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软小说 > 穿越小说 > 我要做驸马 > 第六章 我要做驸马
    “表哥,我要做驸马!”沉思中的李节猛然抬头对刘义道。

    “表弟你没发烧吧?”刘义被李节这没头没尾的话吓了一跳,之前李节就问过他关于尚公主的事,不过他并没有放在心上,没想到现在李节竟然旧事重提。

    “我很清醒,以我祖父的所做所为,日后必招致大祸,而我如果想要保命,就必须做驸马!”李节十分认真的道。

    “不至于吧,你祖父可是有免死铁券,而且还是免两死……”

    没等刘义把话说完,李节就苦笑着打断他道:“免死铁券什么时候有用过?如果陛下真的起了杀心,哪怕是有一百块免死铁券也没用!”

    刘义听到李节的话张了张嘴,最终也是叹息一声,的确,当初胡惟庸被杀时,另外受牵连的唐胜宗、费聚、赵庸三个侯爷也全都有免死铁券,结果也是屁用没有。

    “可你祖父毕竟是李善长啊!”刘义犹豫半晌却还是有些不敢相信的道,他的父亲虽然看出李善长为权势所迷,不知进退,日后必定会吃大亏,但也不认为朱元璋会真的杀了李善长,顶多就是罢官降爵,最坏也不过是流放,毕竟那可是大明第一功臣李善长!

    其实这也正常,以现在的情况,除了李节这个穿越者,恐怕就连朱元璋可能都还没有下定决心要杀李善长。

    “那又如何?韩信、长孙无忌,他们哪个不是劳苦功高,但最后又都是什么下场?”李节却再次反问道。

    “这……”刘义再次为之气结。

    “如果陛下真的动了杀心,唯一可以保命的办法,就只有成为驸马,留给我的时间不多了,在事发之前,我必须要成为大明的驸马!”李节再次道。

    只是做驸马还不够,因为这只能保住李节一个人的性命,而如果他想要保住其它家人的命,就必须做得更多,对此李节倒是有一些想法,对他来说,反而是第一步,也就是做驸马最难。

    “陛下有十几位公主,大部分都已经出嫁,而这些驸马中,要么是勋贵之子,要么是进士出身,你虽然勉强算是勋贵之后,但身份差太远了,所以除非你能考中进士,才有一丝的希望,不过今年刚举行过科举,你最少也得再等三年才有机会。”刘义这时也终于接受了李节的说法,开始为他分析道。

    李节听后也有些无语,他哪还有三年的时间?而且他连论语都背不下来,更别说去考进士了,所以这条路根本行不通,还得从勋贵的身份上想办法。

    就在李节和刘义商谈的时候,忽然只听外面传来一阵脚步声,紧接着一个侍女进来禀报道:“公子,老爷回来了,请您到前厅去,说是有客人要来!”

    李节听到侍女的话也是一愣,他记得李祝今天早上就去衙门了,现在还不到中午,怎么就回来了?而且还有客人要来?

    “表弟你感觉怎么样,要不你在房间里休息吧,我替你去和姑丈说一声。”刘义还是担心李节的身体,于是开口询问道。

    “没事,咱们一起去前厅吧!”李节摇了摇头道,他对来的客人也很好奇,竟然能让李祝从衙门回来亲自接待,想来应该不是一般人。

    李节和刘义来到前厅,只见李祝果然坐在厅中,看到他们两人也是笑道:“我刚回来就听下人说你们也回来了,刚好节儿的五叔要来,你们两个一会陪我们好好的喝上两杯!”

    “五叔?就是那个娶了……不对,是尚了公主的五叔?”李节闻言也十分惊讶的问道,之前刘义给他介绍过,他这位五叔好像名叫李祺,是李善长的小儿子,李善长满门抄斩,也只有他和他的两个儿子,因为公主的关系活了下来。

    “不错,我和你五叔的感情不错,今天在衙门遇到他,他说有事想和我谈,所以我们就约了中午在家里吃饭。”李祝再次笑道,他和家里人的关系不好,也只有李祺这个弟弟才能让他感受一些家人的温暖。

