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软小说 > 穿越小说 > 我是一只白骨精 > 73 绣球难定天命
    “听说有人要找老子, 是不是你?”

    孙悟空一个金箍棒杵在地上,一脸凶神恶煞地指着路人, “说,是不是你?”

    路人懵逼脸, 连忙摆手:“不是不是。”孙悟空狐疑地哼了一声,又开始抓着下一个开始盘问。

    我一言难尽地捂着额头,看着孙悟空自从进入了天竺国就进入了兴奋状态,逮到一个路人就问是不是你找我,一路上发挥着土匪恶霸的作风,恨不得在自己身上挂一个牌子开始吼‘老子就是齐天大圣孙悟空’!……早知道就不应该告诉这个猴子,有人想要他性命的。

    猪八戒皮笑肉不笑地问道:“师父, 你不准备管一下吗?”

    还没等玄奘回答, 敖烈便偏头似笑非笑地反问道:“二师兄看起来很反常啊?”

    八戒睁大眼,声音提高八度:“反常?我哪里反常?明明那只死猴子才反常!”

    沙僧无语地看着反应过激的八戒,说道:“其实小白龙的意思是, 如果是在二师兄你正常的反应情况下,你应该是唯恐天下不乱地凑上前去,恨不得在他师兄旁边多加一个大喇叭替他喊架。”

    八戒一双凤眼瞪得溜溜圆的:“我我我哪里有?”

    众人指着他齐声道:“你明明就有!”

    就在此时, 只听人群中有人大喊道:“彩月公主抛绣球招亲啦!千载难逢的机会,国中成年的男子,大家快来啊!”一声宛如平地惊雷般炸开,方圆几里的雄性动物就像是奔腾的黄河水一样, 不约而同地朝一个方向涌过去, 那阵势好似春天万物复苏准备交配, 而我们几个人随波逐流地挤在人群之中。不过是眨眼的功夫……不过是眨眼的功夫,我们几个人就被挤入了最前面?!

    “公主出来了!看呐,彩月公主出来了!”

    狂热的臣民们几乎是扯着嗓子齐声朗诵道,“哦!天竺之上最美的月亮啊,如果可以,我们愿意做天边的星星,只为在你身旁永远陪伴你直至陨落——”

    猪八戒毫不留情地嗤笑道:“切,就像你们这种长相寒碜的,就算投胎一百次,你们也成为不了星河里的石头。”在一片祥和的赞美声里,这句嘲讽显得又尤其刺耳。

    众人停止抑扬顿挫的朗诵,扭头看向我们这里,然后示威般地举起手里的石头。为了避免惹起众怒而被群殴,玄奘捂住了八戒的嘴,朝大家傻白甜地笑道:“我这徒弟他脑子不好使,还请诸位多多包涵、多多包涵。”

    此刻,城门之上缓缓走出两列仪仗,而仪仗最后则是一位身穿天竺罗裙的公主。孔雀蓝色的头纱垂曳至地,乌黑亮丽的辫子散在腰间,而面纱之上是一双摄人心魄的美眸,两道弯弯的乌黑柳眉映衬得肌肤越发凝白如玉脂,手里托着一个玲珑流苏点缀的红色绣球。

    我手搭在眉骨之上挡住刺目的阳光,只觉得那位公主的气息无端有些熟悉,但又不敢确定是否会是当日和梦魔交易的那位仙子。

    玄奘狐疑地看向猪八戒,而敖烈则用手肘戳了戳孙悟空。

    沙僧不敢置信地说道:“二师兄,有美女诶!”

    八戒垂着脑袋,有气无力地昂了一声。

    沙僧再次重复:“有美女!美~女~~!”

    八戒奇怪地白了他一眼:“美女就美女呗,老沙你这么大惊小怪做什么?”

    玄奘瞪圆自己的葡萄眼:八戒的境界什么时候这么高了?

    沙僧看向我们:这头猪是不是吃错药了?美女诶,美女都不看诶!

    我惊讶摇头:这还是我认识的那个一见美女就心花怒放三百六十度旋转撒花的二师兄吗?

