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软小说 > 科幻小说 > 女帝直播攻略 > 1280:伐黄嵩,东庆一统(二十二)
    原信狼狈而回,第一时间派人去找花渊问罪。

    结果——

    “将军,人不见了。”

    原信正等着花渊呢,万万没想到会听到这个回答——花渊不见了!

    “不见了?人怎么会不见了?到处找找,活要见人死要见尸!”原信眉头紧皱,一肚子的火气没有宣泄的出口,这会儿又怒又气又憋屈,好似一只受了伤的愤怒野兽,火气扑面而来。

    兵卒惴惴不安地垂着脑袋,不敢有一丝怠慢,连忙退下去寻花渊。

    他们自然是寻不到人的,因为花渊早就离开了。

    “还没找到人?”

    原信干等了大半天,心头的怒火舔舐着他的心肝,随着时间推移,内心的不详越发浓重。

    兵卒心肝儿一颤,因为恐惧浑身颤抖,仿佛筛糠一般。

    “没、没找到……到处都寻遍了,没有发现半点儿踪迹,仿佛凭空消失了。”

    真不见了?

    原信慢慢消化这个消息,脑海中乱哄哄的,各种阴谋论在脑海中不断较量。

    花渊为什么要逃跑?

    难不成他是敌人派来的奸细,明面上给自己出谋划策,实际上却是帮助贼人脱险?

    若是这样,一切就都能说通了!

    原信铁青的脸霍地煞白,“快去搜一搜,看看有没有东西丢了,顺便发出告示缉拿花渊!”

    兵卒搜遍花渊的临时住处,原信也埋首检查自己的兵符和各类文书——

    结果令人困惑,花渊离开的时候并没有带走任何贵重物件,甚至连新裁制的衣裳都没带走。

    原信这里也没有丢失,兵符、私印、文书……一件不少,全部都在原处没有动过。

    如果花渊真是敌人派来的卧底,怎么会不动这些?

    原信一边困惑,一边又庆幸。

    困惑花渊的举动,庆幸花渊没有趁火打劫。

    “难不成……他自知无才,怕本将责怪所以先一步走了?”

    原信如是想着,感觉这个猜测最符合了。

    尽管让花渊逃过一劫很不爽,但相较于最坏的情况,目前的情形已经很好了。

    原信愤恨地道,“便宜他了——”

    如果抓得到花渊,他一定要将这家伙剥皮拆骨,一泄心头之恨。

    此时的花渊又在何处呢?

    车轱辘滚滚向前,颠簸的车厢隐隐传来花渊轻哼的调子声。

    “黄嵩败局已定,怕不是柳羲的对手。”花渊仍是原先的落魄装扮,双腿不雅地盘着,脊背慵懒向前弯斜,身子随着颠簸的牛车而摇晃。车厢内还坐着个年纪十一二的少年,少年衣着普通,但通身贵气,眉目清雅俊秀,谁瞧了都要赞叹一句好苗子,未来风貌可窥一斑——

    少年诧异问,“先生如此笃定?”

    花渊嘲讽冷嗤,“按照黄嵩的打算,他将谌州交予原信,本意是为了冷落他。前线战事吃紧,柳羲病重,后方只需求稳即可。原信性情不怎么样,但毕竟是个老将,经验丰富,守成还是能做到的。不过……千算万算,黄嵩也没算到柳羲不仅没有病重,她还带兵来了谌州!”

    “柳、柳羲带兵……”少年眼眸圆睁,不可置信地道,“这个时候来了谌州?”

    谌州可是黄嵩的大后方诶,她身为主公装病也就罢了,竟然还带着五万兵马孤军深入?

    要是不慎翻船了,黄嵩捡了个大便宜,做梦都能笑掉大牙啊。

    “虽无证据,亦不远矣!”花渊道,“原先还不确定,直至看到消息——风瑾亲自带兵压阵峡江两岸。试想一下,风瑾何等出身,如果不是柳羲,哪需要他打气十二万分精神?”

    带兵驻守峡江两岸,这事情换个人来做也能做好。

    相较之下,沧州对风瑾而言更加重要。

    结果呢?

    风瑾没有坐镇沧州反而选择待在峡江前线,警戒严密,要说里面没有猫腻怎么可能?

    统领五万兵马作乱谌州的人,价值比沧州更高,除了风瑾的主公柳羲还做第二人想?

    正因为统兵的人是姜芃姬,所以让花渊才笃定原信不是对手。

    如果原信百分之百按照他的计划去做,哪怕不能重伤姜芃姬,折损她半数兵马也是可以的。

    不过——

    花渊想想原信为人,对此并不看好。

    毕竟,狗改不了吃X么。

    未免殃及池鱼,他趁早溜了。

    另外他的目的也已经达到了,实在没必要在原信身上浪费时间。

    “因为柳羲这个变数,让原信驻守后方便是最大的败笔。柳羲奸诈得很,怎么会错失良机?”花渊目光转向少年,耐心分析道,“纵使原信没有死在柳羲手中,他也活不了多久。”

    少年道,“为何?”

    花渊道,“聂洵对原信起了杀心,不日就要动手,原信逃得过外头的刀,还能防住自己人?”

    哪怕聂洵表现得天衣无缝,但花渊还是从他眼底看到了熟悉的目光,那是对敌人恨之入骨的仇恨。花渊太了解这种眼神了,聂洵也不是悲天悯人的菩萨,不可能轻易原谅原信——

    只要找到机会,聂洵便会布局要了原信的命。

    少年垂头,沉思良久道,“东庆局势看着比南盛简单得,深究起来,这潭水更深一些。”

    花渊道,“待黄嵩折戟沉沙,复杂的就不只是东庆了,怕是整个五国。”

    少年问道,“天下五国?包括南盛?”

    花渊道,“包括南盛。”

    少年露出一丝怯色,软软地道,“先生,学生有些担心——”

    花渊说,“担心这事儿的人是主公而不是少主。”

    少年道,“学生与父亲一体,他忧虑的便是学生忧虑的。”

    这个少年是安慛嗣子。

    因为南蛮之祸,安慛儿女皆亡,之后流亡东庆吃了不少苦头,伤及身体,子嗣艰难。

    无奈之下,他只能过继同宗的孩子当嗣子,立为少主,稳定人心。

    对少年的话,花渊不置可否。

    过了一会儿,少年道,“有了这批辎重粮草,父亲便没有后顾之忧了。”

    花渊含糊应了一声。

    另一处,聂洵也知道了花渊失踪的消息。

    他眉头一蹙,思及他和花渊短暂的见面和对话,隐隐觉得不详。

    他——

    似乎忽略了什么。

    聂洵唤人过来,仔细询问花渊的动静,还有他给原信出了什么主意。

    详细询问后,聂洵不得不承认花渊的计策着实不错,奈何原信这个猪队友拖了后腿。

    “坚壁清野?我好说歹说他不听,花渊的话他倒是听得很——”

    聂洵有些心塞,摁死原信的念头更深了。

    “……等等——你将刚才的话再复述一遍!”

    聂洵听后,心中一个咯噔。

    “糟,计中计!”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