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软小说 > 都市小说 > 通灵少夫人:霸道帝少,宠上天 > 第1588章 蛇精病,吃药了!(4)
    手机阅读

    男人不听话,多半是惯的,打一顿就好了。

    这一句话简直如雷贯耳。

    有先见之明的人,几乎都已经目测到了秦白未来的艰难日子。

    秦白:……我心里有一万句MMP,只是不敢说出口!

    秦白等人在龙家呆了许久之后,大约傍晚时分,相约一起离开。

    洛洛抱着帝九鸢不肯撒手,“我不!我要跟鸢姐姐在一起,我今天晚上还要跟她睡,我有好多好多话要跟她说!”

    看那架势,俨然就是一副山无棱天地合,也没有人能将她们分开的样子。

    龙炎只是一言不发的走过去,拎住她的衣领,然后随手往旁边一扔。

    洛洛原本是想要奋起反抗的。

    然而龙炎只是淡淡的扫了她一眼,洛洛不知怎的竟然打了个寒颤,顿时就偃旗息鼓了。

    龙炎冷笑!

    男人不听话,多半是惯的,打一顿就好了?

    这分明就是在教唆自家小姑娘!

    若是让她跟小鸢儿长期呆在一处,还不得把他的小姑娘给带坏了!

    其实龙炎所不知道的是,他们家小魔女还需要别人来带坏吗?洛洛之所以行事这么简单粗暴,还不都是他们家小魔女教得好?

    洛洛以前其实是不害怕龙炎的。

    因为以前这个男人身上所散发出来的,只是寻常人的气息而已。但是眼下,这个男人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危险到了极致!

    尽管表面看上去没什么,但是洛洛就很明显的感觉到,他很危险!

    所以龙炎拎着她的衣领,将她扔到一旁之后,洛洛也没有发挥自己一贯的死缠烂打精神。

    而是骨碌从地上爬起来。

    然后一蹦一跳的跳到秦白身旁,“那我跟小白白一起回家!”

    秦白吐血。

    叫小白他就已经忍了,小白白又是什么鬼?

    被人取些乱七八糟的外号,真是让他不胜其扰!

    秦白本来以为,自己能够逃过一劫,毕竟这只蛇精病要缠着帝九鸢。

    却万万没有想到,龙炎竟然半点都没有想要搭救自己这个兄弟的意思!

    兄弟情啊,塑料!

    秦白生无可恋离开的时候,龙炎送他们出门,然将秦白和江雷叫到一边,压低了声音说道。

    “命人打探顾慕城的下落,如果能够杀了他的话,就地诛杀!如果不能的话,就暂时先别打草惊蛇,第一时间内通知我。”

    顾慕城,就像是一枚定时炸弹。

    让龙炎觉得不胜其扰!

    倒不是因为嫉妒他和小鸢儿之间青梅竹马的情谊,而是因为顾慕城这个人的性格偏执成狂,根本就不懂得放手!

    他自己身处于地狱之中,便想拉着小鸢儿也一起下地狱!

    顾慕城活着一天,龙炎就始终觉得心中有所不安,担心他不知何时会冒出来,不念任何情面,对自家小姑娘下狠手!

    之所以做下这个决定,龙炎也是思前想后了许久。

    终究还是,没有打算告诉自家小姑娘。

    小鸢儿虽然不喜这个大师兄,然而和他毕竟是同门师兄妹。他的小姑娘看上去虽然心狠手辣,可是实际上对每一个自己人,心比谁都要柔软!

    真要杀了顾慕城,小鸢儿可能还是会有那么一丝半点的难过的吧。

    “你跟顾慕城是在Z国狭路相逢,难道我们要派人去Z国首都?”跨国行动,似乎有那么一点困难。

    龙炎摇了摇头。

    淡漠的眉眼中带着一丝运筹帷幄,对于情敌,他比谁都要更加了解。

    “小鸢儿离开了Z国,顾慕城是绝对不会继续留在那儿的,他应该已经回国了。而且更进一步说,他现在应该极有可能正躲在我们周围某个角落,伺机而动。”

    顾慕城,如若跟他不是情敌的话,恐怕就连他也会佩服他的深情和执着。

    但是人往往就是如此,对方跟你站在对立的位置,无论他如何的执着疯狂,你也生不起佩服和欣赏的意思,只会觉得厌烦!

