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软小说 > 穿越小说 > 大明枭臣 > 第一卷 麓川之战 第五十九章 莽古堡扩军纪事(下)
    阿乌玛看着眼前这支军容整肃的部队,一时间居然觉得有些陌生。他们原本都是南桑寨的村民,是阿乌玛再熟悉不过的人。但是穿着半新但是清洗干净的明军制式布面甲,英武的样子和过去完全不同了。

    “百户,他们这些铠甲是从哪里来的?”阿乌玛扭头问向姜榆罔。居然能这么快地武装起来一支一百人的部队,阿乌玛对于明军的实力又有了新的认识。他是个见过世面的人,因此更注重这些细节。

    姜榆罔道:“从孟养城运来的,我们现在还没有制作铠甲的能力,当然也没有库存。”他没有细说这些布面甲到底是怎么来的,实际上这过程如果讲出来倒是有可能让人感到些许不适。

    这些布面甲大多都是从战场上战死的明军士兵那里收获起来的,囤积在孟养城的临时仓库里,很多已经发臭了。姜榆罔让卢崇派一些学徒工匠负责布面甲的清洗和修补,他倒也做得不错,几天下来,交出来了上百套焕然一新的铠甲。

    姜榆罔不是没有想过用现代更便捷舒适的新式军装来代替这种相对沉重和穿戴麻烦的布面甲,但是现在他的武器水平还不能完全支持保持远程的火力作战,也还没有做到对麓川军弓箭手的绝对火力压制。

    别说他现在还做不到对全部的部队装备鸟铳,就算是做到了,鸟铳的火力也不足以让他们完全摆脱冷兵器战争的作战方式,以他估计,至少要进入完全列备燧发枪开始,才能基本放弃部队的冷兵器战斗,而这种用于抵挡冷兵器伤害的铠甲才有一个合适的机会退下舞台。

    “那···还有我的吗?”阿乌玛看了看自己身上的单衣,还是一副猎户的样子,轻便倒是轻便,和士兵们一众整齐的布面甲相比就显得有些难看了。缺了些威风气势不说,安全性上看起来也欠缺不少。

    姜榆罔笑道:“当然有你的,除了布面甲,还有更厚重些的全身铠,就看你喜不喜欢了,我是觉得布面甲便于活动一些,毕竟你以后就是我大明的士兵了,也是要用火枪的。”

    “好,那我也和大家一样穿这布面甲。”阿乌玛点点头。

    “今后,你就负责这第二连的日常训练和执勤的安排,”姜榆罔指了指眼前的部队:“于石会帮助你,除此之外,应该还会有一些剿匪和剿灭小股麓川军的任务,都需要你负责指挥————这里就交给你了。”

    阿乌玛听着姜榆罔做完安排,四周陷入了沉默。他先是一愣,然后反应过来,也学着其他士兵的样子,朝姜榆罔敬了个礼:“百户,第二连我一定会好好带的。”

    姜榆罔摆了摆手:“不要放松,我们可能很快就会有比较大的动作。”说完,他转身离开,留下还在琢磨姜榆罔话的意思的阿乌玛在原地困扰。

    “连长,我们可以开始训练了,”于石走到阿乌玛身边:“火铳还没有配齐,我们主要还是做一些体能训练和近战训练。”

    “好。”阿乌玛回过神来,一拍手宣布道:“开始训练!”

    ·················································

    莽古堡在建设,莽古堡的军队在逐渐扩张,一切事情看上去都在向好的方向发展,但是眼下还是有让姜榆罔头疼的事情,那就是一些山寨的不归附。尤其是莽云和莽禄这两个大山寨带头不愿意归附,造成其他一些小山寨有样学样,也跟着封锁寨门,排斥莽古堡的势力。

    姜榆罔不能说拿他们有什么办法,他虽然眼下有两百多名比起来山寨中零散的猎户打手来说强了不少的士兵,但是如果使用强力逼迫,那就是和麓川军走上了同一条路,失去人心,绝对是一条不归路。

    “所以该怎么做呢?”阿天趴在姜榆罔自己的百户营帐的木桌上,脸压在情报部递交上来的各种文件卷宗上,未干的墨水让她的脸颊上沾染上了墨迹。

    各种信息都表明现在莽古山中一些大山寨势力对于莽古堡兴建的反感,毕竟莽古堡建立之前,驻扎于此的明军对他们来说只是一支独立而不相干的军队而已,现在则开始朝着企图管理支配他们的主人方向变化。

    不管莽古堡的这种支配和管理为他们带来的是好处居多,还是坏处居多,原本山寨中那些有权势的人还是对这种行为有着本能的反感的。

    他们毕竟不是南桑寨,因为战斗导致大量曾经的头面人物死亡,姜榆罔带着情报部几个月的潜伏,提供粮食,治病救人,又逐步得到了村民的充分信任,最后山寨一把火被烧掉,南桑寨有再多的质疑和犹豫,最后也只有选择归附莽古堡一条路。

    而其他山寨的情况则有着明显的不同,事到如今还能保持着山寨的基本稳定而不崩溃的,都还是有点东西的,就算寨主这样的老的权力传承者可能已经被麓川军杀害,但除此之外一些头面人物仍然掌握着权力,就像南桑寨的少寨主莽格一样。

