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软小说 > 穿越小说 > 大明枭臣 > 第一卷 麓川之战 第九十八章 麓川的呼吸(三)
    而在“秘密”的情报等级以上的,则是最高的保密等级:“绝密”。

    绝密情报的人员选择有特定的要求,只要特别选定的人才有资格传递绝密情报,同时,也只有特别选定的人才能定义一件情报为绝密情报。

    所以一般情况下,情报的保密等级都是以秘密情报为主进行传送。

    中年男人从阿正的手中接过的情报,正是这样一件秘密紧急情报,不过因为一般情况下,情报都是以秘密情报为主,所以一般也就不再提及一份情报为秘密情报,而是直接称之为紧急情报。

    “是紧急情报。”阿正回应道。

    中年男人对于这个情报的性质再三确认,其实也是一个比较重要的流程。因为紧急情报可以调动大量的资源,这是实实在在地要付出不小的成本的,所以要进行反复的确认。

    如果没有进行确认,就贸然将一件情报作为紧急情报进行传送,那么一旦在后续的情报审查中发现情报的紧急度存在问题,就很有可能被追责。

    情报审查,也就是对于一件情报进行后续的检查工作,由圣下厅负责。

    这是姜榆罔提出来的,由圣下厅对于情报的检查工作,主要工作内容是:在情报工作完成后,由圣下厅负责情报审查工作的人员从情报工作的源头进行对于整个情报工作流程的复盘,还原过程中的所有细节,检查在整个过程中,参与的情报人员是否存在问题。

    无论是最基本的身份问题,情报人员是否存在间谍的可能性;还是对于情报人员的保密工作的执行态度;又或是是否存在其他的不应该存在的问题,这些全部都在情报审查的范围内,要进行反复的检查。

    而资源的浪费问题,也是情报审查中关键的一环。资源浪费,是一个说大不大,说小不小的问题,好像情报人员只是为了执行任务,需要整个任务流程路线上的所有人配合,但是一旦这种资源调动的能力不受控制,那么带来的结果很可能就是情报人员的权力不受控制。

    因此,虽然对于资源浪费问题的处理并不是特别严重,最多也就是奖励和等级提升上的惩罚,但是每一次实实在在的情报审查,也让秘理院的密军们不敢随意行事。

    姜榆罔正是使用各种复杂繁多的规则设计,一层层地将这些原本是淳朴山民的人们变成了具备高度执行力和规则意识的情报工作者。

    “好,”中年男人点了点头:“这一趟我可要累上不少了,你记得帮我写奖励申请书。”

    “一言为定。”阿正笑着点了点头。

    奖励申请书,是另一种秘理院的特殊机制,严格来说,这应该算是一种激励机制。

    姜榆罔设计奖励申请书这种东西的初衷有两个,第一点,是用于弥补传统的上层对于下层的奖励表彰机制的漏洞,让下层主动向上层提出奖励的要求,能够有效激励下层成员的工作热情,同时也能一定程度上加强上层对于下层成员工作的关注。

    第二点,则是奖励申请书的特殊规则所造就,那就是奖励申请书不能自己进行申请,必须由其他人申请,为另一个人的奖励申请书,这样一来,可以有效加强成员之间的合作意识,也能让奖励的申请更客观。

    当然了,对于奖励的申请审核,特别关注于重复的互相申请,用来避免故意的互相刷奖励的情况出现。

    ······················

    中年男人拿着阿正的信件,头也不回地出了门,朝着马厩的方向走去。

    每一个接引点,都有一到两匹马,这是姜榆罔费了很大的力气,才勉强能够维持住的体系。养马并不是很简单的事情,尤其是许多接引点并不是适合养马,又为了隐蔽性,马并不能获得很好的生存空间。

    因此,接引点马匹的死亡率高的出奇,只有一到两匹马看似数量很少,但是这是基于马匹大量死亡的基础上做到的,实际上付出了相当多的数量,这一定程度上也可以说是不可持续的,毕竟接引点许多都只是临时的,许多地方实在太过不合适人的驻留,只是单纯出于交通上的位置作用才保留下来,作为临时的中转站,而一旦局势改变,很多接引点必然是要裁撤的。

    当然了,这些事情与眼下的情报传递就无关了。

    走到马厩旁,一个年纪不大的少年正在打瞌睡,看样子,他是这里的马夫。

    “栾儿,醒醒,我有事要用马。”中年男人直接出声喊道。

    栾儿一个激灵醒了过来,现实茫然地左右环顾,继而一脸发愣地看向中年男人,随即反应过来:“凌叔,你有什么事情要走啊?”

