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软小说 > 穿越小说 > 掌心宠 > 71 第七十一章
    夏初岚离开临安之前分别派人去顾家和相府送信。顾行简不在相府,南伯说他有事离开了都城。夏初岚无奈,在三叔的督促之下提前打道回府。

    马车出了城门夏初岚撩开车窗上的帘子无意地朝外看了一眼道旁依依惜别的男女正是萧碧灵和凤子鸣。凤子鸣风流倜傥,眉眼细长天生就是多情俊俏的模样难怪招女孩子喜欢。

    她这个角度只能看到萧碧灵的侧影,柔美俏丽的模样,如春天豆蔻结在枝头。

    夏初岚猜测凤子鸣大概是如愿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了。上次他帮忙抓住了韩湛父子,他们之间可以算是两清了。凤子鸣这个人其实说不上好坏,只不过一心想要往上爬的普通人罢了。在这个权力即代表一切的时代举士登科,出身名门,并不代表着衣食无忧。

    诸如裴永昭也算是进士,却始终在低等官吏之间游走。而凤子鸣出身于蜀中的名门,盛名之下其实难副。反观顾行简凭借自己的能力用短短二十年的时间便走到了今天的位置其实可以算作一个奇迹了。

    天时地利人和缺一不可。

    马车还没有驶出去多远,忽然猛地停了下来。

    六平在马车外说道:“前方何人!为何拦住我们的去路?”

    外面响起了一个轻柔的说话声音,随即有人在马车旁急声说道:“妹妹,你在车上吗?我有话想跟你说。”

    是莫秀庭的声音。

    夏初岚叹了口气,下了马车,看到眼前原本娟秀的女子,只随意绾了个发髻,妆容也没有前两次见面时来得精致,眼底有深刻的青影。她一看到夏初岚,就握着她的手腕说道:“夫君现在危在旦夕,一直在喊你的名字。妹妹,你跟我去英国公府看他一眼可好?”

    夏初岚轻轻抽回手:“夫人,我当不起这一声妹妹,还请你收回。你应当知道,我是待嫁之身了。而且我不是大夫,你应该让翰林医官去看世子。”

    莫秀庭呆呆地望着她,咬了咬嘴唇又说道:“皇上派了翰林医官来,可汤药都灌不下去。医官说他求生的意识很薄弱你知道我多么艰难才把他盼回来吗?我不能这样看着他死。医官说,如果有人能唤醒他的意识,那就还有救,否则”她哽咽起来,又去拉夏初岚的手,“我知道他娶我是被迫的,他心里最喜欢的人一直是你。如果你能让他活下来,你要我做什么都愿意!”

    夏初岚扯了一下嘴角:“真的什么都愿意?”

    莫秀庭的脸色白了白,却十分坚定地点了点头。反正夏初岚现在已经许给顾行简了,肯定不会提出要正妻之位。

    “可惜你那里还真没有什么东西是我想要的。”夏初岚笑着说道,抬眸看到莫秀庭身后,另一个妇人正缓缓地走过来。那妇人的眉眼之间跟陆彦远有些许相像,身材臃肿,面相威严,却没有陆彦远长得好看。她的脸色不太好,步履蹒跚,扶着身旁的侍女。

    “母亲,您怎么过来了?”莫秀庭转身说道。

    原来这就是英国公夫人。夏初岚先前没有见过她,只知道原主算是她间接逼死的,所以对她没有什么好感。一个高高在上的贵夫人,随意就可以捏死一个平民,这就是特权阶级。

    许氏三年前派人去泉州打听消息的时候,就听说夏初岚是个远近闻名的大美人。她自认将近半生,阅人无数,但也从未见过如此貌美的姑娘,怪不得儿子当初百般对抗家里,也要跟她在一起。

    “夏姑娘,大郎为国浴血奋战,死里逃生,却因为听闻皇上将你许配给顾相的消息而一病不起。就算你不看在你们曾经的情分上,哪怕是看在他是为国负伤的份上,请你去看看他行吗?”许氏几乎算是低声下气地说道。

