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软小说 > 穿越小说 > 大明枭臣 > 第一卷 麓川之战 第一百二十三章 正午攻势(十三)
    阿乌玛只是看到了姜榆罔几个月来,在筹建和发展莽古堡的同时,一直在准备孟养城守卫上投入的精力。他想,姜榆罔必然是将孟养城看成了绝对不能丢掉的东西,为此可以付出一切代价。

    不过事实上,姜榆罔倒还真没这么有决心,在他看来,孟养层也不是绝对不可以丢掉的,甚至可以说,对于现在的姜榆罔来讲,已经没有什么是不可以丢掉的了。

    他经历的事情太多了,也太离奇了,穿越缥缈时空,来到公元十五世纪的大明这种事情都能发生,姜榆罔的心理承受能力要比阿乌玛想象的强上不少。

    “援军的消息是可靠的,只是没有那么准确。”姜榆罔意识到了阿乌玛在怀疑自己的指示,于是拿出来了黎重带给自己的情报,递给阿乌玛:“是蛮寺寨附近安排好的接引点送来的情报。”

    他看出来了阿乌玛的质疑,毕竟阿乌玛连莽古堡中人对自己的尊称“军主”,都不再使用了,自然是要多想一些的,去更多的理解眼下他激动的情绪。但是同时,他也能够理解阿乌玛的质疑,他们身处与孟养城中,要面对太多未知的战争迷雾了。之所以花大心思训练大量情报人员,就是为了能够尽可能地消除这些战争迷雾的影响,能够尽可能地接近真实。

    “蛮寺寨接引点吗?”阿乌玛的神色在听到这个回答后逐渐放松下来,作为莽古堡的高级军事指挥,他也知道接引点的工作的可靠性,这些在外的莽古堡秘理院守观厅成员,负责为莽古堡提供大量可靠的情报。

    这些情报或许是与狩猎的资源点有关,或许与可以耕作的农田分布有关,又或许是最关键的军事情报,这些各种各样的情报,都是来自于守观厅的情报收集,他们在不断的情报工作中,也赢得了越来越多的信任与威望。

    所以阿乌玛也是在听到接引点的一瞬间,开始卸下来了心防,不再具有那么多的疑心和担忧,这是守观厅的地位所换来的认可,更是许多接引点成员的工作成果所得到的收获。

    阿乌玛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如果是接引点的消息的话,就算没有那么准确,但是可靠性还是能够有保证的,至少不是完全的空穴来风,不是姜榆罔用来稳定人心的说辞。

    “那么军主,能不能问一下,为什么情报没有正常地传送到莽古堡,而是由接引点进行临时的传送?”阿乌玛也是知晓床柜军情的传送规矩的,正常情况下,一个情报都有它所负责的负责人,而负责人是负责与情报来源进行沟通交接的,如果情报工作没有出现任何意外的话,那么情报应该经由负责人来传递情报来源的原始消息。

    接引点的情报,说明情报来源并不是情报负责人提供的原始消息,而是来自接引点情报人员通过接引点情报工作所获得的侦查情报,这种情报的可靠性自然是不能喝负责人提供的原始情报相比的。

    那这一次求援事务的情报来讲,原始情报应该是来自蛮寺寨大营的正轨的,有军印的明军文书。上面有明确的调兵信息,但是事实却事与愿违,得到的是有接引点情报身份认证的侦查情报。

    姜榆罔也摇了摇头:“这一路,能够发生的意外太多了,但是接引点能够给出来求援情报,说明他们还是知道整个的求援过程的,援军的消息应该是有一定的保证的,不会出现太大的偏差。”

    “现在也只能这么想了,”阿乌玛笑了笑:“能够得到援军的消息,对于现在的我们来说是最有效的,这样一来,才有真正取胜的可能性。”

    姜榆罔点点头:“就是这样,我才真正下定决心,要和麓川军在孟养城决战,死守住孟养,只要等到援军到来,就是我们的胜利。”

    “我去北城之后,也是要将这些信息传达给所有战士吧。”阿乌玛问道。

    姜榆罔回答:“自然是要传到给所有守城的将士,我也会和你一起去到北城楼上,但是具体的情报细节就不用讲的那么细了,他们不了解秘理院的军情机制,说的太多,反而会让他们感到不安。”

    “是,军主。”阿乌玛应道。

    在阿乌玛临走前,他还是又问了姜榆罔一句:“军主,如果我们到时候,还是守不住怎么办?”

    姜榆罔一时间有些发愣,没有想到阿乌玛居然还是会问这种事情,但是又想了想阿乌玛一直的坦率真诚,也就释然了。自己说的是死守,但是如果到了一些极度劣势的情况下,怕是许多人都会各怀心思。

    而阿乌玛能够再三地去确认这些事情,说明他是有一定的决心的,是以足够坚决的态度来对待这个战术安排,而这也与他一直以来的作风相符。这是一个值得认可的人,姜榆罔心里有些感叹,能够遇到阿乌玛,的确是自己的幸运。

    希望他不会再此次战斗中出现什么意外,他默默地这样想着,然后以更为坚决的态度说出来了自己的答案:“如果守卫的局面面临过大的艰难,那么我就出城战斗。”

    “出城战斗?”阿乌玛瞪大了眼,这是一个他没有想到的答案:“是与麓川军正面战斗吗?”

