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软小说 > 穿越小说 > 鬼畜,等虐吧! > 31 除恶乃无刀亦可
    “我之前所言若有半句谎言,必遭千刀万剐,死无葬身之祸!”霍改抬手,竖起两指,信誓旦旦。

    旋即,霍改又无力地放下了手,苦笑着摇头:“罢了,信者,无需誓言,不信者,誓言亦无助。

    “你,要阻止我吗?”霍改抬起下颚,与男人冷冷对视,脊梁笔直,短刀紧握。就像一只随时准备好扑火的飞蛾,透出献祭般的强大决心。

    当小攻不打算信任小受的时候,小受需要做的不是解释、开脱、哀求,而是直接划出线来,要么信,咱俩接着玩,要么不信,咱俩玩完儿。

    “当然不,我们是共犯不是么?” 修长的大手包裹住微微颤抖的小手。

    掌心的刀冰冷,手背的掌温热,霍改不动声色地松了口气,赢了……流氓大叔和纤弱少年,其实很好选择不是?

    “要帮忙动手么?”霍改诚挚邀请。

    “……不,我替你望风。”大侠果断放开霍改的手,走开几步,作我很敬业状。

    霍改遗憾地叹了口气,俯视着涕泪横流的流氓,深吸一口气,默默给自己鼓劲。霍改毕竟他不是变态,脱男人裤子然后再那啥啥,不管怎么说还是挺TM恶心的。

    蹲下身,斩鸟行动,正式启动!

    “别抖啊,你这裤子还没脱下来呢。等我动手的时候再抖也不迟嘛。”

    “嘿,你家小鸟长得挺茁壮的,很有犯罪资本嘛。”

    “你说你要真想遛鸟,干嘛不去勾栏院?为了省俩钱惹上我这么个敌人,你说你值得么?”

    “喂喂,别挣扎。再滚就跌回坑里去了!你要这样掉下去,绝对得摔断脖子。”

    “很好,看来你也不打算自杀。你先在这儿晒会儿小鸟,我料理你兄弟去。”

    “现在该你了,诶,别哭啊,一个大男人哭成这样太难看了。”

    “你裤带怎么栓的啊,靠,解不开,直接割了算了。”

    “嘿,我是说割裤带,想什么不纯洁的呐你!你要再挣扎,谨防我割错地儿。”

    “你家小鸟……有点弯呐,怎么养的?”

    “不过没关系了,反正一会儿就没了,弯的直的都没差。咦,你怎么又哭了?”

    “你觉得从躺着改成趴着就可以假装你没小鸟么?”

    “喂,别装贞洁妇女成么,你那宁死不从的眼神太恶心人了!”

    “配合点儿,看你家小鸟一眼你会怀孕不成?”

    “切,我还以为你家小鸟有多与众不同呢,让你这么宝贝。不就是比你兄弟都小些么,有啥不好意思见人的?”

    “放心,回头你们仨全都会鸟去笼空,他们不会再笑你了。”

    “你能别说话么?”大侠扭头瞪着霍改,要知道,假装什么都没听到也是很辛苦的,本着人道主义精神,他本打算在此过程中一直保持冷脸的说。天知道,他憋笑憋得都快内伤了。

    霍改起身,无辜地望着大侠,面色煞白:“我现在才发现我有一毛病,紧张的时候,容易话唠。”

    “看出来了,你手抖成这样,能拿刀?”见少年这面无人色的模样,大侠十分怀疑某人计划的执行度。

    “没事儿,我不用刀。”霍改摆摆手,往墙角走去。

    “你不是说切了他们那啥数那啥么?”莫非这少年当真是色厉内荏?

    霍改在墙角翻找出三个竹筒:“不过是个形象些的说法罢了,只要阉了他们这一中心思想不变就成。”

    霍改说着便拿三个竹筒打满了冰水,小心翼翼地走了回来。

    大侠看着三个竹筒理解不能:“你打水作甚?”

    霍改看顾着竹筒中的水,头也不抬:“一会儿你就知道了。来,帮我把他们固定成跪姿,绑稳些。”

    霎时只见绳影翻飞,三个跪式粽子新鲜出炉。

    绑完收工,大侠扭头询问:“这样,可以么?”

    霍改望着大侠,满眼崇敬……真不愧为大侠啊,看看这干净利落的手法,看看这精准有力的捆绑,多么像常在漫画中出现的伟大人物——女王!

    正职为山寨头子的某大侠微微颔首,欣然接受某人的星星眼。咱可是职业的!

