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软小说 > 穿越小说 > 鬼畜,等虐吧! > 36 作业乃讨好于我
    霍改咬牙,咬牙再咬牙,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舍不得身体虐不着流氓!这家伙既然拿出了认真授课的模样,提前又打好了招呼,自己身为一个一心想早日学成的羞涩的痴情别扭受绝对不能两巴掌给他呼上去。

    就在霍改在心中对着东方未明插鼻孔、吐口水、拔头发无所不用其极的时候,包覆上身体的温度却已然撤离。

    “你不喜欢被别人触碰?”

    猛然听到这么正经的话,霍改一抬头,正对上东方未明那温润的眉眼。心里咯噔一下,呐呐道:“也不是,只是你的动作总归过于亲密了些。”

    东方未明轻叹一声道:“是我考虑不周,想我之前,从未教过你这等人,虽有所顾忌,但到底还是孟浪了。”

    霍改嘴角狂抽,这是欲擒故纵对吧,这是对症下药对吧,这是打一棒子再给一甜枣对吧?

    现在有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好消息是东方未明童鞋认真了,不再拿自己当可以随意调.戏的玩物,而是当要攻略的重要人物。坏消息是东方未明童鞋认真了,但此人在原著中从未认真过,所以现在此人已然进化为了一个无参考数据的崭新BOSS。

    东方未明见霍改沉默,索性接着说:“你既不喜我碰你,有学得颇为艰难,单单靠我言语指教恐难成效。归根到底,还是要你放松心神才是,你若一想起那人便总这般笨手笨脚,便是学了千般招数,倒时恐也使不出半点来。”

    霍改点头,虚心受教。俺有错,俺悔过,装傻到这地步是不厚道滴,是应当被谴责滴。

    东方未明却是不再纠缠于这个问题,推了杯茶到霍改眼前道:“欲速则不达,我们且将这事儿放一边,谈点别的如何?”

    霍改眨眨眼:“谈什么?”谈恋爱?还是谈收费问题?

    “只是随意谈谈,不必紧张。”东方未明安抚性地笑笑:“比如,谈谈你对我的印象如何。”

    霍改张嘴就来:“剑胆琴心,风流潇洒,外妍内秀,实是平生所遇第一妙人。”

    霍改心下碎念:‘良心狗肺,薄情寡性,金玉其外,实是平生所遇第一贱.人。”

    “你言过其实了吧?”东方未明低调地含蓄了一把。

    “有求于人,自然得溜须拍马。”霍改邪恶地耿直了一把。

    东方未明黑线:“喂喂,有你这么直白的么?”

    “谁让你得了便宜还卖乖?”霍改无辜地歪头眨眼。

    东方未明忍不住低笑出声,霍改也随之笑了起来。一番玩笑,这俩各怀鬼胎的妖孽倒是无形中又亲近了不少。

    东方未明:“你若不介意,不妨和我讲讲你的心上人,我也好帮你参谋一二。”

    狐狸尾巴露出来了吧?霍改暗道:想要打着知心哥哥的旗号从帮手上升为闺蜜么,不愧是东方未明,要知道,古往今来起码有七成的小受就是这么被好心人劝着劝着就爬墙鸟。爷身为一随时准备出墙的红杏,爷表示吾心甚慰。

    “他相貌是极好的,性情是极好的,才情是极好的,对我亦是极好极好的。” 霍改好歹是个码字的,捏造个梦中情人自然是毫无压力。

    恋爱是盲目的,胡掰的恋爱更是瞎眼的。

    东方未明看着霍改那羞涩样儿,阴暗思量:感情你也有求于他是吧?还所求甚巨。

    “你真这么认为的?”

    霍改点头,情人眼里出西施嘛,自然是十全十美。

    东方未明摇头失笑:“你说的那不是人,是神。人和神是没有缘分的,人和人才能长相厮守。你只有先将其放下云端,才可与之倾心相对。那人总不会一个不足之处都无?”

    霍改作冥思苦想状,良久答道:“他为人清冷了些,我总看不清他的心思。”

    东方未明却是不予置评,问道:“你那一双手,嫩若荷尖,想来你也是个富贵的。我倒是很好奇,他要如何待你,才当得起你极好二字?”

    霍改沉默半晌,觉着不管怎么编,都容易被东方未明看出纰漏,最终憋出一句:“不告诉你。再说,我这手嫩是天生的,和富贵之类可攀扯不上半点干系。”

    东方未明托起霍改的手,细细观摩了一番,才开口道:“你倒是生了一双好手,十指纤长,十甲圆润,是极适合抚琴的,却是不知你到底会否。长着这样一双手,若是不会琴,那可就真真是暴殄天物了。你若当真不会,我倒是极愿意教你一教。”

    霍改愣了一下,貌似这是东方未明原著里对万仞仑的台词吧,之后万仞仑就兴高采烈的跟着东方未明学琴了,虽然是初学者却进步飞快,连陈柏舟都对其琴技赞叹不已。最后换来的结果是——

