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软小说 > 穿越小说 > 我要做驸马 > 第二章 公主好“尚”吗?
    李节感觉自己真应了那句话,“倒霉妈妈给倒霉开门,倒霉到家了”。

    好不容易穿越一回,竟然成了李善长的孙子,明年李善长全家就要被满门抄斩,他这个做孙子的肯定难逃这一刀,这让他恨不得仰天大吼一声:“贼老天,你TM是不是在玩我?”

    “表哥,现在是几月了?”过了好一会儿后,李节这才有气无力的问道,事实已经无力改变,他现在只求老天多给他点时间,从而找到保命的办法。

    “现在已经是冬月了,再过几天就要到腊月了。”刘义不知道李节为什么问这个,但还是如实回答道。

    李节闻言差点哭出来,他记得李善长一家是洪武二十三年的五月被抄斩的,现在已经快十二月了,也就是说,满打满算,他还有半年的时间。

    “表弟你这是怎么了?”刘义看到李节的表情不对,当下也十分担心的问道,他真怕李节旧病复发,如果再发疯的话,那可就麻烦了。

    “我没事,表哥你让我静一静!”李道双手捂脸猛搓了几下,好让自己冷静下来。

    刘义也不敢太过刺激李节,于是也耐心的坐在一边等候。

    李节刚开始时心乱如麻,根本没办法冷静思考,不过最后他还是强制自己冷静下来,仔细的分析了现在的情况,最后终于得出一个结论。

    现在李节面前只有两条路,第一条就是认命,趁着现在还有半年的时间,把好吃的都吃了,好喝的都喝了,好玩的都玩了,半年后一家人整整齐齐的被推到菜市口,“咔嚓”一声砍掉脑袋,据说只要刀子够快,脑袋掉下来并不会立刻就死,到时自己也许可以亲身验证一下。

    至于第二条路,那就是李节借着自己穿越者的优势,利用这半年时间逆天改命,从朱元璋这个剥皮狂魔手中逃得一命。

    李节将两条路都仔细的考虑了一遍,最后感觉好像第一条路对他更有吸引力,并不是他不想活下去,而是第二条路实在太困难了。

    史书上记载,李善长是受胡惟庸案的牵连被杀,但其实李善长被杀时,胡惟庸案已经过去整整十年了。

    另外当初胡惟庸案爆发时,李善长的弟弟李存义与胡惟庸是亲家,还参与了胡惟庸案,但就算是这样,朱元璋也没有杀李存义,更没有因此怪罪李善长,结果直到十年后,朱元璋才忽然发难,说李善长参与胡惟庸谋反,下令将李家满门抄斩,这根本就说不通。

    换句话说,李善长之所被杀,其实还是牵扯到朝堂上的一些权力斗争,而且这些权力斗争已经引起了朱元璋的不满,从而动了杀心,这才是李善长引祸上身的主因。

    对于朝堂上的争斗,李节根本就插不上手,哪怕他是李善长的孙子也不行,更何况对面是朱元璋,这可是从社会最底层杀出,一路做到皇帝的狠人,想要改变这种人的决定,简直难比登天。

    当然了,想要从朱元璋手下活命并不是完全没有希望,比如李善长一家,虽然满门抄斩,但李善长却有一个儿子活了下来,因为他这个儿子娶了公主,朱元璋虽然心狠手辣,但对自己的儿女还是十分仁慈的,所以李节如果想要活命,倒是有一条现成的路。

    “表哥,公主好娶吗?”李节终于抬起头,一脸认真的向刘义问道。

    “你怎么问这个问题,难道你对公主有想法?”刘义也一脸懵逼的反问道,李节的思维实在太跳跃了,他感觉自己有点跟不上。

    “是有点想法,我好歹也是宰相的孙子,娶个公主不过分吧?”李节试探着问道。

    “公主不是娶的,只有尚公主,没有娶公主一说。”刘义纠正道。

    “好吧,公主好尚吗?”李节从善如流,只是这句话怎么听起来有点不对劲?

