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软小说 > 穿越小说 > 敛财人生[综]. > 1396 烟火人间(30)三合一
    最快更新敛财人生[综].最新章节!

    烟火人间(30)

    天气很冷了, 市一中的门口人也确实不多。

    有几个小摊位, 卖包子的,卖豆腐脑的,卖烤栗子的, 卖烤红薯的。

    西泽市本来就不大, 市一中这样的老牌学校地理位置相对来说比较好,跟市委小招只隔着一条街道。开车过来, 几分钟的事。

    林雨桐估计那开着的小伙子赶着来,还没吃晚饭, 就下去买了三笼包子, 要了一份热豆浆。再买了俩烤红薯,一包栗子拿到车上:“小飞,垫点, 时间还早。”

    小飞的年岁不大, 瞧着也机灵。他对西泽市不熟悉, 路还是林雨桐给指的。正觉得不好意思呢, 结果林总半点不介意,还想着他没吃饭的事,就不由的挠头笑了笑,“谢谢林总。”

    林雨桐拿着红薯暖着,慢慢的吃着。然后观察周围的人。

    如今校门口就停在自家这一辆车, 另外一个小摊贩, 也像是刚从别的地方赶来的。做小生意嘛, 赶着学生放学在门口卖, 一般总能碰上买主的。很快的,学校门口的两边就摆上了两列摊位。焦急的看着时间,等着孩子放学。

    偶尔也有一个两个孩子出来,估计是因为事由出来的。有些出来还不忘了买的吃的,然后才背着书包回家。

    林雨桐特意的看了,许是天太冷,孩子们都不是只穿着校服的。如今的学校,校服就是运动服,四季款的,就那一套。夏天能热死,冬天给里面套也能套进去毛衣棉衣。但明显不美观。高中的孩子都大了,大了就知道美丑了。各自都穿着自己的衣服,想来校服也就是有活动的时候才穿吧。这跟自家孩子那边的情况也差不多。

    她为什么盯着看这个呢。当然是有讲究的。只要不穿校服,这孩子家里的生活条件基本就能看出来。穿的好跟穿的不好,打眼一瞧,就能瞧明白。相信图家的孩子,不至于衣服也一定得是普通化的。如果没有母亲管,父亲又管不上,那这个保姆想干下去,必然是给人家孩子穿尽可能好的。一定把孩子收拾的利利索索,人见人夸,要不然早干不下去了。

    她一边等着一边看着表。

    等到了九点十分,小飞低声道:“林总,您看对面那辆车。”

    那辆车是一辆红色的XIALI,不是什么好车,但作为私家车来说,也算是不错了。林雨桐看过去,就见从车上下来一穿着深色长款羽绒服的女人,是从驾驶座上下来的。这女人身材高挑,穿着平底靴,下车来伸手回去拿了围巾,把自己包严实之后,才将车门子关了,双手斜插|进衣兜里,朝学校门口走来。

    她没靠近学校大门,而是站在路边的一根电线杆子下面。那里几乎也在路灯的下面,她站在那里,林雨桐倒是能把人看的更清楚一些了。

    这女人身上的羽绒服是黑色的或是深蓝色的,围着的围巾却是大红色的,再看头上那个像是白的,又像是粉色的蝴蝶结,林雨桐很快判断,这个女人的年纪应该不大。

    这叫林雨桐有些犹疑,若是用保姆照看孩子,而且还照顾了十多年,那么这个保姆的年纪应该不小才对吧。这个人是不是有点太年轻了。

    她看不见正脸,心里还想着,这要么这个人不是图家的保姆,是自己找错人。这要么,这人就是暂代图家的保姆来的。

    因此,她四下里看,也叫小飞四下里看:“有没有别的车了。”

    别说别的车了,便是别的人也不见有。如今这么大的孩子谁接送?压根就没人接送的。都是自己上学自己回,接送的比较稀罕,用车接送的就更少了。

    不大工夫,又来了几个人,穿着都一般,有些还穿的工服,也都是骑着自行车来的。这怕是家住的比较远的孩子,或是交通不方便,这才来接了。

    来回比较了一圈,等学校的大门打开,发出铁皮门特有的那种震颤声,林雨桐也没找到比那个女人更贴合的目标来。

    那就只能这么先看着呢。

    一到放学时间,乌泱泱一片。喧腾的很!

