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软小说 > 网游小说 > 破谍 > 67 第六十五章 黑背
    第二日上午九时,董知瑜几乎是踩着真纪的后脚进了金桂旅馆三零六房间。【全文字阅读.】

    “她怎么样?”

    “她已经醒了过来,头脑是清醒的,但身体还在恢复中,尚且不能下床走动,好在今天早晨成功瞒过了西本医生的例行检查。”

    “她说了些什么?有没有话带给我?”

    “她询问了救援计划的细节,我所知有限,但她让我转告你,一切以你的安全为首,无论哪一步情况有变,与计划相左,都必须放弃。”

    “真纪姑娘,请你回去跟她说,她只要负责配合你,逃出大宅,其他的事情我和我的朋友们全部安排妥帖,无需担心,接下来的半天时间,如果她能够恢复走动则最好不过。”

    真纪点了点头,“你们牵挂、担心彼此的安危都很正常,这两三天以来,我看出怀瑾君有着超乎常人的意志力,我想,她的心中必有一个信仰,在支撑着她保持头脑的清醒,她身体的恢复速度也很快,从昨夜醒来到今早我离开房间,她已经由原先的吐字困难到可以说出成段的话,四肢也可以动弹,她毕竟受过专业的训练,我相信今晚她可以走出去,退一步讲,即便她行动仍然有碍,就像你昨天说的,我就算背着她、拖着她,也会把她带出去,所以董小姐你请不要担忧,放心去做别的事情吧。”

    知瑜看着真纪含笑的双目,她说话时这双眼睛里忽闪着真诚和勇气,传输给自己一种坚韧的力量,她勾起唇角,用一个笑容回报。

    “真纪,今晚就拜托你了。”

    “董小姐,我要救怀瑾出去的信念并不在你之下,所以请你放心。”

    傍晚的空气带着仲春特有的一丝慵懒,在这样一个晚上,沦陷的玄武城百姓已经开始习惯晦国人的统治,他们发现只要做顺民,家里也有米下锅,身上也有春衫换季,他们发现晦国人也不是特别的恐怖,跟小时候年画上看到的妖魔比,似乎要好一些。人的忘性和适应性究竟有多强?三年多以前的那场屠城,他们几乎都失去过:失去至亲,失去家园,失去钱财,失去尊严……可看看身边的人都是这样,他们渐渐认了,他们开始用宿命论麻醉自己,他们开始觉得活下去就是好的,活下去,锅里还有米,身上还有衣裳,以前常去的张家卤肉摊没了,这不街头又开了家李家卤肉,味道也还不错;学堂又恢复上课了,娃娃说班里一半的同学没能再来,但自己的娃娃还能继续去上学,只是多学了门晦语,这又有什么?

    董知瑜穿着那身白色压淡金暗花的云锦旗袍,新春献唱时穿的那件,云霞般轻柔地裹着曼妙的身躯,她将半长的秀发烫卷,妩媚地掖在耳畔,两天来渐渐退去血色的唇,则拿鲜艳的口红涂着,她必须让自己看起来秀色可餐,这是任务的一部分。

    出了家门,她也感觉到了那一丝仲春的慵懒空气,大腿上绑着的那柄短刀随着走动轻轻摩擦着丝袜,发出只有她自己才能听见的“沙沙”声,她抬头看了看天空。晚霞已将天边烫得熟透,眼看就要转黑消失了,昨夜的那轮朗月又升了上来,与月相望的,还有一颗明亮的星,她的心中不由升腾起一股豪迈之情。

    这种豪迈就像几个月前她踩着自行车去下关慰安营救人时那样,但又有不同,记得那时踩着自行车的双脚是发抖的,决心和冲劲构成了豪迈的全部,可这一次,她的双脚则稳稳地踏在这傍晚的柏油路面上,亦如此刻平稳的心,她知道,她的安排和准备都是充足的。

    若是可以选择,她希望此刻自己是在赶往董家老宅的路上,她希望去解救怀瑾的是自己,她恨不得下一秒就看到她,把她拥入怀中,仔仔细细地看着她,哪里疼了,哪里不舒服了,要不要喝水,冷吗,饿吗,想要和我一起逃离吗?