    因为太难以置信,他又重复问了一遍:“不是突围,而是要出城和麓川军正面战斗吗?”

    “就是这样,我之所以带了莽古堡中所有的重甲骑兵来此,就是为了有可能的正面战斗来做准备,”姜榆罔回答道:“到时候,我会带头领军出城战斗。”

    “可是,这样不是送死吗?能够发挥多大的作用呢?”阿乌玛不解地问。

    “阻止麓川军的攻势,为守城的士兵尽可能争取时间。”姜榆罔解释道:“战场上是存在限定的空间宽度的,虽然麓川军的人数很多,但是我们能够抵抗的人数是有限的,能与我们发生战斗的人数也是有限的,这样一来,我们就有了用少量士兵对抗大量敌人的空间了。”

    其实这其中的原理,就是战场接战宽度是有限的,孟养城北部与东北部的丘陵山地,虽然已经算是麓川一带相当宽阔的地区,但是能够发生战斗的空间还是有限的,就算是敌人有着上万的兵力,但是实际的接战宽度也是很小的,以姜榆罔的估计,上百人的骑兵队伍,就能对麓川军的攻势造成一定的冲击,而一旦能够成功斩杀其中的头目或领袖,就能够取得想要延迟麓川军攻势的目标。

    当然了,以姜榆罔从细节角度的分析,想要达到目的,需要两个条件,第一个条件就是麓川军本身缺乏战术经验和组织度,多为临时征召起来的新兵,战斗的信念很薄弱,在遭受短时间内的较大伤亡后,就会出现溃败。

    第二个条件,就是姜榆罔自己的骑兵部队所使用的重甲是可靠的,不会再遭受敌人的攻击后就很快出现伤亡,能够具备一定程度上的防御力。莽古堡的这一百重甲骑兵所使用的重甲,其本身的材质是依赖于姜榆罔带来的新的冶炼技术,制造出来的重甲的强度可以抵抗莽古堡的鸟铳的近距离射击,常规弓箭的射击,以及普通制式刀剑的斩击,对于这些重甲的攻击都是无效的。

    姜榆罔想过可能的,攻破这些重甲的方法,但是想来想去,可能也只是一些传说中的炮弩或者炮弹,能够在现在的技术水平下能够对这些重甲产生威胁。

    而在当下,征麓川的明军,已经是麓川战场上装备最先进的部队了,尚且没有穿透这些重甲的方法,而孟养一带临时召集起来的这几万麓川军,所能使用的武器装备只会更落后。

    不说有更先进的武器能够对重甲骑兵产生威胁,姜榆罔也有安排秘理院的情报人员去调查驻扎在茵多基大湖附近的麓川军军备,最终的结果还是以大约十分之一的火器,以及十分之九的原始冷的兵器。

    其中远程武器,还是以各类弓箭为主,而所有的这些装备,都是无法真正威胁到姜榆罔秘密训练出来的这一批重甲骑兵的,这样的骑兵,会对麓川军的攻势造成极大的冲击力。

    在姜榆罔的目标中,他需要依靠这些重甲骑兵争取到最好一个时辰的时间,有效拖延麓川军的攻势,也能帮助掩护其他莽古堡的火枪部队,能够更有效地造成麓川军的伤亡,争取能够形成一个延后麓川军进攻的空间。

    在他设想中的可能造成重甲骑兵伤亡的可能就是被大量敌军围困,但是这一方面需要麓川军能够很快形成反制重甲骑兵的组织能力,另一方面己方的火力也会出现问题,但是这两个可能性都是极低的。

    先不说这些普遍是新召集起来的麓川新兵能够表现出来多少反制重甲骑兵的能力,就算他们能够表现出来优秀的组织能力,表现出来及时的反应能力,但是还有孟养城守城火力的掩护,不会遇到太大的危险。

    当然了,这一切都基于他的判断不会出问题,虽然姜榆罔存在许多细节方面的担忧,但是对于整体的走势,他还是具备一定的把握的。这些把握不单纯是他在这几个月间对于莽古堡部队,对于孟养城其他守备明军,还有自己的对手麓川军的能力的了解,更多的还有来自几百年后的未来的角度,从更高的高度来回看这些各种各样的战术细节。

    他的视角,不会像现在身处麓川战场的其他人一样,受困于这么一个相对狭窄的空间。无论是当初的子母火铳的到定装弹的火铳改进的思路,还是后来鸟铳设计思路的提出,最后到重甲骑兵的训练,这一系列战略本都不是这个时空下的麓川战场上应该出现的。

    但是事实就是,这些战略不仅出现了,还在莽古堡的建立以及孟养城明军守备白千帆的支持下成为了一定程度上的现实。姜榆罔尽管对于即将引来的攻势心存不安,但是因为这些战略,同样具备一定的底气。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