    见人多了起来了,林雨桐才下车,跟那个女人不远不近的保持着一点距离。那女人也没注意林雨桐,而是看着学生涌出来的方向。

    不大工夫,一个瘦高的男孩就走了过来。怎么说呢?这个孩子走到人群里,很有些鹤立鸡群。那种自信的模样,应该是本身的优异和家庭的优越给予的。他穿着迷彩的户外防风外套,牛仔裤,脚上是运动鞋。身高得有一米七八的样子。可能是看到接他的人了,朝几个同学摆摆手,不知道说了什么,就朝这女人走过来:“云妈妈,不是说叫你在车上等就行吗?外面多冷啊!”说着,就自然的挽着云妈妈的胳膊,“快!快上车!”

    被称为云妈妈的这个女人,将围巾摘下来围在少年的脖子上,“你围巾呢?又落在学校了。”

    少年只耍赖的笑,拉着她过马路:“赶紧回吧!作业可多了。对了!我爸今晚回来不?老师要家长签字呢。”

    “我回去就给你爸打电话。”云妈妈配合着被拉到车跟前很快上车,就离开了。

    “跟上!”林雨桐也不知道是不是,但只有这个比较像了。假如真错了,明天晚上再找就是了。

    结果两分钟都不到的时间,那俩车子拐进了一个小区。

    这个小区叫做自来水厂家属院,门口写着呢。里面都是五六层的家属楼。门口倒是没人拦着,车非常顺利的开进去了。

    可进了这里却不能跟那么紧了。

    在那辆车拐到一栋楼跟前以后,林雨桐叫小飞继续朝前开,在外面的那栋楼下面停车,见没人跟过来,这才下车。

    小飞道:“我去吧。”

    林雨桐摆手:“不用,我一个女人不容易叫人警觉。要是问,只说工作调动,看这里有没有要出租的房子。”

    交代完,她就下车。快步返回前一个楼的路口,就见那边也刚下车,正进最里面的那一单元的楼门呢。

    等人进去了,林雨桐就过去,站在楼下的暗影里朝上看着。

    这种楼里,如今都安了感应灯。站在楼下,能听到两人上楼的脚步声,每一层楼,都得跺脚,从下面看,就是灯逐层的亮起来。当然了,敏|感些的灯,若是楼下楼下的声响大了,也会跟着亮。

    因此,林雨桐只把看到的作为参考。见四楼的灯亮了之后,五楼的灯却没再亮起。她就猜测,这住的如果不是四楼,就是三楼。

    再看四楼和三楼的住户,四楼两家,客厅的灯是黑的,卧室的灯是亮的。

    而三楼西户,客厅的灯原本是黑的,卧室的灯是亮着的。可紧跟着客厅的灯就亮起来了。

    至于怎么分辨客厅和卧室的位置,这个很好区分。卧室的窗户明显小,客厅这边都带着阳台,而阳台都改成了厨房。家家户户朝外挑出了好长一截。想来,厨房的不可能套在卧室里面,所以,这种老小区,一看就能看透格局。

    进门先开客厅的灯,所以,从四楼一直黑着的客厅的灯上判断,是没有人回家的表现。这就直接排除了。

    林雨桐确定是三层的西户。

    但这到底是不是图家?

    刚才那个云妈妈说会给孩子的爸爸打电话,那是不是能等一等,许是就见到那位孩子爸爸了呢。

    她并没有多等,就见一辆黑色的桑塔纳拐了进来。一直开到单元门口。然后从车上下来一个男人,黑色的大风衣穿着,手里提着公文包。

    借着没关的车灯,林雨桐看清楚了对方的模样。一米八的身高,身材挺拔,模样俊朗,眉间一颗黑痣,不是图展堂是谁?

