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软小说 > 穿越小说 > 大明枭臣 > 第一卷 麓川之战 第七十四章 孟养战事序(下)
    最后,能够担任重甲骑兵的士兵很少,莽古堡士兵中绝大多数是新兵,让他们在严格的训练中学会火铳的使用,在战场上保持一个相对安全的距离战斗可能是最适合他们的方式,而穿着重甲,骑马冲阵对于他们的要求未免太高。

    因此,这一支骑兵,虽然可能很适合孟养城下的战场,但是并不具备经验推广的条件。

    在连年征战,战象部队已经不复存在,火器也没有足够的生产能力的麓川还好,到了其他仍然拥有战象的阿瓦和大城,又或是火器充足的安南等地,这种重甲骑兵的优势就更少了。

    此外,生产骑兵和战马所需要的的重甲也耗费甚大,为了不影响火铳和定装弹的生产,张大可的造物院承接了这项任务,几乎夜夜点灯,三班倒,夜以继日地制造,才堪堪完成了任务。

    但话说回来,无论有再多的限制,这支骑兵还是像是为了这场战斗而准备的一样,团监督王真自然也把注意力投向了这支部队。

    他亲历过两次莽古堡的大战,和许多场小规模的和盗匪以及麓川军的战斗,对这种反包围的收割战术颇为痴迷,在他看来,这支重甲骑兵将在反包围的战术中发挥奇效。

    于是他提议道:“百户,我以为,应该将骑兵一同留在莽古堡,一旦麓川军企图包围孟养城南门,就作为先锋,率先冲杀麓川军。”

    姜榆罔听到王真的提议只感觉无奈,这些人毕竟是战兵出身,又没有接受过多少教育,实在缺乏常识,有些战术执行起来效果是好,但也要具体考虑实际情况才行。

    “不可,”姜榆罔摆摆手:“骑兵由我亲自率领,到时候一起进入孟养城。”

    王真听到姜榆罔的安排,有些失望地一愣:“一定要如此吗?”

    姜榆罔点头确认:“不仅骑兵要跟着我一同去守卫孟养城,也要对部队进行重编——过去用来解决盗匪和麓川军小股部队的模式现在不太适合了。”

    “我们需要在守城中对麓川军进行有效的火力压制,此次选出两个营前去孟养城,以一个营为主力,一个营为辅助,将所有配备鸟铳的阵列全部集中到这两个营中。”

    “辅助营保持原本的编制,一个阵列配备鸟铳,两个阵列使用新式火铳,而主力营,三个阵列全部使用鸟铳。”姜榆罔对派往孟养城的部队做了更具体的安排。

    一直在一旁听着姜榆罔安排,没有说话的阿天,此时终于提出了一些建议:“这样一来,留守的两个营的火力会很不足,有可能要进行白刃战。”

    ···································

    其实阿天虽然身为枢机院院使,理论上姜榆罔之下的第二人,应该具备不小的发言权,但是她毕竟主要还是负责处理各种事务,对于军事上的事情,秉持着不多问的原则。

    在这一次的战事安排中,她被姜榆罔留在了莽古堡,毕竟孟养城相对来讲要凶险一些,很大可能会被麓川军攻破,而一旦城破,会发生什么都是说不准的,只能将阿天留下。

    留下的阿天也是作为莽古堡的临时事务负责人,负责军事事务以外的其他一概事务协调。

    想起最初的时候,每当发生战斗时,自己都是躲在榆罔哥身后,现在也终于要在榆罔哥出战时为他承担一方了。

    阿天现在并没有多少畏惧,她和姜榆罔两人的感情虽然限于环境,并没有什么实质的进展,但彼此之间也是已经互相确认了心意。

    他们不是多么幸运的人,能够轻而易举的幸福;他们也不是平庸的人,甘愿过淡泊平淡的生活;一个是黔国公的庶女,一个是从未来而来的穿越者,这两个人其实都是勇敢地活着,直到不畏死亡的人。

    他们选择了一条艰难的路去走,而走在路上,让曾经畏缩的阿天也变得逐渐充满勇气,敢于去拼搏,敢于去承担。

    她清楚地知道,姜榆罔选择的是一条怎样的道路,而自己也义无反顾地跟着一同走了上去。

    ·······································

    虽然没有实际投身于战场中,但是阿天也亲临过不少战斗,大概也知道新式火铳能形成的压制力,并不能有效抵御敌人的冲锋。

    “白刃战是必然发生的,无论是麓川军主动进攻莽古堡,还是从莽古堡对麓川军进行后方的包抄,”姜榆罔面无表情地回答:“敌人的数量太多,而新式火铳又无法形成压制和有效杀伤。”

    “那···这样会造成不小的伤亡。”第三营的营长,曾经的老情报员于石,现在也是一名神狩院使徒,艰难道。

    战斗经验丰富又能力出众的他,已经被确定要留下来,作为莽古堡留守部队的指挥之一。

    “何止不小,有可能会全军覆没。”姜榆罔摇摇头,培养出来这些人,他付出了不小的代价,而如果这些人阵亡,对他,对其他所有人,都会是很大的打击:“但是我们别无选择,为了牵制住麓川军,一定不能退却。”

