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软小说 > 穿越小说 > 鬼畜,等虐吧! > 40 救美乃纯属虚构
    (蒲公英中文网)“你这猫叫什么?”坑人坑得心满意足的东方未明很有闲心地过问起了龙套猫咪君。蒲公英中文网

    “叫起司,你可以叫他小起。”被人坑得心满意足的霍改抱起猫咪笑容满面的回答。

    “有何深意?”东方未明认真回忆相关典故。

    霍改拿下巴蹭蹭猫咪的脑袋,高深莫测地一笑:“像你这样对猫全无喜爱的人是不会了解的。”

    所以说,这小子果然还在记恨之前被打击的事吧……

    “其实我以前也养过猫。”东方未明冲着小猫友好地伸出手。

    “嗷呜”东方未明的手指再次被小猫很给力地狠狠咬住。

    霍改赞赏地摸摸起司的头,问道:“因为你总是被猫咬所以就不养了么?”

    东方未明脑袋上具现出一排黑线:“不是……”

    东方未明将手从起司口中抢回来,勉强弯了一下唇角,又终究归于平直。他靠在椅背上,眯了眼缓缓道:“十岁那年,我在胡同的角落里,看到了一只猫,瘦瘦的、小小的、好不可怜。于是我将其抱回去养了起来,锦缎为窝,鲜鱼为食,日日照料,不曾废离。后来……它跑了,我那时在后边儿追了很久,喊了很久,它还是跟着那只猫跑了,连半点迟疑都无。”

    霍改将手中的起司翻了个个儿,露出白白软软的小肚肚,埋头轻轻地挠摸。脸色颇为古怪——

    所谓每一个鬼畜背后都有一段黯然伤神的往事,原来东方未明就是因为被一只猫给抛弃了,所以就进化为了两耳不闻人间情,一心只虐万千受的鬼畜么?

    喂喂,就算爷没有在原著里讲小明的家庭背景童年往事,这世界也没必要自我补全得如此狗血吧?这跟那个为了一个馒头从此就踏上反人民反社会道路的中二病少年有啥区别啊口胡!

    “也许你的起司也会在哪一天跑掉也未知哦。”东方未明看着仰躺在霍改膝盖上缩着小爪子,幸福地眯起眼睛的起司猫不无邪恶地猜测。

    起司扭扭腰,喵了一声,霍改乖乖地换了一边继续挠。“那就跑它的呗。”

    “你不在意?”东方未明捏起起司的尾巴,在起司眼前晃晃。小笨猫好奇地伸出爪子,冲着自己的尾巴抓啊抓,却总是够不到,于是盯着霍改可怜兮兮地喵喵叫。

    霍改拍开东方未明的手,将毛茸茸的尾巴送到起司嘴边,让它咬着玩(喂喂!)。

    霍改抬起起司的小屁股,让它咬尾巴咬得更方便些,笑眯眯道:“就像起司会乐此不彼地抱着自己的尾巴咬一样,它也不会明白一个主人于它而言有何意义,我跟一只笨猫有何可计较的?”

    被霍改衬托得好比一幼稚小朋友的东方未明默默无言,作为一个在童年时期跟猫较真了很长时间的鬼畜,他深深地,郁卒了。蒲公英中文网

    “其实,它若是离开我也许会活得更好也说不定。”霍改迟疑了一下,低声道。

    “何出此言?”东方未明的耳朵猛然竖起。

    霍改低叹一口气:“我曾经养过金鱼,结果喂食的时候不小心把它们撑死了。

    我曾经养过乌龟,结果出了一次远门,回来后它就被耗子给吃得只剩壳了。

    我曾经养过小鸡,结果放养的时候,它不知吃了谁家的头绳,哽死了。

    我曾经养过狗崽,结果被马车撞了一下,好不容易救活,又病死了。

    你说,像我这种人,是不是不适合养宠物?”

    “……”东方未明只能对霍改的养宠血泪史表示默哀。

    “都不容易啊。”两人四目相对,不禁真情感慨。

    纯爱里,恋爱的第一步是互相交换日记,虽然这两只不写日记,即使写了日记那内容也必定极为恐怖。但这并不妨碍这两只将让对方了解自己幼年期的血泪史作为勾搭的重要步骤之一。尽管并不能保证透露的个人资料的可靠度,但起码不再像是炮友一类的猥琐存在了不是?