    看来,是真的找对了。

    图展堂从车上下来,交代了司机几句,就直接上楼了。

    等人上去了,林雨桐见那司机检查了一遍车门子,然后直接起身走了,看样子是往小区外面走了。

    林雨桐跟着,见他出了小区等在路边,过来一辆出租,他直接上了车。

    看样子,像是今晚不用司机,图展堂要住在这边一样。

    她重新返回去,在楼下盯着也没意思了。她转过去找到小飞,上了车,“走!咱们去小区外面等着。”

    其实图展堂今晚还动不动,林雨桐也拿不准。

    小飞就说:“要不然,您先回去,我留在这里等着。”

    林雨桐摇头,示意小飞:“你先睡吧。睡一会养精蓄锐。”

    她在赌,赌郝宁这个人如果在西泽,是绝对不会让图展堂在别处过夜的。郝宁这个人给林雨桐的感觉,是有些执拗。这要是放在感情上,只怕也是一样。执拗起来,谁都没办法。

    这一等,就是两小时。

    都十二点过了,林雨桐就见之前那辆图展堂的车开了出来。她提醒了小飞一下,小飞就赶紧启动车子,慢慢的跟了上去。

    过了十二点的寒冬的地级市里,早已经冷冷清清了。偶尔遇到一两辆运货的车之外,别的车很少见。

    小飞开的其实也是一两旧的客货两用的面包车,跟的又不紧,在明知道前面不会有岔路口的时候,小飞还动不动超一下图展堂。这就叫人更不会怀疑这是跟踪的车辆了。

    这一跟,就跟到了郊外,然后图展堂的车子拐进了一条岔路。这下,就不好再跟了,林雨桐赶紧道:“直行,不要犹豫!”

    等车闪过去,图展堂从后视镜里看了一眼。再往前开了二里,一拐弯,就是一片掩映在林子背后的别墅区。

    “回来了?”郝宁站在玄关的地方,冷冷的看着图展堂。

    图展堂点头:“回来了。”

    “我不催你,你是不会回来的。”郝宁哼笑一声,转身往客厅里去了。

    “宁宁,别闹了。我不是有闲工夫的人!”图展堂换了鞋进去,脱了外套仍在沙发背上,就往沙发上一坐,身子朝后靠着,满是疲惫的揉着眉心:“到了年底了,市里的会,省里的会,一天忙十二个小时,便是吃饭也得见下面来汇报工作的属下。好容易晚上的饭局完了,孩子那边老师又叫签字,你说我能不管吗?原本想等着孩子的作业写完了,睡着了就出来,结果孩子快高三了,如今作业写到十二点都完不了。这不,作业还没写完了,你的电话又来了,催催催的!宁宁,我们是大人了,你也不小孩子了,不能总这么耍脾气。我也不能二十四小时,只围着你转悠。”

    “那我回京去。”郝宁看他:“这些年我在京城,不是挺好。一年见上两次,跟牛郎织女鹊桥会似的,真的……我觉得特别好。我也没要求你什么对不对?既然你确实忙,我也不能不能一辈子圈在这屋里,送我回去吧……”

    “宁宁,再忍耐忍耐。很快的!”图展堂起身抱她:“我也想陪着你,只是如今……这不是身不由已吗?”

    郝宁盯着他看,良久,才展颜一笑:“那好啊!你洗洗睡吧。”她转身回了房间,顺手将房门反锁了,然后躺在床上,不知道为什么,心里蔓延出一种从来没有的委屈来。

    图展堂洗澡出来去开房门,结果房门推不开,他又叹气:“宁宁,又闹什么?”

