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软小说 > 穿越小说 > 我要做驸马 > 第八十一章 似曾相识的一幕
    “多谢李伴读的提醒,否则我将悔恨终生!”刚一出大本堂,朱标立刻就十分郑重的向李节行礼道。

    “太子殿下万万不可,潭王那边有消息了?”李节也吓了一跳,急忙还礼又再次追问道。

    “今天刚传回来的消息,当第二道圣旨送去时,八弟他们夫妻二人已经将大殿浇满了火油准备自焚,幸好圣旨及时送到,不过八弟兴奋之下失手打翻火烛,把整个王府烧了大半,幸好人只是受了点轻伤。”朱梓说到最后也露出后怕的表情。

    召朱梓回京的主意是朱标建议的,如果朱梓真的出了什么事,他这辈子恐怕都不会原谅自己。

    “潭王没事就好!”李节听到这里也暗自擦了把冷汗,这时间也赶的太紧了,而且朱梓兴奋之下竟然还失手烧了半个王府,看来这位潭王今年也是在走背运啊。

    “父皇接到消息后也十分后怕,现在急着见你,到时肯定少不了赏赐,不过……”朱标说以这里犹豫了一下,随后这才委婉的道,“不过你也要量力而行,不要让父皇太过为难!”

    朱标的意思很明显,就是怕李节再借着功劳提尚公主的事,上次他父亲已经拒绝了李节一次,如果他再提,很可能会让朱元璋恼羞成怒,到时喜事变悲剧就糟糕了。

    “多谢殿下提醒,臣心中有数!”李节不置可否的回答道。

    很快朱标与李节来到暖阁,进到里面时,却发现朱元璋正背着双手,脚步急促的来回走动,当看到李节时,他也立刻激动的道:“李节你终于来了,快赐座!”

    随着朱元璋的吩咐,立刻有太监搬来椅子,李节谢恩后坐下,只见朱元璋再次激动的道:“这次多亏你的提醒,否则老八恐怕真的要做出傻事来了!”

    “陛下客气了,这是臣应尽之务!”李节欠身再次谦虚的道。

    “你也不要谦虚,有功必有赏,朕在赏赐方面从不吝啬!”朱元璋说到这里忽然顿了一下,随即两眼直盯着李节再次问道,“说吧,你想要什么赏赐?”

    “咦?”旁边的朱标听到这里却感觉很不对劲,甚至感觉这场面好像莫名的有些熟悉,似乎之前他曾经经历过一般?

    李节本来还有些犹豫,但是当听到朱元璋让自己提要求时,整个人却是精神一震,以朱元璋的精明,同样的错误绝不会犯两次。

    想到这里,李节不再犹豫,当即大步上前郑重行礼道:“臣李节,请尚……”

    “等一下!”没等李节把话说完,就被醒悟过来的朱标大声打断道,他总算想起来了,上次李节请尚公主时的场景,就与眼前一模一样。

    “父皇,李节还年轻,有时候说话也缺少深思熟虑,还请父皇不要怪罪!”朱标这时挡在李节向前替他求情道,说话时冷汗都冒出来,生怕父亲因李节又提尚公主的事而生气,同时他在心中也暗自责备李节,之前自己明明已经提醒他了,可没想到他还是这么固执。

    然而让朱标万万没想到的是,只见对面的朱元璋却忽然站起来,大手一挥道:“朕准了!”

    “准了?什么准了?”朱标这下也有些懵了?

    “李节听旨!”只见朱元璋再次开口道。

    李节也从朱标身后站出来跪下道:“臣李节听旨!”

    “丹阳郡主贤良淑德,赐婚于李节!”朱元璋十分简短的道。

    “谢陛下!”李节欣喜若狂道,丹阳郡主正是朱允熥姐姐的封号,说起来丹阳郡也就是后世的句容,朱元璋的老家虽然在凤阳,但他祖籍其实是句容通德乡,以自己的祖籍做为孙女的封号,由此可见朱元璋对这个长孙女的喜爱。

    朱标这时却彻底的懵了,怎么一转眼父亲就给李节赐婚了,而且还是个郡主,可是李节不是要尚公主吗?

    “等等!丹阳?好像是玉宁的封号吧?”朱标猛然间醒悟过来,终于想起丹阳郡主正是自己的长女朱玉宁,这让他也一下子瞪大眼睛叫道,“父皇,您怎么把玉宁嫁出去了?”