    三天而已,在她却足足熬过了三个世纪。

    但她不能。整套计划中还有更需要她的环节,怀瑾,我们努力,知瑜望着天上那轮皓月,过了今晚,你我就会重逢。

    新都大戏院处处打上了庆祝天皇生日以及欢迎各界官兵的标语,董知瑜早到了三刻钟,影院门口有警卫队检查每个韬国人的随身包具,董知瑜的皮包也被打开看了个仔细,之后又简单在外套口袋各处搜了搜。

    “董翻译,得罪了,快请进吧。”警卫队长陪着笑脸说道。

    二楼的贵宾区还空荡得很,只有几个工作人员在做着最后的清扫和布置。董知瑜来到女士更衣区,找到了挨在一起的二、四、六三个衣柜,它们果然都是锁着的。

    又来到指定的那座看台,距影片开场还有半个钟头,她必须侦查好,到时把炸弹放在哪里最合适。

    而她在来回走动时,一双眼睛正通过瞄准镜看着她,那是马路对面商场顶楼,埋伏在水箱旁端着阻击枪的马修。

    新都大戏院的二楼,四周墙壁上都镶嵌着宽大的窗户,这给马修寻找阻击点带来了很大的方便,若不是董知瑜有顾虑,他倒是愿意带着两个阻击高手,利用这得天独厚的条件,在戏院四周的建筑中散开埋伏,可既然董知瑜交代不让别人知道,他们此次行动的最终目标也不是杀人,只要能够起到掩人耳目的作用就可以了。

    董知瑜在那十几平米的看台转了两圈,竟没有找到一处可以掩藏炸弹的陈设。看台上的布置简单得:幕帘、茶具架、桌椅。桌子是最简单的那种,别说一枚手电筒大小的炸弹,就连一枚纸巾,恐怕都无处藏身,茶具架并没有门,只是一个临时的放茶具的地方,而且就立在前排桌椅一侧,恐怕她是没有本事把东西放上去而不被人发觉了。

    她想过到时把炸弹装进手提包里,启动后将包留下自己借故出去,但是当初在谍参班时,教官特意嘱咐过,如果不是死间,千万不要走这步棋,如果走这步棋,除非是只要现场爆炸,之后自己远走高飞,否则,现在的技术已经是可以查出爆炸源了,就是说,事后到现场侦查,通过皮包被炸碎的形态,是可以判断出爆炸源在她董知瑜的包里的。

    她也想现在就把炸弹拿进来藏进幕帘的褶皱中,但这一步无疑是更险的棋,因为据他所知,只要是这样的场合,晦*官进场前必定要有一次最后的清场检查,这可怎么办?

    而此时的董家老宅,真纪刚刚把幸子支开去,“你去看看原田少佐吧,刚刚来就喝醉了,真是恼人呢,早晨好像听今井大佐嘟囔说今天要把她转移出去,”真纪朝榻上的怀瑾努了努嘴,“到时如果需要我再叫你,幸子你可一定要来帮我啊。”

    待幸子走远,怀瑾睁开双眼。

    “怀瑾君,换衣服吧。”真纪边递上洗熨整齐的怀瑾的那套军官服,边扶着她坐了起来。

    怀瑾犹豫了一下,终究什么都没有说,她知道昏迷的这几日,真纪一直帮自己擦身更衣,恐怕这时候再顾忌什么,不免显得自己矫情。

    真纪却猜透了她的心思,其实如今怀瑾醒了,再坦诚相向,别说怀瑾,就连自己也颇觉尴尬,“你自己可以吗?我去里间再收拾一下。”

    怀瑾点了点头。

    等真纪出来,怀瑾已经一切妥当,端端地坐在榻尾,听见声响,便抬头看着她,随即绽出一抹微笑,竟和她几天前踏进这老宅时看上去无异。

    “真纪小姐,我们走吧。”

    真纪呆立了片刻,榻上端坐着的这个女军官,不再是这几天柔弱无助地晕睡在这榻上的那个女子,她不想怀瑾身陷这样的危险处境中,可也只有这几日,她才有一种怀瑾属于自己的错觉,只有这几日,她分分秒秒地守着她,凝视着她,听她的呼吸,感觉她的脉搏,可她要走了,也许她属于那个叫董知瑜的姑娘,这一生的缘分,也许就到此了吧。

    真纪也回了她一个微笑,只是内中暗含多少苦涩和不舍,也许只有自己知道,“怀瑾君,走吧。”

    怀瑾想要站起来,努力撑着手臂,可两条长腿似乎不听使唤,不在自己掌控中。

    真纪赶紧上前,托着她的手,给她一个借力点,怀瑾,就让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支撑,在这剩下的最后一晚。