    敲了两声门,里面却一直没有动静。

    他眼里闪过一丝黯然,直接去了沙发上,凑活着睡了。

    不大工夫,房门轻轻打开,有人给他盖上被子,然后又轻手轻脚的进去关上了门。图展堂睁开眼睛,眼里闪过一丝莫名的情绪。然后合上眼睑,不知道为什么,心里却憋的不行。

    林雨桐回去的时候,已经半夜两点多了。

    叫小飞去随便找个招待所安顿,她就从小门进去。小招里漆黑一片,该休息的早就休息了。林雨桐谁也没惊动,拨开窗户,又跳了进去。随便梳洗了,抓紧睡觉,七点半起床的话,还有五个小时的睡眠时间。

    只要睡眠质量好,五个小时足够了。路上跟四爷通了电话,告诉他明儿就能找到郝宁,因此,没什么要忧心的事了,就睡的更踏实了。

    小桃八点准点敲开林雨桐的房门,后面跟着小招的服务员,今儿的早饭又不一样了,但都是当地的特色小吃,林雨桐每样尝了一点,也就饱了。

    吃饭的时候,小桃打探呢:“林总今儿想去哪?”

    林雨桐朝外看了看:“天瞧着不好,预报的还可能有雪,也就不走远了。在近处转转吧。昨儿把城里转了,今儿去城郊……”

    好吧!小桃应的特别利索,却借口要把餐碟送出去的空档,给文局打了电话,厂子设在城郊,也是局里希望看到的。就是得提前打个招呼,可别叫下面乡镇上的谁给冲撞了。该注意的还是要注意的。

    林雨桐带着小桃又跑了半天,要回城的时候,林雨桐才故意转到那里路口,白天,就能看见那里掩映在林子后面的一片住房的一片屋顶。她就问:“那是哪里?像是高档的住宅区。住这地方挺好啊!”

    小桃马上道:“对!这就是咱们市里为了方便投资商安家,而特意盖的小区别墅。若是厂子建在这一片的,偶尔来出差,也好有个暂时落脚的地方。这里面的别墅,有卖的,也有租的。要不……您去瞧瞧!”

    林雨桐看了看,“到底是山区,气候和空气感觉都要好些。这要是夏天,这里倒是个避暑的好地方。”

    “对的对的!”小桃忙道:“我们西泽市的小气候是这样的,夏天早晚特别凉爽,要热,也就是中午那一两个小时。若是家里有老人,那这里就更适合居住了。”她朝旁边指了指,“您看那边,那是长寿镇,可是古镇。这长寿镇的名字,可是从古传下来了。如今市里的博物馆,还有出土的长寿镇的石界石碑,据专家说,可以追朔到明朝。如今,那镇里长寿老人比比皆是。我一个表嫂的嫂子就是那个镇嫁出来的姑娘,她爷爷的爷爷还活着,已经一百零五岁了。林总,宫廷御品不光是味道好,听说如今推出来的保健酒也极具养生价值,若是再在这个地方办厂,那这长寿养生,可正相合呢。”

    极力的推荐这个地方,小姑娘还挺能说的。

    林雨桐就笑:“本来觉得还行的,结果被你一说,倒是觉得真不错。那要不,先不回去,绕过去再看看。”

    小桃忙道:“都听您的。”

    小姑娘且激动着呢,如今这谁能引来投资,给谁奖励。跟客商的投资额挂钩。抽成百分之一。也就是引来一百万,就能得到奖金一万。这一个厂,也不是几百万能办下来的,至少也是千万以上的投资,这得多少钱呢。

    因此,做这个工作,很有些不遗余力。

    长寿镇是个不怎么打眼的镇子,没什么可看的。但这片别墅区却真是有看头的。

    林雨桐就说:“哪怕不是投资,找个避暑的地方也不算白来。”

    好像很有买别墅的意向。

    车子在小区门口停下来,小桃就去找人了。她是公干的,这边也配合的很。只放人进去,叫人随便看。

    这进来了,小桃陪着就有点碍手碍脚了。

    林雨桐看了看天,“这时间也不早了。看了这里,那镇子就去不了了。这么着,小桃帮我去镇子一趟,若是有他们镇子的详细资料或是招商优惠政策方面的材料,都给我拿过来。我也不再跑第二回了。”

