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软小说 > 穿越小说 > 大明枭臣 > 第一卷 麓川之战 第三十二章 狩猎前夜(下)
    一味的等待当然是不行的,姜榆罔立刻派回莽古山的情报员带回去新的指示:制造一批麓川最常见的猎刀。山寨中,能使刀战斗的青壮年有两三百人,但是这些人中手里有武器的可能只有几十人。

    要与麓川兵战斗,首先物质条件肯定是要准备好的,有了物质条件后,也更容易下定与麓川兵战斗的决心。

    阿乌玛病好后,姜榆罔因为与南桑寨已经建立了稳定的粮食交易,所以也一直没有离开,一直保持自己和两三个情报部成员留在山寨里的状态。

    半个多月过去后,猎刀基本做好后,姜榆罔又找到正在家中调配香料的阿乌玛。他这些天里的确没怎么出门,虽然想与麓川兵战斗,但还是选择了暂时服从了村寨的规矩,在家里躲藏起来:“我能够提供一批猎刀,分发给村寨中能战斗的人。”

    阿乌玛一怔:“你…也想与麓川兵战斗吗?”

    “如果战斗起来需要我们帮忙,我们自然也会出力,”姜榆罔友好一笑:“但眼下不是还没有要战斗的说法吗?”

    “那么你何故要提供猎刀?”

    “我是在想,阿乌玛你不是一直想与麓川兵再打一次吗?但是村寨中人多数没有武器,也没经过训练,他们这样自然是没有底气与麓川兵战斗的。”姜榆罔循循善诱:“如果我提供武器,分发给大家,大家人手有刀,对抗麓川兵的心思也就更强烈了。”

    阿乌玛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你这样一说还挺有道理的,那这些猎刀不需要我们拿东西来换吗?”

    “自然是需要的,就按普通的铁器价值,”姜榆罔说:“不过不需要眼下就给,这是一笔投资。”

    “投资?”阿乌玛迷惑地重复这两个字眼。

    “如果你们用我提供的武器打败了麓川兵,并赶走了他们,就要给我足够的东西作为交换,但是如果你们没有与麓川兵战斗,或者打败了,自然就不需要了。”姜榆罔解释道。

    阿乌玛也是实诚人,没有再质疑姜榆罔的做法:“这是好事,我去找大家说这件事。”

    “好。”姜榆罔拍了拍阿乌玛的肩膀。

    …………………

    武器的分发就在麓川兵的眼皮底下进行了数日,阿乌玛最初是自己去找几个熟识的猎户朋友,后来又由这几人去挨家挨户的去讲分发武器的事情。

    托麓川兵在村寨里肆意剥削压迫的福,寨子中能战斗的青壮年人大多怀着心底压抑的怒气接受了武器。而自从武器分发开来,原本安静的南桑寨就多出来了一种暗流涌动之感,好像有什么看不见的东西就要爆发开了一样。

    不过,麓川兵是没有感到这种暗流涌动和爆发的预兆的,反而因为南桑寨有少寨主定下了不许与麓川兵发生冲突的规矩,他们在这里的搜刮剥削无人反抗导致他们的行径越来越过分,甚至还搞出来了欺男霸女的事情。

    姜榆罔又待了快一个月,与村寨中许多人都混了个脸熟的同时,手下的情报员也调查清楚了这一带几个村寨中驻扎的麓川兵势力。

    这一带的麓川兵有一千五百多人,不过分属于几个人指挥,最大的一支有快六百人,驻扎在一处被他们屠戮殆尽的村寨中,其他几支的最多不过两三百人。

    因为莽古山南部一带是一处面积广袤的山脉,这一千五百多人分布的其实并不集中,再加上指挥不一致的缘故,对南桑寨这种山寨的行动是很难做到集中力量进攻的,如果敌人的力量分散的话,南桑寨怎么说也有三百多青壮年,加上莽古山明军的援护,怎么也是有一战之力的。

    …………………

    决定开始准备动手的前一夜,姜榆罔在竹床上辗转难眠,以少数人挑起来人数远多于他们的村寨和麓川军的战斗,并在战斗中掌握主导权是一件存在很大挑战性的事情。

    他不是一个没见过世面的人,但一想到在成百上千的冲突中,自己只有一把猎刀防身,就感觉到心脏狂跳,呼吸都变得困难。

    阿天也被姜榆罔吵醒了,她本来睡得就不沉,听了姜榆罔的计划之后,就一直忧心忡忡。

    只不过她担心的地方和姜榆罔不同,因为对姜榆罔这个人的信任和崇拜,她的脑子里居然完全没有考虑姜榆罔的计划失败后,姜榆罔和她的安全,而是担心那些在计划被利用的人。

    发现姜榆罔也没有入睡后,阿天沉吟了一会,还是问道:“喜儿真的会没事吗?”

    “放心吧,无论任务成功失败,她是没有多少危险的。”姜榆罔意识到阿天还没睡,压下自己心头的不安安抚道。

    “那,阿乌玛呢?”阿天又问,声音里有些颤抖。

    姜榆罔暗自无奈,顿了顿才说:“如果好运的话,他也会没事。”

    “他们都是很好的人,我们一定要这么做吗?”阿天问。

    “这是我能想到的最好的方法了。”姜榆罔摸了摸阿天的头:“睡吧,明天你自己注意保护好自己。”

    姜榆罔则是看着竹制的屋顶发呆,人心是他最相信的东西。我把选择权留给了阿乌玛,留给了村民,我对得起任何人,他这么想。

    …………………

    第二天清晨,姜榆罔顶着困倦从床上起来,从床底拿出来了刚刚从莽古山运来的鸟铳,这种使用定装弹的鸟铳是远超这个时代科技的产物,是他最大的依靠。

    只可惜制造速度太慢,以眼下的进度看,到了历史上麓川之战结束的六月末,最多能制造出来五六十支。

    他把鸟铳背在背上,又拿起放在桌上的猎刀挂在腰间,轻轻地走向阿乌玛和喜儿父女的房间。

    轻轻拉开门帘,父女俩还在熟睡。喜儿躺在小床上,四仰八叉的睡相很可爱。姜榆罔咬了咬牙,轻轻推了推喜儿的肩膀。

    喜儿睁开惺忪的睡眼,看着自己眼前的姜榆罔,小脸上先是困惑,然后是清醒,最后是惊喜。她刚想说些什么,就看到姜榆罔比了个噤声的手势。

    她如此高兴是因为姜榆罔又要带她去山林里打猎了。只是她所不知道的是,这一次不同于以往的几次,而以往数次打猎带她玩,都是为了这一次做准备。

    “小点声,别让你阿爹知道我们去打猎了,”姜榆罔轻声道:“到时候我们满载而归,给他一个惊喜。”

    “恩!”喜儿兴奋地点点头。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