    “时辰不早,我该回去了。”霍改看了看天色,决定早点儿走,免得撞上哪位早到的客人,一不小心把自己给嫖了。

    “我送你。”东方未明也明白霍改心中顾虑,并不强留。

    霍改袖子里拢着紫檀盒,怀里抱着起司,在守门大汉震惊的眼神里,被东方未明送出后门。

    后门通着的小巷乃是红灯区,夜里热闹的很,白日里反倒没人,这时候正是罕有人迹之时。

    霍改走出几百米远,发现自出绣被阁的门起,一个生着标准炮灰坏人脸的壮汉便一直尾随着自己,一副意图不轨的模样。

    ‘上次穿得一身富贵走这边完全木有人觊觎自己,怎么这次穿得普普通通反倒被人盯上了。有阴谋,绝对有阴谋!我就说一向作为礼貌规矩反面教材的东方未明,怎么今儿破天荒地想起要恭送自己出门,莫不是想玩英雄救美的把戏?

    我这边一遭难,惨叫两声,离后门不远的他正好顺理成章地赶过来拯救本人于水火中。

    这智商,这情商……啧啧啧。’

    唾弃了东方未明那拙劣而古老的勾搭手段,被坑了一下午的霍改善解人意地决定继续勇往直前地往坑里跳。

    周围已经半个人影都没有了,霍改停住脚步,将起司放到地上,转身,正看到那大汉不知何时已经操起了一根婴儿手臂粗的棒子。

    于是霍改深吸一口气,大喊一声:“救命啊!”然后冲着绣被阁的方向拔足狂奔。蒲公英中文网当然,也就等同于冲着那不良大汉一溜儿小跑了过去。哎,像我这么合作的被害人实在是举世难寻啊。

    两人在半途中胜利会师,那大汉面露凶色扬起棒子冲着霍改的脑袋猛砸下来。

    霍改目眦欲裂,我靠,你来真的?

    这其实真不怪霍改自己找死,这倒霉孩子只是被东方未明给坑成惯性了。

    霍改那叫一个郁闷啊,一般顺序不是捂嘴、撕衣服然后亲亲摸摸舔舔,顺便加点调戏之语作为背景音乐神马的么?来就把人打晕,一会儿咋见证英雄降临的光辉时刻啊!

    还是说……东方未明想的根本就是把人打昏了,然后OOXX再XX。等人醒了就一脸遗憾地说:“对不起,等我找到你的时候你已经被……哎。”于是自己就该抽抽噎噎地说:“我已经不干净了,配不上心中的那个他了云云。”接着东方未明正好表明他内心对这破烂有多么浓烈的回收**,于是美人感激涕零地奔入大灰狼的怀抱,游戏圆满结束。

    东方未明,耍阴招就算了,你居然还耍这种贱招,老子跟你没完!

    霍改虽然因为先前错估了东方未明计划的阴狠程度,而毫无防备地让那大汉接近了,好在他的个头实在是要较那大汉矮上很多,那高高举起的棒子挥击上头的时间也就较正常人多出了那么一丁点儿,所以反应稍迟的霍改一个抱头蹲身,便也险险躲过。

    霍改当下再不迟疑,冲着那大汉腰部以下,腿部以上的位置,便狠狠撞去。那是要害之处,所以即使因为两人距离太近,霍改使不出多少力量,这次攻击也产生了一定的效果。

    “啊——”那大汉痛呼一声,条件反射便要去捂住那处,这本是霍改要的效果。然而,杯具的是,他手里的棒子没松,而霍改,又恰恰挡在他那手和要害的中间。

    于是“嘭”的一声,抱头蹲成个球的霍改被一棒子砸成了曲线。

    霍改听到耳边的袖口里的紫檀盒传来一阵东西撞击之声,继而眼前猛然一阵空白,接着便瘫倒在地不知东南西北。

    霍改狠咬了一下舌尖,用疼痛将自己从恍惚中勉强唤醒。抱着大汉的脚,拔出腿上的匕首便胡乱划了过去,但之前被砸得晕头转向,哪里能使得出力气。只在那大汉腿上浅浅划出了一道血口罢了。

    那大汉见到霍改上刀子了,吓得一脚踹出,将霍改踢得一个后空翻,从B面换成了A面。继而抡着棒子顺势就砸了下来。

    霍改只觉得腿上剧痛,一时间倒是彻底痛醒了。霍改一个仰卧起坐,在棒子第二次对自己的腿进行亲切慰问的时候迅速抬手,将棒子在半途截捏住了。

    当然,以他那殃鸡子般的力气,即使捏住了棒子,那也改不了棒子与大腿亲密会晤的决心。唯一的作用,便是在棒子砸上腿,力道刚尽之时,换来两到三秒的僵持时间。

    但两到三秒却也足够让霍改干很多事了,比如——就着大汉下挥的力道顺势将人往自己这边一扯,然后抬手,划刀,斩断对方的拇指。

    没了拇指,大汉自然捉不住棒子,霍改夺过棒子,冲着因自己一扯而向自己踉跄跌来的大汉用尽全身力气挥击而出。

    “嘭。”

    “啊!”