    转了好几个镇子,只要长寿镇的,说明林总已经动心了。

    小桃应着,要走了却有些犹豫:“那您一个人……”

    “这一套一套房子看下来,你也该回来了。”边上还站着别墅区的负责人呢。

    小桃就给这人使眼色,“我跟你借辆自行车。”她不会开车。

    负责人就过去,到了小桃跟前,小桃才低声道:“是市|长亲自下令照看的重要客商,可别怠慢。我去去就回,也就半个小时,人可得看好了。”

    千叮咛万嘱咐的去了。

    负责人就陪着林雨桐在里面转。小区里白天基本是不见人的。林雨桐就说:“入住率不高啊!”

    这人赶紧道:“都是大忙人,晚上才回来的。”

    林雨桐抽出一叠子钱塞到这人手里:“问你个事,图书记是不是住里面?”

    “没有……没有的事……”他的视线朝北边漂了一下,这是下意识的动作:“绝对没有的事。”

    林雨桐摇头:“我是做生意,又不是纪委的。你怎知道图书记就不愿意见我?”说着,又塞了一沓子钱过去,“你就是拉肚子了,然后不得不去解决三急。客人是市里的重要客商,她要自己走动,你有什么办法?跟你有什么关系?”她点了点那钱:“你就是在这里干五年,你赚的了这么多吗?有这钱,在大城市买一间铺子,随便做点什么生意不赚钱!兄弟,跟什么过不去,都别跟钱过不去。这大人物的事,少知道一点就多保险一点。你说是吧!”

    这人拿着钱,犹豫的很。确实,再干五年,也攒不下这么多钱来。

    他大胆的伸出一个手指,意思是再给一万,我就走。

    林雨桐从包里又抽出一沓递过去:“行了吧!”

    “行!”这人将钱揣好,“我肚子突然疼了,然后叫人带我去镇上的诊所了。这几天我都会‘拉肚子’,然后治不好我就辞职了,以后不管出什么事都跟我不相干。”

    林雨桐点头,这人指了指北边:“五排三号,门口的海棠树上绑着红绸子的就是图SHUJI租的房子。”说完,转身就走。

    五排三号……海棠树上绑着红绸子的……

    到了跟前,林雨桐摁了摁黑色的栅栏大铁门边的门铃,可里面却一直没有动静。

    林雨桐就朝楼上看,楼上的窗帘被掀开一角,感觉有人在楼上朝下看。她就仰起头来叫对方看清楚她的脸,然后挑衅般的挑挑眉。

    她看过郝宁的照片,要说漂亮,也算是漂亮。她母亲是唱戏的,后来图洪涛还想办法把人娶回家了,想来漂亮是真漂亮的。加上郝安|邦也是相貌堂堂的人,闺女自然不会丑。

    可要是跟林雨桐这个本尊比起来,还是差着些的。尤其是林雨桐会?意粒?锍け芏痰囊皇帐埃?隼淳醯昧晾觥

    年轻又亮丽的女人,就这么站在楼下,挑衅的看着她。

    郝宁的第一反应会是什么?

    果然,一分钟都不到,门被打开了。郝宁看着林雨桐的眼神带着几分敌意:“进来说话。”

    林雨桐抬脚进去,后面的铁门就关了。她也不等郝宁,像是女主人似的直接就往里面走,进去之后,又一重门关上了。林雨桐没回头,直接往那个客厅去,郝宁跟进去,问道:“你是谁,怎么会来这里?”

    林雨桐转过身来看她:“你觉得我是谁?”

    郝宁上下打量林雨桐,一遍又一遍:“你……你我父亲派来的?”

