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软网,好玩的手机游戏平台!

亿软手游网

当前位置:亿软网 > 手机资讯 > 免费小说 >

狂怒骑士最新章节_(南瓜火车)新书_狂怒骑士全文阅读

发表时间:2017-09-13 21:55:38发布:小亿

《狂怒骑士》是一部由(南瓜火车)创作的游戏小说,这部小说故事情节跌宕起伏,文笔很好,是一部内容非常精彩的的小说,今天亿软网小编和小伙伴们一起开始阅读这精彩绝伦的故事世界。


1.jpg


推荐指数:★★★★★

狂怒骑士小说简介

作者:南瓜火车


卡斯塔诺大陆,濒临破灭之地,一个注定迎来浩劫的世界。于此,亡灵入侵,恶魔苏醒,残阳陨落,永夜降临。巫妖、巨龙、圣者、邪神的身影纷纷现世。阴谋、背叛、掠夺、战争的戏码频频上演。脆弱的秩序于祸乱中崩坏,文明的旗帜飘摇欲坠。但当这动荡的年代到来之际,资深玩家乌尔斯意外返回灾厄爆发的前夕。断剑重铸,骑士归来,不屈的意志向命运嘶吼咆哮。死亡与希望交织,机遇和危患共存,面对预知的未来,他誓以先觉者之躯披荆前行,挥舞锋刃斩破黑暗重塑黎明。


狂怒骑士小说试读


雪还在下。

乌尔斯艰难地睁开双眼,感觉一阵火辣辣的剧痛仿佛还在撕扯着自己的脑髓。

大型剑与魔法奇幻主题网游《卡斯塔诺》的虚拟感官系统果然无比真实。他记得自己几分钟前还在龙之古国的遗忘高原上与一队亡灵阵营的敌对玩家交战,一个该死的吸血鬼刺客使用两把淬毒的诅咒匕首从背后偷袭了他,将他无情地从战斗前线送回了人类抵抗军的复活点营地。

人物角色复活后的虚弱状态似乎正被游戏系统精准无误地传达到他的身上。

乌尔斯咬着牙倒吸一口凉气,轻轻地甩了甩脑袋,随后支着胳膊从冰冷的雪地上坐起身来,双瞳的视线下意识地观察周围,却惊讶地发现周围的场景根本不是位于龙之古国副本入口附近的人类营地。

眼中的光景是一片笼罩在风雪中的白皑世界。

稍微回忆,他记起这个空旷而又寒冷的地方好像是北地的大雪原,心里吐槽自己居然蠢得连复活点坐标都定错了位置,同时将手伸向腰间的次元储物袋,打算取出一瓶用于解除虚弱状态的康复药水喝下。

下一秒钟,指尖传回的触感令他觉得有些异常。

他眉头微蹩,猛然低头一看,这才注意到自己用手抓住的东西是一把平凡无奇的铁制军用长剑。

巨人力量戒指和名叫厄炎女王之爪的黑钢护腕像是人间蒸发似的不见了。

原本应该穿戴在他身上的一套魔法金属甲胄不知什么时候变成了附带灰色斗篷的皮革背心和亚麻衬衫。

身后的重量空荡荡的,平时被他用锁链固定在背上的熔铁巨剑也不在那里。

“那帮拜伦塔斯的强盗!他们是怎么把已经灵魂绑定的物品从我身上拔下来的?”

盗贼系职业的背刺技能又不是大裂解术。

短暂的惊愕,排除掉自己身上的装备是被毁坏的这个可能性,乌尔斯认定游戏制作组的那群猴子程序猿肯定又弄出了什么史诗级的BUG,随即愤怒地将一只拳头举起来锤在地上,然后呼叫出游戏系统准备向官方投诉。

细小的数据粒子汇聚到一起,熟悉的系统界面很快从他脑海中的画面里浮现出来。

通过意识层面的操作,乌尔斯轻车熟路地从系统界面上调出游戏菜单,然而又发现游戏菜单上的“退出游戏”、“参数设置”、“好友列表”等等选项全都变成了不可选中的灰色。

情况好像有点不对劲……

额角的发梢边浸出一滴冷汗,刚才的惊愕和愤怒戛然而止。

他咽了咽喉咙,尝试着点开游戏菜单上唯一还亮着微弱光芒的“属性面板”。

游戏系统立即对他的指令作出回应,将一张填满数据资料的人物卡显示出来——

姓名:乌尔斯·德·肖恩(总等级11)

