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软小说 > 穿越小说 > 诺德征服 > 第七十五章:厅堂(六)
    这是一个硝烟四起的时代,随之席卷而来的,是一场民族与民族之间的战争。

    悲壮的斯瓦迪亚骑士举起残破的骑枪,诺德武士层层盾墙潮水般漫过安详不再的北方,喝着葡萄酒的维吉亚人张弓搭箭,库吉特人的草原马悲鸣着倒在血流成河的平野,罗多克的雇佣弩手巡逻在城垣上胆怯地张望着周边,来自东方的萨兰德异端烽火燃遍了他们绿色的山地田野……

    不论人们是否准备着,卡拉迪亚英雄的史诗从此开始。

    渺小的人类神的旨意下在厮杀,有些挥着宝剑、踏着尸骨,走向不可思议的辉煌,有些人扛着长矛、埋骨战场,成为了无可奈何的陪衬……不管怎么说,这是一个充斥着机遇与传奇的年代,是一个属于人和神的年代。

    那些英勇绝冠的马背国王固然是权力王冠上不可多得的璀璨,他们为了自己与民族的生存或者利益,率领着侵略或者防卫,在卡拉迪亚的刀光剑影之中,留下属于自己的痕迹。

    但这个征服岁月顶峰的,并不是他们,不是那些仓皇无措的老国王,也不是那些野心勃勃的新国王。

    未来真正主宰卡拉迪亚风向的,是三个名不见、经不传的年轻人。

    一个真鸡*儿给种族丢人的诺德人,正在格陵兰到处虐待可怜的海寇、欺负漂亮的小寡*妇和可爱的小丫头(沃尔夫:我特*码做错了什么?)。祖传没出息。

    一个崭露头角的民族英雄在维吉亚萨吉扎堡和库吉特人斗智斗勇、等待北方军团的组建(康斯坦丁:哦呦,酒不够喝了)。祖传的是雪原狼一样的毅力。

    一个斯瓦迪亚的未来救星,提哈独立轻骑兵团团长,罗斯·科迪,正在经历人生最美好的春天。(详见第六十章,英勇的罗斯同志好久没出现了)祖传……钓鱼竿,现在被宪兵队没收了。

    就在沃尔夫被人踢下水里、康斯坦丁日夜为维吉亚的新军团筹建呕心沥血的时候。罗斯正满脸严肃站在提哈车水马龙的街道上——其实还不如说是紧张,表情像是要上刑场。

    所有经过南门的行客都不自觉地对其侧目而视,感觉这名骑兵军官一定是承担了某项特殊而艰巨的任务,不自觉离罗斯这名‘危险分子’远了点。

    其实也没什么错,因为罗斯觉得,就以他和女性相处的经验,估计自己很难完成里昂军团长交给的任务。

    “我觉得我肯定会失态的。”罗斯惴惴不安地对身边的副官说道“就像是我七岁那年偷偷亲了一个乡绅家的小女孩一样,结果当着整个城堡的人面尿了裤子。”

    那个副官手扶着腰间的骑士剑,‘狞恶’嘿嘿笑着:“大人,怎么可能?一个小女孩而已。怎么会把您紧张成的那个样子?”

    罗斯无奈滴叹了口气:“我……是被她妈*的怒吼吓哭的,那个胖女人几乎把我的耳朵扎漏了。”

    副官其实是个体型健美的高挑骑士,但却长得着实歪瓜裂枣、不堪入目。大厚嘴唇外加龅牙歪凸、一对顺风耳、塌鼻梁、一脸天坑,头发杂草一般散乱,笑起来极度富有杀伤力,那麻子和麻子环环相扣拧在一起,简直是要活了。据说在第一次提哈战争的时候,他曾经站在城楼上狞笑,把一整个云梯的诺德人吓得掉了下去。

    可想而知为人开朗的副官笑得风生水起时,究竟何等恐怖。

    一旁努力乞讨的瘸腿乞丐老头离得实在太近,几乎就不幸地贴在副官的下巴底下。在忍受到了长达四分钟的、诺德人都吓破胆的笑容刺激后,大吼一声“我受不了了!”