    林雨桐有些讶异,“我以为你会说我是图展堂的情人。”

    郝宁脸上露出几分嘲讽来:“不!你不是!”刚开始以为是,但理智回来之后,她知道,这女人不是。这女人身上的气质绝对不会是做人情人的人。她身上的气质,其实很跟父亲身上的气质很像。结合自己的处境,她能想到的只有父亲。如果酒店那边的事被发现了,能想法子隐晦找自己的只有父亲。

    林雨桐点头:“知道为什么要找你?”

    郝宁没说话。

    林雨桐轻笑:“你倒是跑了,可你却害的姜有为成了杀人嫌疑犯。”

    郝宁面色一变:“姜有为……不是……我回来是跟姜有为约好的,我跟他联系他才去找我,我那天根本就没有约他啊!”

    没有约他?

    不对!

    姜有为的手机短信林雨桐是看了的,确实是郝宁发过一条短信,叫姜有为去三零九。

    林雨桐面色也变了,看来,有些事情得重新审视了,她问郝宁:“你的手机呢?”

    郝宁不知道什么意思,将手机递过去,林雨桐翻遍了,也没有那条短信。她把手机还回去,认真的看郝宁,这个样子也不像是说谎了。于是,她就问道:“你的手机那天一直带在身上吗?”

    郝宁皱眉,想了半天才摇头:“不是!”

    她那天到了酒店,在前台领了钥匙,进了三零六。一路颠簸,肯定得洗澡的。她当时进门把手提包和钥匙手机都放在了电视机前面,然后拉上窗帘,脱了衣服进卫生间洗澡。可淋雨却出了问题,头发都淋半干半湿了结果不出热水了。然后她又出来,穿上衣服打前台的电话,叫人来处理。

    结果进来两个人,一个是经理,一个是维修工。维修工进去了,问哪里出了问题。自己进去解说,维修工要察看水管,卫生间的门就虚掩了起来,里面挤不下那么多人,经理是站在外面的……

    “前后几分钟?”林雨桐问道。

    “一两分钟吧。”感觉很快!“那修理工说一时修不好,然后就出去汇报,那经理说给我换到三零九。钥匙就顺手给我了!”

    一两分钟时间,足够用她的手机给姜有为发一条短信,然后把已发送的短信再删除了。

    要不然怎么那么巧,来的时候直接就带了三零九的钥匙。

    这么说,郝宁根本就不是有意害姜有为的。

    林雨桐快速的给四爷发了短信,嘴上却没闲着,问郝宁:“你进了三零九了?”

    郝宁的眼神却躲了一下:“没有!我直接就收拾东西,不打算住了。”

    林雨桐轻笑一声:“那你怎么猜我是你父亲的人?你又紧张什么?”

    “我父亲不喜欢我跟图家人在一起。”她马上这么回道。

    林雨桐摇头:“那我之前说姜有为因为你成了杀人嫌疑犯,你为什么一点也不追问。很显然,你知道三零九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郝宁摇头,脸上露出几分不耐来:“没有的事……”

    不等她说话,林雨桐就朝前走了两步:“你在包庇什么人,对不对?什么人值得你包庇!”

    郝宁马上就变了脸色,冷冷的看着林雨桐:“你到底知道什么?”

    “你明明接受了309的钥匙,也知道有命案发生,你没有想要害姜有为,可其实已经把他和你的父亲放在了最危险的边缘上。我来问你,你说话却颠三倒四……那么我有理由怀疑,当时,你进入了三零九,并且在里面看到了一件足以指正凶手的物证,而这个物证偏是你认识的人的,不光是认识的人的,还是关系特别亲密的人的。于是,第一时间,你给他打了电话……”通话记录刚才看她手机的时候,已经顺便翻了,“可就那么巧,你一打电话,他就到了。他为什么会在附近,因为他就是凶手……”

    “不是!”郝宁瞪着林雨桐。

    “你难道没有怀疑过吗?”林雨桐看着她,“真的一点就没有怀疑过……怀疑他利用你,要再次打倒你的父亲,跟他的父亲当年打倒你的父亲是一样的……”

