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软小说 > 穿越小说 > 我要做驸马 > 第二十八章 帝心难测
    谨身殿东暖阁,朱元璋将最后一本奏折批阅过后,这才站起来活动了一下身体,随后看到下首依然在批阅奏折的朱标,当下也露出几分满意的微笑,早在多年前他就开始培养朱标,让他与自己一起处理政务,现在朱标已经能帮他分担许多的事务了。

    “太子休息一下吧,陪朕聊聊天!”朱元璋看朱标神情有些疲倦,于是就开口吩咐道。

    “是!”朱标闻言也立刻放下手中的朱笔,并且坐到了朱元璋的身体。

    “最近京城有没有什么新鲜事?”朱元璋喝了口茶这才有些随意的问道。

    “新鲜事?”朱标闻言想了想,随后这才回答道,“父亲可还记得上次儿臣给您念的那首《好了歌》?”

    “当然记得,不就是那个韩国公的孙子所作,用来讽刺他那位祖父的打油诗吗?”朱元璋闻言也是大笑道,他似乎十分乐见于李善长倒霉。

    “正是,短短两天时间,这首好了歌已经传遍了京城,街头巷尾都有孩童在传唱,甚至连秦淮河上的画舫,都有歌女在传唱,据说韩国公因此再次大怒,竟然收回李节一家宅院与家产,使他们一家现在流落在外!”朱标也笑容可掬的道,他最了解父亲的心思,当然也知道父亲喜欢听什么。

    “这件事朕也听说了,不过把那个李节一家赶出家门这种事,应该不是韩国公干的,他这个人虽然越老越糊涂,但还不至于如此刁难小辈们!”朱元璋闻言却是摇了摇头道,他虽然越来越不喜欢李善长,但却了解他的为人,知道这种事绝不是他做的。

    “父亲所言极是,韩国公应该不至于做这种事,想来应该是他某个不成器的儿子所为。”朱标也立刻回道。

    就在这时,忽然只见一个宦官飞奔进来道:“启禀陛下,沐晟未见!”

    “朕的孙儿来了,请进来!”朱元璋听到沐晟来了,当即也露出几分喜色的道,沐英是他的义子,沐晟当然也就是他的干孙子,而且沐晟十分受朱元璋的喜爱,时常召他入宫,这种待遇可是连一些皇孙都没有。

    很快就见身材高大沐晟迈着大步进到暖阁,随即就向朱元璋与朱标行礼道:“孙儿拜见皇祖父,拜见太子殿下!”

    “不错不错,过了年你父亲就要回京了,到时咱们爷孙三人也能好好的聚一聚了!”朱元璋看着沐晟也满意的点了点头。

    说起来朱元璋有一百多个义子,其中最有出息的有三个,分别是朱文正、李文忠和沐英,其中朱文正是他的亲侄子,李文忠是他的亲外甥,唯独沐英与他没有血缘关系,而且沐英文武双全,上马能杀敌,下马能安民,云南能稳定下来,也多亏了沐英镇守,所以这让朱元璋对沐英这个义子尤其偏爱,连带着对沐晟也十分宠爱。

    “孙儿也盼着父亲能早日回京,到时也好让父亲指点一上孙儿练的火枪兵!”沐晟闻言也露出兴奋的神色,提到火枪兵时,他也一脸的自信。

    “哈哈~,你们父子倒是一模一样,当初你父亲还小的时候,就喜欢操弄那些烧火棍子,没想到还真被他操弄出一点名堂,竟然用火器大破三十万叛军,你现在也在操练三段击,有没有把握超过你父亲?”

    朱元璋也是战场上摸爬滚打过的人,对火枪当然很熟悉,只不过当年他领兵的时候,火枪的性能并不可靠,时常发生事故,特别是下雨的时候,火药受潮导致火枪根本不能用,所以才被军中人戏称为“烧火棍子”。

    “如果皇祖父昨天问孙儿这个问题,孙儿肯定会说没有把握,但今天孙儿却有十足的把握,孙儿的火枪兵肯定比父亲的要强上数倍!”沐晟一脸信心满满的回答道。

    “哦?仅仅一夜之间,你就自信能胜过你父亲,难不成你让手下的士卒长出三头六臂不成?”朱元璋也十分惊讶,他是马上皇帝,当然知道火器射速慢的弊端,哪怕是三段击,虽然看似提升了射速,却牺牲了火枪的数量,一次只能有三分之一射击。

    “孙儿可没那么大的本事,不过昨日军器局李节发明了一种纸包弹,使得装弹过程大为简化,射击速度也可提升一倍以上!”沐晟再次兴奋的道。

    “李节?”朱元璋听到这个熟悉的名字也是一愣,刚才他似乎和朱标聊天时还提到这个名字,只是这个李节和那个李节是同一个人吗?

    想到这里,朱元璋也扭头看向朱标,只见朱标立刻上前一步道:“应该是同一个人,李节的父亲李祝,正是军器局的局使,沐晟的千户就驻扎在军器局。”

    “这个李节年纪不大,竟然还懂得火器?”朱元璋当即也十分惊讶的道,短短几天内,李节就做出两件让他感到惊讶的事,这让他也禁不住对李节产生了几分好奇。

    “皇祖父,李节可仅仅是懂得火器,他不但发明了纸包弹,而且还解决了火药长时间放置威力下降的问题,另外还提纯材料,使得火药的威力增加一倍,孙儿还是第一次见到如此有才华的年轻人!”

    沐晟说完上面的话后,心中也暗自松了口气,他答应李节的事已经做到了,至于会不会引起皇祖父的注意,那就与他没什么关系了。

    “父亲,此子年纪轻轻,不但目光长远,而且还精通火器,若是日后稍加磨练,定然是朝廷不可多得的人材啊!”朱标丝毫不怀疑沐晟的话,当即也喜形于色的向朱元璋道。

    不过朱元璋却是沉默了片刻,随后脸色竟然变得颇为冷淡的道:“这算什么人才,不过是个工匠之才罢了!”

    看到父亲忽然变得冷淡,朱标也是愣住了,刚才他明明感觉父亲对李节似乎产生了几分兴趣,可为何转眼间他就改变了态度,甚至隐然间似乎对李节有些不喜,这让他无论如何也想不明白?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