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软小说 > 玄幻小说 > 玄月神话 > 第五百八十六章 祖孙(三)
    荒芜的旱漠上卷着赤色的沙尘,血妖炼狱的中心,赤色城堡中。

    阳光透过郁积的血气,在湖面洒下粼粼耀眼的光。被光芒染红的廊道上,身披着黑色大氅的人迈着沉稳的步伐前行,坚硬的靴子在大理石地面踩出急促的“哒哒”声,越过一条条石柱投下的墨影,细碎的红发随着飞扬,像是熊熊的火焰,燥热的空气中隐约飘扬着渺渺的笛声。

    年轻人忽然停下步伐,笛声也默契地在同时止住,前方石柱的黑影中又走出一个人。也是赤色如火的头发,不过他身上却是一身深紫色的短衣,裸露的红色手臂上稳着纹着蛇和鹰隼。

    “血螺吗?”披大氅的年轻人问了声,眉头微皱,“我想去看看父亲大人的状况。”

    “劝你还是别现在去。”血螺垂头把玩着手中的笛子道。

    血寒闻言沉思了片刻,侧过头,视线越过湖面,面无表情地看向远处一望无际的赤漠。湖面的风撩动他额前的发丝,他按着额头,“斩根计划的失败,就让父亲大人他那么愤怒吗?”

    “愤怒那是自然的吧?迪恩长老被紫禁宫的那小鬼干掉,也就意味着以往在迪恩长老包庇下我们在神武城附近打通的那些空间道也会逐渐被他们察觉,不久他们应该就会行动,毕竟谁也不会容忍在驻地的附近,有敌人暗道。可惜我们这么多年的布置,损失也不过时间问题。”

    “就不能派人守住吗?我们囤积了这么多年的实力,应该也无需畏惧外面了才对。”

    “很难。”血螺摇头,“那些空间道还未彻底成型,若实力达到封皇的存在通过,很可能会直接崩溃,把长老们埋葬在虚无中,而能派过去镇守的那些家伙,又不是紫禁宫的对手。”

    “那父亲大人的计划是前功尽弃了?耗费了这么多时间和精力,却在这时候……”

    血寒握紧拳头,锤在身侧的石柱上。

    血螺终于停止了把玩手中的笛子,他抬起头,看着血寒,露出一抹神秘的笑。

    “放心,大人不至于将炼狱的未来赌在一个外人的身上,迪恩充其量只不过是个吸引外界视线的诱饵,用来掩饰大人真正的计划。大人最近闭门谢客,真正的原因正是在秘密策划。”

    “真正的计划……我还是第一次听,我们在天泽妖兽森林投入那么多的人力物力,结果也不过是吸引外界注意力的诱饵?听起来可是好大的手笔。”血寒被血螺这句话震惊到,眉头一挑,“好像族中的其他大人们也没听说什么真正的计划,父亲大人他到底在暗中布置什么?”

    “谁知道呢,大人具体的计划也没有告诉我。”血螺耸了耸肩。

    “是吗……”血寒沉吟,“那你将这件事告诉我真的没关系吗?族中大家都不知道。”

    “你毕竟是大人的亲子,如果大人计划顺利,将来我们血妖一族总会重新君临大陆,那时你就是我们的少主,提前讨好少主,这不是人之常情吗?毕竟我们是从‘人’而来的一族。”

    “‘少主’吗?”血寒自嘲道,“我倒是很怀疑父亲大人有没有真的把我当成亲子。”

    “少主可别听信了外面的胡言,大人其实是爱你的。”

    “你自然是向着父亲大人说话,其实我一切都知道。”血寒像是忽然没了兴致,把手伸进袖子,转过身去,背对着血螺摆了摆手。“罢了,既然父亲大人没事,那我也就先回去了。”

    “少主慢走。”血螺在他的背后微微躬身。

    “对了,我过来的消息,如果可以的话也请不要告诉其他人。”

    血螺这次却没回应,只是重又退回石柱投下的阴影,片刻后渺渺的笛音从背后传来。

    血寒走到笛声也传达不到的远处才停下,伸手往脸颊上一扯,竟是扯出一个人皮套,露出一张线条更柔和的面孔,肤色也不是泛着血一般的淡红,而是和外界寻常人类没区别的肉色。

    “真是让人不安的气息,皋逑殃到底把谁带进来了?”素青转头看向身后,低声道。

    “或者说……什么东西……吗?可惜没法过去一看。”

    空荡荡的蛇神殿遗迹内,衣子衿孤身一人在空旷的广场散步。地面上粘稠腥臭的血液在他脚下泛起涟漪,缓缓地荡开,被偶尔露出地面的森白的骨骸割破,血色中倒映着少年的衣角。

    这些血液和骨骸都是那些侵入蛇神殿的血妖留下的,这些人不人鬼不鬼的丑陋存在一旦被彻底斩灭生机,他们的肉身就会融化成一大摊粘稠血液,被秘力撑起的骨架也会都散掉。广场作为这些血妖最密集的地方,囤积的血水至今也没有干涸,甚至可以看到一个个坑洼的血泊。

