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软小说 > 穿越小说 > 掌心宠 > 137 第一百三十七章
    夏初岚入睡很快, 只是手还抓着顾行简的衣襟,贴在他的颈窝里。

    呼吸细小温热,像是一团粘人的奶猫。顾行简忍不住微笑,低头亲了亲她柔嫩的脸颊,手轻轻地隔着被子拍她的背。

    他不是那种大喜大悲的性,其实他心中也是万分喜悦的, 但面上还是一贯的平静。他原以为这辈子会孤孤单单地一个人走完,从没有想过娶妻,生子。但自从遇到这个小东西,人生好像变得完全不一样了。变得有期待, 变得温暖,变得有烟火气。

    现在这个小东西的肚子里,还怀着他的孩子——也许就一粒豆子那么大,然后慢慢变成婴儿呱呱坠地,生命是如此神奇。

    他的手焐热了之后,才伸进被子里, 情不自禁地摸着她尚且平坦的小腹。她好像在睡梦中有所察觉, 咕哝一声,贴他贴得更紧。这是种极度依赖的本能, 他心底一片柔软。

    的确是太快了,快到他刚才诊出喜脉的时候,自己都不相信。

    他其实有些不知所措, 还没有准备好当父亲。但没关系, 从前他也没有准备好做丈夫, 人生总会有许多第一次。他还挺期待这个孩子的。

    外面的大雨渐渐停了,屋子里越来越明亮。顾行简睁开眼睛,看了眼怀里的人,轻手轻脚地从床上下来,坐在桌子旁边,铺好纸张。他凭借记忆画下那人的相貌,然后卷起来,轻轻开门出去。

    楼下的大堂已经不似刚才下雨时拥挤,只有三两桌食客,陆彦远和崇明便坐在其中一桌。

    刚才思安兴高采烈地跑下来,拉着崇明直接说夏初岚有喜了,然后又风风火火地跑到后院去了。

    陆彦远听到她怀孕时,心中骤然一凉。原来她刚刚那样是怀孕了?她跟顾行简才成亲多久,这么快就有身孕了?顾行简跟她……他一时思绪复杂,默默地喝了好几杯水,整张脸冰冷肃杀。

    若她是他的女人,若她有他的孩子,他应当会欢喜到疯了吧。

    崇明坐在他身边,原本想问问他为何出现在这里。但看到他的脸色,也知道他心情很不好,便没有说话。

    顾行简下楼走到他们旁边,将画从袖中抽出来,交给崇明,然后对陆彦远说道:“这里人多,我们到外面谈吧。”

    他们找了家离客舍不远的酒楼,因为刚下过雨,酒楼里也没什么生意。掌柜听他们一口气要了二楼的三个雅间,喜笑颜开,亲自领他们上楼挑选。这酒楼不大,二楼统共也没有几间屋子,顾行简随便挑了角落里连排的三间,径自走到当中的那个雅间里。

    大凡官场的人谈要紧的事情,为了怕隔墙有耳,都会这么做。

    坐下以后,顾行简随便点了些茶水,掌柜叫人摆好了银质餐具就退出去了。

    陆彦远艰涩地问道:“她还好吗?”明明不应该他问这句话,但却忍不住关心。

    顾行简看了他一眼,年轻英俊的脸,身上还有常年行军打仗形成的气势,的确是十分出众的人物。这样的人,不会缺女孩子喜欢。此刻陆彦远的眼神里透露出一股由衷的关心,顾行简提壶倒了水给他:“无事,睡着了。”

    一时之间两人都无话,无论是他们的身份立场,都不该坐在一起。雅间里显得十分安静。

    陆彦远心中虽晦涩难当,但没有忘记自己此行的目的,开口说道:“在我说明来意之前,我想问问你,你心里是如何看两位郡王的?你觉得恩平郡王一定会登位?”

    顾行简端起白瓷的杯子,喝了一口:“天底下的事没有绝对。我如何看两位郡王的不重要,重要的是圣心。皇上会挑一位最适合继承大统的人。”

    这是场面话,不过顾行简说话向来是滴水不漏,至今没有人能猜透他的心思。陆彦远此行有一半是赌运气,也没期望顾行简真的会帮忙。他跟顾行简政见不合,但也着实看不惯父辈在背后使些卑劣的手段,帮恩平郡王争夺皇位。

    他本来应该找吴璘商议,至少英国公府与吴家一直都有不错的交情。可吴璘常年在边关,又是武将,论文官的手段,还是要问顾行简。

    其实陆彦远与普安郡王也没什么过硬的交情,只不过他一直觉得父亲是大忠之臣,没想到跟着岳父行这些卑鄙之事。既然被他听到了他们的对话,他就不能坐视不理。

    “有人可能想让普安郡王回不了都城。”陆彦远斟酌地说了个开头。

    顾行简拿着杯子的手一顿,有些意外。他知道如今都城里有很多大臣都倒向了恩平郡王那边,恩平郡王背后是皇后和吴家,吴家虽说已经大不如前了,但是还有不少族人在朝为官。何况吴皇后的妹妹是崇义公的夫人,加上崇义公府这层关系,恩平郡王的胜算好像很大。

