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软小说 > 穿越小说 > 大明枭臣 > 第一卷 麓川之战 第一百一十八章 正午攻势(八)
    “正是如此,我们需要放弃所有其他的计划,只专注于孟养城的防守计划。”姜榆罔回答道:“你需要把全部的精力投入到北城的防守上。”

    阿乌玛听到了姜榆罔的话,神情开始变得严肃,而这种严肃里还透露出一丝丝的艰难:“可是我们,可能无法敌得过麓川军。”

    作为莽古堡军队中地位很高的人,又深得姜榆罔的信任,阿乌玛所能接触到的情报是非常多的,除了普通的情报之外,姜榆罔也将一些自己的判断和阿乌玛进行沟通,而这让阿乌玛能够得知更多的普通士兵所接触不到的情报。

    姜榆罔摇摇头:“我们做不到在麓川军前面守卫孟养城,但是可以做到一定程度上的防守,拖住麓川军的攻势,从而等待援军。”

    “援军?”阿乌玛眼前一亮,这是姜榆罔和他们这些高级军官的交流讨论中所提到的最多的事情。

    援军,是孟养城大战的关键,如果是普通程度的援军,孟养城的防守想要获得并不是十分困难,甚至可以说,明军的中军主力一直有小规模地支援孟养城,参与一些中小规模的战斗。

    不论这些支援的效果,来自明军主力的支援对于孟养城来说一直是有的。

    但是现在孟养城面临的压力,并不是以前那种规模的援军可以减轻或者改变局面的,而是需要大规模的援军,这种援军会彻底改变孟养城的形式,但是同时也会改变明军主力在江头城的战局,所以援军对于孟养城来说又是一种求之不得的事情。

    为了获取援军,莽古堡付出了巨大的努力,但最终的援军还是处于紧张的危机一线,没有任何人有获得援军的把握,毕竟想要抵抗来自孟养城附近的这一次麓川军的大规模反攻,实在需要太大的支援投入了,明军主力如果要提供援军,可能会带来整体的战略布局的改变,所有的统帅都很难承担起这种军事战略的责任,唯一的可能就在靖远伯王骥身上。

    而姜榆罔所有的押注,在最后也到了王骥身上。面对麓川这一次的兵锋,几乎是打破了时空的约束的军力,集结了整个孟养地区的全部实力的孤注一掷,孟养城的明军实力实在不足以为敌。

    一定程度上说,从姜榆罔未穿越之前的那一次的世界线上的麓川之战的终局,到姜榆罔穿越来到的孟养城,麓川之战仿佛按照着固定好的剧本一样走向相同的结局。

    虽然姜榆罔拯救了莽古山的明军形式,填补了孟养城的防御漏洞,但是麓川势力还是表现出来了可怕的组织与集结能力,最终形成了孟养城眼下的局面。

    在这种局面下,姜榆罔和阿乌玛等高级军官讨论了许多方案,许多是在如果援军不能及时赶来的情况下的备案,但是在这所有的备案中,还存在着一个等级最高的,能够有效阻止麓川军的方案。

    那就是考虑到最高等级的援军的方案,尽管可能性很低,但是的确存在一丝可能性。而姜榆罔为了让这一丝可能性扩张到最大,尽力将莽古堡的情报机构建设发展到了一个相当完善和成熟的地步。

    超过三百人的情报机构,说是整个麓川地区最发达的情报机构也不为过。而为了维持这样的一个情报机构,姜榆罔投入了巨大的努力。

    莽古堡的情报机构其实也可以说的上是不负众望,带来了宝贵的情报信息,是作为证明孟养城军情的重要情报,但是究竟能不能等来援军,还是需要等待最后的消息。

    而在最后的消息等待过程中,莽古堡这边可以说是完全不顺利,因为莽古堡的等级太低,说到底不过是一名百户的部队,很多莽古堡的住民并没有正经的明军身份,能不能被看作友军势力都是存疑的。

    在很多地方,甚至是明军的防线,莽古堡的成员都必须小心行事,刻意隐藏身份为麓川的普通百姓。而莽古堡的军队则是全部依仗白千帆的庇护,没有白千帆的许可,莽古堡的军队甚至不能进入孟养城中驻防。

    所以最终,求援最关键的一环,向蛮寺寨明军大营的求援沟通,必须仰仗孟养城的高级军官与明军大营建立沟通,说的简单点,就是交给白千帆来负责。

    但是白千帆的人却在这最关键的一步出现了问题,求援遭遇失败,并没能够得到来自蛮寺寨明军大营的支援。

    而剩下的时间已经所剩无几了,为了最后的消息,姜榆罔决定用自己培养的优秀情报人员,或者说是公元十五世纪的侦察兵来做最后一搏。

    所有的人,都在焦急地等待最终的情报,这个情报是改变一切的端口。

    虽然最终情报的到来并不如姜榆罔所想象的那样正式,确凿,也无法让他真正的乐观起来,但是毕竟还是重要的情报信息,而他在思考之后,也决定相信这个情报,信任自己一手培养出来的情报人员,相信自己的选择和判断。