    霍改将流氓ABC排排摆好,然后再次蹲下身,一把抓住小鸟,直接塞竹筒里了,水淹小鸟!当然,在现在这个温度下,一会儿就该是冰棍小鸟了。

    大侠看着霍改一脸嫌弃地将小鸟挨个儿塞进竹筒,登时被这综合了生物学,物理学,自然学的强大方案深深震撼。莫非他想用这个方法将小鸟生生冻死?这还真是个……好主意。

    小鸟浸泡完毕,霍改起身又往水缸处走去。

    “你还要做什么?”大侠对眼前这少年那层出不穷的手段可谓是心存余悸。此人的言行完全不在正常人的预计范围内。

    “洗手啊。”霍改扭头,一脸‘这么简单的事儿你都不明白,脑子里长的难道是肌肉么?’的鄙夷表情。

    大侠捂心,默默内伤。其实,此人的言行也不能排除有符合正常人想法的时候……

    “我要在这儿等着,以防生变,估计一个时辰后才会走。”霍改边擦手边围观流氓三人组。然后郁闷地发现自家血色小菊花是个不见兔子不撒鹰的主儿,估计只能等自己验证了流氓家的小鸟已成冰雕才能走人。

    “为什么不直接用刀,你不是带了刀?”大侠盯着霍改腰间的刀,问道。

    霍改往被水冻得冰凉的手中哈了口气,含糊道:“第一,这样不好掌握分寸,很容易死人,我可不想沾上人命。第二,只要见了血,就有了物证,容易惹上官司。第三,这是把好刀,不该被这样糟蹋。”

    大侠猛然出手,本在霍改的腰间的刀须臾间便入了他掌。短刀在骨节分明的指掌中翻转出一朵冷色的刀花。

    “的确是把好刀,而你……也当得起这把好刀。”微哑的声音里带着些许赞赏之意,对于习武之人而言,武器就是他们永不背叛的伙伴,甚至是唯一的伙伴。之前他阻止霍改,也未尝没有不愿宝器染污的想法在内。

    霍改小心翼翼地将刀塞回刀鞘,废话,这刀可是从万思齐那身上扒下来的,据说价值好几金呢,当一次性用品太奢侈了!

    事实证明,高尚的精神和低俗的物质在某些美好的时刻也是能殊途同归的。

    “你准备等着他们那.话.儿成了冰坨再走?”大侠又问。

    “嗯。”霍改搓着手,指尖被冻得有些生疼。

    “你就不怕他们事后找你麻烦?”

    霍改漫不经心道:“你有何计教我?”

    “废眼,废耳,废口。”字字铿锵,寒气纵横。

    霍改一愣,随即埋着头,一语不发。确实,若自己不想要人性命,这么做才是最稳妥的,而且自己的计划也是这样定的。只不过,事到临头,才发现纸上写来轻如微尘的情节落到手上却重逾山峦。

    枉自己还号称耽美界第一后爹,真刀真枪的时候,却这般瞻前顾后,心慈手软。网上伟哥,床上萎哥,太TM怂了!

    忽的,手被握住,那个贸然闯入局中,不知是帮忙还是添乱的家伙在耳边轻轻的说:“说好的,你杀人,我弃尸。这些事,自是由我来做。”

    紧绷的身体瞬间松弦,霍改脚下又是一滑。身体于“五体投地”前被整个抱住,依旧是那个味道,就像是某种野兽的怀抱,温暖而寒凉,安全而危险。

    霍改抬头,定定的看着男人被黑布遮掩了大半的脸庞,红唇微张,似是欲言又止,又似是在……邀吻。

    男人低笑,古剑沐雨,自带了几分清润:“怎么?”

    霍改的呼吸越来越深,心口越来越胀,然后……

    “啊啾~”

    霍改抽抽绯色的鼻头,郁闷道:“好像是着凉了。”

    大侠郁闷望天:“看出来了……”

    ※※※※※※※※※※※※※※※※※※※※

    蛋黄之前一直在读书那栏看霸王票,然后发现一直是零,沮丧之……

    后来才发现我收到的应该在写作栏看,没想到居然真的有人愿意给蛋黄票,惊喜非常,泪流满面。

    暮然回首,幡然醒悟,其实蛋黄混得还是不错的,其实支持蛋黄的人还是很多的。

    谢谢各位,诚挚鞠躬~

    为所有喜欢的蛋黄的,潜水和不潜水的读者们。谢谢大家的支持,蛋黄会努力给大家带来好作品的。也请大家继续支持!

    山寨头子调.戏完毕

    下章转战东方未明~

    敬请期待。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