    可怜天下父母心。曾经高高在上的英国公夫人,如今为了陆彦远,竟然来求她了。

    夏初岚说道:“夫人应当最清楚,我跟世子之间的恩怨,三年前就已经结束了。此事还是您一手促成的。他为国流血负伤,我十分钦佩,也衷心希望他能好起来。不过我不能跟您去这一趟。”

    许氏抖了抖嘴唇:“你”

    夏初岚淡然道:“夫人想说我不识抬举?这几年我变了很多,唯独这点,好像没什么变化。我既然已经有了夫家,便不能不守妇道,再与旁的男子有所瓜葛。我言尽于此,希望世子早日好起来,还请你们以后不要再来打扰我的生活了。”说完,她微微一礼,已经转身上了马车。

    许氏和莫秀庭双双愣在原地,眼睁睁地看着马车离去。

    莫秀庭没想到夏初岚的态度如此坚决,好像英国公府在她眼里就不值一提似的。她不信。若真的视富贵如浮云,又怎么会攀上顾行简,还得了正妻的位置?这可比当陆彦远的侧夫人风光多了。

    “我们走。”许氏狠声说道。她一贯是不求人的,要不是看陆彦远真的危在旦夕,还在心心念念这个狠心的丫头,她才不会多方打听,亲自来这一趟。

    萧碧灵目送凤子鸣的马车离开,幽幽地叹了口气,左右寻不到萧昱的身影,便询问侍女。侍女说萧昱刚刚走开了,也不知道去哪里。事实上,萧昱在萧家是除了宋俭以外最有权威的人,谁敢过问他去做什么。

    过了会儿,萧昱手里提着一袋炒栗子回来,面无表情地说道:“人也送了,回去吧。”

    萧碧灵抿着嘴说道:“哥哥还是不喜欢凤哥哥,对么?”

    在萧昱看来,像凤子鸣这种善于钻研的小人,自然入不得眼。要不是怕朝中的主和派官员再打和亲的主意,会把萧碧灵牵扯进去,他绝不会这么轻易地答应凤子鸣的求亲。

    他扫了眼萧碧灵的腰上,忽然问道:“早上出门的时候,见你佩玉了。那块玉佩呢?”

    “刚刚我给凤哥哥了,当做定情信物。凤哥哥也把祖传的玉镯给我了。”萧碧灵伸出手腕,得意地晃了晃手腕上的玉镯。

    那玉镯成色尚可,但怎么能跟萧家祖传的玉佩比?

    “胡闹!”萧昱轻斥了一声,可凤子鸣的车马早就走远了,现在哪里还追得上。

    “你可知道那块玉佩是祖传的,不能随便给人的?你做事之前为何不动脑子!”萧昱口气严厉,萧碧灵缩了下肩膀,小声道:“凤哥哥给我的这玉镯也是祖传的啊”

    萧昱狠狠地瞪了她一眼,再不理她,大步走到马旁,翻身上马走了。

    萧碧灵扁了扁嘴,真不喜欢哥哥这阴晴不定的性子。好像小时候就是这样,旁人都不知道他在想什么。萧家是前朝的皇族,太祖曾是萧氏的部将,从萧家手里夺得江山,所以留有遗训,要皇室善待萧家后人。她从出生就是花团锦簇的县主,高高在上,锦衣玉食。

    她不懂哥哥为何眉宇间总有一股化不开的忧愁。莫非是对现在的日子还有什么不满意的地方?

    “我们也回去吧。”她吩咐左右,懒得动脑瓜去想。反正也想不明白。

    一行人伺候她上了马车,往城中行去。

    几日后的下午时分,夏初岚的马车回到绍兴。这次回来与上次时的心情截然不同,有种尘埃落定的感觉。这几个月,三叔应当不许她再去临安了。本来有些沮丧,但刚好这段日子,跟赵嬷嬷学些女红,以后少不得有些缝缝补补的事情。虽然赵嬷嬷肯定是要陪她嫁过去的,但有些事,还是亲力亲为比较好。

    夏初岚这么盘算着,等到了家门口,看见门外又围了很多人。六福带着家中的护院驱散人群:“走开走开,有什么好看的!”