    悟空杵着金箍棒:以前我以为这头猪不挑食的,老少皆宜、胖瘦不忌。

    敖烈若有所思地摇了摇头:猪八戒太反常了。

    就在我们几个对于八戒不看美女的行为进行眼神交流的时候,百姓下跪行礼拉长声音道:“拜见公主——”城门之下稀稀拉拉地跪了一大片,把仍然站着的我们映衬得别样突兀。此时,一道黑影从天而降,采穗纷飞的大红绣球准确无误地落进了……猪八戒的怀中!!

    没想到猪八戒微微一抬手,那红绣球便转了个方向朝玄奘扑来!

    剑眉星目的和尚刚有些不悦地皱眉,身旁的少女下意识地跳了起来,把球往着反方向一拍,那绣球划出一道优美的弧度朝对面的敖烈而去。敖烈不耐烦地回身一踢,就将那绣球踢给了沙僧。

    沙僧避之不及,向前用力地一扑半跪在地上,露出后面的孙悟空——只见猴子脚踩沙僧背上,灵活跃起,然后以一个标准的扣篮姿势将那绣球再次扣进了猪八戒的怀中!整个过程结束后,孙悟空还得意洋洋地转身和沙僧击了一下掌。

    其他百姓不可思议地看着整个过程:他们最美的公主抛绣球招亲,居然被这几个人如此嫌弃地推来推去……这、这简直目无王法、欺人太甚!

    虽然面具上还是保持着瘆人的微笑,可是我能感觉到面具下的八戒已经抓狂到无以复加的地步。我摩挲着下巴,有些犹豫地小声问道:“二师兄,他是不是认识那位公主啊?”

    玄奘从刚才开始就一个人莫名其妙地闷声偷乐,闻言,他抬手揉了揉我脑袋:“唔,也许吧,不过我倒是第一次看见八戒这么害羞。”

    身穿甲胄的王城卫兵提抢走过来,目光不善地在我们几人中转了一圈,最后落在了八戒身上,没好气地说道:“方才接到了公主绣球的那个人就是你吧?跟我们走吧,未来的额驸!”

    八戒全身的细胞都在拒绝,摆手道:“不不不,我不过就是一个乡野村夫,怎么能娶公主呢?婚姻大事岂可儿戏,我配不上贵国的公主,你们还是另选额驸吧!”

    另外三个替王城卫兵们按住猪八戒,而我们开始一人一句开始拆他的台:

    我装模作样地反问道:“二师兄怎么会是乡野村夫吗?”

    沙僧大声道:“你从前可是天蓬元帅,掌管星河十万天兵的天蓬啊!”

    敖烈似笑非笑:“太上老君亲自打造的九齿钉耙,难道也会有假?”

    孙悟空顺便把八戒的脸给扭过来:“一身本事还会三十六天罡变,大家走过路过别错过啊!”

    众人一言难尽:……这群人别是疯子吧?

    卫兵的将领忍着一头青筋,拱手道:“额驸别再玩闹了,还请随末将去见陛下和公主吧。”

    猪八戒最后求救般地看向玄奘,连珠炮般地说道:“师父,我还要一路护送你上路取经呢!我要是真的成为了这里的额驸,不就不能陪着你到灵山了嘛!师父你不是经常说什么少一个到灵山都不行的吗?现在倒是说啊!”

    玄奘双手合十,语气十分真诚地说道:“虽然取经是大事,可八戒你的终身幸福也很重要。至于有始有终这件事情,八戒你就不用担心,回头为师给你画幅小像,等到了灵山给佛祖看看,也当算是你功德圆满了。”

    听着这和尚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我真是憋笑憋得都快内伤了。

    “所以,你叫八戒?”

    站在队伍尽头处的蓝衣少女出声问道,“这是你的名字吗?”

    每个人的目光都被她吸引了过去,我一怔,只见被头纱蒙面的少女缓缓抬起手,放下了面纱,露出了一张婉转倾城的容颜。

    在众人倒吸冷气的声音里,我咕咚一声咽了口唾沫:“二师兄,你确定……不回头看一下吗?”