    ……

    回到秦家,已经是夜幕降临之际。

    车子远远的接近秦家的大门。

    就在即将靠近门口的时候,有人急匆匆的冲出来,拦在了车子前面。

    秦心已经在秦家附近等了很久了,直到认出是自己哥哥的车,这才冲出来拦住车子。

    她现在又累又渴,而且整个人委屈到不行。

    她原本被哥哥安置在酒店里,可是那天那个蛇精病洛洛,跟踪哥哥,将她给抓了个正着!她简直就是个不折不扣的疯子,在酒店里闹得鸡犬不宁,不仅打坏了许多东西,还是直接将她哥给拎走了!

    秦心一直在酒店等着秦白回来找自己,结果一连好几天过去,连秦白的影子都没有见到!

    而且蛇精病砸坏了酒店的东西,都是她自己掏钱赔的!在酒店一连住了几天之后,秦心身上的钱都已经花光了!

    秦心身无分文,只觉得十分恐慌。

    哥哥为什么不来找她?

    而且连酒店的房费都没有帮她续上!

    难道哥哥真的不要她了吗?

    就因为那个小洛回来了,他有了自己的亲妹妹,所以就不要她了!

    秦心从未觉得这么失落!恐慌!绝望!

    所以在下午被酒店赶出来之后,就一直在秦家附近等着。

    但是她又不敢按门铃进去,秦家里面有李英姿那个疯女人,当初她赶自己出来的时候,几乎是用扫把扑打着她出来的!

    秦心完全不敢跟那个疯女人杠上!

    她现在什么都没有了!

    爸爸没有了,爷爷也没有了!

    他们在认回了有血缘关系的亲人之后,就再也不需要她这个冒牌货来聊以慰藉!

    她现在只剩下哥哥了!

    所以她一定要问清楚!

    秦心心底是疯狂的,她不要过那种一无所有的悲惨日子!

    瞧见站在车子前面的是秦心,秦白顿时便想下车。

    小洛只是面无表情,默默的坐在后面,用枪抵住了秦白的太阳穴。

    她反正不管自己的行为有多么霸道,也不管自己的行为有多么不讲道理,更不会管自己的行为会为别人带来多大的困扰。

    她只管一件事情,洛洛想要的,她要帮她拿到。

    洛洛看中了秦白,那秦白就只能是洛洛的。

    这个世上的道理,是针对弱者来的。

    下手狠辣,不讲道德伦理的人,有他们自己的行为准则和处事方法,那就是弱肉强食!

    秦白,心不够狠,手段不够辣。

    所以,只能被人这样控制着!

    被人用枪抵住了太阳穴的秦白:“……”

    试探性的将手放在车门把手上,黑洞洞的枪口就朝着他的太阳穴重重地抵了抵。

    “生命只有一次,要懂得珍惜,不要玩火,懂吗?”

    小洛轻描淡写的给他灌鸡汤。

    秦白心中也觉得恼火。

    这个世界上,果然还是只有无情之人,才能够为所欲为!

    这就是个完全不讲情面的刽子手!稍微不顺着她的意思,她就能毫不犹豫的取人性命!

    平时偶尔起了冲突,她还会看在母亲的面子上,不真刀真枪的跟他干。但是一旦牵扯到洛洛的利益,她还当真是谁的面子都不给!

    可秦白,自认自己做不到这样!

    如若不然的话,他也不会被她牵制着!

    “你是不是管得太宽了?!”秦白咬牙切齿的说道。

    “难道不是你自己管得太宽了吗?不过是个冒牌货而已,跟你们秦家又没有任何关系,你管她的事情干什么?献爱心?”小洛不急不缓的反问。

    “她在秦家生活了十多年!我早就已经把她当成妹妹看待!现在你回来了,也如愿以偿的将她赶出了家门,你还想要怎样?连我跟她见上一面,你都要管吗?!”

    秦白觉得这样的日子简直过够了!

    他因为母亲,所以对这个所谓的妹妹步步相让,一忍再忍!可是对方就像个黑洞似的,一而再再而三的践踏着他的原则和底线!

    “我不想要怎样,我就是不喜欢她而已,你有意见吗?我不喜欢一个人,就会为难她,刁难她,让她每天都过不好日子,她想要见你,我偏不让她见你,你管得着吗?”

