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软小说 > 穿越小说 > 我要做驸马 > 第十五章 陛下就是天理
    胡惟庸案,号称明初四大案之一,也是历史上最有名最残酷的大案之一,最后受牵连者达到三万余人,而身为主犯的胡惟庸,更是被诛九族,可以说一切与胡惟庸有过关系的人,几乎全都被朱元璋给杀了,真正的斩草除根、不留后患。

    从上面也能看出朱元璋的性格,那就是宁可错杀一千,也绝不放过一个,而李善长的身份地位丝毫不比胡惟庸差,历史上的李善长被杀后,倒是没有诛九族,但全家七十多口全都被杀,只剩下李祺和两个儿子因为公主的关系活了下来。

    李善长虽然当众说出与李节父子断绝关系,但是以朱元璋的性格,恐怕依然会将他们视为李家人,所以最后李善长倒台,他们父子肯定难逃一劫。

    “都断绝关系了还要受李公的牵连,这……这还有没有天理了?”刘义十分愤慨的叫道,在世俗看来,父子断绝关系就再无联系,日后生死都与对方无关,哪怕一方犯法,另一方也不会受到牵连。

    “天理?陛下是天子,他的话就是天理!”刘英教训儿子道,当初封公侯时,几乎人手一份免死铁券,可惜真到杀头时,这免死铁券却是屁用没用,而且你还没地方说理去,因为陛下就是理,就是规矩。

    刘英说到这里再次沉吟了片刻,随后这才扭头对李节道:“节儿,我仔细琢磨一下,以你们现在的情况,如果日后事发,朝中有一位重臣能出面替你们求情的话,也许陛下会对你们网开一面,毕竟断绝父子关系也不是说着玩的,李家的事本应与你们无关!”

    “重臣?”李节听后却是苦笑着摇了摇头,“如果连我祖父都倒了,恐怕朝中的重臣肯定也躲的远远的,生怕惹祸上身,怎么可能会帮我们?”

    “一般的重臣肯定不行,不过有一个人如果肯开口的话,倒是可能有些作用!”刘英再次道。

    “谁?”

    “信国公汤和!”

    李节听到汤和的名字也是一愣,他倒是忘了,汤和最受朱元璋的信任,如果他肯帮忙求情的话,也许朱元璋还真可能卖他个面子,当然也只是有可能,并不怎么保险。

    “其实你爹与信国公倒是有些关系,如果当初……唉~”刘英似乎欲言又止。

    李节这时也想了起来,今天在寿宴见到汤和时,对方似乎对他父亲格外亲热,甚至还提醒了自己一句,这可有些奇怪,于是他急忙追问道:“我爹和信国公到底有到底有什么关系?”

    “这个……”只见刘英迟疑了一下,终于还是开口道,“都是一些陈年旧事,告诉你也无妨,不过可不要出去乱说……”

    其实事情也不复杂,当初李祝还没有娶李夫人时,在机缘巧合之下竟然与汤和的一个女儿相识,两人也算是两情相悦,甚至一度到了谈婚论嫁的程度,不过汤和的女儿是嫡出,而且平时颇受汤和的宠爱,相比之下,李祝庶出的身份就差了一些,结果最后这桩婚事没成,李祝转而娶了李夫人。

    “说起来信国公的那个女儿也是苦命人,后来嫁给别人后,结果婚后不到一个月,丈夫却得急病死了,为此落下一个克夫的名声,还被夫家排挤,她一怒之下回了娘家,到现在也没有再出嫁,据说信国公心疼女儿,经常说后悔当初没把女儿嫁给你爹。”最后刘英再次补充道。

    李节闻言也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怪不得汤和之前见到李祝时,说什么“小十七”一直还记着他,估计这个小十七应该就是当初差点嫁给父亲的那个女儿。

    “好险,如果当初姑父娶了别人,恐怕就没有表弟了!”刘义这时插嘴道。

    李节无语,沉思片刻这才摇了摇头开口道:“只凭这点香火情,恐怕信国公应该不会替我们求情!”