    我曾在别人的梦境里,看到了天宫第一美人的样子;

    然而眼前这个姑娘,她的眉眼同嫦娥至少有七八分的相像。

    绯衣高挑的男子紧紧地攥住了拳头,很紧很紧,因为带着面具背对众人,所以没人能看清他的表情是怎样的。一身孔雀蓝衣裙的公主眼神始终没有离开过他的背影,她的眼光缱绻若千年亘古的月色,仿佛除了背对自己的那个男人外,周遭一切的都不再重要。

    天竺的公主再次开口说道:“你转过身来,我想看看你的样子。”

    八戒背对着众人,沉沉说道:“公主,绣球招亲这种事情未免儿戏了些,你不知道我的名字,不知道我的样子,就把绣球扔给了我?”

    少女有些倔强地抿着嘴,半响,她道:“因为,我相信天命。”

    八戒嗤笑了一声,淡淡道:“可我从不信它。”

    公主十分坚定地接过话:“那我信你。”

    玄奘眼睛张得圆溜溜的,他收拢在袖子里,小心翼翼地看着俩人,然后弯腰在我耳旁问道:“小善,这位天竺的公主,不会是对八戒一见钟情了吧?”

    我紧张地嘘了一声:“别说话,继续看。”玄奘不满地撅了撅嘴,直起腰往两边看了看,却不想三个徒弟都是满眼八卦地盯着八戒和公主。

    天竺公主委屈地问道:“所以,你还是不肯转过身来,让我看看你吗?”

    闻言,绯衣公子缓缓地抬起手,骨节分明的手指放在了脸上的面具,伴随着转身便取下了脸上的面具,露出面具之下俊美无双的一张脸。

    倒吸气的声音此起彼伏,比方才公主摘下面纱的声音还要强烈。

    此时,我只觉得眼前一花,一道孔雀蓝的身影便蹭地一下冲了过去,然后飞扑进猪八戒的怀中,整个人大喇喇地挂在了他的身上,扯着八戒耳朵得意地笑道:“哈哈,怎么样?天蓬哥,话虽然说得漂亮,可你每次还不都是对我心软了!”

    伴随着公主的笑声,臣民们开始鼓掌欢呼起来,整个长街载歌载舞,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什么盛典节日。我一脸懵逼:这剧情走向似乎仿佛不太对劲啊!

    八戒双手搂着少女防止她摔下去,任由她扯着自己耳朵,无奈地笑道:“啧,月儿,你怎么还是这个调皮样子!”

    月儿?月儿!我忍不住啊了一声,指着少女:“玉、玉兔!”

    听到这个称呼,彩月公主从八戒身上跳下来,居高临下地打量着我,狐疑道:“请问这位姑娘,我从前见过你吗?”我有些懊恼地捂住嘴,可就是这么个功夫,便在人群中看到了熟悉的两张脸——大头鬼和梦魔!然而在我和他们对视后的一秒里,大头鬼就一掀袖袍将他和梦魔遮掩起来。

    我不可思议地指着公主:“是你!”

    这下我敢肯定,那个和梦魔、大头鬼做交易的那个仙娥就是她!

    空气中风声微动,少女本来漆黑如点星的眼眸隐隐出现了红色,而下一刻,她却被八戒拖了过去。绯衣公子调笑着向队伍里的几人解释道:“这是我从前在天庭上的朋友,玉兔,她跟大家伙闹着玩而已。小姑娘从前被我惯坏了,所以脾气有些冲,但是没有什么坏心眼的。月儿,别胡闹了!”说到最后,八戒语气里带着三分警告之意。

    玉兔不甘心地瞪了我一眼,最后拉住八戒的胳膊,瘪嘴一笑:“好啊,我不胡闹,只要你娶我就好。”一向看着美女就走不动道的猪八戒表情居然有些无奈,还没等他开口——

    悟空甩着金箍棒率先开路,坏笑道:“让老猪娶你?那没问题!”

    沙僧提着行李走在悟空后面:“记得多准备一些斋菜水果之类的,我们走的时候好打包。”

    敖烈抱着胳膊,毒舌道:“反正二师兄在队伍里吃得多做得少,入赘当人女婿也挺好。”

    玄奘带着我朝一脸无语的八戒微微一笑,吐出四个字:“新婚快乐。”

    一旁的玉兔撅着嘴瞪着我,我不甘示弱地朝她办了个鬼脸。

    八戒两手一摆:“师父,我这算是被你们卖了吗?”