    一个冒牌货而已,当初耀武扬威的对着她。

    她可是记仇得很!

    “你要是觉得忍受不了的话,你大可以打开车门试试。我并没有强行禁锢着你,只不过你自己惜命,不敢下车而已。”

    小洛十分轻描淡写的说道。

    “你……”秦白只觉得简直无话可说!

    没有强行禁锢着他,然后用枪抵着他,这跟强行禁锢有什么区别?!

    所以不好下车其实是他自己的错,错在不敢豁出命去?

    拜托!

    为什么不怪你自己是个蛇精病?!让人根本就不敢轻易去赌!

    两个人之间的氛围陷入了僵局。

    秦白胸膛剧烈起伏着,呼吸十分急促,看上去应该是气得狠了。

    洛洛对此毫无察觉,反而兴冲冲地说道,“小白白,你坐在车上别动,这种小事由我去解决就可以了!”

    然后就打开车门,跳了下去。

    秦白:“……”

    只觉得自己心上又被人扎了一刀,喉咙口又梗了一口老血。

    蛇精病,谁需要你去解决啊?!

    有点自知之明好吗?又不是你一直在里面搞风搅雨的话,我会落到现如今这样的地步?!

    洛洛哒哒哒哒一路小跑,蹦到了秦心面前。

    然后皱着眉头,十分嫌弃的说道,“丑八怪,你为什么又来了?”

    秦心没有想到,自己在这里等了一下午,好不容易等到了哥哥的车,车上面竟然坐着她!

    “我哥哥呢?”秦心警惕的看着洛洛。

    这个蛇精病,一言不合就会对人动手,她当然要警惕一些,以前已经在她手上吃过不少的亏了!

    按照正常人的脑回路,兴许会挑拨离间的告诉秦心,秦白就坐在车上,只是他不愿意下来。

    然而洛洛十分一本正经的说道,“那是小洛的哥哥,并不是你的哥哥,你不要乱认亲戚,也不要抢小洛的东西,要不然的话小心我打你哦!”

    虽然,小洛并不是很喜欢这个哥哥,但是,只要是小洛的东西,不管她喜欢不喜欢,都不能允许被别人抢走!

    蛇精病对自己所在乎的人的维护,向来都简单粗暴得很!

    秦心听到这一个“打”字,不由自主就抖了抖。

    她心里的确在害怕。

    “我不要跟你说话,我要跟……”哥哥两个字溜到嘴边,但是瞧见蛇精病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秦心又咽了回去,“我要跟秦白说话!”

    “我不允许你跟他说话。”

    洛洛一本正经的拒绝道,随后仔细想了想之后,又补充了一句:“当然了,其实我也不是很喜欢跟你说话。”

    秦心听到她这么霸道蛮横的不允许,当时所有委屈都交织在一起,红了眼眶,带着几分哽咽的说道,“你凭什么不允许?”

    “凭你打不过我。”洛洛兴味盎然,跃跃欲试的看着她。

    就像是一只斗牛犬似的,眼神里都充斥着斗意,仿佛就等着秦心不识好歹的对她出言不逊,然后她能够一把扑过去,跟人动手!

    秦心穿着一条有些单薄的连衣裙,在这夜风之中,冷得瑟瑟发抖。她实在是不想再继续跟这个蛇精病交流下去,正常人跟神经病之间根本就没有共同的话题!

    于是她踩着小高跟想要,想要跑到车窗旁边。

    结果,洛洛张开双臂拦在她面前,压根就不准她过去!

    她往左边跑,洛洛就往左边跑,她往右边跑,洛洛就直接将右边的路给堵死。

    而且玩到最后,这只蛇精病仿佛自娱自乐玩出了兴趣,笑嘻嘻的张开双臂,如同玩老鹰捉小鸡一般,兴致盎然的等着秦心继续跑。

    秦心只差没被气得吐血。

    她气喘吁吁的站在原地不动,眼神恶狠狠的瞪着洛洛。

    这个蛇精病!

    她从来就没有见过这么讨厌的人!

    如果有朝一日,她能够恢复到以前的地位的话,她一定让人弄死这个蛇精病!

    秦心停下来之后。

    洛洛还特别意犹未尽的皱了皱眉,看上去似乎有些不高兴,脸上的神情很明显,仿佛是在怪秦心:为什么在她玩的正高兴的时候,就这么突然停下来了?

    本书来自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