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软小说 > 玄幻小说 > 残梦记 > 第二百零二章 远行一百七十一
    第二百零二章远行一百七十一

    巴基修斯无奈摇头一叹,暗自想到自己已经是半个残废,恐怕药力一过就离死不远了,可叹可悲,创业未半而中道崩殂,连灭族大仇都没有机会去了,还哪有什么资格说什么意下如何?当即拱手一礼,淡淡地说道:“多谢蛞蝓使大人有心照顾了,有赌成约,您但说无妨,只要能做到的,我巴基修斯必不会推辞。”

    蛞蝓使一抚秀发呵呵一笑,说道:“说也简单。不知道巴基修斯大人与我家胭脂此前的赌局能不能揭晓了?咱们就以此局结果为准吧?”

    巴基修斯将蛞蝓使的话在心里一转,就已经明白对方是什么打算,咧嘴一笑淡淡地说道:“蛞蝓使还是另寻个赌约为好吧?赌约在于未知和公平,我与胭脂早就立约,现在答案几乎呼之欲出,趁我如此落魄再寻这么个便宜占,恐怕有损蛞蝓使的形象,终归是不大好吧?”

    蛞蝓使一听顿时大感不悦,当即就是白眼一翻,心里暗道:“哼,真是不识好歹,你不说也不会有别人知道,既然你如此硬气,那我就成全了你!”

    在场的众人也没几个傻子,听着巴基修斯一说,立刻就明白了蛞蝓使在打什么如意算盘,也不管她什么蛊使不蛊使的,人群中止不住的嘘声一片。没反应过来的人私下里互相议论几句,不息间就是众人皆知,叫倒好的嘘声顿时是一浪高过一浪。

    英雄向来惜英雄。

    巴基修斯虽然是敌将首领,但是这一人独战孤军的胆气和实力绝对是让人佩服的。能够泰然自若站在这几十万抱有敌意的众人之间,就足以让人尊敬了。听着这一浪浪此起彼伏的嘘声,就连那些拜倒在蛞蝓使麾下的美女们石榴裙下的高手们都有些臊的面红耳赤觉得丢脸,暗自埋怨这蛞蝓使。不管蛞蝓使行事多么智计百出,雷厉风行,果断狠辣,她始终是个女人,眼界窄,胆气小,肚量有限,即便是贵为蛊使,有时候却也免不了上不得台面。就像眼下这次,她觉得如果再派高手进行对赌,就是占了巴基修斯的大便宜,所以想省些力气。认为只要给个台阶,就能让巴基修斯服个软,她也好不显山不露水地占了这个便宜。

    可是她忘了,巴基修斯从头到尾,可从不曾松过口风,也没有表露出来任何想要投奔一方的意思。而且凭着一人还要赌斗几十万人,出得塔时巴基修斯口中说的虽然好听,说是不想伤了和气,也不愿意再多死伤性命,才想出来这么个赌斗的办法,可是转念想想看不难看出其真正意图。

    前面攻城战中蓝月一连两击次元风暴就杀敌数万,连半片残尸都没留下来,这样的手段真是惊心动魄,让人胆寒。数万人说杀就杀了,还杀得如此残忍,这哪里是悲悯天下,在乎杀伤性命多少的做法?

    等到蛾使和蛞蝓使趁着胭脂反水,率军攻进了城来,一不敢肆意破坏民居拆毁住房搜查城民,二不敢下到城中街道搜刮钱粮掠夺好处,而十数万人更是死死守在窄小的屋顶和城墙上,没地方站的人宁肯攀挂在半空的网上,也不愿意下到宽敞的街道上,这是为何?还不是因为被蓝风月城的诡异手段给吓得。

    挂在网上,驻守城墙,万一出现变故好歹能够抓住机会,第一时间跑出城去,也许就能留得一命。万一下到地面,占了街道,蓝风月城又搞出来点什么新鲜的招数,死都不知道死哪去了,岂不是成了天大的冤枉?

    再说巴基修斯,都已经落得虫毒缠身,就连施毒的人都说解不了,到这个地步肯定是命不久矣,可是说出口的还是问蛞蝓使和蛾使怎么个赌法?

    这不就是存着必死的决心吗?