    “原来她叫朱玉宁!”李节听到这里却是心中一动,这个时代女子的姓名是保密的,除非是订婚时,女方才会把自己的名字与生辰八字交给男方,所以他也是第一次知道自己未婚妻的名字。

    “怎么?你不是一直想把玉宁嫁出去吗?”老朱这时眼睛一瞪向朱标反问道。

    “不是……我……”朱标这时也有些语无伦次,嫁女儿他不反对,可是他这个当爹的事前却一点也不知道,甚至看李节答应的那么干脆,他都怀疑李节是不是也事先知道?

    “好了,李节多次有功于国,这次更是救了老八一家的性命,刚好又与玉宁年貌相当,正是一桩良配,难道你还能为玉宁找到更好的夫君?”朱元璋说到最后时,声音中也多了几分语重心长。

    这让朱标也终于冷静下来,刚开始他只是感到意外和震惊,现在仔细的想一想,李节的确是个很好的女婿人选,他年轻、才华横溢,虽然出身差了一些,但也是勋贵之后,最重要的是,借着这桩婚姻,可以把李节死死的捆在东宫的战车上,从而让他更好的为自己所用。

    想到这里,朱标也终于长出了口气,当即向朱元璋行礼道:“儿臣明白了,一切听凭父皇做主!”

    看到儿子想通了,朱元璋也终于露出几分欣慰的笑容,其实他之所以赐婚,就是看中了李节的能力,想把李节留给朱标,如果李节不是李善长的孙子,说不定上次他就答应把女儿嫁给他了,现在李节的表现让他更加满意,索性就答应了赐婚,只是由女婿变成孙女婿,这样也让朱标更容易掌控李节。

    “你们下去吧,另外让人把玉宁叫来,我有些话想和她说!”事情已定,朱元璋再次一挥手道。

    “儿臣告退!”朱标闻言也立刻行礼,李节也跟在朱标身后退出了暖阁。

    不过就在刚一出口,朱标却猛然回身盯着李节问道:“李节,你老实告诉我,这件事你是不是早就知道?”

    “殿下何出此言,陛下赐婚这么大的事情,臣怎么可能知道,我还以为殿下会知道呢?”李节闻言却是死不承认道,虽然婚事定下来了,但如果让朱标知道自己早就惦记着他的女儿,恐怕日后也没他好果子吃。

    “你真不知道?”朱标看李节一脸诚恳的表情,也不由得怀疑起自己的判断。

    “臣真的不知道啊!”李节再次叫屈道,不过他在心中却是在为自己的英明而感到庆幸,他惦记朱玉宁这件事他一直没有告诉任何人,知道这件事的除了他外,只有朱元璋和汤和,这两老头肯定不会告诉别人,所以朱标这辈子都别想知道真相了。

    另外再退一步,就算朱标日后知道了真相也没用,反正到时生米都已经煮成熟饭了,朱标这个老丈人总不能真的把他这个女婿怎么样。

    看到李节不像是撒谎,朱标也终于动摇了,按照常理来讲,李节的确不应该知道这件事,反倒是他这个太子和当爹的应该提前知道,难道自己真的冤枉李节了?

    想到这里,朱标也不禁为自己的多疑而感到愧疚,不过现在他的身份不一样,做为李节的老丈人,他也不好意思再给女婿认错,于是就借故岔开话题,随后又想起朱元璋的吩咐,当即派人去春和宫召朱玉宁来见朱元璋。

    与此同时,春和宫中的朱玉宁难得没有读书写字,而是手持一支眉笔,正在给坐在自己对面的少女画眉,这个少女看起来比朱玉宁小一些,正是她的妹妹朱玉清,封号清河郡主。

    朱玉清只比朱允熥大一岁,据说当初他们的母亲常氏,就是因为两次生育的间隔太短,导致身体没有完全恢复,才在生育朱允熥时大出血而亡。

    朱玉清与姐姐长的有几分相似,都是鹅蛋脸大眼睛,只是因为年纪小,身上多了股稚气,这时她手中拿着李节送给朱玉宁的玻璃镜子,左看看右看看,似乎怎么看都看不够。

    “别乱动,再动眉毛就画歪了!”朱玉宁伸手拍了一下自己这个不老实的妹妹一下嗔道。

    被姐姐拍了一下,朱玉清终于老实了,不过随即她眼珠一圈又笑嘻嘻的道:“姐姐,我听吕妃身边的小宫女说,她又劝父亲给你找个夫君了!”