    郝宁的眼睛瞪的大大的,猛地尖叫一声,连连朝后退:“不是……不是……你胡说,展堂是个好人,他跟他父亲不一样……他不会害我……你们根本什么都不知道,只说图家不好,可不好的是图洪涛那个混蛋,不是展堂……为了保护我,为了保护我妈妈,展堂用剪刀捅了图洪涛三下,就在腰上,在脊背上……那年他才十四岁……那个时候我的父亲在哪……没人能保护我,没人能护着我妈妈,只有展堂……这世上谁都会害我,只有他不会……”她蹲在地上,靠着墙,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看着林雨桐像是看着仇人,“你什么都不知道,你凭什么这么说他!我从京城回来,确实是为了见他的……但也是为了帮姜有为的。这些年,姜有为帮了我不少忙,我这人不会跟人相处,在单位上处处得罪人,我没什么朋友,姜有为算是一个。姜有为有麻烦了,是我从图展颜那里知道的。展堂并不知道我回来了!而且,展堂不喜欢他妹妹,从来都不喜欢,他们俩兄妹的关系几乎是水火不容……”

    “可他开的车却记在图展颜的小叔子名下。”林雨桐说了这么一句,“如果你真认为图展堂没有问题,如果你坚信他们兄妹的关系不可调和……”她见对方情绪激动,就试着道,“是不是你和图SHUJI都落入人家的圈套里了?如今,这不光是要救姜有为和你父亲的事,还有你和图SHUJI……”只有将利害关系捆绑到一块了,她大概才会配合吧。自己才能从她的嘴里,窥探一点真相。那么不管图展堂是好的还是坏的,只能将这个人往好的设定。因为郝宁好像受不了刺激。她的精神状态不对劲!

    这么一说,郝宁蹭的一下站起来了:“你是说,有人好害展堂?”

    林雨桐就诱导:“那你想,你能认出来的物证,一定是对图SHUJI特别重要的东西。不说以图SHUJI如今的地位,没有亲手杀人的必要,便是冲动杀人,怎么可能把有标识性的东西落在凶案现场了?还这么巧,叫你撞到了。 ”

    “对!你说的对!”郝宁慢慢的缓和了起来,“我也觉得奇怪,这两天我一直在想这件事。展堂也跟我解释了,说这件事跟他没关系,但却很复杂。叫我不要插手。我闲着的时候我也想,我跟图展颜从来没有联系的,她怎么好端端的给我打电话……”

    “她打电话都跟你说了什么?”林雨桐拉她坐到沙发上,问道。

    郝宁的面色又不好看起来:“能说什么?不过是骂我不知廉耻,跟我妈一样这些话罢了。她还说,等我父亲倒了,等护着我的姜有为也进去了,看我还嚣张什么?想着跟她哥结婚,不过是痴人说梦罢了。还说……还说……”

    林雨桐看着她面上的流露出来的痛苦之色,心里一动,便道:“还说,图SHUJI 要跟别人结婚吧?”

    郝宁的手蒙着抓住沙发上的抱枕,却始终没说话。

    林雨桐想起昨晚都半夜了,图展堂重新回到这里,而不是留下来陪孩子,她就试探着问:“那位保姆云……”

    才一说保姆,郝宁的面色又变了,像是努力的压抑着什么。

    林雨桐想到,那位保姆很年轻,她接孩子开的车据说是孩子的亲姑姑送的,那么可以猜测,“她跟……图展颜的关系很好?”

    郝宁露出几分嘲讽之色:“不光跟图展颜的关系很好,对图洪涛也很孝顺……她还是辛欣的表妹,那两个孩子的表姨妈……是辛家打发来照看俩孩子的……”

    林雨桐突然觉得:对郝宁和图展堂恐怕得另外定义。这两人不像是害人的,倒像是被人算计进来的两个棋子。差别是,图展堂可能意识到了,可郝宁好像还懵懂着呢。

    因此,她做了个大胆的决定:“郝宁,我要见图SHUJI……”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