    衣子衿抬头看了下天空。随着蛇神殿残留的禁制之力在那场变故中被彻底耗尽,盘结上空的阴云散去,露出蓝天白云,阳光洒在他脸上。距离那场变故数日后,他重新回到这个地方。

    好像一切都是个梦一般。他心里想,但体内从伤口隐隐的疼痛告诉他全部都是现实。

    被古殇救下那时,他和艾青已经到油尽灯枯的尽头,灵力都耗尽,经脉也因为过大的负荷而开始破损,即便他吃下疗伤丹药后又静养了数日时间,如今也不过勉强恢复行动能力罢了。

    他在广场中央单膝跪下,大理石的地板已支离破碎,他的手轻轻扫了扫裸露的土壤。

    被血雾染红发黑的土壤隐约被扫出两道窄细的缝隙,像飞刀刺入,拔出来后在地面留下的痕迹。两条缝隙的边缘还有一些散发着淡淡香味的粉末,在阳光下反射出淡淡的深沉的青光。

    他用指尖抹了点,放在鼻尖闻了闻,思绪也在闭起眼睛的同时飘散到了遥远的过去。

    身后忽然传来一声叹息,衣子衿眼睛猛地睁开。

    “灵力凝刃留下的痕迹,那些粉末应该是【迷魂灵草】炼成丹药,能够把一只成年的妖兽迷倒,不过对你们来说大概也就睡个一两天的事情,老家伙应该也没想真的取你们性命吧。”

    “师尊。”衣子衿垂头,“师尊说的我都知道,所以我并不恨他,只是无法释然罢。”

    “无法释然吗?”

    “嗯。”他手抚摸地面,“不过……也不是不能理解。毕竟是为了自己外孙女,让我想起爷爷。要是我也遇到这种事,爷爷他还活着的话,应该也会做出和迪恩长老一样的选择吧?”

    “嘛……不恨他就够了。”老者微微抬起头看天,“老家伙应该也没太多的奢求了。”

    阳光透过枝叶的缝隙,像被剪碎的纸散落在地面。潘泽沉默地站在山丘的顶峰,垂首看着身前的土堆。在这个小土堆旁还有个更大一点的土堆,那个土堆上面插着一块孤零零的石碑。

    石碑上铺了一层灰尘,上面凿了几个涂黑的大字——紫禁宫殿院长老迪恩之墓。这个老人最终还是得到紫禁宫宽恕,大字下还刻着他曾为紫禁宫做出的诸多贡献,密密麻麻。但毕竟背叛了紫禁宫,死后也不会有人来参拜,所有人都避嫌,连带着那旁边的小土堆也没人来探望。

    潘泽蹲下来小心地将土堆上的落叶扫开,从储物戒内取出一块令牌,将令牌插上去。

    嘉然。这是令牌上仅有的两个字。她的弟子令牌。

    “她说外祖父这些年为她付出了这么多,最后还连累到他,她真的很抱歉。她还说,能够再多活这几年,多见识到这么多的事物和人,她真的感到很开心和幸福。她是笑着离开的。”

    “是吗?”身后有人回应,黑暗中古殇的身影渐渐走出来,最后站在潘泽身后。

    “古殇大哥,为什么事情会变成这样呢?明明她什么错都没有。”潘泽垂下头,他忽然像被抽空全身力气,最后按着头在土堆前跪下,“她还说要报答我的救命之恩,怎么能这样。”

    古殇伸出手想要触碰潘泽,但手在半空中就停住。

    他又有什么资格安慰潘泽?其实这个少女的性命说来也是彻底丧失在他的手中……

    夕阳将两个人的影子拉长,随着太阳缓慢地落下,影子似乎也要延长到无限远的地方,但潘泽和古殇始终没再说一句话。安静的空气中只有林荫间偶尔传来飞鸟清脆而略哀婉的啼鸣。

    大半太阳沉到山背的时候,霞光将草地染成一片通红,潘泽才手撑着地面缓缓站起身。

    “走吧,大哥。”他转身对古殇咧嘴,仿佛那是在笑。

    “嗯。”古殇也只能点了点头。

    晚霞的凉风习习地吹着树,那二人的身影彻底消失在矮坡后,倚靠在树后面的年轻人仰起头来。他轻轻叹息一声,走到潘泽跪过的草地前,眼神复杂地垂下头看着石碑,放下一束花。

    “你最爱的岩桐花,现在这季节,要找到这些花可不容易。”

    “以前不知道你为什么会喜欢这么脆弱的花,现在想来,大概是看到这花的时候会想到自己吧?一样脆弱的生命,只是可惜再也没向你确认的机会了,说来倒是挺叫人感伤的啊。”年轻人用手按住自己眼睛,却有眼泪从手掌下流出,划过那清秀的面颊线条,在下巴汇聚滴落。

    “不过,除了我之外竟然还有其他人惦记你,专门过来看你,想必你在那边知道的话也会很高兴吧……我亲爱的妹妹。”年轻人站起身来,扭头在夕阳落下前离开,再也没有回头……

    小土堆上的岩桐花在晚霞中轻颤,而另一个土堆前,被酒润湿的土壤也在逐渐干涸。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