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软小说 > 穿越小说 > 大明枭臣 > 第一卷 麓川之战 第七十六章 暗流涌动(中)
    卢久安是跟随卢崇一段时间后,才知道卢崇私藏鸟铳的事情,能在这件事情的解决上出力,他的心里充满了自豪感。

    “一切小心。”安白也回了一句,然后目送两人离开。

    听到两人的脚步声渐渐消失后,安白无力地瘫倒在地,他一向是个感觉敏锐的人,他能感觉到,有什么东西,从此刻起,改变了。

    ·····························

    回到营帐,卢久安一下躺到了自己的床上,看向另一边,卢崇却坐到桌边,默默点燃了蜡烛,端正地做好,取出了几张图在仔细翻看。

    “院使,你在做什么?天色已晚,还不休息吗?”卢久安问:“军主不是叮嘱过你,晚上不要看东西,以免伤了眼睛吗?”

    “我只是,心有不安罢了。”卢崇轻轻叹了口气,继续看着手中的图纸,这是名为“燧发枪”的设计图,附带上数页的设计思路,用怪模怪样的“简体字”,从左至右,一横排一横排写的密密麻麻。

    这些东西自然全部来自姜榆罔,卢崇自认为是个聪明人,但是也不懂姜榆罔是从哪里得来的这些奇思妙想。

    设计图和设计思路里满是各种各样他一眼就能看出来的错漏,但是这背后的基本设计又是令卢崇叹服的绝佳想法,卢崇从未见过第二个像姜榆罔这样的人,明明是个没做过工匠活的人,却通晓各种工艺方法。

    要是说他见过这些工艺方法,只是记住了罢了,可无论是鸟铳,还是这更复杂精妙的燧发枪,都是卢崇从未听闻的工艺,按说他也随军参加了可以载入史册的麓川大战,大明投入军力无一不是精锐,也没有见过有部队使用新式火铳或鸟铳。

    也就是说,这就是纯粹的新式工艺,按理来说,这得是最杰出最熟悉原本的旧工艺的工匠才能想出来,可姜榆罔却几乎是凭空提出了完整的设计思路和详细的设计图,尤其是图纸,上面的新火器栩栩如生,就像他亲眼所见。

    越是思索围绕姜榆罔的这些费解的事情,卢崇就越是感到背后发凉。

    他不禁暗自发问,自己到底是在一个怎样的人物手下搞些猫腻?

    这种惴惴不安的感觉让他没有丝毫困意,一阵阵脊背发冷间,愈发专注地看着设计图,一点点地去修改着姜榆罔设计中的错漏。

    帐外,夜色渐深,这个夜晚很平静,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

    ·························

    正统十四年六月二十日,莽古堡进入战时状态。

    第一团隶属第一营,全部列装鸟铳,由营长白河直接指挥,第二营,配备一个鸟铳的阵列,两个新式火铳阵列,由营长刀繁孟直接指挥。

    白河是最早的莽古山明军之一,军事素质很高,一直负责新兵的各项训练事务,也是顺利成章成为最重要的第一营的临场指挥。

    刀繁孟是从莽古山脉的村民中选拔出来的能人,原本担任狩猎队的队长,后来因为学习火器使用和文化都很快,被提拔为阵列监督,最后又被提拔为营长。

    第一营和第二营重新整编为孟养城第二团,以李显为团长,阿乌玛接替原本的王真作为团监督,组成了姜榆罔以下的指挥部门。

    而原本的团监督则留了下来,作为留守的第三营和第四营新编成的莽古堡第一团的团长,于石则是作为团监督。

    此外,留守的秘理院和神狩院成员,联合狩猎队和缘法院护卫队,组成了临时特别营,人数接近三百人。

    临时特别营的成员也许没有进行过很多大型军事训练,但是只论在山地间行动的单兵作战能力,同样也是一流的。

    像是秘理院的一些成员,平时进行的训练强度比军队还要高一些,战斗素质也是没有问题的。

    其他各院和一些非战斗部门,则编成临时莽古堡预备团,由枢机院统一领导。

    此时的枢机院,在接收了二十多名原本情报部的成员作为事务员后,也成了一个较大规模的管理机构。

    又因为枢机院本身就是对应整合协调各个机构的组织,眼下对这些机构进行战斗的管理指挥,也是顺理成章。

    因为战斗经验的缺乏,和姜榆罔对阿天的保护,最终姜榆罔留下来了陈子羽作为临时的总指挥。

    莽古堡预备团总计人数在一千五百人左右,除了年纪过大的老人和过小的孩子,所有有在各个机构中有正式成员身份的人都被纳入了战时编制,配备一支长矛和砍刀。

    其中一些使用过火铳的工匠,则是还多余分到了剩下来的一些火器,真正实现了全民皆兵,并按批次地进行紧急训练,保证妇女也具备一定的战斗力。

    在正常情况下,事情也许不会发展到这一步,但是姜榆罔还是决定让所有人都做好准备,尽可能多一分活下去的可能性。

    预备团的编制则相对比较灵活,没有进行重编,还是按照原本的各个机构的组成进行部队的分配,因为本来也不打算使用预备团来在实际战斗中取得什么战果,所以继续沿用原本的机构管理反而是最高效的设计。

