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软小说 > 穿越小说 > 大明枭臣 > 第一卷 麓川之战 第八十七章 战鼓鸣响(上)
    十年麓川之战,如果以眼下的局面收场,那可不是他王瑛一个人所接受不了的,就算是进士出身以军功封爵位的父亲,家族的荣耀,大明靖远伯王骥,也担当不起这种结果,必然要承担弹劾。

    想到这里,他的脚步更为慌乱,几步合作一步,在越靠近靖远伯军帐,就越来越多的守卫的注视下,来到了军帐所在的院落前。

    院落大门的守卫也认得王瑛,收起长矛,恭敬行礼道:“王守备好,深夜来此,有何事相报?”

    “事情紧急!”王瑛厉色道,狠狠瞪了守卫一眼。

    守卫也不敢再多话,慌忙让开道路,王瑛立刻跨进院落。

    院落内的士兵见到此情此景,一个个也都意识到事情非同寻常,一路放行,最后营帐外的守卫则是拉开营帐,恭敬道:“靖远伯已经入睡。”

    “我去叫父亲醒来。”王瑛随意打了个招呼,大踏步迈进军帐内。

    靖远伯的军帐占地很大,军帐角落里安置着造型精美的铜制高脚灯,此时已经全部熄灭,厚实的军帐外面的布帷并不透光,只有些许月光和营帐外营地的火光,随着拉开的营帐门帘而投射进军帐内。

    军帐中心,是一个巨大的沙盘,上面用精致的手法按比例塑造了麓川一带的山川地貌,许多同样造型精巧的军旗和小塑像摆放在沙盘上的各个关键位置。

    沙盘后面,是一张宽敞的立柱睡床,睡床很大,被华丽的各种丝绸被衾覆盖,一个体型瘦长的老人正卧于其上安睡,与宽敞的睡床相比倒是颇有几分单薄之感。

    这个老人,正是此时的麓川,或者是此时的大明,甚至可能是这时的世界上最伟大的将军,靖远伯王骥。

    “父亲,父亲,醒一醒。”王瑛也不多做犹豫,事情紧急,他不能再耽误半分:“出了大事!”

    老人的睡眠并不深,被王瑛的声音一吵,眼皮微微一动,随即慢悠悠睁开,那是一双如年轻人一般清澈,又深邃得像是看透了世间万物的眸子,看到这双眼眸的人,都会不由自主地安静下来。

    王瑛正是如此,在看到父亲睁开眼睛的那一刻,他仿佛回到了自己仍然是一个孩子的时刻,遇到了委屈,到处寻找父亲,投到父亲怀中,才能获得真正的安定感,

    此刻的他,也感觉之前得知孟养城失陷的消息时的六神无主之感瞬间消散,找到了靠山,不再慌乱不安,方才着急狂跳的心慢慢定了下来。

    王骥睁开眼,看到一身铠甲的长子,也是一愣,再看到他在黑暗中虽然不甚清楚,但却难掩慌张恐惧的表情,心里一瞬间闪过了许多念头,大抵对各种将要发生的事情有了些底。

    过了片刻,王骥感到自己已经彻底清醒了过来,于是坐起身来,沉声问道:“瑛儿,发生了什么事,怎么如此着急?”

    “父亲,大事不好了,孟养城,已经失陷了!”王瑛终究是忍耐不住,不再多想,一张口,就把这个对于自己来说,也是突如其来坏消息告知了王骥。

    平时,他们在军营之中,也并不会以父子相称,而是称以官位或爵位,但是此刻,情急之下,人已中年的王瑛又在父亲面前表现出来了孩子般的模样。

    “孟养城失陷了?”这个消息如一柄重锤一般在王骥的心头重重敲击了一下,饶是他南征北战,戎马一生,见过不知道多少世面,此时也被这个消息所打击到了。

    “怎么会?”王骥心里重复默念了几遍这个消息,第一个升起的念头,就是不可能:“十几日前,我还见过孟养守备白千帆,那是依他对孟养诸防线的描绘,对于麓川军,我明军还是控制着局面的,怎么突然之间,孟养城就失陷了?”

    王瑛一下被问住了,孟养城的确不是突然之间失陷的,但是之前,他们最后的救援却被拒绝了,以至于葬送了最后救援孟养城的机会。

    看到王瑛听到了自己的疑问后躲闪的目光,王骥盯着儿子的眼睛,声音温和地问:“瑛儿,你对于孟养城的事情,有什么我不知道的情报吗?”

