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软小说 > 穿越小说 > 鬼畜,等虐吧! > 35 东方乃警觉生物
    (蒲公英中文网)东方未明十指交错,眯眼沉思片刻后道:“你想要我教的东西,我虽有些眉目,但仓促之间也无法拿出个尽善尽美的章程,容我先盘桓一夜,明日再来教你,可好?”

    “好的,卫公子。蒲公英中文网那明日未时,我们在这里,不见不散。”霍改含笑点头。

    “何必那么生疏,任仑你叫我卫茗就好。”东方未明似笑非笑。

    霍改摆出一本正经的模样道:“礼仪不可废。”

    “任仑就算是知道我的真名也依旧体贴地叫我假名,果然很讲礼仪啊。”东方未明笑着说出以上语句,意味深长地看了霍改一眼,转身离去。留下被惊到了的霍改原地COS望夫石。

    霍改将杯中的茶慢慢喝尽……

    所以说,在自己试探东方未明的时候,东方未明也在不动声色地试探自己么?故意作出一副喜不自禁的模样说出真名,其实一直都在观察自己的反应,如果自己不知道他的身份的话,听到真名的一刹那必然会有所反应,要么是讶然要什么是不快,但自己那时的反应是……微笑。娘的,得意忘形了!

    会试探,也就是说,其实东方未明也在怀疑自己。为什么会怀疑?细细想来,自己计划里其实一直存着一个致命纰漏不是么?这个纰漏就是——计划实在是过于完美,几乎为东方未明量身定做到分毫不差。偶尔遇到合胃口的事并不奇怪,但过于合胃口,那就不能不让人怀疑是有人在对症下药了。

    东方未明这畜生也不是那么容易跌进陷阱里啊,这家伙虽然总是跌落进自己的欲.望里,却依旧对别人的欲.望有着敏锐的洞察力呢。

    霍改放下杯子,冷笑一声。

    就算确认了本后爹的接近是另有目的又如何?哪个正常人能猜到自己那匪夷所思的目的。不过是为这场诱惑与反诱惑的游戏增加了一点名为危险的调料罢了。真正的勾.引不在于暴露多少,而在于隐藏多少,有猜忌才更好玩不是么?东方未明,请关注我一点,再关注一点,当你的满腹心思都绕着我转之时,我就可以……提线了。

    霍改搓搓下巴,自己刚刚是不是很有反派BOSS冷酷又拉风的风范咧?

    霍改走出客栈,然后晃晃悠悠地走向坤城唯一的官办学馆——甘棠书院。蒲公英中文网拖了那么久,也该准备上学了。即使上学不过是个借口也得应付应付不是,不然,家里那边可就不好交代了。

    在甘棠学院挂了名,霍改晃回宅院,却接到了一封来自万黍离的信,中心思想就是,你小子怎么不好好干活跑坤城玩去了,当真以为买了个秀才功名就有希望当举人了不成?赶紧地回去待你大哥身边才是正经。

    霍改扭头,问那将信送上的仆人:“这信那儿来的?”

    “回三少的话,是驿站的差役送上来的。”

    霍改想了想,又问:“这驿站送信容易丢么?”

    “这驿站送的家信都是那些差役接的私活儿,很少丢。”那仆人一头黑线,三少,你不会是想假装啥都没看到吧?

    霍改揉揉眉头,没想到到了坤城还是得应付万家人,不过为啥这次写信的不是万老爷而是万黍离?算了,一群龙套而已,管他那么多,照旧忽悠过去就成,谁让爷演的正戏叫《万小三复仇记》而不叫《豪门恩怨录》。

    第二日,当霍改推开落英客栈天字号的房门时,却发现某鬼畜已然先到了。

    “抱歉,劳你久等了。”霍改翩然躬身,一副礼貌好宝宝的姿态。

    东方未明却是坐在凳上,笑着勾了勾手指道:“我可不耐烦这些繁文缛节,小仑也别总这副假学道的模样,没得坏了人兴致。”

    喂喂,爷啥时候改名叫小仑了啊混蛋!而且,是爷花钱请你来的好吧,就算摸准了爷的计划是针对你来的,你也不用这么嚣张吧!还是说……

    这是在试探我的底线?

    “东方老板,你虽是我在整个坤城里寻出的最适合的帮手,但说到底,我也不是没了你就不行。蒲公英中文网任某的确是有求于你,但也没到卑躬屈膝的地步,你若不愿接这笔生意,请走便是。”

    霍改笑着看向东方未明,那眼却是如覆冰霜。

    东方未明毫不在意地倒了杯茶,自饮了:“我就是这个脾气,不会为任何人而约束分毫。你可要想好,是否要因为这区区不合,放弃我这一大助力。”

    霍改觉得牙根子有点发痒,东方未明这家伙,你跟他讲道理,他就和你耍流氓;你跟耍流氓,他就和你讲道理。实在是明骚易躲,暗贱难防!奈何这是闯关游戏,这BOSS是想打也得打,不想打也得打。