种族:人类(亚兰斯特人/20岁男性)

体态:人形生物(193公分/黑发/褐瞳/黄肤)

阵营倾向:混乱善良

灵魂天赋:——(未觉醒)

闲置点数:经验值86,属性点0,专长点0,技能点0

生命:24/30(轻伤)(严重疲劳)

职业:10级奴隶士兵/1级野蛮人(Exp:0/1100)

属性:力量19,敏捷16,体质18,智力9,感知12,魅力7

特性:

——种族特性(亚兰斯特人)-不屈意志:濒死程度以下的伤病不影响人物属性。

专长:

——职业专长(野蛮人)-剑系武器熟练(初级):使用剑系武器时无熟练度惩罚。

——职业专长(野蛮人)-狂暴(初级):每天1次。进入狂暴状态,获得+4力量和+4体质并免疫恐惧,狂暴时间结束后陷入疲劳状态。

技能:

——坚韧20,威吓18,挥砍18,招架17,侦察14,骑术5

……

“卧槽!这是谁家的小号?”仔细地检查一遍自己的人物属性,乌尔斯眼角一阵抽搐,忍不住在心里骂了一句。

如果记忆没有出错,他记得自己的游戏ID虽然也叫乌尔斯,但人物角色明明是一名在官方论坛各大排行榜上都数得出号的传奇战士,而不是这个虽然初始属性还算不错,但总等级才只有11级的战五渣。

10级奴隶士兵职业转正的1级野蛮人?真是见鬼,这个账号的主人怎么会想到用奴隶这种局限性极大的身份来开局?

姓名还取得有模有样,简直就像是为了增强代入感,而专门弄得跟NPC原住民一样似的……

“等等——原住民?”

想到这里,乌尔斯莫名其妙地打了个冷颤,大脑深处冒出一个奇怪的猜想。

穿越。

是的——就像许多网络小说中所描述的情节,曾经身为玩家的他或许已经带着前世的记忆来到了游戏中的世界,与一个原住民NPC的身体和灵魂产生了融合。眼下的情况十分突兀,但他对此不管有什么心思和不满,从今以后都不得不选择在这个对他而言既熟悉又陌生的异世界中生存下去,迫不得已的时候甚至必须抱着豁出性命的觉悟用手中的武器去与各种各样的敌人和怪物战斗。

可是……这未免也太离谱了一点吧?

与其认真考虑穿越的可能性,他倒是更情愿相信卡斯塔诺的白痴服务器弄错了他的登录状态,把他的人格意识通过虚拟设备连接到了另一个玩家的小号上去。

诡异的念想从脑中一闪而逝。

凛冽的寒风像结冰的刀子一样刮过年轻人的脸颊。乌尔斯怔怔地眨了眨眼睛,一股充满危机感的直觉突然令他不由自主地往身旁的方向侧过目光,望见距离自身不远处的地方隐约走出三具人形的骷髅。

那些骷髅怪物的身形从可见度较低的风雪中现出轮廓,它们手持生锈的旧铁剑,笨拙的步伐在雪中发出咯吱的骨骼声响,几双空洞的眼眶里亮起六团幽绿色火焰。

斑驳的骸骨,冰冷的灵魂之火——

那是亡灵国度的骷髅士兵!

并且,那些骨头架子眼眶里的幽绿色火焰,此时正像猎犬的眼珠子一样齐刷刷地盯向他!

由于在游戏世界中早已度过了七年时光的玩家生涯,乌尔斯在第一眼察觉到这批不速之客的时候,连侦察技能都不用扔便十分清楚地知晓了对方的底细。

生者与亡灵之间的憎恨和敌意不言而喻。

出现在雪原上的三只骷髅士兵很快挥舞起手中的锈剑冲向乌尔斯,这些眼眶里冒着火光的骨头架子是卡斯塔诺大陆最常见的几种亡灵怪物之一,它们没有自主意识的空壳子脑袋根本不知道恐惧是什么概念,一旦发现拥有生命气息的物体进入它们自身的警戒范围就会像发疯的野狗一样对其发动进攻。