    被叫做的凌叔的中年男人也不多话,微微挥舞了一下手里的情报,又拿出来一块金属令牌,上面写着简单的“紧急”两个字:“紧急情报,别问了,快点牵马。”

    “好勒,”栾儿知趣地点点头,紧急情报代表着什么,他这个秘理院最低级的成员也是清楚的,赶紧手脚利落地将马牵了出来。

    “走了。”凌叔最后打了个招呼,翻身上马,从林间的一道还算宽阔的路朝东北方向过去了。

    虽然这条路走的人很少,但是相比大路,还是有一些麓川人在孟养和江头城之间往来时,会选择走莽古山南部的丛林,毕竟是要近了许多,当然其中凶险,自然就是为了捷径需要付出的代价了。

    不过凌叔眼下也不需要像当初从孟养城送情报到蛮寺寨时那样时间紧迫,他并没有得知当初孟养城时姜榆罔亲自交待的时限,自然可以自己选择时间的安排来进行情报传递。

    从蛮寺寨到孟养城的一路上,他走得还算轻松,在每一段可以策马奔腾的相对缓和的路上疾行,在只能步行牵马的路上,也没有选择像当初的传令兵从孟养城前往蛮寺寨那样用自己的生命作为赌注来换取情报的传递速度。

    如果多子安能够回来,兴许凌叔会得到更为紧急的情报传送要求,但是多子安已经死了,蛮寺寨营地全靠一个值勤情报员的机警直觉来实现了情报的回传。

    在六月廿一这一天,援军出发的消息从蛮寺寨接引点发出,并没有比原本的时间晚多少,但是在路上花费的时间的确是要比之前的从孟养城到蛮寺寨慢上许多。

    虽然慢了许多,但也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姜榆罔一手创造的情报体系,终于发挥了它的作用,将宝贵的军情以尽可能快的速度送往孟养城,他的手中。

    ························

    凌叔抵达莽古堡的时候,已经是六月廿一的最后一个时辰了,因为一路上没有换人,只是换了马,所以他也是累的不轻。

    虽然这段路他已经走了不少次,但是这一次是他走的最急的,说不出来为什么,就是单纯觉得有种不安的感觉,感觉手中的情报越快送到越好。

    最终的结果也算是不负他的期望,在夜色浓黑如墨的亥时,他终于来到了莽古堡的棱堡下面。

    大量使用竹子等树木作为建材的莽古堡棱堡的防御力并不能与使用土石的棱堡相比,但是也算是孟养一带修筑最成功,效力最好的防线了,值勤的卫兵挑着灯火来到了棱堡的边缘楼门上方,伸下去的灯火照亮了凌叔的身影。

    卫兵吓了一跳,他没有想到,莫名其妙的怪声,原来真的是有人来了,他犹豫了一下问道:“你是谁?这么晚了,来莽古堡做什么?”

    “秘理院办事。”凌叔在接近莽古堡前已经戴上了密军的面具,此刻抬起脸看着棱堡楼上的卫兵,一手则是伸出令牌。

    卫兵接着火光,微微看清了令牌上的字迹:“秘”。又看到了凌叔的面具,这是秘理院成员的标配,于是点点头,通知另一名负责控制棱堡小门的卫兵:“放行!”

    随着吱呀吱呀的声音,棱堡边缘的一扇小门打开,守门的卫兵很快走了过来,也挑着灯笼照亮了凌叔的令牌,看到秘理院的标志后,他点了点头:“的确是秘理院的人,本来有安排人等待秘理院在外面的人过来,现在人都已经睡下了。”

    “睡下了?”凌叔有些莫名其妙:“是等我的人等了很久,已经撑不住入睡了吗?”

    卫兵点点头:“就是这样,你们没有商量好时间嘛?”

    “商量好时间?”凌叔更为迷惑了,他没有想到还有这么一出,自己的情报是接引点的情报员孟正给自己的,之前并没有提到时间要求啊。

    难道孟正这家伙忘了告诉自己的紧急情报的时限,这下可倒霉了,凌叔摇摇头,另一边卫兵已经把等待自己的秘理院成员喊过来了。

    这是一个一身黑衣的男人,个子很高,一看就是身上有功夫的样子,站的很稳,他脸上同样带着面具,但是微微挠着头的样子能够看出来还没有从困倦中彻底清醒过来。

    “你怎么才过来?”没等凌叔说话,黑衣男人就先一步发难:“军主等了很久了。”

    “很久?”凌叔这下更惴惴不安了,另一边心说孟正把我害惨了。花费了这么大的力气不说,还要背上错误的处理。

    事情的质变点在于“军主的等待”,在秘理院中,军主的命令是高于一切的,在情报传递上则是表现为以接力的方式进行情报传递,接引点一站站进行人力的交接和马匹的交接,务必保证最快的速度,不会因为人和马的疲惫等因素而影响效率。

    但是凌叔不知道这情报是军主亲自等待着的,以为就是普通的加急情报,中途换了两次马,自己一个人也就运送过来了。这下结果可好了,自己费了更大的力气,却反而犯了错。

    黑衣男人摇了摇头:“算了,情报第一,你是哪里来的?”

    “守观厅蛮寺寨接引点,编号0-3-67。”凌叔看了一眼周围,发现卫兵已经知趣的离开了,于是回答道。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