    ······················

    在临行前,姜榆罔还是找到了陈子羽和阿天,把他们拉到了自己的营帐中。

    他本来觉得自己已经足够潇洒豁达,既不贪恋生活,又不畏惧死亡,只剩下心里的一些纯粹的情感与想法,而并无太多纠葛或放不下的事情。

    但是真的到了要赶赴生死不定的险境时,清楚地意识到一切都可能发生时,他还是感觉有些放不下阿天,这个在自己穿越来到明代之后的一直陪伴着自己的女孩,一个有着传奇出身的女孩,一个温柔又聪颖的女孩。

    姜榆罔不知道自己算不算一个“好人”,他不是个那种会被诺言或道义这种停留在道德层面的东西束缚的人,但是在率军离开前,还是想起来了自己对这个女孩说过的话。

    以他这种人的行事标准来说,很多话不过是说说而已,可是真的到了事情发生时,反而又不能轻松放下了。

    守卫孟养,这是一场跨越几百年时空的豪赌。

    在姜榆罔的时代,没有任何史料记载了这其中发生的事情,但是以之后发生的事情,从结果反推,再加上姜榆罔在穿越到明代后,亲身得到的情报,一切都指向了一个结果:孟养城的沦陷。

    他所要做的事情,是改变这个结局,而一旦失败,他所面对的很可能是死亡。

    姜榆罔自己是不怕的,而且对会连累到其他人也并没有多少在意,但是在这个时空待了大半年,心里终究是有些地方被触动了,他不想让阿天也因为这场战争而出什么意外。

    所以他思考了许久后开口:“陈子羽,说心里话,我一直以来对你怎样?”

    “榆罔哥一直是我的大哥,从当年被王政千户选中带去云南府开始,我就知道榆罔哥是要有一番大出息的,此次战斗也必能成功,”陈子羽说着,眼神里跳跃着些许激动之色:“能跟随榆罔哥立下工业,我也是不愧此生了。”

    陈子羽语气里,处处体现着和姜榆罔极深的交情。

    其实选中陈子羽作为最初情报部负责人,和后来的神狩院负责人,很大一个原因就是陈子羽其实是姜榆罔很久之前的小弟。

    这个事情是姜榆罔从张大可处意外得知的,毕竟他并没有明代的小旗姜榆罔的记忆,从自己的角度来看陈子羽完全是一个陌生人,而阿天来到曲靖卫后,姜榆罔已经被云南千户王政带去了云南府,自然也不了解姜榆罔和陈子羽的这段交情。

    因此,虽然奇怪,但陈子羽还真是一个姜榆罔可以信任的人,姜榆罔也就因此授以陈子羽重任,两人的关系也就逐渐更加亲密。

    “那我现在要交给你一个秘密的任务,”姜榆罔沉声道:“秘密留一队可靠的人马,一旦莽古堡被攻破,就安排他们带上银钱保护阿天撤离,取道阿瓦的地盘前往蛮莫,如果我守住了孟养城,再派人接他们回来,如果失败,就好好活下去。”

    “这是何意?”陈子羽以为姜榆罔会安排给自己什么特别的任务,没想到却是一个撤退计划,计划的核心还是原本意义上留守莽古堡的核心人物:阿天。

    陈子羽忽然想起来姜榆罔在会议中,之前突然决定让自己留下来,代替阿天,作为莽古堡守御的指挥,原来这也是为撤退计划做铺垫么。

    “因为···我不想让阿天受伤害。”姜榆罔有点艰涩地说出理由,这还是他第一次想要保护一个人,虽然有些不适应,也更谈不上习惯,但还是讲了出来。

    “这是?”听到姜榆罔这么解释,陈子羽的眼神开始变得奇怪了。虽然阿天的确能力出众,但他还是一直觉得姜榆罔有些过于信任阿天了,难道这里面有什么私情不成?可这阿天是一个少年啊。

    姜榆罔看到陈子羽奇怪的眼神,忍不住硬着头皮坦白:“其实,阿天是女人,现在她···是我的女人,我没办法把此事拿到台面上讲,只能托付给你。”

    “这?”陈子羽瞪大了眼睛,作为医生,他对阿天的一些行为有更深的疑惑和好奇。

    不过虽然之前早就有些疑心,但是因为阿天深受姜榆罔信任的原因,他一直不敢提出,没想到居然是和猜想的一致。

    阿天原本一直低着头不说话,她虽然很害怕,但是一直要求姜榆罔带上自己一起前去孟养城,后来听了姜榆罔的劝导,担心自己会让姜榆罔分心,才同意留下。

    没想到姜榆罔不仅招来陈子羽来代替自己负责莽古堡的事务,还要再一次为自己安排逃跑路线。

    在姜榆罔还是小旗,还不知道自己的真实身份时,他就为自己安排过一次逃跑了,那一次还险些因为自己的逃跑,而让姜榆罔受了指挥使的处罚。

    她心里对姜榆罔的这种安排是很不情愿的,但是她同时并不是一个任性的人,知道姜榆罔这么做的原因,所以也默默地答应下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