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软小说 > 穿越小说 > 白狼公孙 > 第五百八十五章 刀锋与妥协
    风里偶尔传来尸体燃烧过后的气味。

    拖着披风走过冰凉的塔楼,公孙止冷漠的望着城池中一切,那是燃烧过后的焦痕斑驳在这座城中各处,远方隐约还有凄厉的惨叫偶尔穿过来,连续三日的不封刀,延续的混乱、杀戮渐渐停息下来,摇摇晃晃走在街道中的大宛百姓,麻木的走过抱着一颗头颅哭喊的女子,旁边是她丈夫无头的尸体。

    整个城中不时还有抵抗的声音,但也已经不多了,收获颇丰的骑兵,马脖下系满了人头,挥舞手中掠来的战利品,或拍打横在马背上俘虏的屁股,向同伴炫耀自己的收获,随后三三两两的出去城外军营。

    最后一天里,数万人口的城市里,数千名女子被带出城去,她们大多在第一天里就被俘虏,也有中途被破门而入的敌人杀死家中男人、孩子后,被轮番淫.辱,侥幸没有死的便在马背上挣扎哭喊,去往城外的敌人的军营当中,那将是真正的地狱,甚至当中有些人在不久后,尸体抛弃在了野外。

    “看看这座城,要是我汉人将来软弱,这就是活生生的例子,男子、幼童被当做畜生一样被宰杀,女子被当做发泄取乐的工具,甚至给敌人生下后代。”

    手指拂过冰凉的墙砖,上面放着晶莹剔透的杯盏,红色的酒水随着说话声微微荡出涟漪,公孙止没有回头看后方的诸人,吸了一口气:“弱国无外交,若是大宛强盛,我不得不慎重做出这样的决定,一个国家的强大,不是有多富裕,有再多的钱财守不住,也只会便宜了强盗,而我们现在就是这群强盗。”

    望去城池的视线之中,被屠杀的、烧焦的、赤裸斑驳血迹的一具具尸体正被清理着,从各个街上、角落抬出,装上运载尸体的辕车,偶尔还有尸体从上面滑下来,引来监督的士兵大声喝斥搬,运尸体的大宛人心惊胆战的躬身道歉,合力把地上的尸体重新丢了上去。

    重重叠叠的尸体,士兵、平民、富人都有,甚至一些贵族也在里面,但在这一刻,他们都是平等的了。

    “一个国家真正的强大,还是要看军队是否敢死,皇帝是否敢打仗,一众文武是否齐心合力,只有把自己变得凶戾,让周边的国家、民族过的颤颤兢兢,这样的惨剧就永远落不到我汉人头上!”

    塔楼上沉默了片刻,公孙止伸手拿过那杯葡萄酒,慢慢品了一口:“.…..昧涂还活着吧?把他带过来。”

    传讯的身影在人群中穿行而过,消失在塔楼的梯口。那边,张飞一口喝尽杯中酒水,舔了舔嘴唇,却将那琉璃杯在手中擦了擦:“看看他们这酒,就知道大宛人打仗就跟娘们儿一样无力,酒还是烈的才痛快,不过琉璃倒是不错,等回去后拿给大兄他们看看…...”

    “你那里还有酒吗?”典韦直接将杯中的葡萄酒倒掉,反而是把琉璃杯揣了起来,“回到营中,把你藏的都拿出来,这几日光喝这葡萄酿的酒水,嘴里都淡出个鸟来。”

    “二位将军性情急躁,瑜发现这酒慢慢品尝才能尝出其中滋味。”周瑜拿起杯子喝了一口,随后看去对面的背影:“都督,接下来该如何打算?大宛是三军上下至关重要的一路,不可假手他人。”

    公孙止回头看了他一眼,将手中酒水一饮而尽,“那就要看这位大宛的郁成王会不会站队了。”