    对顾行简来说,恩平郡王虽然赢面大,但为人却过于急功近利,也没有为帝王者的心胸。反而到成州听吴璘说了赵琅的事以后,对这位普安郡王有了全新的认识。

    赵琅也许并不聪明,以他的身份地位,完全可以用别的法子去做现在做的事。可他的决心,还有那份果敢,却不经意间打动了顾行简。

    重诺守义之人,能差到哪里去?就算有些冲动鲁莽,但这远比狡诈狭隘来得安全多了。但仅仅是这样,还不足以让顾行简全然支持他。顾行简更在意的是那份他要寻找的名册,这关系到许多人的性命。

    顾行简暗自思量,面上仍是不动声色,陆彦远继续说道:“我无意间听到的,但不知道他们要用什么办法。我小时候进宫陪两个郡王读书,但多年不见,对普安郡王也没什么印象了。我只是不想他们用卑劣的手段除掉他,这不是为人臣子该做的事。”

    “世子读过兵书,应该知道兵不厌诈。各为其主,其实也算不上卑劣。若顾某想要拥护一人,也会这样做。这是最简单,又行之有效的方法。倒是世子与家中作对,可想过后果?”顾行简放下杯子,淡淡地说道。

    陆彦远没防备顾行简一下就猜出来,表情错愕了片刻,转头看向窗外,淡然地说道:“我都是死过一次的人了,什么样的结果承受不了?如今也不过是尽臣子的本分罢了……大不了被赶出家门,我也不在乎了。事情我已经告诉你,至于你想怎么做,我左右不了。”

    他起身站起来,要走出去,顾行简又叫住他:“世子可知道普安郡如今人在何处?”

    “怎么,他不在兴元府吗?”陆彦远皱眉问道。

    顾行简摇了摇头:“他已经失踪多日,无人知道他的行踪。所以就算你想保他,也要先知道他的下落。”

    陆彦远愣在原地,一时也没有主意。利州路他并不熟,原本以为只要到兴元府便能找到赵琅。可赵琅不在兴元府,他接下来要怎么做?这时顾行简又说道:“我得到一些线索,普安郡王可能在成州辖下和县的采石村出现过。世子若无别的要事,不妨过去寻一寻。”

    陆彦远又看了顾行简一眼,实在捉摸不透他的想法。他刚才把自己撇得很干净,似乎不想卷入到两位郡王的事情当中去,却又隐隐给他指点,让他去帮普安郡王。顾行简这人心思藏得实在太深了,不愧是混迹在官场二十年,从布衣平民一步步走到今天这个位置的。

    临走时,陆彦远想让顾行简好好照顾夏初岚,又觉得自己说这话很多余。顾行简对夏初岚如何,他心里已经很清楚了,何况如今他们都有孩子了……他没说什么,径自离去了。

    等他走了,崇明才从外面进来说道:“我将画像交给两个暗卫了,他们已经启程去采石村。您为何要将普安郡王的下落告诉英国公世子?他若是打着保护殿下的名号,欲加害于他,那……”

    顾行简淡淡笑了下:“你大概不太了解陆彦远这个人。他为人十分正直,行事光明磊落,不会表面一套背后一套。若是别人来找我,我自然不会信。但我却可以把寻找殿下的事交给他去办,好全力对付完颜亮。”

    崇明腹诽道,相爷心可真大,没见过这么夸自己情敌的。

    ……

    傍晚时分,城中西北的一个巷子里,有穿着风帽的影子上前敲了敲一扇不起眼的木门。

    门后响起问询的声音,那人回答之后,才被允许入内。

    他被带到一处堂屋里,不久便有个梳着辫子,戴着毡帽,穿着棉袍,体型十分强健的男子走过来。此人正是金国的海陵王完颜亮。

    那人行礼道:“谢大人要小的来向您报信,顾行简到了成州。昨日连夜跟吴璘将军到了府衙要了各县的舆图,但也不知他们究竟在商议什么。早上还特意把谢大人支开了。”

    完颜亮坐下来,双手扶着乌木椅子的扶手,朗声说道:“顾行简居然来了?这下可真是热闹了。你回去告诉谢方吟,他不是顾行简的对手,让他这段日子尽量夹着尾巴做人,别使那些小心思。等本王在成州的事了,会尽快离开的。”

    那人应是,又道:“谢大人还要小的问问,王爷什么时候才能让他调回南方?”

    完颜亮双目一瞪:“急什么!本王让他去金国做大官,他不愿意,非要留在大宋做汉臣。难道本王的手还能伸得那么长?总要时间打点,你先回去吧!”

    那人不敢再多言,灰溜溜地退下去了。

    完颜亮独自坐了一会儿,神情凝重。对他来说,吴璘已经是个□□烦,再加上老对手顾行简,恐怕在成州很难掩藏行踪。他对顾行简的印象还停留在几年前带着几十人的使臣团来金国议和的那个清瘦的男人。宋人就是文弱,但顾行简身上有一种宋人的气节,便是这种气节,致使他们金国久攻大宋不下。

    随从进来禀报道:“王爷,城内都搜查过了,还是没有完颜宗弼的下落。那厮十分狡猾,只出现了一下就不见了。这是大宋境内,您身份特殊,实在不能久留。”

    完颜亮气道:“那厮抢走了本王辛辛苦苦囤积了半年的铜钱,本王实在咽不下这口恶气!非得抓他回去千刀万剐不可!……什么人!”他朝门外大喝一声,已经拔出随从腰上的弯刀,快步走出去。

    赵韶站在门边,手中端着托盘,连忙低下头:“妾是无意的……只是来给您送些茶点……”

    完颜亮看到是她,把弯刀丢还给随从,耐着性子说道:“以后这里你少来。”

    “是,妾知道了。”赵韶轻声应道。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