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软小说 > 穿越小说 > 大明枭臣 > 第一卷 麓川之战 第九十章 毕露寨的第一声火铳响声(上)
    像是军队和一些关键机构中的麓川人,在几个月的时间里已经被姜榆罔彻底折服,加上姜榆罔在挑选成员时的刻意选择,多是出身贫苦之人得到他的提拔或又或是原本身处困境得到他的帮助者,这样一来,这些关键机构里不乏许多把姜榆罔视为救命恩人和再造恩人的存在。

    但是对于莽古堡的其他人,姜榆罔的形象就更多的偏向一个拥有强大手下的大首领了,因为提供了比往日更多的食物和更安定的生活环境,多数人对他是持有好感的,但是毕竟接触时间太短,他在多数村民心目中的形象,可能还没有过去的寨主深刻。

    因此,除了莽古堡和孟养城,这之外的地方,在任何时刻,许多人都有可能化身为盗贼。这也为暗杀提供了合理的借口。

    绵延数月,并且有可能继续进行下去的暗杀行动,就借助各种“意外”“盗贼”的理由,在表面上合理地蒙混过关。

    在新的莽古堡,曾经的地主和族长不再具备过去的身份,也没有那么多人在意他们的生死,毕竟莽古堡的军主安排了可能更轻松的工作和更优厚的待遇。

    受他们恩惠的人自然有对莽古堡的怀疑,但是眼下的莽古山,他们已经无处可去,在神狩院和秘理院的严格情报管理下,这些抱有怀疑的人并不能得到什么有用的消息。

    当然了,消息泄露并不是没有发生过,可是莽古堡毕竟是姜榆罔的莽古堡,泄露的消息再进行处理就好了。此时,高文盲率,缺乏信息载体所带来的信息传播的低效率成了天然的防护。

    随着许多地主和族长的死去,他们持有的土地在小规模的混乱中被重新分配,一方面让雇工从原本的主人的从属关系中解放,成为了莽古堡直接管理的对象,另一方面也让莽古堡组织起来农耕队所耕地的面积变大。

    而就算通过这种方法,莽古堡几乎掌握了莽古山一带所有已经被开发的土地,面积仍然不需要许多人的耕作,对于工时自然也没有需求。

    总结莽古堡的发展,姜榆罔认为这种六小时工作制是合理的,在得出这个结论时,他甚至没有考虑到许多后世发生的事情作为参考,而是单纯的认为这种方式能让莽古堡的大多数村民接受,一方面能够完成基本的工作,另一方面又不至于效率尽失或者因为对于工作的不满意而产生混乱,总体上保证了人们的心是在一条线上的。

    而在六小时的基本工时以上,姜榆罔自然也设置了多劳多得的机制,这里主要是面向炼金院,造物院和天工院的一些需要加急生产的部门,为了更大的产量和更快的速度,实行三班倒的工作方法,其中工作努力者,就可以得到作为奖励的赏钱和实实在在的如饮食水平上的福利。

    虽然赏钱和福利在姜榆罔看来并不算低,但是吸引到的人并不多,甚至不如选菁院的免费教育和一些学徒工的岗位吸引人。看来这些村民虽然文化水平不高,但是在对于待遇的判断上也有自己的判断力。

    选菁院的免费教育和各个机构,尤其是炼金院,造物院和天工院学徒工的岗位,虽然也是要付出更多的精力来参与进去,但是并不能得到什么直接的好处,只有在教育和培训中取得成果,才能在岗位上得到晋升,获得更高的地位或者更大的权力。

    不过大多数人显然并不短视,相对超工时的加班,他们都更愿意参加免费教育和学徒工。姜榆罔对这种情况自然是乐意的,接受教育可以提升文化水平,从文盲中脱离,能更好地从事各种工作,在工作中的学习能力也更强。

    至于学徒工,其实本身也是在做一些加班工作的事情,一方面学习技术,一方面还有工作产出,更是有利无害。只可惜能够提供教育的人太少,反而限制了免费教育和学徒工的名额,这又是后话了。

    莽古堡发展了几个月,时间来到了六月中下旬的当下,基本上由十个机构来负责整个莽古堡的管理:

    首先是总揽全局,负责各个部门的高层管理的枢机院,总体上起到了一个姜榆罔与各院间接口的作用,负责重要消息的上下传递和常规消息的即时处理,本质上算是姜榆罔的秘书部门;

    枢机院之下,还有另外八个部门,彼此之间倒是没有什么地位上的明显差别和管理上的上下级关系,硬要说有些差距的话,相对地位较高的就是姜榆罔直接管理的秘理院了,负责各种情报工作和相应的特殊处理;

    除此之外的八个部门中工业方面的有四个部门:负责冶炼和装备制造的炼金院,负责装备以外普通物件制造的造物院,负责建筑工程的天工院和负责木石原料采掘供应的补天院;