    风吹过这边,塔楼口一阵脚步声传来,手持狼牙棒的身影向拖着死狗一样,拽着昧涂的后领拉进众将的视线中,呯的一声,那位大宛的副王扑在地上,微微抬起肿胀的脸,望向正看过来的视线,张了张残留血迹的嘴唇。

    “.……昧涂只想问你们汉人一句,我大宛的百姓到底有什么罪…….”他说的是汉话,自汉武西征大宛之后,汉话一直都是西域周围官方常会的语言。

    然而,有手掌扇了过来。

    啪——

    一记耳光从旁边直接刮了过去,正说话的那张红肿的脸瞬间被抽的偏转开,李恪提起他后领喝骂:“对我家首领,要加都督二字!”

    举着手还想再打,公孙止挥手让他停下,走到披头散发的身影面前,俯视对方,“你大宛百姓没有错。”

    随后伸手拍了拍昧涂头顶,平静的目光渐渐变得严厉,轻怕的手掌慢慢竖起一根手指在他面前:“错的是你大宛国!”

    “你们汉……都督一来就杀人屠城,错的还是我们了?”昧涂说话中,瞟了瞟那边作势就要挥手的青年,下意识的改了口,但语气依旧带着质问。

    “就是你们的错!”公孙止脸色严肃,转身负手走到墙垛边拿过那空下来的琉璃杯盏,在手中把玩,轻声说了句:“弱小就是一种错……”

    下一秒,随手一抛。

    琉璃杯盏啪的一声,在地砖上碎裂,残破的碎片四溅开来,有几片弹到涂昧的膝盖边,就听那边公孙止雄浑的声音,震响这处塔顶:“你们在此要冲建立国家,而没有强大的武力守护它,就是一种错!你们驯养出最好的汗血马放在深阁藏起来,视为国宝,也一样没有武力守护,这是第二种错!毕竟你们是一个国家,就要面对随时比你们更加强大的国度,守不住,就得死——”

    周瑜皱了皱眉头。

    “都……督…..你们汉人有宽广、肥沃的土地……为什么还要来……”昧涂双手握拳,浑身都在颤抖。

    “因为我的国家也在虚弱,我想要让它变强,变得与往日一样耀眼。”公孙止望着夕阳下的红霞说完了这句,沉默了片刻。转过身:“.……但现在我们已经过来了,城也屠了,再纠缠这个话题,已经没有什么意义,我们来谈谈大宛将来何去何从如何?”

    昧涂牙关紧咬,低下了声音:“都督想要怎么谈?”

    “很简单。”夕阳照着脸上,公孙止微微回过头,冷漠的脸上泛起一抹笑容,手指弹去袖甲上飘来的一簇灰烬:“我需要一个乖乖的大宛国王,倾汉的大宛王,你有兴趣吗?”

    塔顶上,众人的目光投在了郁成王身上。

    “哈哈哈……上邦都督远来大宛,杀了这么多人,一句话就想将这些罪孽消除掉吗?我大宛是弱,许多年前也是把你们汉人军队挡在了城墙下,一次夜袭同样也杀了你们几千汉卒,就算你们再次攻打,也只会惨胜!”

    塔楼顶上,狂躁的气息压抑中正在弥漫。

    “你是我西进之路中,碰到少数有骨气的人!”

    公孙止的话语落下的一瞬,在众人视野内,猛的一脚踹了过去,嘭的闷响,昧涂眼眶瞪大,跪伏在地上的身形后仰的倒在地上,鲜血正从最近流了出来,还未等他挣扎起身,就被旁边一只硕大的手掌提到半空。

    前方的身形走了过来,公孙止站在他面前,“你最好还是答应,我汉人十余万一路过来,不会因为你一句话就调头回去,而贵山城就是下一个郁成城,放心会留着你一条名,到时候就不是屠城那般简单了,而是直接推平,连一堵墙壁都不给你们留下……”

    公孙止拔出腰间的弯刀,呯的一声丢到对方面前。

    “弯刀还是妥协,你来选!”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手机版阅读网址:m.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