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软小说 > 修真小说 > 第九仙 > 第三十六章 如何答应
    百里天晴对推演卜算之术颇为自傲,根本没有拿人试阵这一说,再者,赵柱子心性淳厚又真诚相助,他自不会有什么加害之心,此时因自己推演卦爻错误而至其生死不知的境地,顿时急火上身,竟趁着眼前破禁符爆开之际,亦一头冲入光膜中,随之没去踪影了。

    而就在百里天晴闯入法阵之时,光膜四周的青草便开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飞快变黄枯萎,那五条青藤吐出的橘黄色果子,却霎时之间染上一层诱人的酡红色,还散发出一阵阵醉人心神的异香,馨香四溢,一下子就将整个巨大的地下溶洞铺满了香甜之味。

    远处龙须蟒听得破阵符的爆炸声响,感应到守护阵法的灵力紊乱无常似要被破去的样子,早就变得焦躁不已,现下又闻得果熟飘香,哪里还有心思再与白蛇纠缠,吐出画戟,松开长须细毛,便急急向着法阵蛇行而去了。

    此时,溶洞四周的狭缝断石处,不断涌出花花绿绿的蛇蟒,大大小小,不计其数,如万蛇朝拜一样扑向龙吐珠的结界上,只是半晌,整个光膜之外便被蛇群覆盖住,密密麻麻,层层堆叠,看着就让人头皮发麻。

    这些蛇蟒平时在自己面前战战兢兢,却不想此时竟敢行趁火打劫之事,龙须蟒心下旋即生出一股虎落平阳之感,等它吞服龙吐珠恢复本来的法力修为,这些宵小之辈通通都得死无葬身之地,随而怒嘶一声,从巨口中喷出道道水柱,将那些小蛇大蟒冲得颠三倒四,三角蛇首上的六条龙须更是胡乱鞭打一通,许多蛇蟒就此被碾压成肉泥!

    而那本是奄奄一息的白戟兽,在嗅到香味之后顿时精神一振,低鸣数声,拖着满身鲜血的身躯,追着龙须蟒飞速爬来,唯恐落后一步便会空手而归一样,及至半途,眼见龙须蟒已清空了禁制上的蛇蟒,就要撞开光膜食得龙吐珠的样子,一个发狠竟咬住龙须蟒的尾巴往后倒退了回来。

    破禁符爆炸声响,百里天晴与赵柱子两人相继消失在法阵内,这些事情都落在陆易二人的灵识之中。

    此时陆易见百里夜雨脸上渐生焦虑之色,心神尽然为其兄长的安危所牵引,恍恍惚惚的样子吓了他一跳,不由得大声叫道:“夜雨姑娘,专心应战!”

    他们虽有灵柯金符的灵力加持,但蛮兽三阶的龙须蟒堪比结丹期的存在,再加上妖兽本就以肉身强横著称,龙须蟒的鳞甲防御力比高阶防御法宝不逞多让,自非他们能够击破的,是以,他们二人多是从旁掠阵,寻机往龙须蟒的弱点攻击,只是现在它放弃吞噬白蛇,将长须回护,他们就再难进寸功了,可这个时候,他们还尚在龙须的攻击范围之中啊!

    百里夜雨对她哥哥的卜算之术极为推崇,可正因太过信服,一见到他陷入阵法之中便开始慌了心神,在他强项之上都出了差池,哪能没有危险的道理?若不是此时酣战方烈,她早就闯入光膜之中去了。

    听得陆易的提醒,又知留下对付龙须蟒已没有多少意义,便退出了战圈,直往龙吐珠那里飞去。

    可龙须蟒因白蛇的阻拦而身影一滞,旋即悲愤欲绝,血目凶光大放,陆易话语方落,便见其猛地将粗壮的尾巴一下摆回来,拉着白蛇一同拖到它的三角蟒额之下,长须跟着狠狠地抽打在白蛇的身上。

    而百里夜雨虽然闪开了长须的鞭打,却眼见就要被白蛇摆回来的尾巴殃及,陆易见此,下意识地飞过去将桃木剑倒竖在身前,企图能将白蛇的尾巴拦截下来。

    尾巴扫来,只听嗡的一声,桃木剑震得他虎口断裂,随后脱掌飞出,而陆易则被余力击得倒飞,撞在百里夜雨的身后,一同向着龙吐珠的禁制炮射而去,被阵法上的光膜消去了不少力度,便同样没入其中,就此消失不见了。

    “陆大哥、夜雨姑娘你们怎么闯进来了?啊,陆大哥,你受伤了?”

