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软小说 > 穿越小说 > 大明枭臣 > 第一卷 麓川之战 第八章 孟养城外的雨夜血战(下)
    随着几名刀兵将姜榆罔的指挥意图通知到各处火铳兵驻守的高墙院落,射击的频率慢慢降了下来。

    而麓川军显然是没有意识到姜榆罔的设计,在他们的认知中,明军的近战持刀士兵在之前的战斗中已经伤亡殆尽,死的死,逃的逃了。

    而眼下火铳少了起来,说明他们弹药已尽,冲进去之后,这些只会远远的藏起来用火铳打人的家伙在自己的猎刀面前不过是待宰的猎物罢了。

    而当他们全数进入驻地营寨中间的一处空旷地后,从四面的破败的院落里忽然疾速冲来的刀兵彻底冲乱了麓川军的阵型。

    与卫所兵虽然脏破但是整体上还算齐整的一色布面甲不同,麓川军的乱七八糟的衣服样式与明军一比格外显眼,留下来的火铳兵都是最受信任的好手,火铳射击量少了不少,但是麓川士兵的死伤却一点没少。

    以姜榆罔所知,在现代的军事专家对于军队的伤亡极限有过研究,结果表明,当伤亡率超过三成之后,军队就会基本失去战斗力了。

    所以他在最初下的决策就是不断把部队单元化,分成刀兵和火铳兵,在火铳兵中再做细分,分出一些人再去补充刀兵队伍。

    这样一来一方面能增强控制力度,减弱陷入混乱的风险,毕竟他也只是一个临时的指挥官,靠着个人战力得到信任罢了;另一方面也是方便调度,把进退的主动权掌握在自己手中,最终实现了虽然近战持刀兵伤亡过半,但也保持住了充分战斗力的奇迹。

    而靠人数和蛮劲来不断冲阵的麓川军则完全没有考虑这些,在不熟悉地形的明军营寨中先是被冲散了阵型,然后一下遭遇了远处火铳射击和近身的军刀挥舞的交叉突袭,一时间伤亡惨重。

    很快,麓川军的伤亡超出了他们能承受的极限,出现了溃败之势,立刻就要后撤逃离,但这一次,莽古山明军不再是之前被偷袭,仓促还击的明军,而是历经一夜血战,在自己最熟悉的营寨对敌人完成了包围的明军。

    每一个人都是历经多次战斗的堪称精锐的战士,所有软弱一点的人都已经在之前的大军对战,漫长行军,毒虫瘴气,无数次袭击中身亡。

    而战至最后的莽古山守军虽然人数只有对方几分之一,但无论是把敌人攻势冲散,全数拖住的持刀兵,还是依靠营寨庇护,最大限度的避免了大雨影响,不断点火射击的火铳兵,都是已经成为了这片山林中最为老练的猎人。

    这一夜的瓢泼大雨正像一张不断收起的大网,已经近乎丢盔卸甲的麓川士兵试图从各个方向逃跑,一把把猎刀,砍刀被明军士兵的柳叶刀击落,然后这些猎刀的主人被一个个砍翻,混杂在刀光中的还有一次次火铳轰响后的射击,彻底打乱了麓川军每一次组织起来撤退的尝试。

    这一场战斗不知道持续了多久,好像很快,又好像过了很久。但是应该没有过去太久吧,当一切重归安静时,只剩下山林间的雨声时,姜榆罔这样想,毕竟雨还没停,天空还是如墨般的漆黑。

    麓川军想利用这个雨夜彻底攻破莽古山的明军防线,打开通往孟养城的一条不算好走但却还算实用的山路——这里易守难攻,虽然不能用做主要的通道,但是一旦落到敌人手中,孟养城就多了一个难以解决的卧榻之虎。

    也许在自己没有穿越到明代的那个时空里,麓川军的企图的确成功了吧,但是,现在的一切都将变得不一样了。

    姜榆罔听着营寨里爆发出来的欢呼和叫喊着他名字的声音,一种信念从他的心头萌生——他想要做的更多,他想要创造一些新的东西,把悲哀与无奈的挽歌变成英雄的史诗。也许那是遥不可及的,可能每一步都会像这一场雨夜的血战一样凶险万分,但是他愿意为之拼尽全力。

    他轻轻抚摸着手中的柳叶刀,在之前的战斗中,这把刀仿佛成了他身体的延伸,自如的变幻着轨迹斩杀敌人。在现代,他学习过多年刀术,但是冷兵器在那个时代毕竟不再是主流,在几百前的明代战场上能发挥出这般出众的实力是他完全没有想到的。

    姜榆罔感到现在的自己,这个有着未来几百年后的现代人姜榆罔的灵魂,和几百年前的明代悍勇战士姜榆罔的身体的融合,虽然名字与相貌还与以前相同,但他的生命好像在某些地方发生了本质的改变。

    除了最直观的力量和体力,连恢复力都变得强了许多。布面甲的防御并不完美,多处保护死角地方的伤势很快就停止了流血而有逐渐愈合的态势。

    而这种改变带给了姜榆罔一种奇妙的感召,他忽然间有种感觉,自己像是一块时间长河中突兀出现的石头,终究不属于长河的正常流淌。

    姜榆罔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的头盔,这顶头盔是信任自己的百户送给自己的,造型与普通士兵的不同,当然,那是在自己穿越来到明朝之前,他并没有哪些记忆,只知道是这顶神奇的头盔把自己送到这个时代,而现在,它变得无比平凡,平凡得让姜榆罔无比怅惘。

    这一场战斗让原本已经濒临极限的莽古山守军再一次受创,但是姜榆罔的作战指挥和紧急应对让这一支明军抓住了绝处逢生的机会。

    一夜血战中,五十六名明军战士阵亡二十一人,其中包括四名小旗军官,经此一战,姜榆罔实质上成了莽古山防线的指挥官。

    在他的安排下,剩下的士兵除了他和几名工匠外,临时编成三个小旗,直接去执行打扫战场的任务。麓川士兵别的没有,各种刀具是实打实的,这对后续火铳的改进和制造还是有直接作用的。

    差不多两个时辰后,在雨势渐停时,打扫战场的清点统计也结束了。莽古山守军五十余人总共歼灭进攻的麓川军四百三十余人,近乎一比二十的战损。当然,这与莽古山复杂险要的山势下,敌人只能一支支地派兵上山进攻,无法拉开战线,充分利用人数优势,反而一次次陷入明军的关卡围困之中有重要关系。

    收缴的各种兵器在原本的工匠的院落多到堆放不下,卢崇眼睛看着这些兵器,心中想着的却是新式的火铳。在夜晚的战斗中,他和张大可使用的新式火铳发挥出来了远超其他人的威力,只他自己用火铳亲眼所见,就击倒了二三十人。

    看着打扫战场归来的士兵把一捆捆麓川士兵的刀具扔到回收的铁器堆上,卢崇只觉得自己的兴奋已经难以抑制,巴不得立刻就去找来姜榆罔和其他工匠一起研究下一步的改进,但四下巡视,却不见了张大可和姜榆罔的身影。

    卢崇赶紧拉住了一个丢下战利品,要离开的士兵,急切地问道:“你看到张大可和姜小旗了吗?”

    “张铁匠不是去孟养城接许铁匠了吗?”那个士兵看到卢崇,一幅没好气的样子抱怨:“你们几个铁匠可把姜小旗坑惨了,临阵脱逃去孟养城也就罢了,还说是姜小旗指使的,这不,刚才指挥使那边来人把姜小旗拉走了。”

    “什么!”卢崇惊得瞪大了眼睛,眼珠好像都快要跳出来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