    说罢,拐杖也不要了,砸了装钱的旧碗,残废的腿也变得和小伙子一样健壮无比,扯开绷带撒开脚丫子比兔子跑的还快,三下五除二就消失在了街头,只留下两三个还在地中央旋转的第纳尔。

    “那个老乞丐怎么了?”那名副官很不文明地朝地上呔了口唾沫,疑惑地问罗斯“这老家伙一只装得挺像的,干半年了也没发现是假的,今天怎么不敬业了?”

    “天晓得?”为了轻骑兵团的内部河蟹,罗斯当然不能实话实说,否则朋友就真的没得做了“也许尿急?”

    反正,有这位出色的副官辅助,穿着崭新、配有家族图绘的轻骑兵大队长制服的罗斯,当真是风度翩翩。人配衣服马配鞍,说得半点不假。全身板甲的罗斯只对那些爱打打杀杀的男孩充满杀伤力,现在的罗斯……男女通吃。

    其实罗斯先生的颜值在斯瓦迪亚人的审美中,只是属于中上水平。在卡拉迪亚最美的人种——诺德人(真哒,北欧血统被欧洲人认为是最美的)面前只能说是比沃尔夫强(沃尔夫:“我惹谁了?”)。还不至于让全城少女热恋……不过配上这个骑士副官,马上颜值水平提高到上上等,不少少女投来了暧昧的眼光——但还是屈服于副官的‘美色’,不到三秒钟就走得远远的。

    话说罗斯本来想一个人来,觉得这位骑士的相貌有可能给乔安娜小姐留下不堪的心理阴影。但是里昂军团长大人一而再、再而三地坚持,说有这位老练的骑士一定会事半功倍。

    现在,罗斯在寒风中呼吸了两口清爽的空气,终于发现了不对劲:“等会儿……接个人要什么事半功倍?”

    罗斯虽然是骑兵队长出身,但一直追求稳重的打法,在没有胜利的把握、且指挥愚蠢的情况下,他甚至会选择拒绝出战。他突然感觉里昂军团长给自己摊派的任务并没有那么简单……于是,罗斯拉着副官转身就走。

    但已经晚了,一辆马车像是早已准备好了一样,一阵刺耳的车轮擦地声中,罗斯的去路被堵得严严实实的,只能看见眼前紫罗兰色的马车幕布飘荡如烟。还有马车前面坐着的那个吊儿郎当的老车夫,丝毫没有意识到倘若漂移有半点差错,罗斯的脑袋就已经被撞碎了。

    “完了,我们中计了!”罗斯目瞪口呆地看着一只嫩白的小手把紫罗兰色的车帘掀起“哥们,帮我垫个后,我去上趟厕所……”

    突然,罗斯用余光瞅到了副官手上多了一把明晃晃的匕首,麻子脸上的狞恶笑容不见了,变得严肃认真:“罗斯先生,去迎接乔安娜小姐,这是里昂军团长、我的家主巴尔赫公爵给我的命令。他说要么去迎接他的侄女,要么就准备好少个身体零件吧。”

    刹那间,罗斯有一种泪流满面的感觉——就像是在家乡被母亲逼着和那些贵族小姐们约会一样。威胁也是出人意料的像似:“去迎接那位小姐,要没我就没有你这个儿子!”

    “话说……这种好事为何落在我头上?”罗斯苦涩地抬头问副官,心中则是在暗自腹诽“莫非我特么是里昂大人的私生子?”

    副官又一次展现出渗人的微笑:“我不清楚,我只是在完成我的使命。”

    “您好,您是里昂叔叔派来接我的吗?”

    就在罗斯考虑是否要拔剑反抗之时,却听见马车里传来轻柔的问候,那一瞬间,他能体会到自己受到亲密战友威胁所产生的愤怒,统统离自己而去。

    仿佛这一刻是上帝为他设计的,是自己在这艰苦的北方摸打滚爬所应该得到的奖励。就连那个副官什么时候脚底抹油滚蛋的,罗斯都不知道。

    人声鼎沸的提哈黄昏,阳光暖暖地赐给每一个人生命与力量。而平凡的罗斯只能听见这个世界唯一的声音在耳边奏响:“请问,可以扶我下车吗?”