    其实这也很正常,李善长若是倒台,朝中大臣势必人人自危,汤和如果真替李节父子求情,也要冒很大的风险,而李祝与汤和之间只有那么点香火情,根本不足以让人家冒险。

    另外最重要的是,就算是汤和愿意求情,朱元璋也未必一定会答应,李节不喜欢将自己的命运交给别人,所以汤和这条路只能做为备用方案。

    “那你的意思,不会还是想娶公主吧?”刘英已经听刘义讲过李节娶公主的计划,不过在他看来,这个计划根本没有可能成功,别说李节,他儿子刘义好歹也是个正儿八经的小侯爷,但也没资格与皇家联姻。

    李节知道刘英心中的想法,不过他也懒的解释,于是转移话题道:“舅舅,我记得当时祖父要打我们时,是太子殿下替我们求情,不知我们离开后,太子殿下有没有说什么?”

    “你不会又在打太子的主意吧?”刘英却不是那么好糊弄的,一听李节问起太子,立刻也警觉起来。

    “怎么可能,我只是心存感激,毕竟如果不是太子的话,我和父亲就要吃苦头了。”李节矢口否认道。

    刘英要是信李节的话那才叫有鬼,不过他也懒的追问,于是想了想回答道:“太子殿下倒是没说什么,不过这也正常,太子的一举一动都那么多人盯着,他也绝不会轻易的表露自己的想法,不过……”

    “不过什么?”李节急切的追问道。

    “不过在你祖父离开寿宴后,有不少宾客都在私下里讨论你作的那首打油诗,虽然用词粗俗,但却将名利二字刻画的入骨三分,当然更把你祖父气的半死,如果不是太子和信国公帮你们求情,说不定他真的会让人把你们打死!”

    刘英说到最后也有些后怕,当时的李节简直是在作死的边缘疯狂试探,要知道按大明律,当爹的打死儿子可是不犯法的。

    “那首诗我也印象深刻,另外在回来的路上,我似乎听到街上也有人在唱这首诗,怎么会这么快就传出去了?”刘义这时再次插嘴道,说到最后时,脸上也露出疑惑的表情,毕竟寿宴上才发生的事,应该不可能这么快就传的满城皆知吧?

    “我是走路回来的,顺便把这首《好了歌》教给了一些孩童与乞丐。”李节微笑着解答了刘义心中的疑问。

    “你……你还真是不给自己留一丝退路啊!”刘英闻言也是苦笑着叹息道,想必明天一早,寿宴上的事就会传遍京城,再加上这么一首讽刺李善长放不下名利的诗歌传扬出去,到时李善长肯定会恨死李节,祖孙之间断然没有再和好的可能了。

    “没必要再留后路了,该说的我在寿宴上已经说过了,是他听不进去,既然如此,我也只能走自己的路了!”李节沉默了片刻这才感慨的道。

    “那你接下来打算怎么办?”刘英沉吟了一下再次追问道。

    “舅舅小的时候玩过砖头吗?”李节忽然神秘的一笑问道。

    “什么砖头?”

    “我小的时候喜欢把砖头一块块的立起来,然后推倒第一块砸倒第二块、第二块再砸倒第三块,依次类推,最后所有砖头都倒了,而我只是轻轻的动了一下小指头,这就是一个最简单的连锁反应。”李节笑着解释道。

    “你的意思是……”刘英极其聪明,通过李节的描述也似乎明白了他的意思。

    “今天我与韩国公府决裂,就是我用力推倒了第一块砖头,而接下来就会有更多的砖头倒下去,如果我觉得慢的话,可以在中间再推倒几个砖头,使之尽快的达到我的目的。”李节再次笑着解释道,至于如何推动其它的砖头,那就要看他穿越者的本事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