    夏初岚拨开人群走上前去,看到裴永昭笔直地跪在门口。这厮脸皮真厚,果然追到绍兴来了。

    夏初荧站在台阶上,皱眉看着裴永昭:“你我已经和离,不是夫妻。我不会再跟你回去了。”

    裴永昭跪挪了几步,抬手说道:“阿荧,离开你之后我才知道自己有多重视你。以前都是我不好,不懂得珍惜你。可你肚子里怀着我的孩子,以后又能嫁给谁呢?只要你回心转意,我保证给你做牛做马,你就原谅我这回吧!你若不答应,我宁可跪死在这里!”

    夏初荧的眉头皱得更紧,也不说话,直接转身进去了。

    思安在夏初岚身边小声说道:“这人还真是不要脸,在临安缠着三老爷还不够,还敢跑到夏家来。奴婢过去骂骂他。”

    夏初岚拉着她的手臂:“这件事让二姐自己拿主意吧,我们别管。”

    思安应了一声,从裴永昭身边过去的时候,还是对他做了个鬼脸。

    夏初岚知道裴永昭的的确确不是什么好男人,但夏初荧毕竟怀着他的孩子。孩子出生以后,夏初荧如若改嫁,新的夫家未必会善待它。而若是将它留在夏家,倒也不是养不起,而是没有父母在身边的孩子,着实可怜。

    何况如今夏家已经不同于以前。裴永昭为了得到好处,势必加倍善待夏初荧,也不会像从前那样了。

    所以还要看夏初荧自己怎么选。

    裴永昭在夏家门口一直跪到天黑,任六福他们赶也赶不走,夜里跪晕了,被送到医馆去,夏初荧也没有去看的意思。众人都以为他会就此作罢,哪知道休息几日,他又来了。颇有几分三顾茅庐的意思。

    夏初岚懒得理会他的事,去问赵嬷嬷关于针线的事情。

    顾家已经派人来通知过婚期,赵嬷嬷觉得赶是赶了点,但宰相姑爷和姑娘的年纪都不小了,早点成亲也能早些添上孩子。她正愁找不到机会跟夏初岚说说房中的事情,见夏初岚主动拿着针线来问,就说道:“姑娘,既然婚期已经定下来了,有些话我可得给您好好说说。”

    夏初岚见她一本正经的模样,点了下头:“嬷嬷尽管说就是了。”

    “您可知道新婚之夜要怎么做?”

    夏初岚被她问得脸红,轻轻摇了摇头。男女之间的事,她多少知道一些,但没有亲身经历过,大都停留在理论知识。新婚之夜,必定是要跟他合房的她只要一想到这件事,就觉得浑身发烫,莫名地有些紧张。

    赵嬷嬷语重心长地说道:“姑爷是宰相,百官之首,虽然洁身自好,但难保身边没有乱七八糟的女人往上贴。而维持夫妻关系最好的方法,自然就是床笫之间的欢愉了。他比您年长,自然是会加倍地疼爱您,可您也别让他胡来,尝着新鲜了,就适可而止。得让他总想着您的好,这样才不会去外头偷吃。”

    赵嬷嬷看夏初岚的表情,接着说道:“这种事一般都是男子主动的,姑娘倒也不必怕。初次有些疼,往后就好了。”

    夏初岚被赵嬷嬷唬住,手指略微收紧,心里砰砰乱跳。她道行还不够高,没办法像赵嬷嬷一样,脸不红心不跳地谈论这些事。

    赵嬷嬷又去拿了一些书册过来,推到夏初岚的面前。夏初岚随手翻开,里面是一幅幅香艳的图画,男女交缠在一起,袒胸露乳,姿势百态,细节都画得很清楚。她脑中嗡地一声,一下子合上了画册。这可不就是传说中的秘戏图?赵嬷嬷从哪里搞得这些东西

    “姑娘别觉得害羞,得好好看这些,这样才能把相爷抓得稳稳的。”

    夏初岚无奈地撑着额头:“赵嬷嬷,这些东西有用吗?”