    赵柱子见陆易穿过四周的雾霾跌倒在地上,甚至还吐出了一口鲜血,便急急地走过去将他扶了起来。

    “没事,没什么大碍。”

    陆易将闷在胸口的一口血吐了出来,反而轻松了不少,只是胸膛一阵生疼,想来是肋骨折断了不少,不过幸好有桃木剑阻拦了一下,而不至于伤及肺腑。

    “陆公子如此不怜惜自己的性命,那还不如死在我剑下好了。”百里夜雨面若冰霜,从地上站起之后,便举起手中的蓝剑直直指着陆易,冷冷地说道。

    “夜雨姑娘,这是怎么啦?”赵柱子见百里夜雨冷冷的眼眸散发着异常愤怒的目光,大为不解地问道。

    “夜雨,你这是干什么!”

    百里天晴一见此情形,哪里还有不明白的道理,他妹妹的性子外冷内热,倔强不折,一向都是她将在意的人周全护在身后,此时陆易在危难之下挡在她的前面,想来她心里是自责多过愤恨,才出言叱问起来的。

    想明白这些,百里天晴挥手将百里夜雨的蓝剑拽下,旋即又抱拳对着陆易说道:“陆兄对不起,小妹无礼,还望海涵。”

    “记住,你俩欠我一席好酒好菜。”

    陆易苦笑一声,虽然不明白其中的道理,但救人落得个被人剑指怒问的下场,这总不是件高兴的事,不过此时身在危境,可不是内讧的时候,最终还是胡扯搪塞过去了。

    “我百里天晴以道心明誓,此事了结之后,必为陆兄、赵兄奉上一桌百里家宴,以感谢意!”百里天晴却没有半分开玩笑的意思,郑重其事地说道。

    陆易没有想到自己的敷衍了事竟会得到百里天晴掷地有声的回答,以道心明誓,这对于修道之人来说,可是最为隆重而又非做到不可的誓言啊,若是连自己的道心都欺骗糊弄,那还修什么道,学什么法?

    陆易连忙收起随意轻率之态,恭谨地抱拳回道:“好,一言为定!”

    赵柱子完全看不懂这些事情,但如此压抑的气氛实在让他无所适从,只好旧话重提,问道:“陆大哥,你们怎么也闯进来了?”

    “被白蛇打了进来……”陆易不想再在这个话题上过多纠缠,打量了一下四周的环境,见雾霾围在一个方形井口的三丈外翻滚飘动,除此之外再无它物,便话锋一转,疑惑地问道:“我们不是身在龙吐珠的阵法之中吗,怎么会有一口方井出现在这里?周围的雾霾又是怎么回事?”

    赵柱子虽觉得奇怪不已,白蛇大哥又怎么会打陆大哥呢?但听到陆易后面的提问,只好眼巴巴地看着百里天晴,他可同样不解呢。

    “保卫龙吐珠的禁制是两仪化生这一类的阵法,一阴一阳,阴阳相生,绵绵不绝,正解入阵得果,而错解入阵,则会陷入这幻象之中。至于破解之法……我还没有勘破。”

    百里天晴略有犹豫地说道,他方才细细观察了那口深井,还走入周围的雾霾中探索了良久,虽心有猜测,但却没有直接说出来。

    “需要我们做什么?”

    事态严急,白蛇伤重,未必能坚持到他们脱阵之时,陆易沉声问道。

    百里天晴思索了一下,说道:“赵兄、夜雨,你二人分别从乾、坤两位行入迷雾之中,无论看到什么,只管直走则可,现在就去。”

    赵柱子不疑有它,依言照做,百里夜雨却狐疑了片刻,定睛看了百里天晴一眼,方才转身走入坤位之中。

    等他们的身影完全消失在迷雾之内,百里天晴才长叹了一口气,解下腰间的储物袋递给陆易,接着说道:“陆兄,答应我一件事情。”

    “你这副舍生取死的模样,教我如何答应?”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