    明军消灭了莽古山的麓川军势力,反而让这些人的权力更加稳固了。而另外一些早就在麓川军的欺凌下过不下去的小山寨,则是早就被遗弃,村民大多四处逃难,来到明军莽古山营地的也有一些,大约近百人的样子。

    而那些逃难来到明军莽古山营地的莽古山一带麓川百姓的数量还在不断增加,毕竟在明朝这种时代的社会下,人们的交际范围和生存能力还是极其有限的,离开了莽古山,离开了熟悉的山林野兽和自己的田地,他们很难活下去,只有这里才是他们有最大生存机会的地方。

    自从莽古堡开始建立,为这些逃难的人们无偿分配住所和过活的工作————或是耕田打猎,或是加入军队,又或是进入炼金院,来到这里的人就越来越多。不过和大山寨一次性近五百多人的归附还是存在一定的差距。

    解决这些大山寨的归附工作,是眼下情报部工作的重中之重。他们用南桑寨的模式,获得了一些小山寨的信任,赢得了他们的归附,但是大山寨的势力相对要复杂许多,工作进展还是陷入了僵局。

    ·················································

    说到情报部,这几个月下来,情报部的工作也逐渐走上正轨。这就要提到另一件重要的事情,汉语拼音,简体字的引入和随之而来的扫盲行动。

    姜榆罔自己并不懂多少语言学,更不通语言教育,但是他还是有来自未来,用于扫盲的两大武器:汉语拼音和简体字。为了尽快减少士兵与工匠中的文盲人数,他开始建立学习班,专门教授汉语拼音和简体字,然后拿一些从孟养城的行商那里买来的古书典籍作为进阶的教育测试。

    学习班的负责人还是由阿天担任,而她的第一批学生就是情报部的成员们,这些人是有着学习文化的最迫切需求的。

    姜榆罔用了差不多两天的时间,从零开始地,近乎填鸭式地让阿天学会了所有的汉语拼音内容,又花了接近一周时间来纠正她的口音,最终达到了接近于普通话的效果。

    他自从穿越到明朝,就莫名其妙地会了说这一带的方言,但是原本的普通话他是不可能忘记的,听到阿天用软软的声音说出来自己熟悉又有些陌生,几乎可以说是魂牵梦萦,只有在梦中的记忆里才可以听到的现代普通话的声音,他几乎要哭了出来。

    姜榆罔绝对想不到,自己会有这么一天,听到普通话时,热泪盈眶,不能自已。

    但是阿天对于这汉语拼音却有些不解:“榆罔哥,学这奇奇怪怪的‘字母’和这怪怪的‘普通话’,有什么用处啊?会讲这奇怪的话对学读书写字有什么帮助啊?”

    姜榆罔摇摇头:“这你就不懂了,会读对会认会写的帮助是很大的,它能够帮助你记忆————如果你遇到一个陌生的字,但是同时也不会读它,那么结果就是这个字停留在一个陌生符号的程度,很难在记忆中留下什么印象。”

    听到姜榆罔这么分析,阿天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听说读写,俱为一体,理解文字不仅仅是认识他的外形,更多的是要知道这个字是什么,而在不知道具体意思的情况下,利用读音就可以方便记住了。”

    “额···你说的很有道理。”姜榆罔不禁挠了挠头,其实他倒没想这么多,只是在把自己记忆中的幼时学习认字的方法给复制出来罢了,而一直崇拜他的思路的阿天则是在他半是复述曾经的老师的话,半是自己瞎编的内容基础上讲出来了更有力的说法。

    阿天听到姜榆罔的认可,灿然一笑,又开始慢慢地用普通话一个个重复着姜榆罔选出来的词语,好听的声音让姜榆罔下意识地眯起来了眼睛,耳朵好像有人在轻轻地抚摸,慢慢地就要沉入睡梦中。

    他把椅子的靠背往后一推,竹椅变形成了一张放平的竹床。原本椅子靠背上绑着的,竹叶填充的软垫变成了柔软的床垫,他索性舒服地躺了下来,听着阿天安静吟诵的声音。

    这张巧妙地竹床还是南桑寨归附后,南桑寨里一名手艺极好的工匠,名为刀云月的家伙做的。这人是传说中整座莽古山里最厉害的老匠人的徒弟,也是南桑寨中除了阿乌玛以外另一个知晓密道的人。

    按他的话来讲,这密道就是他师傅的师傅做造。虽然姜榆罔也无从验证他这一说法的真实性,但是刀云月的的本事是实实在在的。参与过村寨中许多建筑建造的他,对于各种基础的土木结构的了解不输于卫所匠户出身的张大可。

    而姜榆罔身下的这具躺椅,正是刀云月的得意之作,也是他加入炼金院的投门礼品。姜榆罔自然是笑纳了,之后一段时间在自己营帐里的休息的质量也大大提高,干脆又让张大可派人来把自己的营帐做了扩建,所有的事务处理都在营帐内进行。

    而为了阿天的方便,姜榆罔让人在自己营帐一侧专门搭建了一个只供住宿的较小的营帐,阿天就住在这里。以她情报部协理事的身份,单人拥有一个营帐也不为过。

    “真好。”姜榆罔在迷迷糊糊地入睡前这么想。正统十四年的春天已经到来,从正统十三年入冬来到此地,已经过了快四个月,从手下只有五个工匠的小旗,到手下有近千人,其中两百多战兵的百户,现在的他也总算是有了种稍微安定下来的感觉。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