    赵嬷嬷严肃起来:“姑娘可不能还当自己是个孩子了,成亲以后最重要的就是侍奉好夫君。连公主下降前,都有专门的嬷嬷教授这些的。您拿回去好好看看,有不懂的再来问我。”

    夏初岚觉得自己大抵是不会看这些东西的,容易胡思乱想不说,还会激起她想念那个人的心思。想想要四个月不能见面,她不能光顾着想他,要做些别的事情来分散注意力。

    裴永昭后来又上门几次,都没有打动夏初荧,他也就不来了。

    到了九月,都城中传来消息,金国的使臣重新与宋朝议和。大宋不再向金俯首称臣,改为兄弟之国,岁币也由原来的二十万白银降到了十五万。朝中有很多大臣反对议和,认为应该一战到底,连百姓都聚在朝天门附近请愿。但皇帝最后还是在议和书上盖下了御印,于是主和派又被言官一顿猛烈地抨击。

    顾行简大概真的很忙,一直都没有消息。顾家按时派人来下聘,一箱箱的聘礼抬进夏家,燃放爆竹,街坊邻居都围到夏家门前看热闹。都知道是宰相要娶一个商户女,街头巷尾都在议论这件事。

    那之后绍兴的上下官员,大小富贾也都往夏家送礼,库房都堆不下了。思安帮着王三娘整理清单,每日累到腰酸背痛。

    夏初岚一边准备婚事,一边忙于家里的生意,也没有太多的闲暇时间。

    十月份天气转凉,解试放榜,夏谦得了绍兴府的第四名。按照礼俗,各州府要请这些通过解试的试子们宴饮,试子们还要回请考官和恩师,夏谦每日都早出晚归。

    他这回的名次可比上回高多了,家里也十分地欢喜。

    夏初岚将东西从水榭搬回了屋子里,帘幕也由竹帘换成了厚重些的棉帘,既能透气还能防风。因为她天生有些畏寒,提前用了一个火盆。她这段时日也在积极地调养身体,可宫寒体虚、晕眩之症都是从娘胎里带出来的毛病,李大夫也说以后可能不容易怀孕生子。

    夏初岚隐隐有些担心。万一这身子不能怀孕,他会不会介意?这个时候的人对于子嗣还是十分看重的,她如果嫁过去之后不能很快地生下孩子,估计顾老夫人那边也会不好交代,到时候说不定就会让顾行简纳妾了。

    她有时候也会想,他们之间并没有很坚定的感情基础。她喜欢他是因为一股冲动,他喜欢她也有些突然,好像一下子从陌生的男女拉近到夫妻的关系,速度实在太快了。若是成亲之后他后悔了,想要另寻新欢或者纳妾,她该怎么办?

    这时,思安走进来说道:“姑娘,二夫人和四姑娘求见。”

    上回韩家的事情以后,韩氏着实消停了一阵子,缩在松华院里,基本不怎么出来走动。偶尔在北院老夫人那边碰上了,也只是相互间点头打个招呼,并无太多交集。

    “让她们进来吧。”夏初岚翻着账本,淡淡地说道。

    韩氏本来也不愿过来玉茗居,但关系到夏初婵的终身大事,不得不来这一趟。她听说夏静月的婚事已经定下了,临安的吴家,也算书香世家。吴家本来有些犹豫,后来皇后出面,才欢欢喜喜地答应了。想来这其中也有顾行简的原因。

    韩氏说明了来意,又给夏初婵使眼色,夏初婵讨好地说道:“请三姐姐给婵儿做主。”

    韩氏附和道:“初岚,你福气好,能够嫁给相爷,家里的兄弟姐妹自然都跟着沾光。静月的事你都让相爷出面了,初婵可是你的嫡亲堂妹,你也希望她能嫁得好一些吧?”

