅了。

    “如今人为刀俎我为鱼肉,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吧。”霍改闭上眼,那态度叫一个应付敷衍不经心。

    “你不信我?”东方未明不怒反笑,笑得温柔似水。

    霍改虽然被东方未明笑得寒毛倒竖,还是坚强地准备将挑衅进行到底。难得有机会触及到东方未明的真心,自然要趁机攻城略地,只要能在对方心底扎下根,管它是用蜜糖灌,还是刀子捅呢?

    “你之前对我说‘惟愿今后在你眼中,没有绣被阁东家,只有东方未明。’我信了。结果呢?等着我的是你一环扣一环的险恶陷阱。你觉得你值得我信么?”

    “你怨我?”东方未明掐着霍改的下颚,逼他与自己对视。

    霍改微笑,他的眼神真挚,话语藏刀:“我不怨你,我可怜你。你知道么,我差一点,就真拿你当朋友了。我知道,你不稀罕我这个朋友,或者说,你这样的人根本就不会奢求朋友。”

    霍改看着东方未明,对方眼里的愤怒让他惊心,咬咬牙,霍改终究还是开口了:“东方未明,我可怜你。我只愿你,在死的时候,别连个为你哭的人都没有。”

    这话太诛心,东方未明顿时变了脸色,寒气逼人,却是不发一言。

    沉默良久,东方未明冷笑道:“你既是这般看我,我若不做些不堪的事岂不是辜负你的期待?在你伤好之前,你就好好待在屋子里,等着我的招待吧!”

    傲娇阁主放下狠话,拂袖起身,摔门而去,大门在门框上撞出“嘭”的一声,有如宣战。

    完了,激将过头了……霍改捂着刚刚松动了一下咒印的心口,泪流满面。玩得太嗨皮,一不小心把花儿给玩谢了,自己怎么就忽略了少年儿童那可怕的逆反心呢?

    这是非法拘留吧混蛋,东方未明你只是个相公馆老板而已,不要没事儿玩这种魔教教主专属的囚禁把戏啊。**大神,快来救救你可怜的信徒,眼看这囚禁=扑倒=OOXX的狗血戏码就要上演了,你不能袖手旁观啊嗷嗷嗷~

    既然取得了阶段性胜利OR失败,历来高瞻远瞩的霍改同学很快又开始了对目前状况的分析。

    已知:

    BOSS:东方未明→有狂化倾向,攻击力大幅上升,自制力大幅下降。

    BOSS技能:调.教、召唤、魅惑→调.教术不缺道具,召唤术不缺人手,魅惑术不缺装备。

    场景:绣被阁→BOSS加血加状态,本角色减血减状态。打BOSS时间增长至全天。

    本角色新增装备:

    残腿一双:可怜度+10,移动速度-80

    起司一只:萌属性+10

    求解:

    如何在抗住BOSS种种大招的同时,让BOSS陷入爱河?

    答案是遇神杀神遇佛杀佛……到时候再说吧。好在自己哪儿都不强,就是属性小强,不给饭,能强撑一月,不给药,能自我恢复,啥都不给,也能爬墙而出。反正以东方未明那智商也干不出比这更绝的事儿了,要活下来应该不难。

    霍改双手合十,虔诚望屋顶:来个谁帮我往家里传个口信儿吧,在伤好之前,小的恐怕只能待在BOSS的老巢里祸害苍生了。

    **大神感应到了信徒的召唤,很快派来了传信的那个谁——

    大夫托着药汁走进房来,用报丧一般的低沉音调道:“药熬好了。”

    霍改两眼放光,掏出一块碎银,充满希望地看着大夫:“大夫,我想让您帮我往家里带个信,方便么?”

    大夫表情深沉,默默点头。

    霍改取过一旁的纸笔,写下“处理私事,暂不回家,勿念。”

    交代了住宅地址之后,大夫很给力地收下纸条和银子,表示一定送到。

    一盏茶之后,大夫将纸条安全送到了东方未明手上……

    作为绣被阁的专用大夫,某人表示他向来很敬业。

    作者有话要说:【以下是荡漾的解释时间】

    “北邶山有一鸟,翔于九天之上,翱于云海之巅,一人曰:甚高,羡之。一人曰:甚高,累否?”

    这玩意儿是蛋黄自己写的,先把文中所用的意思解释一下:

    某地方有一鸟,飞得很高很高。一个人对鸟说:你飞得真高啊,真让我羡慕向往。一个人对鸟说:你飞得真高啊,累不累?

    这也就是所谓的当所有人都关注你飞得高不高的时候,只有那个真心爱你的人在关心你飞得累不累。

    现在是咱糟蹋古文的时间,蛋黄这玩意儿其实一语双关,纯洁的孩子们可以掩面退下了,不纯洁的孩子们请不要大意地跟着蛋黄继续不纯洁。

    “北邶山有一鸟,翔于九天之上,翱于云海之巅,”

    注意谐音:北邶山=背背山(不要跟我说你不知道背背山)

    背背山上有一小鸟。(不要跟我说你不知道小鸟还指代啥。)

    九天之上乃极乐之地,云海之巅,也就是云巅。

    连起来就是,背背山上有一只小鸟,它溺于极乐之中,置身云巅。那么这只鸟正在干啥,我想大家都懂的。

    高=HIGH=爽

    一个人说:这么嗨啊,真是让人家羡慕嫉妒恨呢。

    一个人说:这么嗨啊,你累不累啊。

    于是,真相就是——————3P打野战

    小攻爽透了,第一个人那明显是傲娇受,觉着3P委屈自己了,于是捻酸。第二个人有可能是贤淑人妻受,也有可能是强受。言外之意:你累不累啊,累了就换我来。

    真相披露完毕。“甚搞,趣否?逃之。”

    PS:我觉得我总有一天会被语文老师提着菜刀追杀。想当初,每次古文翻译,老师都特喜欢抽我来给全班讲解的说……(掩面)

    蒲公英中文网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