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软小说 > 穿越小说 > 我要做驸马 > 第六十一章 巧妙的方式
    “阿姐!阿姐!”朱允熥兴冲冲的来到姐姐的房间,刚一进门就迫不及待的高声叫道。

    “什么事这么高兴?”正在看书的朱玉宁看到一脸兴奋的朱允熥跑进来,也不由得笑着问道。

    “送给你一个好东西!”朱允熥一脸神秘的凑到姐姐面前,然后从怀里掏出李节给他的玻璃镜子送到朱玉宁的面前。

    “这是什么?”朱玉宁拿起玻璃镜子也好奇的问道。

    “阿姐你打开就知道了!”朱允熥并没有解释,而是再次神秘的道,他想给姐姐一个惊喜。

    看着故作神秘的弟弟,朱玉宁也哑然失笑,随后轻轻的打开盒子,结果却一眼就看到镜子中那个娇俏的少女,这让她也不由得震惊的捂住了嘴巴,她还是第一次见到如此清晰的自己。

    “这个……这个……”朱玉宁震惊的指着镜子,似乎想到了什么,但却又一时间说不出话来。

    “这个就是传说中的玻璃镜子,是李伴读送给我的!”朱允熥看到姐姐震惊的模样也十分得意的笑了,在他的印象中,姐姐除了保护自己的时候外,平时都十分稳重,没想到却因为一面镜子而如此失态。

    “真的是传说中的玻璃镜,果然名不虚传!”朱玉宁双手握着镜子再次激动的道,托李善长的福,玻璃镜子的传闻不但闹的满城皆知,连宫里都听说了,特别是对于女子来说,她们更像见一见传说中的天下第一明镜。

    想到被无数女子心心念的镜子竟然被自己捧在手心里,朱玉宁也不禁生出一股骄傲感,不过随即她就冷静下来,然后有些狐疑的看向朱允熥道:“李伴读为什么给你镜子?”

    “这就是我打赌输了答应的条件啊!”朱允熥也十分高兴的坐下来,然后给自己倒了杯茶一饮而尽,他也没想到李节的条件竟然这么简单,甚至对他来说简直是件美差。

    “你输了他还给你镜子?”朱玉宁却更加不懂了。

    “是这样的,这面镜子并不是白给我的,而是李伴读让我帮他做一个什么……”朱允熥说到这里似乎有些忘词,回想了片刻这才一拍大腿道,“对了,叫广告,也就是广而告之,让更多的人知道镜子……”

    朱允熥说着就把李节要办镜子作坊,然后让他帮着打广告的事情讲了一遍。

    朱玉宁听着弟弟的讲述,刚开始倒还觉得正常,可是越听却越感觉不对劲,毕竟她可不像朱允熥那么好忽悠。

    “李伴读还说,让我把镜子送给宫中身份尊贵的女子,因为女子对镜子的兴趣最大,我根本连想都没想,直接就跑来送给阿姐你了!”朱允熥最后再次补充道。

    “笨蛋,你被人利用了都不知道!”朱玉宁听完却是伸出手指点着弟弟的额头气道,但她说话时却满脸羞红,娇嫩的脸颊都像是都快滴出血来了。

    “什么被人利用了?”朱允熥却是不明所以的道,他明明只是帮李节的忙,怎么会被人利用?

    “你……”看着自己这个石头脑袋的弟弟,朱玉宁也是又羞又急,却又没办法解释。

    其实这件事的确是李节耍的一个小花招,镜子的知名度早就打开了,根本不需要打广告,他之所以把镜子送给朱允熥,而且还叮嘱他,让他送给宫中身份尊贵的女子,其实就是让朱允熥送给朱玉宁,因为不用想也知道,朱允熥母亲早逝,最亲近的当然是一直保护他的姐姐,所以他肯定会把镜子送给朱玉宁。

    聪慧的朱玉宁自然一眼就识破了李节的花招,她从小长于深宫,这也是第一次收到一个陌生男子的礼物,而且这份礼物不但贵重,还用一种十分巧妙的方式送到自己手中,这让朱玉宁也感觉心中如同小鹿乱撞,全身的热血似乎都集中到头部,一张俏脸也热的发烫。

    “阿姐你怎么了,为什么脸这么红,是不是生病了?”朱允熥这时终于发现了姐姐的异常,当即也关心的问道。

    “我……”朱玉宁却没办法解释,更不好意思解释,毕竟对于一个情窦初开的少女来说实在太难以启齿了,而且以朱允熥的年纪,他也未必懂这些。

    “反正那个李节不是什么好人,这镜子我不要了!”朱玉宁在弟弟的注视下似乎有些恼羞成怒,说完把镜子塞给朱允熥的手中转身就跑进了卧室。

    “李节不是好人?”朱允熥听的是一头雾水,他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见姐姐有如此异常的表现?