    “父亲!”王瑛在王骥的目光下,再也坚持不住了。那目光虽然并不严厉,但是王瑛再熟悉不过他父亲,靖远伯王骥的眼神了,那是任何力量都不可改变的坚决眼神,无论是多么强大的力量,都无法阻挡王骥的目的。

    他王骥决定做的事情,就一定要做到,违抗他的命令的人,将会受到最严厉的处罚,无论是谁都不能例外。

    王瑛一下跪在地上:“父亲有所不知,前两日,孟养城有人送急信到于兰瓦寨一带驻军的张锐参将处,请求一万以上战兵救援孟养,据说当时孟养城已经被四万麓川人围困。”

    “但是在张锐参将将此事报给田礼副总兵后,田礼副总兵以孟养守军防守不力,敌军情报不准确和江头城战事紧急,不可调军支援为理由,拒绝了孟养城的求援。我从张参将处得知此事后,一直心有惴惴,没有立刻告知父亲,没想到到现在酿成大祸。”说到最后,王瑛趴到地上,重重磕了一个头,愧疚与悔恨之情溢于言表。

    王骥听着王瑛的话,心里却隐隐感到了几分不对,他细细思索间,慌张感倒是散去了一半:“瑛儿,我看你这是终日犹豫于此事,有可能因此陷入了圈套之中啊。”

    “圈套?”王瑛抬起头,疑惑道。

    “孟养城突然之间陷落本来是极小可能的事情,麓川人自从首领思机发在鬼哭山大寨被攻破后就不知所踪,大量军队因此群龙无首,四处离散,直到眼下的江头城中,思家推举思禄来主持大局,才刚有了些重整旗鼓的样子,而孟养城附近更是难以做到在这么短短几天之中就组织起来攻下孟养城的军队的。”王骥摇摇头。

    “依我看,这反倒有可能是麓川军先后两次伪装孟养城送信,制造假情报来欺骗我们调离大军,从而实现他们突围江头城,摧毁我们几个月来苦心经营的局面的目的。”王骥继续道。

    王瑛听到王骥的分析,人一时间陷入了呆滞,但是他很快清醒过来:“可是,父亲,和这情报一起来的,还有孟养守备的令牌,据张参将说,请报上面各种令章一应俱全,绝无可能是伪造的。”

    “张锐可能探知到了不可靠的消息,从他那里得到消息的你,更应该仔细查看,而不是随便掉到被人设计好的陷阱中。”王骥说着翻出一件外衣披在睡衣上面,站起身来:“你说有情报,那就拿出来给我看看吧。”

    “情报在这里。”王瑛赶紧把情报拿出来,递给王骥。

    王骥接过情报,两个信封里好像有不少纸张,他不禁眉头一皱,如果是伪造的情报用于欺骗他们调军,这要伪造出来这么多情报细节也太难一些,难道孟养城真就这么简简单单地丢掉了?

    那可是大明百万卫所军队中作战经验最为丰富的军队之一啊,在西南麓川丛林的战斗经验罕少有人能比,再加上精良的装备,大量民夫工匠和物资的供应,这支孟养城守军的素质,就算是现在的中军中最多也就能拿出一万人。

    如果白千帆守不住,那也没有多少人能守住了,除非这江头城不打了。

    王骥摇摇头,他不愿承认也不相信自己的失败,这种属于名将的极度自信让他还能保持着和已经濒临崩溃的王瑛截然不同的镇定自若,冷静吩咐道:“掌灯。”

    像平时,王瑛绝不会自己来做这种低三下四的事情,总有近身侍卫来做好,但是在父亲面前,自感犯了大错的他唯唯诺诺地点燃了蜡烛,照亮了王骥手中的情报。

    王骥低头看向手中的情报,上面的信封已经被打开,两张信纸有着被人翻过读过的迹象。之前感觉情报颇多,看来都是在下方的信件中了,既然这头一份情报已经被打开,那就不妨先看一看。

    这样想着,王骥打开了情报,上面的字眼的确写着令人震惊的事情:孟养城已经失陷,守军伤亡过十之七八,剩余残军正向莽古山撤退,麓川军共计四万,已经朝江头城方向袭来。

    但是细细看了又看,王骥的嘴角却露出来了笑容,王瑛在一旁看的奇怪:“父亲,这有什么可笑的?”

    “可笑?可笑至极!”王骥把情报拍到了王瑛手上,冷声道:“仔细看看,这情报上有任何一处令章吗?如果是孟养守备白千帆发来的的情报,怎么会单单一张白纸黑字,不做任何证明与标记,说是伪作都是高看了,伪作的情报也不会如此敷衍。”

    王瑛慌忙接过情报看了又看,果然,上面除了单纯的情报记述外,没有任何可以证明情报真实性的印章或标志存在。

    “你就是被之前的事情扰乱了心神,如果我们就此调兵支援,反而落入陷阱。”王骥摇摇头,叹息道:“你啊,还是太过慌张,沉不住气。”

    “可是,父亲,”王瑛还是有些不服气和不敢肯定,他因为之前的疏忽险些铸成大错,现在则不敢有任何大意:“那前来报信的传令兵有白千帆的令牌啊。”

    “令牌?”王骥一愣,他虽然有感觉这件事看起来颇为复杂,但是没想到还有令牌这么直接的证明:“干脆把传令兵招来,我倒是想看看这到底是什么人。”

    “召传令兵!”王瑛点点头,朝外面喊道。

    ····················

    在多子安被人带到王骥的军帐里时,军帐四处角落和中心的立灯都已经被点亮了,一时间军帐内颇为明亮。王骥并未着甲,穿着一身简单的常服站在军帐正中看着他,明明是年过六旬的老人,体态却如二十岁的年轻人一样站的笔直。

    一旁则是神色严肃的王瑛,见到多子安前来,立刻命令道:“把你的令牌拿上来!”

    多子安看到形势颇为严肃,也不敢怠慢,立刻把令牌呈了上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