    被陈柏舟怀恨在心的老情人活活拔去了十指指甲,再不能抚琴。

    鬼畜世界生存守则第二条:永远别炫耀所谓的才艺,将曾经的骄傲生生毁灭,是虐心的常见套路。

    霍改脑中‘学琴=拔指甲=痛不欲生’的公式轰然推演,然后某后爹被自己过于丰富的想象力搞得遍体生寒。

    “怎么?”东方未明感觉到身前人的颤抖,有些莫名其妙。

    “我不会弹琴,也不打算学会弹琴。”霍改的口气近乎蛮横,闭眼,握拳,将指甲统统包在掌心,僵硬的身子这才缓缓放松。

    耳边传来一阵细微的水声,随即鼻端忽然嗅到一阵茶香。

    霍改定睛一看,却是东方未明倒了一杯茶捧到自己眼前。霍改接过茶杯,一抬眼,正对上东方未明那温润的眼神,微微一怔,随即颔首微笑致谢。

    轻轻抿了一口,温度正好,带着一点点烫,却又不会让人难受。仰颈,举杯,微烫的茶水涌过喉管,将心底的寒气缓缓驱散。

    霍改放下杯子,轻叹一声。能将杯中冷茶和壶中沸水兑得这般恰好,东方未明也算是费心了。

    “多谢。”霍改有礼地笑笑。心中对东方未明的防备又多了几分:恰到好处的温柔,洞察入微的体贴,这条鱼,可是会咬人呢。

    “来,我接着教你。”东方未明说着又拿起了墨:“你看我这挽袖,手臂将将外露一寸之长,过短则无趣,过长则粗鄙。研磨之时,手臂应如画太极,缓而婉。手腕需恰如游鱼,转而弋。你再来试试。”

    霍改自然从善若流,进步飞快。

    一番演绎,换得东方未明由衷赞叹:“不想,你悟性这般超卓,星眸低缬,香辅微开,当真令人消魂荡魄。”

    霍改汗哒哒,那眼神儿效果纯属这具身体自带技能,跟爷没关系。

    霍改放下墨,小媳妇儿状道:“我刚刚只是在磨墨时想起了他提笔而书的模样,一时间,便情不自禁……”

    东方未明木然点头,眼中渐起阴霾。花艳到极致却不是为自己而放,真是……太有意思了。

    霍改觉着身边温度直线下降,望了眼窗外道:“怕是快到酉时,我也差不多该回去吃饭了。”

    “不如我请你?”东方未明欣然邀约。

    霍改摇头:“不了,家里有门禁。”

    东方未明见霍改意志坚决,也不强劝:“我今日教于你的,你可懂了?”

    “了然,了然。”霍改点头如蒜捣。

    东方未明沉思片刻道:“下次再会时,你且想个主意将眼识之道演示于我。”

    霍改:“这算是功课?”

    东方未明眨眨眼:“那是自然,作学生哪有不做功课的道理。你且好好准备,待我明日来查。”

    霍改歉意一笑:“明日不成,我明日要去书院上课,十五日之后方得一日休沐。我们到时再会。”

    东方未明的脸霎时变得有几分难看,冷冷回了句:“到时再会,”便拂袖离去。

    霍改挠挠头:这家伙,莫非是生气了?果然是个小孩儿脾气,没人陪着玩就发火。哎,虽让主导权不在他手上,而在爷手上呢?

    只有时间才能成就思念,只有思念才能成就纠结,只有纠结才能成就缱绻。小明,请尽情地……辗转反侧去吧!

    霍改的书院生活却是乏善可陈,谁让人举人冲刺班重点培养的不是明经就是进士,像霍改这种学明算的非专业人才自然只能哪儿凉快哪儿待着去。所以霍改的日子就清闲了,只需每日在学馆的书房里蜷上一天即可。至于他手中书那严肃正经的书皮底下包的是啥货色,咱就不透露了。

    由于此文尚无进化为种田文的企图,所以我们让时光如钞票般飞快流逝,转眼就到了十日之后。

    这日,万宅的广大仆役发现,自家三少好不容易休沐一日,打早上起来就一直在房里团团转,当真是一日不读书便心神难安,实乃广大学子之楷模。

    当然,真相总是残酷的,霍改不过是和广大学子犯了一样的毛病,直到上课前才发现没做作业。

    “嗯……眼识之道,也就是视觉感受,本质上就是小露一把色相。要怎么演示呢?”霍改皱眉为难。

    “说起来,这个作业倒是个明目张胆色.诱东方未明的大好机会,那简单的诠释肯定不行,得有新意,得别具一格,得让东方未明这等情场老鸟都口水哗啦。”

    霍改开始在脑海里翻阅那浩如烟海的耽美文献……

    霍改在房间里转了一圈,两圈,三圈。最后,一拍手道:“就是这个,缎带捆缚!”

    “客栈里倒是有道具,不过嘛……还得提前准备一番才是。”

    ※※※※※※※※※※※※※※※※※※※※

    第三更,两妖孽手段频出只为攻心,看最终鹿死谁手还得蹲坑。

    下面是美好的无责任小剧场时间。

    【小剧场——无责任小剧场之梦中情人】

    东方未明:不知你心上人是何等模样。

    霍改寻思片刻,起身,高唱:

    “他身躯凛凛,相貌堂堂。一双眼光射寒星,两弯眉浑如刷漆。”(那是武松)

    “他丰姿英伟,相貌轩昂。顶平额阔天仓满,一身不俗是才郎。”(那是唐僧)

    “他性宽和,寡言语,喜怒不形于色。”(那是刘备)

    “他行为偏僻性乖张,那管世人诽谤。”(那是贾宝玉)

    万思齐路过:谁在说我?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