    “阿姐你真不要这镜子了?”朱允熥看着手中的镜子有些为难,他在考虑着要不要送给二姐?

    结果朱允熥的话音刚落,就见朱玉宁忽然又从房间冲了出来,抢过镜子又跑进了房间。

    这下朱允熥更懵了,自己阿姐今天这是怎么了?刚才还说李节不是好人,也不要镜子了,结果转眼间又抢回了镜子,这到底是要还是不要?

    朱允熥不知道的是,朱玉宁抢回镜子跑进卧室时,竟然一头扎进被子里,并且还用被子把自己的头给蒙上了,就像是只鸵鸟一般。

    过了好半天,朱玉宁这才悄悄的把被子拉开一条缝,然后把房间中的宫女全都赶了出去,这才将手中的镜子轻轻打开,只是当看到镜子中自己羞红的脸,她却又一下子把自己蒙在被子里,根本不敢再看自己的脸。

    与此同时,李节哼着小曲回到家里,结果没想到家里又有客人,他父亲李祝也正陪着对方在客厅喝茶。

    “沐兄?你怎么来了?”客厅中的人正是多日不见的沐晟,自从李节告诉沐晟,他的大哥沐春很可能没有子嗣后,这小子立刻斗志昂扬,一直泡在军营里操练着手下的火枪手,现在新式的燧发枪已经优先装备给沐晟的手下试用。

    “李兄,后天我父亲就要到京城了,到时会检阅燧发枪的三段击,今天我也是正式想邀请你一同参加,我也想将你介绍给父亲,不知道你有没有时间?”沐晟激动的上前道,有了燧发枪和纸包弹,他手下火枪军已经操练出成果,到时肯定会让他父亲大吃一惊。

    “好啊,我也久闻西平侯大名,到时我一定去!”李节闻言也十分高兴的道,沐英可是使用火器的专家,三段击就是他发明的,李节本就是以火器起家,当然也想结识一下这位西平侯。

    看到李节答应,沐英也十分高兴,当即两人又闲聊了几句,本来李节要留下他吃饭,不过沐晟却说军中还有许多的事情要准备,所以也匆匆忙忙的告辞离开了。

    送走了沐晟后,李节与父亲李祝回到客厅,看着自己的儿子越来越有出息了,李祝也有些感慨的道:“节儿,你现在已经是太子伴读,而且又结识了西平侯这样的军中权贵,日后的前途无量,比我这个当爹的强多了。”

    “父亲您说这些做什么,我再优秀,那也不还是您教出来的吗?”李节最后笑着打趣道。

    听到儿子的话,李祝也是哈哈一笑,不过随即他又露出犹豫的神色,过了片刻这才开口道:“节儿,今天你五叔来找我了!”

    “五叔?”李节听到这里先是一愣,随后略一思量也不禁笑道,“是五叔自己找您,还是祖父让五叔来找您?”

    李节估摸着也是时候了,毕竟他已经做到了太子伴读,虽然现在的官职不高,但谁都知道他未来的前途无量,自己那位祖父恐怕要坐不住了。

    果然,只见李祝也露出几分苦笑道:“你啊,真是越来越聪明了,不错,就是你祖父让你五叔来的,他想让咱们回去一趟。”

    “不去!”李节想都不想就拒绝道。

    上次寿宴,李善长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把他们父子赶出家门,现在看到自己有前途了,却又要让他们回去,简直就是招之即来、挥之即去,他把自己当成什么了?孙子吗?好吧,自己还真是他的孙子,但他早就打定主意不要李善长这个祖父了。

    “节儿不要说气话,我了解你祖父的性子,他能让你五叔来找咱们回去,已经十分难得了,而且这也是个难得的机会,咱们回去说几句好话,到时……”

    “父亲,您难道忘了当初我说过的话了吗,韩国公府大难临头,咱们现在回去,简直就是自寻死路啊!”没等李祝说完,李节就打断他道。

    “这……”李祝闻言也不知道该怎么说下去了,虽然他觉得李节的判断很有道理,但他还是放不下骨肉亲情,而且他现在还存着一丝侥幸心理,万一陛下并不打算动韩国公府呢?

    “父亲,您可千万不要心怀侥幸!”李节也看穿了李祝的想法,不过他也能体谅父亲的纠结,于是最后再次道,“父亲您若是想去的话,那就回去一趟,不过您要记住,一定要劝祖父他早点离京,只有这样才有可能逃过一劫,否则谁也救不了他!”

    “这……好吧!”李祝终于被李节说动,不过想到劝说父亲离京这件事,李祝却忽然感觉脸上火辣辣的。上次他不听李节的劝,跑去劝说李善长,结果被打了一巴掌,这次去说同样的话,不知道李善长会不会再次发火?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