    “好吧,希望你有让我迁就的价值。你盘桓了一夜,可有了章程?”霍改在凳上坐定,背脊笔挺。

    见某人妥协,辛苦思索了一夜教学计划的东方未明自然没有前功尽弃的道理。

    东方未明一面摆好笔墨,一面便拿出了良师益友的派头:“你所求的无非是不露痕迹地引得那人倾心于你。你本是极清的,想要极艳便说不得要引诱一二,正所谓色不迷人人自迷,你只需给他颗种子,但凡他对你有一丝想法,那种子便会在他心底开出花儿来。”

    “人有五识,眼识、耳识、鼻识、舌识、身识。”东方未明边说着便边在纸上将五识排列出来。

    哇靠,不是吧,这么较真?!霍改看着边板书边细致讲解的东方未明老师,有点适应不良。

    “我要教你的,便是如何从这五识入手,如细雨般,一点一点,侵蚀他心。”东方未明两指沾了茶水,在宣纸上轻轻一弹,字迹顿时晕染开来,模糊成一朵朵浅灰的云。

    “啪啦、啪啦”霍改捧场地鼓掌。

    东方未明看着霍改一副看戏群众的模样,只觉得分外不给力。

    “你进入要学的,便是眼识。”东方未明重振精神,继续讲解:“再好的颜色,久处之下,也会因为习惯而变得熟视无睹。所以,你就需要让人注意到你平时并不轻易显于人前的姿色,耳之玲珑,颈之纤细,手之莹白,足之圆润,皆是不会显得轻佻却又大为可用的资本。”

    东方未明长篇大论完毕,一脸得瑟地扭头想看看反响,却发现自己的关门弟子正奋笔疾书,连眼神儿都没给自己一个。

    “你在做什么?”

    “在下正将您的金玉良言记下来。”

    霍改头也不抬,心中激荡不已。当真是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啊,这可是活生生的古代**教程,一句句那都是素材啊素材!等爷在东方小受学院毕了业,回去再写个古代架空,看哪个还敢笑爷写的是狗血小白文!

    看着眼前这素来一本正经的家伙抄得一脸严肃认真却又暗含亢奋的样子,东方未明只觉得不爽、不爽、很不爽,一种费心费力却为人做了嫁衣的憋屈感油然而生。

    让你抄、让你抄,小爷偏不言传了,改身教!

    傲娇鬼畜攻——东方未明翩然起身,来到霍改身边,却并不做声,只是替霍改磨起墨来。

    霍改打东方未明一站起来便留了心,生怕这家伙又对着自己动手动脚,待看到东方未明只是在为自己磨墨而已,心下才微微放松,但不知怎的,那眼神一沾上东方未明那磨墨的手,却是再也拔不出来。

    东方未明磨墨的姿态优雅非常,右手两指捏抓住墨,左手捞住右手的袖管,露出一截瘦削的手腕。然后整个手臂带着掌指不紧不慢地起伏转动。大概是因为不常出门的关系,东方未明那一双手,衬着浓黑的墨,白得有若上好的羊脂玉琢磨而成。但那颗颗分明的骨节,却又彰显着男性特有的修长骨架,便是玉,那也是玉雕的竹,骨子里藏着不折的坚韧。

    墨汁被那双欺爽赛雪手带动着,轻盈的转了一圈又一圈,就像是要旋出一个漩涡,将人的心神整个吸进去,沉到墨底,沉到他手下,随之旋舞。

    “这就是眼识。”东方未明突然罢了手,摆出咱刚刚那就是案例示范的架势。

    霍改这才收回了神智,看着东方未明面上那恶作剧得逞般的狡猾笑容,他很想抱头痛哭,刚刚自己为毛会走神啊走神!难道爷要被这么一个家伙给掰弯了么,不要啊啊啊!呜呜,这个男人太可怕了,**大神,求求你赐给俺一颗纯洁到只能写清水文的心灵吧~

    “来,你把我刚刚的动作再做一遍。”东方未明退开两步,作出请的造型。

    霍改自然是乖乖起身,心中却颇为挣扎,像自己这等聪明绝顶,英明神武,历尽千帆的风流人物想要学会东方未明的把戏自然是手到擒来,重点是自己要做出何等模样才最方便打入敌军核心。

    所谓鬼畜的思想纲领,横竖也就那么几条,把纯洁的染黑,把别人的抢走,把不甘的压倒。所以,自己的方向是……

    羞涩的痴情别扭受?

    拿定主意,霍改便咬着唇,提起袖口,开始皱着眉将砚台当洗衣板搓。

    “这墨跟你有仇?”东方未明看着霍改那凶猛的架势,沉默了半晌后问道。

    霍改扭头,吞吞吐吐道:“抱歉,只是一想到我在学的是什么,便……”

    “枉你之前谋算得那般清楚,事到临头却怎的情怯至斯。”东方未明对这种战略上的巨人,行动上的矮子倍感不解。

    霍改闷头不语,作“人家就是纯洁嘛,有种你咬我啊!”状。

    但凡事都是有利有弊的,装傻的代价偶尔也是会很严重的。

    “乖乖的,跟着我动。”耳畔的呼吸炙热而潮湿,背后突然袭上一个温度,手被包裹住,捏着那墨缓缓转动,更要命的是后腰也被抵住,随着手臂的动作辗转磨蹭,怎暧昧二字了得。

    作者有话要说:第二更,东方生疑巧试探,霍改糊弄强过关。蒲公英中文网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