    与贸易,交际和经济相关的部门则是缘法院,因为莽古堡的收入相对简单,主要是贸易收入,从白千帆处获得的明军物资,加上对盗匪和麓川军的缴获三部分,也就没有专门建立负责管钱的机构,而是将收入集中起来统一交由枢机院管理,各院需要用钱时主要也就是成员们的工资银钱,按照统计发放,在这里姜榆罔其实是疏忽了的,他没有想到缘法院不像军队的纪律严明且监管复杂,居然让安白从中做了不好的事情,不过由于孟养城的情况紧急,他也没有把注意力放在这上面;

    神狩院则是莽古堡军队的管理部门,姜榆罔通过建立情报部,再到情报部分化为神狩院与缘法院两个部门的方法,由结合后来在莽古堡中招募新兵时直接在自己的神狩院体制下进行建立编制,逐渐将军队中所有高级军官全部变为了神狩院的成员,在原本的大明军制之外新建了一套自己专属的体制,又在这种体制之下重建了一套新的军制,实现了从军官的人事管理权到部队的军事管理都是独属于自己的体系之中,实现了超越了在原本明军体系内时对部队的掌控力;

    选菁院则是负责莽古堡中的教育和扫盲工作,他们面向莽古堡中的所有人展开普通话的口音教育,以及简体字的书写,这之中以后来的汉语拼音作为教育媒介,因为合格的教师很少,所以优先给军队军官,需要书写信件的情报部门成员进行培训教育,除此之外,莽古堡内各院的晋升途径也主要向接受了教育的人开放;

    最后一个新建的部门,姜榆罔为它取的名字是野获院,由原本的狩猎队和农耕队合并而成,算是各院中人数最多的一个,许多半大孩子和大多数村民都属于这个部门,管理上的人员采用比较民主的方法,由村民们推选出自己觉得可靠的带头人来负责组织管理,枢机院只是自上而下的进行一些成果的监督。

    枢机院,秘理院,炼金院,造物院,天工院,补天院,缘法院,神狩院,选菁院,野获院,共同构成了姜榆罔的莽古堡管理部门,姜榆罔也挖空心思尽量为这些部门取了一个既贴切又优美的名字,而这些机构,现在也被称为“十院”。

    当然,现在的“十院”并不完善,现在的莽古堡也只是一个临时的营寨,在将来,将会有更复杂的机构,更多的“院”。

    圣下厅的第二类审讯,就是面对十院中出现的各种乱象,以做监督。头一等的大事是监督银钱和口粮的发放,这是直接关系到莽古堡住民生活,甚至是死活的关键。

    像这种问题,以姜榆罔对法律的见解,就不再属于可以慢慢调解,评理判断的事情了,而是必须及时查清,不可放过一个有问题的人。而从这里开始,也就是圣下厅审讯技术发展的开端。

    圣下厅并不滥用刑罚,而是使用了最经典的水刑来作为手段。姜榆罔本身非常反感屈打成招事情的发生,对圣下厅的人员选拔极为用心,都是精挑细选出来的极为耐心的人物。

    虽说审讯查案,时间上不可拖延,但是也绝不能操之过急,不能造成人只要进了审讯室,就成了个废人的状态。保护受审讯者的身体健康是姜榆罔一指坚持的。

    但是这也不意味着宽松,当受审讯者的身体濒临极限时,圣下厅的审讯人员需要将其带到安全的地方修养,等待身体恢复后,再投入审讯,且不得到结果,绝不可以随便放人。

    也是因为不能随便放人的规定,莽古堡的监狱占地越来越大,一时间许多人都感受到了压力,纷纷向姜榆罔进言,这样下去,岂不是人人都被抓紧监狱了?

    但是姜榆罔还是咬牙坚持住了,没有开口让无法确定罪行的人离开,因为这些既邪恶又淳朴的十五世纪山民们,虽然有着后来的现代普通人所不具备的优秀心态和忍受苦难的能力,但是总归没有受过专门的防审讯训练。

    在姜榆罔的培训下,圣下厅的审讯人员却是逐步掌握了现代总结出来的审讯方法,那些咬牙不松口的死硬分子终究还是露出来了破绽,从内部出现了崩溃,最终一个个在离间分化下招认。

    对于这些敢于在分发粮食上面动手脚的人,姜榆罔的处理方法倒也不算重,仍然放回原来的部门,只不过不能再从事领导岗位,自己家的存粮也要全部上交,之后,又配合以丰厚的举报奖励。

    在严格监督,举报奖励和那些受过刑的回归人员的冷眼旁观下,最初的秩序意识开始在莽古堡的十院里建立起来。一同建立起来的,还有圣下厅的审讯技巧。

    而这种审讯技巧,自然就用到了最后一类人身上,盗贼和麓川军。

    对于盗贼这种货色,姜榆罔是没有恻隐之心的,同时也没有使用这些人的打算,审讯结束后大多都是处死,还在十一抽杀制的基础上发明了四一抽杀制来处理盗贼。

    而审讯后罪行较轻,被释放的盗贼,也不是真的放跑,而是作为天上厅的暗杀练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