    于是他进一步向阿乌玛介绍情报的具体内容:“根据情报,我们将会获得超过一万的援军,其中的骑兵可能在两千人左右,所有人都是来自靖远伯大营的精锐,没有充数的人,只要等到这支援军赶到孟养城,我们就能扭转孟养城的局势。”

    “超过一万人!”阿乌玛瞪大了眼睛,这对于他来说是一个太大的数字了。

    其实只要是明眼人,见过麓川战场的局面,就能知道明军面对麓川军时的兵力战损比。无论是麓川人,还是明代人,亦或是后来人,常常会夸大明军的人数,以至于造成一种结果:在战争中,明军的人数往往是处于优势的。

    这其实是不合理的,无论从组织训练,还是武装配备的角度来讲,明朝军队都是处于优势的一方,而在许多战争中,在各个地方都占据优势的明军,却对于敌人不能取得多大的优势。

    而这种现象常常让看到这些结果的更后来的人产生不该有的遐想,在各处都占据优势的明军,到底因为什么才在战争中不能取得绝对的优势,甚至是落入下风呢?而这些遐想往往就发展到了对于明军甚至是明朝的最大的恶意揣测,像是这就是一个积贫积弱的时代,所有的辉煌都与荒唐闹剧交织,而其中的精英人才,不过是徒有其名,败絮其中的庸才罢了。

    冷静地去想一想,这种想法是不合理的,是没有确切依据的,甚至是与逻辑相违背的。明朝在前中期,是毫无疑问的东方大陆上最强大的国家,他相对其他的所有势力所具备的优势,绝不仅仅是在人数上面,而是在整个更加合理的机制,是系统的优势。

    姜榆罔不认为明朝一直处于良性的发展过程中,毕竟一切事务都不可能是虚空存在的,都必须要依附于现实的条件来进行发展,而那个时代的许多人,是无法认识到科技发展的重要性的,以至于科技发展到生产力的解放,明代其实是做的一般的。

    从姜榆罔感兴趣的军事方面,就可以看到这种做的一般的实际影响,那就是军队的武器装备。姜榆罔算得上是半个唯技术论者,在他看来,掌握了优势装备的一方在战争中是占据着绝对的优势的,对方想要争抢这种优势,必然要付出更大的代价。

    而有明一代,武器装备的水平其实是在逐渐落后的。首先是武器的配备率,在明初之时,朱元璋的部队能够做到步兵百分百的配备率,不管实际如何使用,但是可以做到人手一支火铳。

    也就是说,就算没有出现所有人都在战斗中使用火铳的情况,但是他们有进行到这种程度的装备,是可以支持全部的远距离火器作战的;但是随着时间的发展,军队中的火器配备率越来越低,最初的配备率下降可能是考虑到建立国家之后的实际要求,各行各业都需要发展,军事不是最主要的议题了,随之而来的是军队的裁撤和编制的合理性。

    到了这个时候,那些冗余的武备,就和冗余的士兵一样解甲归田,而火门枪和最初的火铳时代,可能是的的确确不需要那么高的火器配备率而需要一些冷兵器作为辅佐的,到了这时,火器的配备率发生了第一次下降,三分之一左右的步兵不再配备火铳。

    而随着时代的进一步发展,到了宣宗时代,明代的战略开始全面的向内缩,开始变得格外保守。客观上来讲,这种保守的发展为明代的内部积蓄了大量的实力,减缓了矛盾,可能是真正为明代的延续做出来了内在的努力,但是同时也要认清一点的是,这种保守的战略也带来了不可忽视的负面作用。

    最为突出的一点就是明朝对外影响力的急速下降,大量的周围势力开始重新发展起来,并且隐隐出现了对抗明朝的形式,而保守战略还导致了更致命的一点,那就是明军对外实力的下降。

    随着在外疆域的放弃,战略地位的降低,边防力量的逐渐薄弱,整个明朝的军事力量也发生了不可忽视的弱化,几乎在宣宗时代就直接完成了从外在声望到实力的全面下降。

    在放弃了在外利益之后,明军也已经不再具备取回在外利益的实力了,而一句话叫做逆水行舟,不进则退,失去实力的明军不仅没有了取回在外利益的实力,连守护自己原有利益的实力也跟着一起发生了下降。

    不能说后来英宗时代的土木堡之变就完全和宣宗的战略选择没有关系,可能只能说,英宗不够雄才大略,没有能力纠正玄宗时代战略带来的负面影响,反而将所有的缺陷与薄弱之处在意外间彻底展现给天下人看了。

    而放到明军的具体实力战线上,就体现在两个方面:第一:军事组织的废弛,朱元璋最为得意,可能也是当时世界上最强大的卫所体系开始崩溃,名义上的军队人数与实际人数存在严重的不匹配问题。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