    夏初岚合上账本,径自看向韩氏:“二婶觉得,什么样的家世才能配得上初婵?之前余姚县令的家世不比吴家差,蒋县令为官清廉,家风清正,对商户也没有偏见。是二婶你们一心想要与凤大人结亲才错失了这门良缘。”

    夏初婵觉得自己生得貌美,自然不能嫁得比夏静月差。夏静月是嫁到临安去,她若是嫁给余姚县令的儿子,不是还得到余姚县去?那种乡下地方,她才不愿意去。

    “余姚县令有什么好?姐夫贵为宰相,临安那么多的官家子,他只要肯出面,还怕没人愿意娶我吗?姐姐若觉得不好开口,那我自己写封信给他说。”夏初婵说道。

    夏初岚伸手拍了下桌子,严厉地说道:“夏初婵,你给我记住。夏家是夏家,他是他。你若想利用这层关系给自己谋求好处,就大错特错了。你的婚事有二叔二婶给你做主,该嫁什么人家就嫁什么人家,不准打他的主意。”

    夏初婵咬着嘴唇,一下站了起来:“你都可以嫁给宰相,为何我要嫁给县令的儿子?我的婚事你不帮忙就算了,等着瞧吧,我一样可以嫁得很好!”说完,她不管不顾地冲了出去,韩氏只能起身追出去,一把扯住她的胳膊:“你这孩子怎么这么沉不住气。你的婚事还得靠你三姐姐,撕破脸对你有什么好处?”

    “娘,您看她说话的口气,像要帮我的样子吗?她自己嫁得好了,就见不得我们二房好。”夏初婵越想越委屈,直接说道,“娘,我要出去走一走,说不定能撞见更好的姻缘。”

    韩氏皱眉,斥道:“你疯了,你一个姑娘家,出去若是遇到坏人了怎么办?你给我老实呆在家里,哪里都不准去。眼下你兄长考上了解试,明年开春若能高中,自然会做主为你选一户好人家,你不用着急。”

    夏初婵嘴上没说什么,心中却很不服气。那些囿于内宅的女子,像大嫂和二姐,都没有好下场。反而像三姐和五姐那样的,到更广阔的天地里去,反而会有更好的机遇。三姐遇到宰相有什么了不起的?也许她能遇到更好的。

    第二日,韩氏看到夏初婵睡到日上三竿了还不起床,便让夏初荧去叫她。过了一会儿,夏初荧急急忙忙地回来,手里拿着一封信,喊道:“娘,婵儿不在房中,只留下这封信!”

    韩氏心中一惊,迅速地拆开信。夏初婵在信中说,她到扬州的姨母家里玩一阵子,散散心。因为怕韩氏不准,所以自己带了两个贴身的侍女和嬷嬷连夜走了。她还说要韩氏别担心,等到了扬州会再给她写信。

    韩氏又气又急,差人去告诉夏柏茂,要把这小丫头给追回来。她长到这么大,还没独自出过家门,若是有什么三长两短可怎么办?

    夏柏茂很快从铺子里回来,接过夏初婵留下的信看了看,叹气道:“这丫头胆子越发大了,竟然敢离家出走。”

    “老爷,您可得想想办法”韩氏抓着夏柏茂的手臂说道。

    夏柏茂说:“我已经派人去渡口问过了,凌晨有一艘客船就是去扬州的,这会儿恐怕都已经开出去很远了,追是追不上的。好在我们带她去过几回扬州,那客船也是直接抵达的。你赶紧写封信给大姐,让她在扬州的渡口做好接应。”

    “好,我这就去。”韩氏忙不迭地点头。 71|第七十一章个人作品是 由【无*错*小-说-网】会员手打首发,更多章节请到网址:.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