    话说到最后,他直视着于石的眼睛。

    于石重重点了点头:“百户,我明白的,胜败在此一举,我退了,一切的努力就白费了。”

    “你能明白就好,其实,问题还是在于缺乏鸟铳,现在我们的鸟铳只能装备四百人的部队。”姜榆罔说着看向卢崇:“这还是因为炼金院在改编后,得到了更多人力之下全力生产的结果。”

    卢崇回应姜榆罔的视线,点了点头:“按百户的指示,在测试过程中存在安全隐患的鸟铳一概被废弃处理,到现在,可供使用的共计四百五十五支,其中四百三十支已经配备完成,留有二十五支作为备用。”

    他在这方面倒是没有隐瞒,因为姜榆罔一开始就对历史上那些存在质量问题的火器深恶痛绝,无论使用这些问题火器到底能发挥多少用处,问题火器带来的安全性问题和战术执行问题会实实在在地打击军心。

    这种对整个队伍军心的打击是一种深远而难以磨灭的伤害,也是姜榆罔无法接受的。

    所以在一开始,火器的质量问题就是姜榆罔强调的关键,在姜榆罔的影响之下,卢崇也形成了不想要看到自己手下产出问题火器的心态,对待残次品从来没有过犹豫,一旦在测试中出现问题,就立刻进行废弃处理,重新熔炼。

    姜榆罔再次看向于石和其他军事指挥官:“我希望你们清楚一个事实,鸟铳有可能形成有效的火力压制,但火铳是难以做到的,就算是我们的火铳,因为使用了定装弹的缘故,射击速率远超普通火铳,但是还是因为过低的射击距离与精度而无法有效抵御冲锋。”

    “要是敌人溃退了呢?这样虽然没有造成伤亡,但也发挥了足够作用了。”团监督王真说道。

    “这是一种情况,但是此次战斗中,敌人的数量将远超于我方,只是使用火铳的话,很难造成足够的伤亡率,因而也难以实现敌人的溃退。”姜榆罔解释道:“所以,使用火铳的部队,必须做好白刃战的准备。”

    “使用鸟铳的部队呢?”第一团团长李显问,不出意外的话,他将是临场的鸟铳部队指挥。

    “如果孟养城破,自然要全员准备白刃战,”姜榆罔回答:“但是只要还能在孟养城墙防守一刻,就一刻不能停止开火,鸟铳应该是现在天下最厉害的火器了,要让麓川人充分见识一下它的威力。”

    听到姜榆罔再一次提及鸟铳的威力,又看到一众军官对于鸟铳的认可与欣赏,卢崇直觉得身上的压力如同一座大山,压得他喘不过气来。

    当得知姜榆罔创建了秘理院,其中有一个圣下厅要对莽古堡中所有人员进行审查时,他登时被吓得肝胆俱裂,以为姜榆罔已经发现了自己暗自扣下来一批鸟铳的事情。

    他纠结了数天到底要不要主动向姜榆罔承认事情,虽然为了制造鸟铳,莽古堡付出了巨大的人力物力,每一支鸟铳都是堪称珍宝,但是自己毕竟和姜榆罔交情颇深,也是一路从曲靖卫来到孟养,又为了制造火器的事情出力甚多。

    卢崇猜想,如果自己主动承认错误,姜榆罔说不定会看在两人间的情分和自己的能力上,放自己一马,甚至是继续让自己负责炼金院的事务。

    但是姜榆罔自从升任百户之后,在莽古山一带雷厉风行,出手果断,向来没有什么情面可言,除了阿天因为不知名的原因极得他的信任与包容以外,其他人做错了事情,往往没有什么好下场。

    在担心中,卢崇又忍住了,许诺了几个心腹好处,眼睁睁地看着圣下厅来到炼金院胡乱检查一番后无功而返。

    直到这时,卢崇才确定姜榆罔没有发现自己的问题——如果姜榆罔有安排人检查工艺记录的话,是能发现其中许多配件与成品数不匹配的情况的,但是显然这些人并没有得到相关的指示。

    卢崇虽然心里好奇,姜榆罔对实际的制作流程如此一无所知,甚至可以说是对火器制作毫无经验的情况下,是如何设计出来鸟铳这种堪称的火器,但是还是赶紧开始进行了下一步:对鸟铳的处理。

    一方面是抓住这个检查过后,相对安全的时机,另一方面也是为了完成对自己心腹的许诺,毕竟自己虽然在堡中待遇不错,但还没有到可以给人充分好处的地步。

    压力之下,他选择了和缘法院的安白交流。

    在得知卢崇私藏了大量鸟铳的消息的第一刻,安白几乎跳了起来,立马就要向姜榆罔去报告,但是所幸卢崇最信任的一名亲信也跟着他一起来找安白。

    这人年纪很小,自称有十八岁,但卢崇怎么看最多也就十五六岁的样子。

    不过他的出身却是颇为特殊,他自幼在为阿瓦的军队制造火器的工坊中长大,师傅死后,因为贪玩而没有学到多少手艺的他在受尽欺凌后被扫地出门。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