    “哼~”只见朱玉宁却是十分不屑的道,“她当然巴不得我嫁出去,不过我已经和祖父说了,除非你嫁人,小弟也成婚,否则我才不会出嫁呢!”

    “那怎么行,等小弟成婚,姐姐你都老了,还怎么嫁人?”朱玉清听到姐姐的话却是十分夸张的大叫道,结果她的动作太大,一下子让朱玉宁把眉毛给画到眼角去了。

    “死妮子,叫你别动,这下画歪了吧!”朱玉宁气的用手指点了一下妹妹的额头,随即又急忙拿起湿毛巾帮她擦脸,也并没有回答妹妹的话。

    “姐姐,说真的,如果你要嫁人,最想嫁给一个什么样的人?”朱玉清双手托腮,任由姐姐帮自己擦干净脸。

    “怎么,你现在就想嫁人了?”朱玉宁没有正面回答,而是拿起眉笔再次开始为妹妹画眉。

    “我就是想知道姐姐你心中的如意郎君是什么样嘛?”朱玉清看姐姐不回答,当即又准备撒娇。

    朱玉宁怕她再乱动,于是脸色一红终于回答道:“我心中的如意郎君,最好是像祖父和外祖父那样,在战场上纵横驰骋,百战不败的无敌统帅!”

    “咦~,姐姐你竟然喜欢这种!”朱玉清闻言再次夸张的大叫一声,结果差点又让朱玉宁把她的眉毛画歪,这让朱玉宁也气的一拍她的脑袋,这才让她不敢乱动。

    其实朱玉宁长这么大,见过的男子一共也没几个,而且她母亲早逝,朱标对他们姐弟也不太亲近,这使得朱玉宁早早成熟起来,平时也表现的十分坚强,因为她要保护弟弟妹妹,可她毕竟是个女子,有时候也十分希望遇到一个能够保护自己的人。

    另外朱元璋对朱玉宁这个孙女还是十分宠爱的,可以说朱玉宁从祖父身上获得的亲情,远比从父亲朱标身上要多得多,这也让朱玉宁对祖父也更加崇拜,再加上受母亲的影响,使她对外祖父常遇春也十分敬仰,多种原因揉合起来,最终才让朱玉宁在心中幻想出一个英武无敌的如意郎君。

    如果李节知道上面这些,恐怕会欲哭无泪,因为手无缚鸡之力的他完全和无敌统帅的形象沾不上边。

    趁着妹妹老实下来,朱玉宁也终于把她的眉毛画好了,这让朱玉清拿起镜子再次自恋的打量起自己的模样,最后忽然抱住姐姐的手臂再次撒娇道:“姐姐,你这个镜子我太喜欢了,送给我好不好?”

    “不行,上次你就把我的胭脂全都拿走了,这次别想再拿走我的镜子!”朱玉宁闻言却一把抢过自己的镜子道。

    女孩子哪有不喜欢镜子的,自从她有一面玻璃镜子的消息传出去后,整个皇宫中的女子都对她羡慕之极,有些人还厚着脸皮来借,都被她直接拒绝了,结果自己这个妹妹倒好,竟然直接向她讨要。

    “姐姐~”朱玉清看姐姐不给,当即再次祭出自己的撒娇大法。

    可惜朱玉宁这次却不吃她这套,不过看她可怜,于是指点她道:“你若真想要,就去找小弟去,他认识那个会制镜子的李节,说不定能帮你讨一块回来。”

    “我早就找过小弟了!”只见朱玉清却没好气的一跺脚道,“可是小弟告诉我,那个李节说现在没有合适的玻璃,根本没办法制作镜子。”

    “那我就没办法了。”朱玉宁闻言也无奈的道,玻璃镜子可是她的心爱之物,所以绝对不会送给妹妹的。

    “啊~,烦死了,谁要是送给我一面玻璃镜子,我就嫁给他!”朱玉清耍起小性子,倒在朱玉清的床上一边打滚一边大叫,不过很快她就又想到了什么,当即猛然坐起来,眼睛发亮的盯着朱玉宁道,“姐姐,不如你把镜子给我,我嫁给你怎么样?”

    “你这疯丫头!”朱玉宁听到妹妹胡闹的话也不禁笑骂一声。

    但话音未落,却被朱玉清一把扯到床上,姐妹二人闹作一团,清脆的笑声响彻整个大殿。

    不过就在这时,忽然只见一个宫女飞奔而来禀报道:“启禀郡主,陛下召见!”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