    李节两人陪着李祝在客厅等了一会,不一会就有下人报信,李祺登门来访,李祝也兴冲冲的出门迎接,李节和刘义当然也在后面跟着。

    李节他们来到门前,只见一个长身玉立的中年人站在门外,看起来大概三十岁出头,鼻若悬胆、目似朗星,颌下三缕长须,看起来有股说不出的俊秀儒雅之气。

    “五弟,你来了还通报什么,直接进来就是了!”李祝看到门外的中年人也立刻热情的上前道,不用问,他肯定就是李节的五叔李祺了。

    “礼不可废,而且三哥你亲自出门迎接,我岂不是更有面子?”李祺这时也开玩笑道,从这里也能看出,他和李祝的感情的确不错。

    “拜见五叔!”李节这时也上前行礼道。

    “不必多礼,听说节儿你的病好了,我也就放心了!”李祺这时也十分热情的扶住李节道,说到李节的病时,他脸上的表情也有些复杂,毕竟李节的病因就在他自家人身上。

    这时刘义也上前行礼,李祺也和他客气了几句,随后李祝就请对方来到客厅,家中的下人也很快送上酒菜,几个人边吃边聊。

    陪长辈吃饭其实是件很煎熬的事,不但插不上话,而且时不时还要应付长辈的询问,长辈的酒杯空了,你还得有眼色的主动斟酒,否则就是没礼貌。

    幸好旁边还有刘义陪着,再加上李祺也只顾着和李祝聊天,所以李节他们两个除了无聊外,倒还算轻松。

    不过就在酒过三巡,只见李祺忽然沉吟了片刻,最后这才开口道:“三哥,再过几天就是父亲七十五岁大寿了,去年因为二哥,大家都闹的很不愉快,父亲也很生气,不过一年过去了,父亲的气也消的差不多了,不如今年你准备些礼物,我再从旁边劝一下,到时父亲一高兴,之前的事也就过去了!”

    李祺的话一出口,李祝也一下子沉默了,去年寿宴时,李善长将他们父子赶出门,而且一整年都没让他们再登门,虽然没说断绝父子关系,但也差不多。

    而李祝对李善长的感情也很复杂,一方面他怪李善长,把李节逼的大病一场,另一方面他又放不下父子间的感情。

    旁边的李节则是暗自撇了撇嘴,他巴不得李善长直接和他们家断绝关系,甚至两家闹的越大越好,虽然以朱元璋的脾气,可能不会因为断绝父子关系就放过他们,但也许还有一线生机。

    当然上面的这些话李节也只能在心中想一想,真正做决定的还是要看李祝,一家之主这个称呼可不是说着玩的。

    “好,到时就要拜托五弟你帮我说些好话了!”李祝最后终于点头答应道。

    旁边的李节听到这里也是叹息一声,他就知道李祝会答应,毕竟李祝是个传统的读书人,多年的孝道教育早就已经深入骨髓,再加上自己的病也好了,所以李祝肯定会想办法与李善长修复关系。

    “太好了,我就知道三哥你会答应,这事就包在我身上!”李祺看到李祝答应,当即也十分高兴的举起酒杯道。

    李祝也同样举起酒杯,与李祺碰了一下一饮而尽,随后兄弟二人也畅快的大笑起来。

    这顿酒一直喝到下午才结束,李祝与李祺兄弟二人都喝的大醉,李节没有办法,先是派人送走了李祺,然后又亲自把李祝送到内宅,等到忙完这些后,天色已经不早了。

    刘义也多喝了几杯,不过他年轻,酒量又好,所以倒没有什么醉意,这时也正准备告辞离开,不过李节却把他拉到一边道:“有件事我想拜托表哥帮个忙!”

    “不会是帮你做驸马吧?”刘义闻言苦笑一声道,这件事他可真的有心无力。

    “这倒不是,今天五叔不是请我们父子去给祖父祝寿吗,我准备给祖父送件寿礼!”李节微微一笑道,本来他对做驸马的事还没有什么头绪,但是今天李祺的到来,却让他有一个想法。

    “你准备送什么寿礼?”刘义十分感兴趣的问道。

    “当然是一件价值连城、世所罕见的寿礼,到时肯定能把其它人的寿礼全都比下去!”李节神秘的一笑道,他的计划是否可行,就看这件寿礼给不给力了。

    “表弟你不会是在吹牛吧,什么寿礼能把其它人的寿礼都比下去?”刘义一脸不信的道,那可是李善长,每年他过大寿时,连宫里都会送礼物,更别说那些巴结李善长的官员勋贵们,送出去的奇珍异宝几乎数不胜数。

    “暂时保密,表哥你只需要帮我找些东西,到时你见到就知道是什么东西了!”李节说到这里也得意的一笑,终于可以发挥自己身为穿越者的特长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