    罗斯面色呆滞地点了点头,服从地伸出了有力的手臂,任凭那温暖的小手搭在自己的腕上:“当然……美丽的小姐……我是罗斯·科迪,很高兴认识您。”

    回报他的,是蒙着素白面纱后那可爱而神秘的微笑,19岁的乔安娜窈窕玉立在21岁的罗斯面前,神的祝福沐浴在他们周边,那一刻,是罗斯人生收到过的最美的礼物。

    此时某个无良军团长的办公室里,里昂站在阳台上俯视着提哈的‘景致’,脸上兴奋得像是开了花:“史蒂夫,你丫看见了吗!哦吼,真是太特么棒了!天造地设,年轻就是好!罗斯这小子,很有我当年的那股劲啊……”

    一个30岁上下的男人沉稳地坐在里昂的办公桌前。这个高大的男人身上、脸部有明显的诺德人特征,至少那金发碧眼就不是斯瓦迪亚常见的。史蒂夫面无表情地看着这老匹夫像个活宝一样又蹦又跳:“你真是舍得啊,把乔安娜送到那小子嘴边。送侄女有瘾?”

    里昂不屑地哼了一声:“你懂个什么?我是在把我的侄女送给斯瓦迪亚未来的顶梁柱!可惜我见女人就烦,否则要是有个女儿,我也送了!”

    “他?笑话!”史蒂夫·普拉嗤笑一声,轻轻摇了摇头“现在还远远不够看,我的诺德族人随便来一个都能要了这小子的命。”

    里昂慢慢收回了得意洋洋的样子,坐在史蒂夫面前,亲自为他倒了一杯浓郁的麦芽酒:“那我问问你,你这狡猾的走私贩子,你想让拉格纳死吗?”

    正在喝酒的史蒂夫重重把杯子拍在办公桌上,手上的力气如此之大,居然直接把那陶杯的杯柄掰了下来,咬牙切齿地回答道:“做梦都想!谁能杀了他?我所有的一切都是他的……我穷得只剩下钱了!谁?哪个佣兵愿意开个好价?”

    “啧,心急啊……”里昂目光深沉地打量着自己的诺德朋友“我也希望那个恶魔马上就去他们令人作呕的坟墓里去!但是……这不是我们能强求的。我已经不打算或者看到这一幕了。我猜,哈劳斯元帅似乎也不想让我活过明年吧。”

    “哈劳斯?愿他长寿!”史蒂夫咧着嘴笑了“我如果能把他和拉格纳的脑袋一起带到你们的神那里,会不会允许我上天堂啊?”

    “应该不会。”里昂也笑着拍着他的肩“咱们这种人,还是下地狱更拉风一些!”

    两个男人看着彼此哈哈大笑,仿佛他们聊得是什么十分令人快乐的事。死亡,对于这样真正的男人不过尔尔。

    “我杀不了拉格纳……但有人可以!”里昂率先停了下来“史蒂夫,我要培养那个叫做罗斯的小子。我需要你的帮助。”

    史蒂夫举着破裂的陶杯,把刺鼻的麦芽酒一饮而尽:“说罢,要多少钱?要什么装备?还是要多少人手?”

    “我需要你用你的名义去买一个庄园。”里昂说道“为他的骑士团创立一个一个训练场地……”

    史蒂夫呵呵一笑,从指头上摘下一个印着渡鸦的戒指,推到里昂身前:“这是我最大庄园的物主凭证,帮我交到他手里。我叫他卡德加特……但我知道那座城市已经不属于我了!现在,那个庄园有一个全新的名字,有一个全新的未来。都是他的,所有的费用告诉管家,我来承担。”

    “是吗?”里昂笑嘻嘻地把戒指收了起来“铁公鸡这回大方的不像话喽,你现在要去见见那个小子吗?”

    史蒂夫一挥手,不耐烦地瞪了里昂一眼:“我那么不识趣?人家正和姑娘戏耍,我去干什么?打人家脸?”

    说罢,头也不回地往外走:“里昂,帮我先告诉他,如果想要感谢我,去把拉格纳的脑袋割下来,我在瓦格拉神殿看得到的!”

    里昂倚在座椅上,懒懒散散地回答道:“你这诺德鬼子,虽然你看不到了,但我要告诉你,这是你人生最棒的一次投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