    怀瑾站了起来,迈出脚,那军靴似乎从未如此沉重过,小腿上的肌肉稍一使力便酸麻起来,步履踉跄不堪。

    “等等,”真纪去到房间一角的矮柜中,自里面拿出一瓶清酒,打开瓶塞,洒在怀瑾的衣服上,又把剩下的递给她,“给,拿这个漱漱口。”

    怀瑾领会了她的意思,从这里到一楼杂货仓,要经过整个回廊,然后再下去一楼,从一楼楼梯口到仓库入口还有一段距离,这段路上难保不会遇到人,而她这种状态,如果不拿醉酒掩饰,势必要引起别人的疑心。

    距电影开场还有一刻钟,董知瑜在看台不停地踱步。冷静,冷静,她这样对自己说,可身上已经不由控制地渗出一层薄汗。

    这时,看台入口处外传来一阵脚步,待她转过身,一行人已经出现在那里,有今井、胡校,胡校旁边站着一个穿晦袍的高大男人,她认出来,那就是冢本恕,那个与她在玉佛寺有过一面之缘的军部特工。

    “哟西,董翻译,你能来我真高兴!”今井信男几乎要拍起手来。

    董知瑜笑了一笑,居然还能笑得出,她自己也恍惚了一下,“今井大佐,能和各位共赏影片,是我的荣幸。”

    今井哈哈大笑起来,“今晚不会有人再扫我们的兴了。”

    董知瑜知道,他说的是怀瑾,是那日在夜金陵的看台,怀瑾出马保护自己的事情。她心里恨得痒痒,可也只有献上一脸媚笑。

    一旁的冢本恕饶有趣味地看着她。

    “对不起,董翻译,请您出来一下,我们要例行检查场地。”一旁晦国警卫队的人对董知瑜鞠了一躬。

    果然,董知瑜庆幸自己并没有将炸弹提前藏好。

    董知瑜走了出去,站到今井一侧,却没想被地上坐着的一只面目狰狞的庞然大物吓了一跳,定睛一看,原来是一只体型硕大的狼狗,全副装甲,由今井一旁的一个晦*人牵着。

    “董翻译,这是佐野少佐的爱犬,是只训练有素的警犬,你不用害怕。”今井见状解释道。

    一旁那个被称作佐野的晦国人冲董知瑜点了点头,“董翻译,这只黑背叫‘次郎’,它可抵得上五个大晦国士兵呢,上个月在街上,五个士兵被赤空秘密组织的学生袭击,次郎冲了上去,硬是咬死了两个武装的赤空学生,保护了我大晦国五个士兵的性命。”

    董知瑜忍着内心的愤恨朝那只叫“次郎”的黑背看去,只见他伸着舌头不停喘息,口中的唾液顺着舌头滴下。

    “董翻译若是害怕,我把它拴在外面好了。”佐野指了指外面一根柱子,这便拉了黑背过去拴好,又从随身皮包里拿出一小块干肉,“吃吧,”他用晦语说,那黑背立马衔了去,大肆咀嚼起来。

    董知瑜看着那只狼狗,硕大的身体被一件特制的防弹衣裹着,防弹衣的肚皮处还有两只大口袋,看来这狼狗确实是当警力使用了,董知瑜走上前,“请让我也试试。”

    佐野递给她两块肉干,董知瑜接过来,递上一块,也用晦语对它说:“次郎,吃吧。”

    那狗先是朝她看了看,又看了看佐野,接着便从董知瑜手中咬过肉干,津津有味地咀嚼起来,董知瑜趁势拍了拍它的头,“真乖!”便将剩下的那块肉干攥在手里。

    待两人折回,冢本恕冲着董知瑜微微一鞠躬:“董翻译,我是冢本恕,是今井大佐的朋友,请多关照。”

    董知瑜亦对他颔首:“冢本先生,初次见面,也请您多多关照,今晚的影片可精彩呢。”

    作者有话要说:同志们,我没有完成党和人民交给我的任务,在我这边的这周结束前,没有让瑾瑜见上面。。。键盘在手中,可好像并不受自己控制,既要保证每一处必要的细节都交代完全以及每处情节都合情合理,又想让她俩快些见面,两者权衡,我选择牺牲后一个目标,还是保证剧情和细节吧。。。希望大家理解,作揖。

    ...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