    “表弟你想多了,陛下的公主虽然不少,但想尚公主的人家更多,你五叔已经尚了一个公主了,所以李家基本不可能再出第二个驸马了,更何况你还不是嫡出的长孙,而是庶出的旁支……”

    随着刘义的解释,李节这才明白过来,原来他父亲李祝并不是李善长的嫡子,而是妾室所生的庶子,而在明朝这个时期,庶出的儿子在家中地位并不高,所以李祝平时也不受李善长的待见。

    至于李节想娶公主这件事,就更不要说了,身份上的差距实在太大,别说他了,连他爹李祝都没有资格,只有他那位嫡出的五叔才有资格。

    “难怪我生了这么严重的病,我那位祖父却根本没来,估计他都不记得我这个孙子了吧?”李节沉思片刻再次自语道。

    “这你倒是错了,我相信你祖父肯定记得你,因为你的病就是因他而起。”刘义听到李节的话却是叹了口气接口道。

    “我的病因他而起?”李节听以这里再次露出惊讶的表情。

    “这件事说来话长,而且还牵扯到你家里的几位长辈,所以姑母也不方便告诉你,只能由我来说了……”

    刘义再次叹了口气,然后这才把一些事情告诉了李节。

    李节的父亲李祝是李善长庶出的儿子,在家中排行第三,因为是庶出,再加上李节的亲祖母早丧,所以李祝在家中并不受重视,甚至年轻时在家里也经常受人欺负,直到后来成年后娶了李节的母亲,这才搬到外面居住,倒也清静了不少。

    不过就在去年末的时候,刚巧是李善长的七十四岁大寿,李祝就带着李节回李府祝寿,结果在寿宴上时,刚巧遇到李祝的二哥李礼。

    李礼是嫡出,他一向看不起庶出的李祝,当初就没少欺负李祝,而这次寿宴之时,对李祝也是冷嘲热讽,本来李祝不想惹事,所以对李礼的话就当没听见。

    但李祝却忘了,旁边的李节却是年轻气盛,看到自己父亲受人欺负,他当即拍案而起,怒怼了李礼几句,李礼理亏吵不过李节,竟然蛮不讲理,指挥他的三个儿子上前将李节殴打了一顿,甚至李祝上前拉架时,也被自己的侄子打了几拳,鼻子都打出血了。

    寿宴上发生这种事情,李善长当然气的不轻,按理说他身为父亲和祖父,就算做不到一碗水端平,但也不能太过偏袒,毕竟这件事本来错在李礼,而且又纵子打人,哪怕是闹到官府,他们也是理亏的一方。

    然而李善长眼里只有李礼这个嫡子,对庶出的李祝父子根本视若奴仆,当即不问青红皂白,直接让人把李节抓起来行家法,理由是他以下犯上,顶撞长辈,可明明李礼的儿子把李祝都给打了,但他却是视而不见。

    最后可怜的李节被打了二十板子,李祝心疼儿子,伏在李节身上替他挨板子,但李善长却是没有丝毫心软,竟然将他们父子一块打了,而且最后还把他们父子逐出寿宴,连李祝准备的寿礼都被扔了出来,可以说绝情之极,就差把他们父子逐出家门断绝关系了。

    李节是李祝夫妇的独子,平时受尽宠爱,再加上李节又十分聪慧,小小年纪就进入国子学读书,在年轻人之中也颇有才名,所以性子也带些傲气,但这次却在祖父家中受尽屈辱,这种打击对于一个少年来说几乎是毁灭性的。

    其实想想也正常,李节今年才十五岁,用后世的话讲,正处于青春期,生理与心理都不完善,现在精神上受到这么大的刺激,心理根本承受不了,医学上还有一种专门的病症,叫做青春期精神分裂症,就是青春期少年独有的心理疾病。

    在这种情况下,李节回家后不久就疯了,也就是许神医口中的癫狂之症,平时挺聪明的李节,却再也读不进书,平时或发呆发愣,或蒙头睡觉,衣衫不整,污秽不堪,或对镜发笑,自言自语,甚至有时发狂时还会打人砸东西。

    至于李节疯后的事情,也就不必细说了,反正就在今天,李节又发疯偷跑了出去,结果不小心掉到河里淹死了,然后李节就穿越了过来。

    听完上面这些内容后,李节再次露出沉思的表情,他没想到自己家中的情况竟然这么复杂,更没想到自己的前身竟然是被李善长给逼疯的。

    不过无论自己一家与李善长的关系多么恶劣,但也无法改变血缘上的关系,所以等到半年之后,恐怕还是逃不过那一刀。

    想到这里,李节也有些无语,沾不了李善长的光也就算了,却还要被他歧视欺辱,甚至最后受牵连给他陪葬,这算来算去都太TM亏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