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软小说 > 穿越小说 > 大明枭臣 > 第一卷 麓川之战 第六十一章 正统十四年的春天(中)
    姜榆罔是被阿天走进营帐来的声音吵醒的,严格来讲其实也不算吵醒。

    这一觉他睡得很沉,睁开眼看见从拉开的门帘的缝隙间透进来的清澈天光,没有多少因为睡眠而生出来的困乏之感,反而能感受到身上跃动着的初醒的活力。

    他想起来了在穿越前看到过的一种说法,猫这种宠物会在自己信任的地方睡得很放松,但是在自己认为不安全的地方,则是坐立不安的。

    穿越来到明代的姜榆罔,其实又何尝不像是一只时刻保持对周边的高度警惕的猫呢?无时无刻,不是谨慎思考,抱有戒心。

    只有在阿天身边,他才能获得短暂的放松。这些天下来,他真正信任的人不多,阿天算是其中一个。

    走进营帐来的阿天手上端着一个黄金樟木做的托盘,托盘上是配套的同样黄金樟木质地的餐具,里面放着的看来是今天的早饭。

    看到坐起身来的姜榆罔,阿天打了个招呼:“榆罔哥,你醒了,昨天睡得好吗?”

    “很好,有你在我身边,我难得休息得这么安稳。”姜榆罔不无感谢地说。

    阿天脸微微一红,嗫嚅道:“那以后,我可以每天都陪在你身边···”

    “什么?”姜榆罔刚刚醒来,没有听清楚阿天低声的私语。

    “没事没事,快吃早饭吧。”阿天连忙含糊道,把托盘放到了姜榆罔的桌上,里面是麓川本地常见的咸汤,因为向村民们提供最需要的粮食,姜榆罔在南桑寨中被村民招待过几次,味道相当不错。

    旁边的小碟子里则是放着几块烤好的不知道是什么种类的肉,能看出来肉被打理的很仔细,应该是阿天的手笔。。

    这一套餐具也是出自刀云月之手,这人除了正式的的建筑和各种模具等的设计制作之外,就是乐于做各种各样说不出有用还是单纯有乐趣的物件。无论是姜榆罔的躺椅,还是这套餐具,都一样。

    姜榆罔不是那种逼迫手下人一定要把所有时间拿来工作的人,刀云月喜欢在闲暇时做些好玩的东西,那他也会拿出等价的财物来换取这些东西。

    从麓川军那里收缴来的战利品,可是好好地丰富了姜榆罔的私人收藏。因为情报部负责清点的缘故,莽古堡中具体知晓战利品数量多少,内容为何的人其实很少,而且信心彼此之间都是残缺的,无法有效联系起来核对。

    而唯一知悉所有战利品情况的人,就是姜榆罔和阿天了。阿天又不把姜榆罔当成什么外人,所以到最后,战利品中几乎一半都落到了姜榆罔手中。

    姜榆罔虽然不了解这些金银财物能折算成多少银两,但是自幼成长于云南黔国公府的阿天却知悉不少,再加上后来多年的工匠经验,借用一些称量工具,阿天算得姜榆罔手中的银钱大约有四千七百多两。

    这些银钱来自于多次与麓川军的战斗和对莽古山一带盗匪的战斗收缴,从当下莽古山百姓艰难的生活情况来看,这些钱算得上是整个莽古山的财富了。

    无论是麓川军的搜刮,还是盗匪的劫掠,到头来全都成了姜榆罔的收藏,而姜榆罔还省去了收集这些财物的大麻烦,也是天道好轮回了。

    姜榆罔尝了尝烤肉,问道:“这是山猪肉吗?”

    “嗯,刚猎的,很新鲜。”阿天点点头:“是我亲手烤的哦。”

    “我吃出来啦,其他几个厨子没这水平,”姜榆罔咬着肉,有些支吾不清地夸奖阿天:“单是这肉的处理,他们就比你要差远了。”

    “好啦,我知道的。”阿天看着姜榆罔吃着烤肉,一脸满足的表情,自己的心也被幸福感所包围。

    她用手托着腮,看着姜榆罔吃早饭,又想起来了重要的事情:“学习班的事情,我昨晚又誊抄好了十几份识字帖,不得不说,榆罔哥你能发明出这些字真是太厉害了。”

    听到阿天的赞叹,姜榆罔咬着烤肉的下颌不禁一滞,这简体字,他可没有本事发明,但是眼下也只能厚着脸皮接下了这份殊荣了。

    他咽下当下的一块肉,点点头:“这种新字,我叫它‘简体汉字’,它保留了原本的汉字的字形的同时,更方便识记和书写。”

    “真的很奇妙呢,明明仔细看起来,这是完全陌生的字体,但是大略地打量一下,却能通过对原本字形的记忆来基本判断出这种‘简体汉字’对应的原本的哪个字。”阿天从随身携带的布包中抽出自己做好的识字帖。