乌尔斯看向迎面杀来的亡灵怪物们。

面对突如其来的危险,他一时半会儿也顾不上太多,随即从地上站起来,并且条件反射地握紧手中的铁制长剑,茶褐色的双瞳观察一眼自己的敌人们,穿着皮革军靴的双脚立即往前踏出一个熟练的侧步躲开第一只骷髅士兵刺向自己的剑尖,同时对准后者眼眶里的两团灵魂之火挥出一记猛力的横砍。

灵魂之火对亡灵生物的重要性无异于心脏和人类之间的关系。

年轻人胳膊表层的皮肤隆起几根钢条似的肌肉。恐怖的19点力量值属性赋予了乌尔斯非常强大的物理破坏力,使他手中的长剑于半空中划出一道锋利的弧线,直接砍飞那只骷髅士兵以双眼和鼻梁作为分界线的上半块头盖骨,后者眼眶中两团冰冷的幽绿色火焰当即随着剑刃的轨迹一晃而灭。

【你击杀了骷髅】

【经验值+5(击杀奖励)】

乌尔斯冷静地呼出一口气,抬脚踹翻面前这具少了半瓢脑壳的骨头架子,双瞳的视线投向剩下的其余几只骷髅士兵,握住剑柄的双手立即将手中的长剑移回到自己身前。

稍微核实一遍刚才从脑海里弹出的两条系统提示,他心想众神之主沃恩斯在上,拜伦塔斯的死灵法师果然脑子秀逗。都什么年代了,那些整天和死人打交道的尸巫还在转化这种低等级的战场炮灰?

用他们自己的话来说,这简直就是在浪费尸体。

不仅愚蠢,而且可笑。

干净利落地解决掉头一个敌人后,迎面而来的第二只和第三只骷髅士兵同时从年轻人前方的左右两边攻击过来。

目光冷蔑地扫视两者一眼,乌尔斯抬剑后撤,目睹两把生锈的黑色铁剑于自己眼前的位置砍空,然后用他自己手中的长剑精准地刺穿右侧那只骷髅士兵的头部,紧接着松开左手顺势夺下左侧那只骷髅士兵手里的锈剑,以一个甩肘的动作削断后者的颈骨。

总计10点经验值奖励的击杀信息就像几秒钟前一样,以系统提示的形式在脑海中如期而至。

顺利地解决掉三只袭击自己的低级亡灵怪物,乌尔斯看着刚才被自己一剑削飞的那颗骨头脑袋打着旋从空中落到脚边,随后用双眼环顾四周,确认周围的其他地方没有出现新的敌人。

半晌,他感到一阵强烈的倦意猛然间爬上眼皮,连忙将手中的长剑倒撑在雪地上,弓着腰从咽喉里连续喘出好几口气,脑子里忽然意识到自己自从在一年前进阶传奇领域以来已经很久没有出现过这样明显的疲惫感了。

头晕目眩的感觉可以说是十分糟糕,他顿时忍不住又在心里开骂:“该死的游戏服务器,还有这奇怪的游戏BUG!遗忘高原上的队友还在等着我回去,我可没有太多的闲时间在这个鬼地方从头体验打怪升级的乐趣……”

“不过话说回来,我为什么不试试就这样睡过去,等醒来的时候再看看会不会得到游戏系统发出的紧急技术调整通告?或者直接强制掉线退出游戏?”

“嗯……反正这个野蛮人奴隶的躯体又不是我自己的大号,11级的人物角色即使挂了也不会受到太大的死亡惩罚。”

“那么就这样决定了吧。”

想罢,乌尔斯干脆顺应了浑身上下那股难以抗拒的疲惫感,随手扔掉手中的武器,四仰八叉地张开双臂躺倒在脚下的雪地上昏了过去,那副滑稽的模样就好像他和旁边三只散架的骷髅士兵同归于尽了似的。

时间缓缓流逝……

冰冷的雪花从灰蒙蒙的天空持续飘落,将他高大而强壮的身体逐渐掩埋。

大约十几分钟之后,猛吹的风雪中飘扬出一面纹绘着金色夜莺的军旗。那面旗帜的后方涌现出一支军队的方阵,阵中的士兵整齐地穿戴着风格统一的全身铠甲,几名跨坐在马镫上的骑士不久后从军阵里策马驶出,像是得到了某个命令,来到昏迷的年轻人身边…… 


由于版权原因,亿软网不提供小说txt下载,想看这本小说的可以在站内搜索小说的名字阅读。若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