    玄奘任重道远地拍了拍他的肩膀:“到了婆家后记得多做事情少吃饭,万一被退货了,我们永远都是你的家人。”八戒刚感动得热泪盈眶,就听那和尚兴致勃勃地拉着身旁少女的小手嘱咐道,“到时候婚宴上,你记得多吃一点。”

    八戒无语地看着几个人毫不见外的背影:

    ……说好的师徒情、兄弟情呢?

    等到他们所有人都走了,猪八戒才转过了身盯着玉兔看。少女被他阴森森的眼神盯得有些发毛,嗔道:“天蓬哥哥,你干嘛这么看我?”刚才他不是还好好的吗,怎么突然一下子又变脸了。

    八戒长长地出了一口气,转头看了看四周,拉住玉兔的手腕,冷声道:“月儿你跟我过来,我有话要问你。”绯衣公子一路表情冷漠,牵着身后的少女等到了无人的地方才停了下来,他转过身,剑眉紧皱,“身为守护月宫的仙娥竟敢私自下凡,你知道这是什么罪吗?”

    玉兔懊恼地嘟哝道:“天蓬哥哥你怎么知道我是偷偷溜出来的?”

    “我怎么知道?”

    八戒气笑了,捏着她耳朵,“你这小兔子一撅屁股,我就知道你要放什么屁!”

    玉兔羞恼地掰开他的手:“我好不容易偷偷溜出来的!放心,天庭里的神仙都忙得很,根本不会有人注意一只兔子的。何况,我还有主人可以给我打掩护!其实呢,我是主人她偷偷放出来到人间打听一些东西的,然后我就一边打听一边想给你帮忙的。”

    八戒似笑非笑地抱着胳膊,吐槽道:“帮忙?小祖宗你帮的是倒忙吧?再说,我用你这只小兔子帮什么忙,你把嫦娥仙子托付给你的事情办好就行了。”

    玉兔嘴巴一撇,语气酸溜溜地说道:“我就知道,不管过了多少年,天蓬哥哥你心里从来都只有主人一个人。在你心里,我就一直是只会捡石头的破兔子!”

    闻言,八戒笑眯眯地揉着少女的脑袋,安慰道:“怎么会呢?不管过了多少年,月儿你在天蓬哥哥心里,怎么回事一只破兔子呢?你明明是一只可爱的白兔子嘛!好了,别再胡闹了,回头等师父的通关文牒盖上了印,你呢,到时候就乖乖放我们离开,然后把你主人吩咐你的事情做好,我就谢天谢地了。”

    少女猛地红了眼眶,哽咽道:“天蓬哥哥,你是不是……你是不是很烦我?还是说,因为灵芝那件事情,你虽然嘴上不说,可是心里还是怨怪我的。你明明是天庭的神将,你明明是守护星河的将军啊!”

    八戒失笑道:“怎么会呢……天蓬哥怎么会烦月儿呢?你给我的木樨琥珀,我还一直小心地保存着呢。当年的事情都已经过去了,我当初既然那么做了,便不会后悔的。何况,我被剥除神籍贬下凡间,并不全都是因为你们。听我的话,在还没有东窗事发前快回去吧,有些事情不是你一只小兔子能够插手的。”

    绯衣公子转过了身,肩膀的线条略显颓败,他沙哑着嗓音说道,“你是月桂神树的守护神,可我却是戴罪之身,月儿,我不想拖累你。”

    他刚迈出一步,衣角就被人揪住了一角——

    少女低着头,嗓音里带着几丝不稳的哭腔:“我喜欢天河里的星石,喜欢月宫里的桂树,还喜欢晶莹透亮的木樨琥珀。可自从你走了之后,我对于它们的喜欢都变得不再那么喜欢了。所以即便触犯天规,我也不在乎。天蓬哥哥,五百年前,你救了我却被贬下凡间,日夜受心火煎熬。那么五百年后,我想要把所有欠你的,统统还给你。”

    八戒惊愕地转过了身,可这一次,少女却头也不回地与他擦肩而过,决绝离去。

    绯衣公子杵在原地怔愣了许久,半响摇头失笑:

    “啧,傻丫头。”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