    姜榆罔心说,更奇妙的事情你可能不知道,就算只认识简体字,看到繁体字,也能无师自通地认识绝大多数。

    阿天的布包是刀云月送给她的礼物,这人虽然不知道阿天是女扮男装,但是在拜访姜榆罔时,敏锐地察觉到了她和姜榆罔的关系不一般,于是也送了一份礼物作为人情。

    姜榆罔对于刀云月的机灵,一方面享受着周到服务的同时,另一方面也觉得有些无奈。

    他这人手艺极好,有能力的同时,又颇为懂得拉拢姜榆罔的关系,到了这一步,不给他一点好处,姜榆罔自己都觉得有点说不过去了。

    阿天则是还在研究着识字帖,这是一会在识字班里要用到的。虽然已经抄写了一晚上,但是现在拿出来看,还是觉得惊奇。无论是火铳,定装弹还是鸟铳,姜榆罔总是能带来这么多新奇的东西。

    就像,就像娘亲小时候给自己讲的故事里的神仙一样,姜榆罔就是这样一个人。

    阿天想着这些,忍不住又看姜榆罔一眼,只见他正埋头于烤肉中,一脸满足的样子像个孩子一样。明明思考事情的时候,心思深沉缜密的样子让自己几乎为之不寒而栗,但是到了这种时候,又如幼儿般幼稚。

    其实阿天一直有为自己的出身所骄傲,即使流落他乡,沦为最底层的卫所匠户,但是她从来没有忘记过自己是黔国公的女儿,就算是偏支的妾室之女,但仍然属于大明这个伟大国度西南一带最高贵的家族。

    甚至作为一个工匠,女扮男装地活着,都没有让她失去对人生的希望。她为自己能靠自己的能力坚强地活着而感到自豪,她还是身边的同伴中认得最多字,读过最多书的人。

    直到遇到姜榆罔,她发自心底地被这个人所真正的折服了,这是一个如奇迹般闯入她的人生,在最危险的时候救了她的命,又持续地创造着奇迹的人,他同样认得字,读过书,他在危险的时候站在她面前保护她,还懂得许多她不懂得的事情。

    阿天愿意帮助这个男人做任何事情,她有一种预感,这个男人将会做出无与伦比的伟业。

    而在许多年后,阿天站在麓川镇护符下辖的勃固王国的达腊港的栈桥上看着她属下的战舰群向远处航去时,也不禁想起了多年之前,在孟养的莽古山深处,她和姜榆罔一起度过的这个清晨。

    ··················································

    早饭之后,姜榆罔和阿天一同前往莽古堡的中心地带。

    根据姜榆罔的要求,张大可和刀云月在建造莽古堡时,在这里留出了一块不小的空旷地带,又修建了一个圆形的金字塔般结构,作为一个可以朝四周发表演说的高台。

    姜榆罔将这里命名为高台广场,是莽古堡中专门用来通知各种事情的地方。高台广场的中心立着一口大钟,这是他们从莽古山三大山寨中的莽云寨中买来的。

    在麓川军离开后,这些山寨也慢慢恢复了元气,不再像之前那样过着在私底下以物易物,接近于原始的生活,而是又逐渐展开了正常的金钱交易。

    这种情况,一方面让莽古堡势力的影响力不断减弱的同时,却又加强了莽古堡和山寨的贸易强度,许多从孟养城的明军那里无法得到的物资,从山寨的百姓这里反而能得到。

    而这种被强化的贸易又因为莽古堡成组织的军队的在山中的狩猎行动的大量猎获,和莽古堡炼金院大量工匠的产出而越来越繁荣,通过日常的交易,百姓们能够更深入地了解到,莽古堡的明军究竟是怎样的一支存在。

    姜榆罔敲响了高台上的大钟,莽古堡中的所有人开始向他走了围了过来。此时军队刚刚结束晨训,正是莽古堡中人最多的时候。

    “现在,我要宣布一件事,”姜榆罔的声音洪亮,目光注视高台下的人们:“莽古堡将会举办一件大事,名为文字教育,我们不收取任何报酬,教所有愿意参与的人认字读书。”

    “参与学习的所有人,如果能通过学习成果的考核,那么原本没有活计可做的人,我们明军会为你提供一份可做的事情,无论是种田,加入猎户队,还是加入明军,加入炼金院,我们都会提供帮助。”

    “而如果原本就是明军,炼金院或情报部中的一员,通过考核者,将会获得优先晋级的机会。”

    姜榆罔话音刚落,下面就开始热烈地讨论起来,无论是对文字教育的好奇,还是姜榆罔提出来的待遇,都让这些人极感兴趣。

    有人敲响了高台下方的小钟,钟声回响。这是姜榆罔设计的发言方式,当有多人想要说话时,排队敲响高台下方的小钟,敲钟者获得发言机会。

    “在哪里可以参加学习?”他问出来了所有人最关心的问题。

    “在后山广场。”那是莽古堡后方最大的空地,同样搭建了用于讲话的高台,姜榆罔准备把那里最为公开讲话的另一个重要地点。

    看着人流攒动的景象,姜榆罔又赶紧提醒道:“所有人,不可为了学习教育而耽误了本职工作,一经发现,就要施加处罚!”

    “文字教育的前三日,内容一致,学过的人可以不必再听,浪费了学习机会的人可以找时间去参加。”姜榆罔继续宣布整个活动的过程设计:“在十日之后,将会举行第一次考核,届时通过考核的人可以参加更高级的培训,其他人就要等待下一次文字教育的开始了。”

    ·········································

    “榆罔哥,我担心我教不好。”阿天秀眉微蹙。

    姜榆罔则是坦然一笑:“教不好也没关系,我本来也没期待能有多少人学得下去,现在只不过是广散网罢了,真正学下去的人才会是我们搞文字教育的主力。”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