    蛾使一脉自上而下早已经习惯于勾心斗角,互相算计彼此,故此蛾使一听巴基修斯的话茬就知道他是什么意思,所以不管是心里佩服也好,还是顾忌手下们想法也罢,蛾使轻轻一叹,放弃了这唾手可得的胜利,不愿意去做击垮这么个英雄的恶人。而蛞蝓使虽然有所怀疑警醒,却是一时没想明白,应下了赌约不说,居然还妄图沾点蛾使的光,趁着人家巴基修斯虚弱占点小便宜,实际上是被人当了枪使。

    蛞蝓使见被人拆穿了打算,还止不住地嘘声一片,不禁脸上血红。要说刚才她想不明白也就算了,到现在还不明白,那可就是傻了。顿时恼羞成怒,一拍桌子,腾身站起,怒目瞪视全场。可是兵将们都是粗人啊,哪会管你瞪眼不瞪眼的?再说了,全场十几万人并不都是她蛞蝓使麾下,虽然感受到蛞蝓使身上蛊虫发出来的威压,让嘘声为之一静,紧跟着却是爆发出来更大的嘘声……蛞蝓使颜面扫地,这回可是丢人丢到人家门口了。

    蛾使在一旁却是忍不住偷笑,心里暗自想到:“没想到这傻婆娘这么容易就上当了!哼……谁让你算计我们哥几个,真当我们几个大老爷们都是白痴吗?任由你揉圆捏扁?要是不让你尝尝厉害,羞臊羞臊你的面皮,你还不得上天了!”

    此时的蛞蝓使芙蓉婆婆紧咬银牙捏死了双拳,骨节都有些发白,气得浑身直发抖,眼看着就要怒发冲冠动手杀人。蛾使塔塔佳乐起身轻咳一声,威严道:“肃静!不可肆意喧哗!”

    听得蛾使塔塔佳乐亲自发话,场中嘘声渐弱,但是乱乱哄哄、叽叽喳喳的议论和各种阴损的褒贬还是不绝于耳,虽然不喊倒好嘘声嘲笑了,却是更为伤人。这些市井之言,更是无所顾忌,充分表达了对蛞蝓使芙蓉婆婆的鄙视和嘲讽。

    身手高强的人,大多耳力也不错,所以蛾使听着很得意,巴基修斯听着很满意,蛞蝓使及麾下一众姑娘们听了可就全是怒意了。

    蛾使眼睛一转,想了想,微笑着低声说道:“蛞蝓使啊,我看你还是想个别的法子吧?人意即仁义,军心即战心,虽然你这手不战而屈人之兵我估计也是出自爱才之意,但是,别人未必领情,众军未必认账,要知道众口烁金啊,失了军心可是大忌。”

    听得这话,蛞蝓使不禁扭过头来,死死盯着蛾使塔塔佳乐,丝毫不掩饰其中的怒气和杀意,只听得蛞蝓使从牙缝里挤出来一句话:“那我可得谢谢蛾使大人您的提点和教导了!”

    蛾使往椅子里一靠,咧嘴一笑,似乎很满意你这蛞蝓使朽木可雕孺子可教的意思,顺口接着教育道:“不敢不敢,不过知错能改善莫大焉,蛞蝓使如果肯改正,以后还是大有可为的。眼下这局面,依我看倒不如暂且歇战,休息片刻再说。”

    一见得蛾使如此嚣张的态度和做派,蛞蝓使更是恨得牙根直痒痒,许是怒极反笑,脸色一变,竟然还真摆出来一副受教的天真模样,恭恭敬敬地施了一个学生礼,转头说道:“既然如此,倒是本使考虑不周了,只顾得爱惜良才,却忘了英雄可敬。小女子在此向巴基修斯城主大人赔罪了,还望城主大人谅解小女子的唐突。”

    听得蛞蝓使如此一说,蛾使塔塔佳乐的脸色顿时一变,暗道这蛞蝓使果然不是吃素的,竟然如此能收能放,脸变得比翻书都快,借着她身为女人的优势,三言两语就把败局扭转了过来。

    此时再看场上众将,哪还有谩骂和嘲讽。竟然不少人还对蛞蝓使的态度表示颇为赞赏和认同,更是有人觉得一个女人不管多么能干强悍,好贪个小便宜也是正常,有时候行事欠妥,思虑有所短,顾及不周全也是可以理解的。甚至有人还不住地挑着大拇指夸人家蛞蝓使就是巾帼英雄,知错就改,丝毫不拿蛊使的地位压人,不像蛾使,总是把脸面放在第一位。

    听得蛾使塔塔佳乐是脸上青一阵白一阵的,不住地变幻。良久,蛾使长叹一口气,无奈地摇了摇头,不得不佩服蛞蝓使的机变和演技,更是幽幽地说了一句:“果然是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

    巴基修斯见此也是和蛾使一样,撇了撇嘴,无奈地摇了摇头,低声嘀咕道:“真是人精一样的女人啊……”

    “不敢不敢,蛞蝓使的美意我岂能不懂。并非是某不通情理,不识好歹,不过人各有志,成败在天。既然说了公平成赌立约为凭,自然是要贯彻始终,更何况我经此三局,还未曾败过,赌性正是大发,洪运当头,心痒难耐之时,如此赌运岂能轻易错过?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难得如此肆意畅快一把,还是请蛞蝓使多多见谅啊……”听闻此言,围观众兵将们爆发出来史无前例的呐喊和叫好,这两句话可算是说到他们心坎里去了,纷纷大叫着痛快,如此得意尽兴,恣意畅快,置生死于度外,城主乃当世真英豪,等等等等诸如此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