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软小说 > 科幻小说 > 林门闺暖 > 第七百四十四章 夜深沉
    陪着林念儿吃了糖葫芦,做了樱桃毕罗,又吃了这个时节最为适宜的槐叶冷淘,里头放了切得细细的火腿儿、胡萝卜、菘菜、念儿喜欢的酸笋儿....

    又陪着林老夫人用了晚膳,待漫天繁星满天之时,林暖暖趴在珠玉阁热气腾腾的香汤里头时,才知道匆匆而来又匆匆离去的薛明睿,却在林国公府的书房里同林宇泽待了半个时辰,其间还动了笔墨。

    不知道为何,林暖暖立时就联想到了自己日间让薛明睿写好,却又被它揉掉的放妻书。

    待从香汤中出来,顶着薛明珠的喋喋不休,林暖暖还是找了个理由去了馨园。

    薛明珠所知不多,无意中说的话,却让林暖暖忐忑难安,想想还是亲自去找林宇也问个清楚比较好。

    却不料,去了馨园,竟然碰上了窦婆婆。

    她一度以为,薛明如何在诚郡王府所说不过是为了她去庄子上辨认那人的托词,却不料,窦婆婆果然来了,且,来了却并为惊动到她。

    此时自然是不好再问旁的,夜没了心思。

    林暖暖压抑着心头的喜悦,快走几步就至了那个有些佝偻的身形处。

    “窦婆婆,你来了?”

    林暖暖的嗓音有些发紧,一别数日,想不到,再见面是,居然生出了别样的眷念。

    “阿暖,你来啦!”

    声音还是那般的沙哑,还是那样的磨耳,可在林暖暖听来,却是有如天籁。

    人非草木孰能无情,三年的朝夕相伴,舍不得的又何止是窦婆婆一任?

    “你……您来啦!”

    林暖暖话说的不怎么利落,手却快于心,早早就握住了窦婆婆的手。

    “什么时候来的,怎么方才不唤我?”

    林暖暖的目光和窦婆婆相交,窦婆婆笑得分外慈祥,脸上纵横的沟壑好似也柔和了许多,她轻轻地摩挲着林暖暖的手,仿佛怕吓着她,声音也是少有的低沉:

    “日间来了,头有些疼,怕染了风寒,再过给你。”

    “怕什么,我身子多好,您又不是不知道。怎么样,还疼不?”

    林暖暖说话不自觉地就带出了娇嗔的味道,惹得李清浅跟着也笑了一回。

    想不到这个面相不善的婆子待自家小暖儿倒是不错。不过,不知道她此番而来是为何事,李清浅还是有些戒备地唤了声林暖暖:

    “就是怕你缠着婆婆说个没完,这才想让她歇一晚上,明日再说话。”

    想不到,这么晚了,这丫头居然过了来。

    “回去吧。”

    窦婆婆又摸了摸林暖暖的手,这才恋恋不舍的放开。

    “您的手怎么这么凉?”

    林暖暖并没有放开窦婆婆的手,过了最初的激动,心情渐渐平静了下来,这才开始觉得有些蹊跷:

    为何窦婆婆现在过了来,她不去紫金山了?

    还有,

    林暖暖下意识地将窦婆婆耳畔的白发往后掖了掖,发现从前略有些花白的头发已然如霜染满头。

    窦婆婆也笑,拿手不自在地摸了摸头发,讪笑:

    “看看,如今婆婆是否如你所说,变成了视茫茫,发苍苍,齿牙动摇的老东西了!”

    “您...还好..…….”

    虽然对她有情分,但是她俩却从不是个可以无所不谈的对象。

    林暖暖只好浅笑着安慰她,目光频频地打量着窦婆婆,待上第二遍茶时,终究还是打破满室的寂寥,发问:

    “婆婆来了京城,不走了可好?”

    窦婆婆叹了口气,这一回若能全身而退,自然是不走了,可若是...

    她深深地看了眼林暖暖,答非所问:

    “阿暖,我来给你送嫁妆的。”

    林暖暖脸上倏然一红,心里却隐隐觉得不对劲儿,她忙抬头,盯住窦婆婆:

    “临来时婆婆不是给了满满一马车么?”

    李清浅出去又进来,手里端着两碗玉团露。

    她看了眼林暖暖,不假他人之手,一碗给了窦婆婆,一碗递于了林暖暖。

    林暖暖这才发觉屋里只余她们三人,并无一个丫头在侧。

    心里有了数,这中间定是有事,只不过无论是窦婆婆还是李清浅都不愿意告诉自己罢了。

    她心不在焉地拿起了装这玉团露的琉璃找,也不用,只一下一下地拨弄,心下越发困惑起来。

    “阿暖,你还年幼,还是莫要用这玉团露了。”

    窦婆婆自己舀了一勺,却阻止林暖暖。

    “哦,”

    林暖暖听话的放下了手中的琉璃盏,也笑着劝阻窦婆婆:

    “婆婆您也莫要吃了,这东西有些凉,我不能吃,您更吃不得。”

    李清浅心里慌张,这一晚上心神就没定过,只听着窦婆婆要用玉团露,就让做了,如今听她二人如此说,忙强笑着:

    “是我疏忽,我让人给你们上樱桃酪吧。”

    这个时节,也就只有林国公府这样的勋贵之家,还能见着樱桃。

    “好,烦你亲自动手了。”

    窦婆婆不客气地应了下来,李清浅犹豫地看了眼林暖暖,还是亲自去做了。

    屋内只剩下她二人,两人都静静地坐着也不说话。只余才点着的灯花偶尔发出“噼啪”的炸裂声。

    “婆婆,您这次来,就只是为了给我送嫁妆?”

    林暖暖心里有事,说起嫁妆没有一分羞窘。

    “不是,还有些别的事。”

    窦婆婆倒也没有瞒着她,

    “那是何事?”

    林暖暖步步紧逼,

    “阿暖,双儿没了!”

    林暖暖一愣,双儿……死了?

    “如今不知死活,大胡子出去找寻了。”

    窦婆婆说着,拿出一沓文书不由分说塞给林暖暖:

    “这是地契,京中几处,还有些是江南郡的,婆婆没有铺子,只得几处地产,你莫要嫌弃婆婆粗鄙。”

    这是做甚,怎么有些像是......交代……?

    真是口无遮拦,呸呸呸,童言无忌!

    林暖暖忙在心里暗骂自己。

    “婆婆,您怎么给我这个?”

    窦婆婆见林暖暖不接,索性强塞哥哥她,粗粝粝的嗓音里带着难以察觉的柔情:

    “给你你就拿着,你这丫头,就是让人不放心,这才来了京城就又受人欺负了吧!莫要说是我紫金山的人,真是给老婆子我丢脸。”

    林暖暖一愣,

    “没有啊!”

    窦婆婆一个巧劲儿就将几处地契都塞给了林暖暖,心满意足地说道:

    “阿暖,婆婆知道你喜欢那几处温泉,婆婆也喜欢,那可比薛明珠那个巴掌大的池子好多了,往后就都是你的了。”

    林暖暖不知要说什么,只怔怔地看着自己手里这一沓地契,心里起伏着....

    她的目光透过窗棂看向窗外暮色,入夜了,夜好深沉,情意却重……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