    别误会,这不是被砸中太阳穴的大汉叫的,而是霍改被昏倒的大汉压住腿而叫的。

    霍改痛得脸色惨白,冷汗直冒,他抽着凉气将压在自己身上的大汉掀开,连声疾呼:“救命啊,救命啊,救命啊……”

    必须早点把围观群众喊出来,要是自己再遇上个歹徒恐怕就得交代在这里了。

    东方未明你个渣,要是再不出来,爷回头拿仙人掌给你通菊花!

    霍改放下棒子,又弯下他柔韧的小蛮腰做了个坐位体前屈,在自己的脚心敲击了一下,还好,伤处没有痛感,不是骨折。

    霍改突然感觉腰间有异动,坐直,一低头,却是起司。小猫正仰着头不解地望着自己,抓着自己的腰带喵喵叫唤。

    霍改拎着起司后颈,将它提开:“乖,哥哥一会儿再陪你玩。”

    然后,霍改一手捏着匕首,一手握住棒子,拖着残腿,翻到了大汉身上,一二三,双手齐齐挥下,一只将对方的手心钉在了地上,一只砸断了对方的手腕。

    “哎哟,我的妈!”大汉被生生痛醒过来,却不敢睁开眼,因为正有两只手指抠在自己的眼睑之上,仿佛自己一睁眼,便会毫不犹豫地将自己两个眼球挖出来。

    “我问,你答,敢动我就抠下去,沉默我就抠下去,迟疑我就抠下去,说谎我就抠下去。”

    声音软软的很好听,但听在大汉耳中却是不寒而栗。大汉忙不迭道:“你问你问。”

    “为什么会盯上我?”

    “因为听人说你身上有宝贝。”

    “你从哪儿听到的?具体怎么回事,从头说起。”

    “小人今儿下午本在绣被阁的院墙外蹲着,突然听到里头有人在说话,一个说‘听我一句劝,那书生信不得,你那紫檀盒子里装的宝贝起码值一千两银子,怎能轻易给了他。’不知另一人小声回了句什么,那人又说‘你执意要给我也拦你不住,你好自为之。’然后就没声儿了。小人一时猪油蒙了心,想要发比横财,就蹲后门这儿守着了,然后不一会儿,您就出来了,袖子里还拢着个盒子……”

    “往常那么多富家公子走这儿过,你不发横财,怎的偏偏要等着这个时机打劫?”霍改手上又加了一点力道。

    “大爷饶命,大爷饶命。往常那些富家公子不是有权就是有势,我哪儿敢惹啊。这不想着您只是个靠相公吃饭的书生这才干了蠢事儿么。”

    “很好。”自己第一回穿锦衣走后门没事,自己第二回穿儒衫走前门没事,自己第三回穿儒衫走后门,于是中招了。你以为这是打游戏啊,走门还带套装匹配的!

    霍改觉得事实和自己的想法似乎有了点出入,如果这劫匪说的是真话,那么要害自己的人就有可能不是东方未明,他整个下午都不曾离开自己视线,那么要布置陷阱就只能是在自己到达之前。但在此之前,他并不知道自己会连盒子一起打包带走。等等,不对,如果自己没有要盒子,他也可以顺势把盒子一起给自己。所以,东方未明这混蛋果然还是很可疑吧……

    “大爷,小人已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了,您是不是……”大汉不甘寂寞地呼唤着霍改。

    “答得很好,奖励你一个包子。”霍改笑着夸奖,大汉不明所以地咦了一声。

    “嘭”

    大汉脑袋上顶着一个新鲜出炉的大包又昏过去了。

    作者有话要说:【小剧场——龙套,你真相了。】

    以下为凶猛型萌物守门大汉看见东方未明送霍改出门的心路历程:

    东家居然会亲自送人出门,今天太阳是打西边儿出来的么。

    这小书生好生眼熟。

    对了,是那位想要把比他漂亮,比他有钱,比他有出息的心上人迷X了的公子。

    咱东家好像——比他漂亮,比他有钱,比他有出息。所以说……ORZ

    成为本世界唯二的真相君的大汉顿时觉得压力很大。

    “一会儿太阳就该打东边儿落下去了……咱还是早点洗洗睡了吧。”

    PS:其实霍改那悲催的养宠血泪史都是蛋黄的真实经历……呜呜呜。

    对了,有人问上次霍改和蛋黄单挑结果如何了,以下为战况:

    蛋黄写了篇暧昧文,挂到了网上。

    霍改写了篇肉文,挂到了网上。

    蛋黄的点击量缓慢增长。

    霍改的点击量飞快增长。

    蛋黄打了个电话:喂,是红桥法院么……

    于是蛋黄赢了\(^o^)/~

    蒲公英中文网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